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8话 纷乱的月夜

作者:外国科幻

在利道尔的引导下,米莉亚来到了堡内西侧的一栋公馆,公馆有一条架空的楼廊连接到主堡,不过,让米莉亚注意的,是建筑物上随处可见的雕像与大片浮雕,这些都是诸多工匠花费多年心血的结晶,整座雷德帕特城就彷佛是件艺术品似的。乍看来,雷德侯爵似乎是个极重视生活享受与情趣的人,事实上,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本堡前几任的主人的杰作,在雷德家封邑在优格里尔之后,这城堡就是这个现状了,侯爵及前几任的家督,都只是对现有的建物进行修复而已,雷德侯爵并没有特地耗费家产,以外观的门面来夸耀家门的俗念。

“米莉亚小姐,这里就是侯爵家自豪的大浴池,在这里的,是小人准备好的衣装,小的利道尔先告退了,请您慢慢享受吧……”

“谢谢你,利道尔!这里,真的好漂亮哦……”

室内的浴室,说实在的,真的是大得过份,不仅空间宽敞,浴池亦是由数十颗大理石围绕而成,上面有经过加工,呈现着半自然的景观。四面墙壁,还镶嵌着五彩缤纷的壁砖,而呈现了一幅幅华丽的马赛克图案。浴池旁,还有两个人鱼的雕像,池内的热水就自雕像手中的水瓶里滚滚而出,特殊的排水设计,使得池内的水既不会满溢也能够将池里的水替换成新泉水,本堡前代的主人实在是个十分享受生活的人。

“呵呵……偶尔奢侈一下也是不错……”

在利道尔离开之后,米莉亚缓缓脱去身上脏污的衣服,虽然此地只有她一人,不过,一个人躶身待在如此宽大的房间里,米莉亚仍害臊地用浴巾将身体裹了起来,才敢走向浴池,她身体的红润完全不输赤红的双颊,在冲洗过身上的灰尘之后,米莉亚才安心地进入了浴池。

此时,在西馆的阴暗的角落,有奇怪的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疾奔着,随后,他又以壁虎也自叹不如的爬壁功夫轻松地爬上了墙壁,他的目的,就是头上那不断冒出湿热水汽的天井。

“嘿嘿嘿……有美人在此入浴,不偷看才是失礼……”

优格里尔之狼很快就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不管理由是多么牵强。平时在米莉亚的面前,里奥也尽量表现出绅士风度,不过在莫大的诱惑面前,他依然还是色字摆中间,道义、绅士什么的都放到旁边去了……

“哦~~多么美啊,多么光华玲珑的玉肌啊!吾生已足愿,现在死我也无憾……”

米莉亚正趴在池边的大理石上,两只脚轻轻地交互拍打着水面,一幅悠闲的模样,她还不知道自己躶露的背面也被里奥一览无遗。不过雾气仍不时阻挠里奥的好事,里奥巴不得乾脆跳进去算了,就在他打算将头更深入天井一探究竟的时候,冷不防地,一道声音自他的身后响起。

“里奥少爷,夫人在找您……”

“啊~~”里奥憋住了差一点脱口而出的吓叫,但是又一时失去平衡而摔落下来,所幸他以矫健的身手安稳的着地,所幸是摔出墙外,若是不小心往天井一摔落,就会发生言语难以形容的“惨剧”了。

“原来是利道尔啊~~哈哈~~我……我只是在察看有没有什么不轨之徒而已……”

“三少爷,实在“辛苦“您了……不过小姐的安危,还是交给小人以及卫士就可以了。您是今天宴会的主角,小人在此还是恭请少爷您回去准备一下吧……而且,伊蕾奴夫人也在找您……”

“哈哈~~这……这当然当然……”

在打了马虎眼之后,里奥像风一般离开此地,这里的騒动并没有传到米莉亚的耳里,这或许是里奥的幸运之星吧。侯爵家的执事利道尔摇了头,目送少爷里奥离开。

随着夜幕袭卷大地,人们点起了灯火在黑暗中保存了仅有的光明,而正在举行热闹宴会的雷德帕特城,更是灯光通明,绚烂的灯光象征着贵族的奢华,将侯爵家的荣华传达给看见的人们知道。

“欢迎各位大驾光临,让敝宅蓬壁生辉……”

依照惯例,宴会的主人雷德侯爵得在受邀而来的贵族面前说些客套的开场白,不过,他真正的目的是在自己的三儿子里奥身上,所有受邀的贵族也都知道今天这宴会的真正目的为何,他们带了自己的女儿前来。在里奥登场之时,会场里起了不小的騒动,特别是贵族名媛。

“真是潇英俊的人,这位就是侯爵家的三少吗?”

“哦~~三少爷,这是命运的重逢呀~~”

低语不断的会场,有的人是第一次与里奥见面,事实上,也有些早就与里奥“熟”得不得了……这一次的相亲早在贵族间引起了不小的騒动,不管里奥的评价为何,他总是侯爵家的三男,在政治上,这场婚姻确实有相当的价值存在。不过对于里奥而言,他总觉得自己就像是供人观赏的奇珍异兽,周遭注视的目光让他有些不自在。

“噫?米莉亚小姐呢?”

在被仕女们包围之际,里奥仍分神去搜寻米莉亚的所在,不过,米莉亚已经不在宴会现场了,她似乎已经偷偷跑出去了。此时的米莉亚,正走在庭院的道路上,虽然庭园里有着各式各样精心制作的奇山假石与庭园设计,不过米莉亚并无心观赏这些奇景。

“今天是满月啊……”

米莉亚望着那高悬天际的白玉之月,繁星之光在明月之前也黯然失色。不过,对于米莉亚而言,月亮虽美,但是,每一个满月时分并非都有美好的回忆。上一个月圆之日,让米莉亚家离破碎,父亲的死,父亲的真面目,母亲死去的真相,让米莉亚不知所措,对于父亲的死,米莉亚不知该悲哀,还是憎恨……每当想起父亲死去的那一幕,米莉亚都流不出眼泪,内心只残留着激痛……

“爸爸才去逝了一个月,可是我……我……为什么我现在却哭不出来呢……亚利克斯大人,请您不要对我抱持……我……并不是您想像中那么好的女人……我的内心……是充满污秽的存在……”

米莉亚紧紧地以双手交抱在胸前,明明是暖夏时分,但是,米莉亚却感觉像是寒冬,冷风直袭她的心头……

就在此时,米莉亚发觉到庭园某处的树下,有小小的人影在晃动,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小女孩,米莉亚以为那孩子是参加宴会的贵族走失的孩子,于是她上前询问。

“小妹妹,你和家人走失了吗?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姐姐带你去找爸妈……”

“艾兰……我叫艾兰……”

眼前叫作艾兰的小女孩以毫无感情的声音回答了米莉亚,那孩子让米莉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在广场上遇见的那个少年,艾兰也像那个少年一样,彷佛无感情也无表情变化的人偶。那孩子一直以空洞的碧绿眼眸看着米莉亚,手上拿着一个与她有相同黄金发色的破旧玩偶。此时,米莉亚才想起,眼前的孩子就是里奥曾提起过的”艾兰”……

此时,自堡里处又来了一个人影,他是藉机溜出宴会的里奥,本来他是出来找米莉亚的,不过看到米莉亚正与艾兰在一起倒是让他吃了一惊。

“爸爸……”

“爸爸?”艾兰突然脱口而出的话让米莉亚吓了一跳,里奥会是这孩子的爸爸?里奥今年才十九岁出头,而艾兰的年纪应该是在六、七岁之间,难不成里奥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接下来的部分米莉亚也害臊地不敢想像。

“艾兰,这么晚你怎么跑出来了……”

“对不起……爸爸……艾兰只是想出来玩……”

听起来应该只是普通亲子间的对话,不过,艾兰人偶般的回答方式却带给人一种诡异的气氛。

“艾兰,今天你房间那一堆玩偶都是这位米莉亚姐姐买来送给你的哦!”

“谢谢……谢谢米莉亚姐姐……送艾兰这么多艾兰最喜欢的玩偶……”

“嗯……不用客气……”

虽然艾兰表达的方式有些奇怪,不过,那孩子确实是很认真在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意,米莉亚也欣然接受。之后,艾兰还是像一般好动的孩子一样跑到草坪上玩耍。

“本来在下打算介绍艾兰给你认识的,不过一直为宴会的事忙碌不已……诚如您所见,艾兰这孩子虽然有点怪,不过……”

“艾兰的确是个好孩子……三少……”

“米莉亚小姐,谢谢……”

米莉亚的体贴让里奥倍受感动,随后,里奥向米莉亚说明艾兰的身份。其实艾兰是里奥在半年前收养的一个孩子,这个答案让米莉亚为自己刚才的胡思乱想感到羞愧。

“三少真是善良的人……”

“……”

此时,里奥却没有回答米莉亚的话,而后,彷佛是想要逃避有关艾兰的话题似的,里奥顺口提起了雷德帕特城里面的景色,本来也没有特别要问什么事的米莉亚,也因此没有发觉里奥有什么异样之处。

“耶?三少……这座雕像是……”

米莉亚注意到庭院里竖立的一座雕像,让米莉亚特别注意的原因并非是这座雕像是什么大师的绝世之作,相反地,虽然对雕塑艺术不甚了解,不过,米莉亚还是觉得这座雕像实在是有些粗糙,与庭院里其他的作品相较,更显其拙。

里奥也发觉米莉亚的疑惑,事实上,以往每个来侯爵家的人若是有注意到这座雕像的话,都会有相同的疑问。里奥笑着回答……

“这雕像手艺之差让米莉亚小姐吓一跳了吧……事实上,这是我大哥的作品……”

“欧莱大少爷的……”

米莉亚只听赛莉儿提过一次,雷德家的长男欧莱因为醉心于艺术,抛弃家业去寻找自己的梦想,这是十年前的事了,关于实际的详情赛莉儿也不知情。

“事实上,这是十年前的事了……我记得事情的开端,是那个叫做拉斐尔的老头……不!是大师来到我家时才开始的……”

“是那位大师……拉斐尔……”

米莉亚也听过这位大师的名声,拉斐尔是当代有名的鬼才,他所涉猎的领域极广,凡举音乐、绘画、建筑、雕塑等无不精通,在文化史上留下了不可思议的一页。事实上,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位大师今年已经一百多岁了,与百年前的英雄阿雷斯竟是同时期的人物,现在这位跨世代的大师仍以天地四海为家,与时间竞赛,追逐着无止尽的创作之路。

“我记得,当时那位大师是被父亲大人请到城里,我不知道父亲与他是否认识,不过,在城里作客那两个月的期间,那位大师在城里留下了不少作品,不只是绘画还是雕塑,就连米莉亚小姐你刚才所使用的那浴室也经过他的修复改良才能使用的……”

里奥一时差点把自己偷窥一事给泄露出来了,不过,突然回想起刚才的“美景”,让里奥失神了一会。等到清醒的时候,已是十几秒之后的事了。里奥赶紧以咳嗽来打散那简直挥之不去的想像,才继续说道。

“我还记得,就在他离去前的一个礼拜,欧莱大哥突然表示要成为艺术家,要追随大师到世界各地去流浪,追寻真正的艺术之道……那天晚上大哥与父亲大人整整吵了一晚……”

这座雕像所隐藏的故事还不只如此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