《亚利克斯战记》

第01话 帝都阿斯卡里亚

作者:外国科幻

在四、五百年前,航海者在佛尔盖亚大陆东方发现了一个新大陆,这个发现,对于当时的人类社会产生很大的冲击,一股庞大的移民潮产生了。引发移民潮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佛尔盖亚大陆上连年不绝的诸国战争所导致而成的。为了远离战火,为了远离国家一年比一年还要沉重的苛税恶政,所以,早期的移民,主要是以平民为主,直到某些国家的势力也伸及此新大陆之后,新移民所建立的数个国家,与原佛尔盖亚大陆的国家势力,在这个新大陆上,重演了故乡的悲剧……

移民不仅将战火与纷争带来此地,原先就定居在此大陆的原住民,他们闲暇无争的生活也被破坏了,贪婪的移民夺去土地,原本自然的大地被这群侵略者划上名为“国界”的愚蠢刻线,原住民的部族被赶到北方的寒土,从此,这个名为“艾斯卡”的新大陆,就沦为西方人的手中。“艾斯卡”一词,是从此原住民部族的古语所音译过来的。

在经历数百年兴亡二拍子的圆舞曲,一个半世纪前,一个前所未见的大帝国诞生了。在优希亚教廷的努力下,艾斯卡大陆的诸国同意合并,组成一个巨大的联邦国家。这个结果,主要是因为艾斯卡大陆的人民普遍都有移民时代流传下来的厌战思想,而且,西方的佛尔盖亚大陆在经历了数百年的动汤之后,社会是如何的残破,在这样的背景下,彼此结合成为大国家的共识出现了。

于是,神圣艾斯卡帝国成立了,其中,大陆两大强权,阿斯卡里亚与巴洛姆之间的联姻,确定了初代皇家血脉,即绯特烈皇系,其余的诸王,也成为了新帝国的贵族。自此,一个整个大陆规模的独立国家成立了,这是个前所未见的奇迹。

初代皇帝绯特烈一世,着重内政的改革,当时,他确定帝国不向外侵攻的基本国策,奠定了帝国富强的基础,艾斯卡帝国得以脱身于西方大陆的乱世,积极累积国力,当时的政策,是以建立自己自足的国家为主。

艾斯卡帝国在百年前,仍然是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不过在那时,有一件大事的发生改变了艾斯卡帝国,那就是艾斯卡大陆东方的海域浮现了一个新大陆,即亚特兰提斯。而且,当时又有一件大事发生,即红莲的魔导师发动了神民革命,顿时佛尔盖亚陷入了前所未见的大乱当中,甚至波及到艾斯卡大陆上。因此,又一波移民潮发生,佛尔盖亚与艾斯卡的人民大举移入亚特兰提斯大陆躲避战祸,在战乱结束之后,躲到亚特兰提斯的人们也趁机在教廷的协助下独立建国。

在神民革命平定之后,战乱的发生地佛尔盖亚自然是残破不堪,此时,帝国也改变了封闭的政策,协助各国复兴。神民革命与亚特兰提斯的存在,在日后,竟然带动了帝国的空前成长,那就是贸易。

以神圣艾斯卡帝国为中心,西至佛尔盖亚大陆,东至亚特兰提斯大陆,这条巨大的贸易线,带给帝国前所未见的财富。而且帝国能成为贸易线的中枢,“龙海”的存在也是主要的因素,龙海是亚特兰提斯与佛尔盖亚之间的海洋,顾名思义,那里是海龙的领域,大批的海龙会袭击来往的船只,其原因不明,不过,也因为如此,艾斯卡大陆才得以成为贸易线的中枢。

艾斯卡大陆被普罗斯山脉分成南北两侧,帝国的疆土,理论是遍及整个大陆,不过,南大陆被授予充分的自治权,目前,那里是全世界最大的自由商场,是商人的天堂。至于北大陆的中央,是帝国首都“阿斯卡里亚”。以帝都为中心,西向通往艾斯卡西方,经海路通往佛尔盖亚大陆的马尔可连邦王国。南向则是通过普罗斯山道,经南大陆再以海路通过朋提海抵达亚特兰提斯大陆。东向则因为传说的魔海的阻绝,而无法出海到东方去。

这条以帝都为中心,西向加上南向的路线,又被称为“大陆公路”,其所经之地,自然为该地带来了无穷的财富。而帝都阿斯卡里亚,更成了极度繁荣的巨大都市,不仅是政治中心所在,更是财富的源头。不过,也因此,帝都亦成了有心份子追逐权力与财富的竞技场,在表面的荣华下,是腐臭的斗争历史……

高挂的明月下,夜晚的帝都阿斯卡里亚仍然是人影穿流不息的不夜之城,街道上往来的人们,有人怀抱着淘金梦而离家来到帝都,也偶尔可见梦碎者卷曲着倒卧在阴暗的街角。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人视阿斯卡里亚为梦想之都,只要努力,再加上运气,就可以赚得财富,每一个年轻人来此地前都是这样想的,不管在什么时代,梦想都是不会嫌多的……

……呼……糟糕!迟到了……

一个穿着华丽,一看就知道家世良好的年轻人正急奔于市街上,若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此地是属于一般平民居住的城下町,这个年轻人是个贵族,以常识来看,贵族根本不会来这种平民居住的地方的……

“……到了,是这间平民的酒馆吧……克里夫与艾吉应该已经到了……”

年轻的贵族来到了这间一般平民的酒馆,在这样的地方,他的打扮就太显眼了些,高极绸缎的礼服,金色修长的头发束在背后,隐约还嗅得到花露的香水味,在这样的场所,他反而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此时,另外两个也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人出声了,年轻的贵族注意到好友的存在。

“呦!蓝提斯,你晚到啦!”

“克里夫,这就是你所说的,有“美酒”的地方吗?”

“呵呵~~破旧的酒馆让你吓一跳了吧!别看这家店这样子,这里的啤酒真的非常好,我保证你喝一遍之后就会上瘾的!”

“那我就不客气啦!”

在结束寒暄话之后,蓝提斯准备就座,刚才一直看傻了眼的女服务生赶紧上前帮他拉椅子,不过,她似乎觉得这椅子是乎有点脏,对眼前俊美的年轻贵族实在是太不礼貌了,于是她擦了又擦,最后,乾脆拿一条乾净的布铺在椅子上。名叫克里夫的贵族看到此景,突然兴起揶揄起眼前好友的念头。

“哇喔喔~~长得帅就是不一样,我来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服务呢!米娜~~你有差别待遇哦~~”

“……克里夫,不要戏弄这位小姐,这样有失贵族身份。”

名叫米娜的女服务生脸红地快步离开,蓝提斯以骑士精神规劝好友不要戏弄妇女。

“好好好~~只是玩笑而已,何必这么严肃呢?在这样的地方要尽量放轻松!”

“真希望你随时有贵族的自觉……”

说不过好友的蓝提斯,也只好尽早结束这无谓的舌战,而且,方才离去的米娜也端着盛有三杯啤酒的盘子过来了,嗜好杯中物的蓝提斯早已迫不及待了。

这位年轻的贵族蓝提斯,是帝国的大贵族莱因哈鲁特·雷德侯爵的次男,目前23岁的蓝提斯,正在帝国国务院下的仕典部任职,他眼前的两位好友亦是他的同事。克里夫是托兰伯爵的次男,艾吉是波朗侯爵的长男,而且,艾吉的父亲古拉贝特.波朗侯爵就是仕典部的大臣,他的领地“曼德尔”就在蓝提斯的家乡优格里尔的南方,邻近的两个领地,两个贵族家庭的孩子自幼早已熟识。

所谓的仕典部,平日就是处理官员升迁、职位调动的工作,平日几乎以做不完的文书工作,雷德侯爵就是想藉此磨练自己的儿子,才将蓝提斯送到帝都从事这样的工作。

此时,蓝提斯注意到自刚才就一直默不作声的亲友艾吉,平日就喜欢和他人聊天的艾吉现在居然会如此寡言,这实在是有点异常。

“对不起,艾吉,你是不是不习惯这样的地方呢?……”

发觉到蓝提斯正在担心自己的艾吉,赶紧出声排解好友的疑虑。

“不是的,我不会嫌弃这样的地方的,抱歉,让你担心了……”

机灵的克里夫,提起了话题来打散枯燥的气氛。

“出来喝酒,就不要想什么不开心的事!来庆祝吧!不是正好吗?你们的父亲都刚好在最近晋爵成为侯爵,我们就来庆祝吧!”

克里夫所提的晋爵,已是最近的事了,蓝提斯与艾吉的家族已晋升成侯爵,这件事是最近帝国的一条大新闻。原因在于帝国仅有的侯爵-德米修兰侯爵老逝,没有继承人的侯爵家因而绝嗣,所以帝国中央才做了这么一项调整。

为什么莫大的帝国却只剩下一个老朽的侯爵,主要是因为十二年前的内战所致。那场贵族叛变被平定之后,许多大贵族因而被剥夺爵位,德米修兰侯爵的子息,亦因参与叛乱而死,侯爵是因为过去的功绩而未受牵连。

在平定叛乱之后,不知为什么,帝国中央并没有再立新的贵族或是让有功的贵族取代旧的大贵族,原因不明。不过,也有人推测说是帝国中央想藉机取回贵族的领地,由中央来统一管理叛乱贵族莫大的财产。

不管如何,这项迟来的晋升已成了三人饮酒作乐的理由。此时,克里夫突然提起了一个有趣的谣言。

“蓝提斯,听说你上个月请假,是去见一个美女……这……是……真……的……吗……?”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奉父亲之命,去接马克威尔家的独生女到优格里尔而已,你可别以为我和三弟里奥是一样的。”

“马克威尔的独生女?她会是美女吗……”

克里夫想起大商人马克威尔的长相,十足的姦商样,要是女儿遗传到父亲这一边的话……克里夫也不禁为他的女儿抱起同情之心。

“你可别胡说八道!人家米莉亚小姐可真的是个世间难见的美人!……”

“你说的还真起劲呢!呵呵呵~~~”

看到克里夫姦笑的模样,蓝提斯才知道自己又被套话了。蓝提斯有个缺点,那就是他实在不太能守住秘密,事实上,有关上述的谣言,也是蓝提斯自己传出去的,在某次和同事一起去喝一杯的时候,由酒醉的蓝提斯自己亲口说出的。

既然都已经说了,蓝提斯也继续说了下去,结果,他连米莉亚是亚利要求雷德侯爵让她搬迁到优格里尔,而且还住在亚利自己家里一事也说出来了。

“哦!那位狮子将军的独子-赛巴斯达家的小龙-亚利克斯会是这样的人,我一直以为他还是个不知女人为何物的孩子呢……呵呵……没想到他也长大了……”

“你可别乱说,亚利他现在早已离家去旅行了,现在米莉亚小姐是和他的妹妹赛莉儿一起住。”

在帝都阿斯卡里亚,亚利可是风云人物。在今年初,亚利结束在东方边境青龙骑士团的见习之后,亚利来到帝都报到的时候,那时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人意图谋杀现在的皇帝-姆斯托·尤拉·绯特烈四世,数十个人奇袭皇帝的座车,其中还不乏高手,随行的骑士都被斩杀,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这件事却刚好被亚利撞个正着,于是,就在皇帝的面前,亚利展现了修业的成果,他以一人之身与惊人的剑技就击败了数十人的杀手集团,这个莫大的功绩,让当今皇帝绯特烈四世准备以将军的位阶与赤龙骑士团的副团长的地位来酬谢亚利,不过,当时的亚利,早已有离家出外旅行的计画,所以亚利谢绝了皇帝的心意,这件事还曾经在帝都引发轩然大波的议论。

整个聚会,几乎都是克里夫与蓝提斯在聊天而已,艾吉仍然是沉默地喝着酒,由他心事重重的样子看来,他似乎有某种难解的烦恼。

“怎么了?艾吉,今天的你实在不像平日的你……”蓝提斯担心地向艾吉问道。

“我……我没事……不!我有点不舒服……我……我想先离开了……”

“那我叫我的马车过来……”

克里夫正要差人将马车驶来店门口的时候,艾吉慌忙地阻止了克里夫。

“不!不用麻烦了!谢谢你的好意,我用走的就行了,抱歉……我先告辞了……”

“艾吉……”

蓝提斯就这样看艾吉匆忙离开此地,他本来想叫住艾吉,毕竟,身为好友,又是青梅竹马,有什么事是不能相告的呢……不过,就在蓝提斯犹豫之间,艾吉已经离开了酒店,他的身影随即隐没在茫茫人海之间……

后来蓝提斯回想起这件事,都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叫住艾吉,或许,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吧……不过,人非万能的天神,又岂能预知日后即将发生的事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