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0话 不杀的誓言

作者:外国科幻

神秘的旅者-韩-离去了,现场残留的只剩暴风雨离去后的宁静,除了米莉亚与艾兰以外,其余的几乎只剩下倒卧血泊的尸骸,鲜血在这已乾涸的河床上,形成了一道血河。虽然刚刚才被韩耻笑自己那过剩的同情心,不过,看到那么多人横死当场,米莉亚在心里还是为他们感到难过。

……呜……呜呜……。

在尸骸中隐约可以听见微弱的呻吟,米莉亚循声找寻,很快就发现到有个倒地的死者在抖动,在他下方似乎有个幸存者还活着。不记前嫌的米莉亚抱持一颗救人之心对那个人施以援手,可是,那个人是个不值得去救的人,他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索罗。

过度的同情心反而会为自己招来灾祸,韩离去的那番话就是在暗示着这件事,只是,没想到会印证的这么快……

“都是你!如果我没有遇见你,我……我也不会落到这种下场!”

索罗扶着受伤的左臂瞪着米莉亚,他毫不讲理地将所有的罪过与责任都推到米莉亚的身上,事实上,他只是想把米莉亚当成出气筒罢了。米莉亚转身想逃,可是索罗却一把抓住米莉亚那一头红色的长发,虽然负伤,索罗还是有能力制服米莉亚的。

“想跑……刚才的事还没完呢!等我玩腻你之后,嘿嘿……我就把你卖给人口贩子,让你一辈子陪那些肮脏的男人睡觉!等我拿到那小鬼的赎金之后,光凭这些钱,我索罗大爷随时都可以东山再起!嗯嗯嗯……哈哈哈哈哈哈!!!!!!!!”

“放……开……我……亚利……克斯大人……”

要是让亚利知道索罗刚才的所作所为以及卑劣的企图,索罗就算死一百次也不足以让亚利泄忿。不过,已经有人抢先制裁索罗,索罗的头突然被一颗石头打中,血自额头上潺潺流下,染红了索罗的视线,索罗以充满杀气的眼神盯着那个掷石的小鬼艾兰。

“……放开米莉亚姐姐……你这个坏人……”

“你这阴阳怪气的小鬼……别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我告诉你!就算少只手指,人质的价值也不会失去半分!”

索罗拖着米莉亚向艾兰走了过去,虽然艾兰没有恐惧的表情,不过她还是很害怕的。眼见艾兰即将陷入危机,米莉亚以全身的力量挣扎反抗,乱动的手不经意打到索罗的伤口,疼痛顿时让索罗发出怪鸟般的惨叫。

“哇啊啊~~~你!你这贱人!!!!!!!!”

索罗用尽蛮力将米莉亚推倒在地,虽然米莉亚也趁机脱离了索罗的掌握,可是,刚才那一推也让米莉亚的脚踝扭伤,即使如此,米莉亚仍不放弃要带艾兰逃走。

“哼!想逃出我的手掌心……试试看吧……嘿……”

“呜……怎么办……”

脚伤再加上带个孩子,她们两人就算怎么逃也逃不远,看着索罗一步步逼进,米莉亚一边后退,一边思考要如何脱离这个险境。此时,米莉亚想起刚才韩丢在地上的那把剑,而且,那把剑就插在自己身后几步之处,这是米莉亚第一次握着剑……

“危险呦!那可不是小孩的玩具……小姐……”

“不要过来!不然……不然……”

“嘿……”索罗无视剑的存在仍然走了过来,被逼急的米莉亚下意识地挥出了剑,她自己恐怕才是最惊讶的人吧,可是,技艺过于生疏,剑的主人一下子就换手了,米莉亚就算拿着剑也无法在曾是佣兵的索罗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嘿……没想到……你真的想杀我,看不出来你的心里是这般恶毒……”

“…….”米莉亚没有任何表示,她还没有自刚才的悸动中清醒过来,虽然是出于无奈,可是刚才在自己心中萌生的,确实是不折不扣的杀意。

“放开姐姐……放开姐姐……”

“走开!小鬼!!!!”索罗粗暴地用脚踢开碍事的艾兰。

“太过份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孩子!”

“嘿嘿……如果是你,我就是个温柔的绅士……”

“别乱用绅士这个高贵的名词,你只会玷污它!”

“看不出来……你的性格很泼辣嘛!嘿……我喜欢……”

“放开我!不要碰我!”

米莉亚痛苦的挣扎,反而让索罗兴奋异常。不过,今天晚上的不速之客似乎特别的多,又有一个人闯入这里,在山里搜索已久的里奥偶然发现了这里的火光,他立即以第一时间赶达此地。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现场满地的死者让里奥讶异不已,很明显的,这里才刚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不过,不管是内哄还是有其他原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救出米莉亚与艾兰。可是,机警的索罗已经将剑搭在米莉亚的细颈上。

“不准动!要是你敢妄动的话,嘿……美人的脖子就要开出更美的血花了……快点下马,然后把身上的剑丢掉!”

“卑鄙的家伙……”

里奥不得不服从索罗的指示,他立即下马,不过里奥本来就没有佩剑,没有作出缴械动作的里奥让索罗想起了今天下午在城下广场发生的那件事-也就是里奥不敢握剑的事实……

“呦~~我想起来了!少爷你是不佩剑的,嘿……这把剑就送给你吧!”

索罗将地上的一把剑踢了过去,他明知里奥不敢握剑,可是他就是想要这样羞辱里奥,看到里奥进退不得又不知所措的模样让索罗感到非常愉快!

“三少……”

“爸爸……”

“……”里奥的心里充满了悔恨,为什么自己不敢握剑?里奥在心里反覆质问着自己,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不需要再遵守过去自己所立下的‘不再用剑……’的誓言。可是,里奥不敢握剑并非仅是过去誓言的约束而已,“那件事”的罪恶意识至今仍然束缚着里奥的心。

“游戏结束了……小鬼给我过来!”

索罗将米莉亚推到一旁,而硬将艾兰抓了过来。

“你想做什么!?别伤害那孩子!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好了……听好!将一万枚金币和一辆最好的马车送到此地,记住!你们的部队都要调到北方边境,在我进入南方普罗斯山道之后,我自然会放了人质。要是让我看到任何一个士兵的话,嘿……我告诉你!我会割下她的耳朵,剁下她的手指,我会把她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寄给你,我说得到就做得到!!!!”

索罗将剑架在艾兰的脖子上,以威吓的口气陈述着要胁的台辞。在他最得意,也是最疏忽的时刻,艾兰用尽全力咬了索罗的手腕,疼痛让索罗不自觉甩开了艾兰。

“浑帐小鬼!我就先剁下你一只手!!!!”

索罗作势要实现刚才所说的话,现状的米莉亚正要阻止索罗之时,里奥突然发出了震天的怒吼。

哦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里奥的怒咆让索罗与米莉亚同时转移了视线,不过那时里奥早已经失去了踪迹,包括了地上的那把剑。转瞬间,索罗的耳边响起了一声呢喃……

……你这该死的家伙……

不祥的死之宣告让索罗一时心惊不已,随即一道白刃的闪光烧灼在索罗的眼球内,那是他最后见到的景象。一旁的米莉亚则是清楚地看到索罗的首级被脖颈断处喷出的血冲飞入空的景象,首级落地之处,是手持白刃的里奥。

里奥疾风迅雷的一击代替法律让索罗的罪愆得到了制裁,不过,胜利并未带给里奥任何喜悦,反而只有恐怖,里奥握剑的手正不停地颤抖。

“我……我又杀人了……”

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艾兰的惨叫惊醒了里奥,里奥回头一看,艾兰的身上溅满了索罗的血。

“艾兰!!!!”

里奥立即丢弃了手中的剑,他紧紧地将受惊的艾兰抱在怀里,一段时间之后,又哭又叫的艾兰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那孩子似乎是累得睡着了。

“艾兰……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三少……”

米莉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可以感觉得到里奥心里那深刻的自责与悔恨。此时,急促的马蹄声在空气中激汤回响,追随里奥前来的优格里尔骑兵队终于来到此地。

“这里是怎么回事?……啊!里奥少爷!”

初来此地的骑兵队也和里奥一样,对现场的惨状感到讶异。不过,在确定里奥及人质平安无事之后,他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你们赶来了呀……”

“卑职救驾来迟,请少爷降罪!”

“算了,还好没什么人受伤,对了,米莉亚小姐的脚扭伤了,快去治疗!”

“遵命!”

在请示过里奥之后,骑兵队们便开始处理混乱的现场并且治疗米莉亚的伤势。事实上,在来到此地之前,他们就在山里抓到几个行迹可疑的人,这些状似疯狂的人全都口齿不清喊着‘恶魔出现了……’之类的疯言疯语,不过在看了现场的惨状之后,骑兵队的人也有点相信他们的话了。

后来在米莉亚的解释下,他们才知道,绑匪的溃灭全都是一个叫作“韩”的流浪战士所为。

在请示过里奥之后,骑兵队部分留在原地处理善后,其余的人则押解疑犯,同时护送里奥,米莉亚与艾兰回雷德帕特城。

“米莉亚小姐,你会骑马吗?”

“嗯……会一点……”

一路上,里奥一直抱着艾兰,而艾兰也安心地睡着,彷佛在最安适的家似的。或许对于艾兰而言,里奥的怀抱就是最舒适的家吧。

两个没有血源关系的人能拥有比亲生父女还要亲的亲情,这景象看在米莉亚眼里,实在是羡慕不已,或许,是因为自己在亲情上一直有所缺憾的关系吧。

寂静的夜晚让经历大难的米莉亚逐渐平静下来,可是,里奥突然的一句话却在米莉亚平静的心湖中头下一颗重石,激起了惊讶的波浪。

“这孩子……艾兰的爸爸……是被我杀死的……”

“耶————!怎么会……”

里奥就这样抱着沉睡怀中的艾兰,缓缓叙述着深藏在记忆中的真实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