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9话 银发的凶战士!韩

作者:外国科幻

“老大的坏毛病又犯了……不过,待会有好戏看了……”

“不知道老大爽完后,会不会让我们分一杯羹呢?……嘿嘿……”

在一旁围观的流氓们开始鼓噪騒动,下流的么喝,更助长了索罗的“性”致。双手被反绑,嘴又被布团堵住的米莉亚,竭尽全力想阻止索罗的魔掌,不过却只是徒劳无功的反抗罢了。索罗用粗暴的手臂硬是将米莉亚压倒在地上,他贪婪的口水还不时滴落在米莉亚的衣衫上。

“有什么好装的,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我索罗大爷一定比那个贵族小弟更能满足你……嘿嘿……”

“~~~!”被捂住嘴的米莉亚丝毫无法反驳她只能以激烈的身体扭动来反抗。

“嘿嘿……我帮你将这令人难受的布团拿开吧……我的小美人儿……”

被*火冲昏头的索罗轻轻将米莉亚嘴里的布团取下,不过,他并没有得到米莉亚感谢的话语,当然,米莉亚也没必要这么做。转瞬间,索罗丑恶的婬笑立即转变得更为扭曲又口水四溢的痛苦表情,米莉亚用力咬住索罗逃避不及的手掌,鲜血溅出,濡湿了米莉亚的脸颊与嘴角。

“呜哇哇啊!!!!!!你这贱人!!!!!!!!!!”

盛怒的索罗以尚自由的左手狠狠地打了米莉亚一巴掌,他的右掌才得以脱身,紧握着淌血的手,索罗忿怒地瞪视着因被痛击而略显昏厥的米莉亚。

……呜……

半晕半醒之间,米莉亚只觉得自己目眩耳鸣,脸颊与嘴角的疼痛反而感觉不到,四周震耳喧嚣的叫嚣起哄声似远似近让米莉亚听不清楚,米莉亚大概也不会想知道其内容。不过,米莉亚却能感受到身体传来那令人不快的触感,随即,一道某种东西的绷裂声响起,那是衣服被撕裂的声音,这让米莉亚遽然回复意识。

“嘿嘿……身材不错嘛……这只手伤的值得……”

“~~~!”米莉亚想叫喊出声,但是却办不到,有了前车之鉴的索罗早已将布团又塞回米莉亚的嘴里。

米莉亚胸前的衣领已被索罗撕烂,其中的衬衣也被索罗手掌的血所污,索罗又不时粗鲁地抚弄米莉亚的身体,恐怖与羞辱,让米莉亚顿时起了寻死的念头,可是,嘴里的布团让她失去“咬舌”的唯一自裁手段。

‘亚利克斯大人……’绝望的米莉亚想起了那位年轻的的骑士,有了寻死之心的米莉亚,哀伤地在心里向亚利告别……

“嘿嘿……放心!我不会弄痛你的……待会就会很舒服的,我的小美人……”

米莉亚的反抗似乎有软化的趋向,毕竟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抵抗一个身材魁梧的暴汉呢?在周遭众人的鼓噪下,索罗的性致已达最高点,就在他准备以强暴手段来侵犯米莉亚的时候,却突然有不速之客发出怒骂抗议他们的行径。

“吵死了人!!!!要玩女人到别的地方去!!!!!!”

这声怒吼宛如野兽的咆啸般,几乎响彻了整个山区。不速之客的打扰,让索罗不得不放弃即将到手的“好事”,索罗与他的部下四处张望想找出这个坏他好事的不速之客,其中一人偶然抬头一望,在月光之中,他意外地找到那名身影隐没在圆月当中,伫立在岩场上的男子。

“马的!小子~~给我下来!有种来一决胜负!”

“好啊!”闹场的不速之客简单地回应对方,然后,他竟往前一跳,就这样自将近一百公尺的岩壁上跳了下来,这男人突如其来的行动让索罗一干人吓了一跳,他们张大着眼睛,就这样看着这个人以惊人的速度落下,在着地的瞬间,这个男人居然像是轻羽般缓缓着地。他面露笑容,眼光锐利,全身散发的气势摆明就是要找人打架。

“呜……他……他是谁……”

对于刚才的事仍心有余悸的米莉亚,她瑟缩颤抖,宛如受惊的小羊,若不是那位突然出声的男人的出现,现在的米莉亚早已惨遭难以想像的凌辱了。好不容易镇静下来的米莉亚,为这位仗义相救的恩人担心不已,毕竟他单独面对二十多个凶残的匪徒,而且他们都曾是经历战乱的职业战士-佣兵,实力自然不在话下。不过,现场的气氛却有些奇怪,索罗一行人迟迟未对这个人发动攻势,反而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动也不敢动。不久,沉默的对峙被打破了,这个人向前踏出一步,这群匪徒就像是见到出栅的猛兽般纷纷后退数步,紧密的人墙变疏,米莉亚这时才看清楚救命恩人的容貌。

“怎么了……没有人敢上前来,与我“韩”一决生死吗?”

自称名为“韩”的男人非常的年轻,他是个大约与亚利同年的年轻旅行者,虽然他刻意发出低沉的嗓音,而已是如此充满了压迫感,不过米莉亚以为,平时的韩,应该像是个阳气的少年,而且好战又好胜,与不服输的亚利有些类似。不过韩最引人注目的特征,是他那白银色的头发,短又缺乏梳理的乱发,在夜风的吹拂下,飘动的白发就像是雄狮的鬃毛,韩的气势,就像是待战的野兽。

就自所罗一行人与韩对峙的期间,艾兰偷偷地跑到米莉亚的身边,对方在困绑艾兰时只是随便套几个圈而已,所以才会被艾兰挣脱。不过,在挣脱的过程中也弄破了衣衫,也擦伤了她的手臂,不过一心一意只想救米莉亚的艾兰并不在乎这些事。

“姐姐……对不起……是艾兰拖累了你……”

“不!不!艾兰是个勇敢的孩子,你现在不就已救了姐姐了吗?”

米莉亚将艾兰拥抱在怀里,虽然自己才刚险遭魔手,不过,看到这孩子的勇气,这些不愉快的事也立即遗忘在九霄云外了。

昔日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索罗与其党羽,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冷汗直流,不过,此时终于有人无畏地站了出来,这个人就是他们之中最强的巴索利。看似迟钝,事实上对这类微妙气息也感应迟钝的巴所利,兴奋地舞动着他自豪的链球,准备将眼前这个嚣张的年轻人打成肉饼。

“嘿嘿……又……可……以……见……血……了……”

“去!哪来的野猪!?”

“你!你……竟……然……说出……我……最在意……的话!”

巴索利的伙伴都知道,在他面前是绝对不能提起“猪”这个字的,不过他肥硕的身躯与动作,确实容易让人联想到某种动物。被激怒而发动突击的巴索利,说实在的,的确很像是头盛怒的大山猪。

“哦喔喔啊啊啊啊啊!!!!!!!!”

巴索利的突进一下子就冲到韩的面前,以离心力增强威力的铁球,轰然一声击破了韩所站的地面,不过,就如巴索利所预料的一样,韩轻易躲开了这一击,巴索利随即投出了另一只手上的链球,目标准确地瞄准在韩后跃的落点上。

“嘿耶耶耶~~~”

巴索利彷佛已经得到胜利般发出了狂笑,在过去,这战术不知将多少战士击成碎肉,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可是,韩却成了巴索利这一生第一个例外,同时也是最后一个例外,韩竟然以左手掌像是接一颗皮球般接住了铁球,手指竟宛如五只铁爪插入铁球中,然后又无事般飘然着地。巴索利顿时浑身冒出冷汗,他没有想到自己得意的战技居然会这样轻易被破解掉。

“呵呵……”

韩充满恶意的诡笑让众人不寒而栗,此时,似乎只有米莉亚才感觉到,这位名叫韩的流浪战士不只是好战而已,他还有着准备扑杀猎物的残酷性格。此时,升华的杀气彷佛实相化般,一股暖热又让人寒到心底的风吹袭而来,韩银白的浏海下的黑色眼瞳竟突然变成血红色。

“给我过来!猪猡!”

激放杀气的韩随意将手中铁链一拉,比铁球重几十倍的巴索利居然就这样飞在空中,而后重重地摔落在地上。他眼冒金星,正想抬头一探究竟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压压的影子,那是韩鞋底的阴影。

“~~~!”或许是叫破嗓子了吧,巴索利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他的脑袋就这样爆碎在韩的脚下,脑浆夹杂着鲜血溅洒在四周,无头的巴索利在抽搐抖动几下之后,便永远成了无头的肉块。目睹巴索利惨死的索罗一党,全都惊吓过度呆愣在原地。

不想让这孩子看到血腥场面的米莉亚,紧紧将艾兰抱在怀里,虽然艾兰无法以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不过,米莉亚也很清楚艾兰其实也是个感情丰富的孩子。可是这一次,人偶的面孔竟然略为显现恐惧的表情,白净的脸庞也变得涨红,艾兰还不时发出阵阵的喘息,这让米莉亚有些讶异……

“艾兰!艾兰!你还好吧!……”

“……爸……爸爸……”

脸颊赤红的艾兰低喘不息,刘海已经被汗濡湿,首次看到艾兰情绪反应的米莉亚顿时不知所措,米莉亚发觉这孩子不单单只是害怕而已,这不是普通的恐惧……不过,此时初染血腥的韩也开始大开杀戒了。

“~~~!”现场响彻着不知所云的叫喊,不过,人的惨叫绝对占了大多数,参杂在惨叫声里的,是血从动脉喷出的声音,骨头被硬生生折断的声响,这些都是杀戮交响曲的一部分。不得不成为听众的米莉亚并不想成为观众,她将头撇到一边,不忍目睹这惨剧的进行。而那些台上的演员却不能自由罢演这血的戏码,离开舞台的唯一方法,只有死……

转眼间,索罗的部属已死伤过半,鲜血染满了韩的双手……

“为什么……为什么……”

索罗一开一合的嘴不停在重复着这句话,一具残缺不全的尸骸凌空飞了过来,成了重复播放机的索罗也顿时搅带,发出难以理解的惨叫,不过,也因此索罗躲过了这杀戮的风暴,因为他已经被尸体压住,昏迷不醒了。一直享受着杀戮乐趣的白发凶兽似乎没有攻击无战斗能力者的兴致。

“哼……真没意思……”

韩似乎也厌倦了单方面的屠杀,在他停手的时候,索罗一干人泰半已死,还有行动能力的人也已经像惊弓之鸟般逃之夭夭,恐怖早已掩盖了自尊。此时,这些幸存的人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才会如此恐惧,这位银发的不速之客的背后,隐藏的是绝对的死……

在杀戮剧结束之后,韩也注意到这两个台下听众的存在。

“谢谢……谢谢您仗义相助……”

米莉亚向韩表示感谢之意,不过,她仍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恐惧,不过,刚才还扮演杀人鬼的韩,却以少年般的笑容迎向米莉亚,而且,他还拿了一条有些破旧的披风盖在衣服被撕破的米莉亚身上。前后判若两人的韩,让米莉亚错愕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姐,你不用向我道谢……我不是为了你才出手的,我只是一时兴起,想战斗而已……”

“那……那您为什么要下如此重的手呢?虽然他们是盗匪,不过……也不需要将他们全部都……这……太残忍了……”

“残忍?哈……哈哈哈哈……”

听到米莉亚的话,让韩不禁大笑起来。

“这位小姐,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现在还能在这里担心那群意图强暴你的盗匪吗?呵呵……”

“这是……我只是……”

对于韩的质问,米莉亚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此时,韩突然将一把地上的剑拿起,然后就插在地上。

“这把剑就留给你防身吧!如果你不想用的话……你就以你那不成熟的正义感来感化这群盗匪吧……”

就这样,韩转身离开此地,这个特立独行的年轻人在米莉亚的心底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战斗的目的并非为了正义,彷佛是在寻求强大的对手似的,米莉亚心里是如此认为的,这一点,与为正义而战的亚利刚好是相反的类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