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1话 初染血腥的剑与心

作者:外国科幻

时间要追溯至一年前了……大陆历一五八年九月中旬,那一天,里奥,与一同进入东方青龙骑士团担任见习骑士的亚利,因为某事被他们的教官处罚去负责看守粮仓的工作一个星期。

“坦达洛斯那老顽固,居然叫我们两人做看守仓库这种下级士兵的工作,亚利,你怎么不说话呢?”

“还是不要在背后批评教官比较好吧……再说,我们这次的确有错,我们实在不应该跷班跑去参加武斗大会……”

亚利口中所说的武斗大会,是在帝国东方边境,青龙骑士团据点南方的凡提洛斯王国所举办的武术大赛,每四年一次。凡提洛斯王国的居民虽然大部份以农牧业为生,不过,在王都却聚集了不少武术家,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参加四年一度王室举办的武斗大会。参赛的目的,无外乎金钱、名誉,为了能让自己的名字永留这个传说的英雄阿雷斯的王国的土地上,久而久之,这个大会就成了战士们四年一度的盛事了。

亚利与里奥平日就对自己的剑术十分自信,在同僚的起哄下,两人就忍不住跷班去参赛,两人在预赛连战连胜,拿下了分组优胜之后,却未参加优胜者们的决赛,在大会纪录上是记载着‘弃权’,实际上,他们两人是被察觉此事的教官给抓回去了。两人的下场,就是被指派去看守仓库。

“要是教官再晚来个几天,说不定,决赛时就是由我们两人来争夺优胜了!”

“唉……里奥,你有没有搞错,依赛程表来看,我们两人在准准决赛时就会对上,那有机会在决赛时胜负……再说,那也是在我们能一直赢下去才有可能,说不定我们初战就败了,毕竟赛场可是高手如云……”

“怎么讲这种没志气的话呢?亚利……你的克拉姆会哭的……”

亚利以笑声虚应过去,事实上里奥也知道,亚利是个不服输的人,不过,责任感让他反省自己之前的过失,所以才会说这种不合他个性的话。

“对了,你知道吗?亚利……听说雷碧亚姐已经确定要升为赤龙骑士团团长了,这是二哥给我的信上提到的。”

“哦,雷碧亚姐终于要成为龙将军了呀……以大姐的实力这是应该的,她的实力比那些不学无术的贵族们要强太多了!”

“对啊~~强到不像女人……说到这里,我记得上一届的大会优胜也是她取走的,中央或许也有考虑到那件事吧。”

“是啊!嗯~~”亚利回想起了幼年时的事情。雷碧亚是曼德尔领领主波朗伯爵(现侯爵)的长女,由于曼德尔领与优格里尔领两领邻近,两个领主家的孩子也时常来往,雷碧亚还时常一人骑着马就读自跑来优格里尔,当时她也不过才十岁而已。对于身为下级贵族的亚利,雷碧亚也是照顾有加,亚利也一直当她是自己的姐姐般看待。亚利与里奥有意加入军队,多少也是受到雷碧亚的影响。

“龙将军吗?本来是遥远的梦,雷碧亚姐终于达到了……”

成为五龙骑士团的团长,就能得到“龙将军”的称号,对于有志从军的亚利与里奥而言,这当然是梦寐以求也要达到的目标。对于亚利而言,他还有更高的目标,那就是在内战建功而被封为“圣将军”的父亲雷欧耐特。不过,雷欧当时抛下到手的荣华富贵时的心情,此时的亚利还不是很了解……

“好快哦!再过两个月我们两人的实习就结束了,出士官学校后,你想做什么呢?里奥……”

“这个问题哦……嗯……大概会进入某个骑士团吧,说不定会是边境,父亲大人就是希望我能到女性较少的地方,唉……都是男人的地方真无聊……”

“对啊~~这真是灾难~~”

像这样在值勤中闲聊的行为,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自十多年前内战结束之后,帝国仍然是十分和平的,所以士兵们多半都比较缺乏军人该有的警戒心,即使在边境,一般的士兵也是如此,像亚利与里奥这样子还算好的,有些军官还暗地走私军需品以中饱私囊,一次内战,并未让帝国军的腐败有净空的机会……

灾难事故总是在最为疏忽的时刻发生,这是命运之神的恶作剧,在今天,这个古训又再度被证实了……在这个新月时分的夜晚,亚利发现到山的那一方有火光。

“里奥!你看到没?山的另一头有火光!我记得那里有几个村落……难不成……”

“冷静一点!亚利!这件事巡逻队应该也注意到了,这就交给他们去处理吧,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两人只好继续留守,又过了一段时间,火光似乎没有平息的迹象,反而又在其他地方发生更多的灾点,传令的士兵匆匆赶来,接到增援指示后,守卫这一区粮仓的骑兵队也出击了,每座仓库都只剩下几个人在留守着,亚利与里奥也是其中之一。

这些火灾并不是普通的意外而已,在背后似乎有大规模的盗匪集团在活动,青龙骑士团本部也派出了几只部队出击,亚利与里奥事实上有些失望,如果不是被惩罚思过的话,自己也就有活跃立功的机会了。

“噫…….”

感觉到异样气氛的亚利,四处张望着周围的动静,感觉莫名其妙的里奥也随即察觉到四周诡异的气氛,对他们两人而言,这感觉有些陌生,而且让他们两人非常不快。初次感知到敌意与杀气的两人还不知大祸即将临头了。

~~~!咻的一声,一枝箭射中了仓库的木质墙壁上,两人并没有去察看究竟发生什么事的余裕,因为随后又飞来了更多的箭,机警的亚利与里奥立即躲在梁柱后面,不过,反应不过来的其他士兵却被这突如其来的箭雨射成刺。

“哦喔喔喔喔喔~~~~抢啊!!!!粮仓就在眼前了!!!!!!”

在箭雨停息之后,自树林里呼啸起惊天的叫嚣声,十个,二十个,三十个,人群像是海浪般不断从树林的阴影处冒了出来,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武器,而且行径狂暴残忍,他们一看到负伤的士兵一律加以杀害。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抢夺军队仓库的物资,村落的火势,很明显是个调虎离山之计。

“那里还有两个人!杀死他们!!!!!!!!”

三个盗匪一拥而上,他们看到亚利与里奥两人连备战动作都没作好,而轻视他们以为两人只是初出茅庐的新兵,不过,两道划破黑暗的银光纠正了他们的无知,只不过,要交出生命做为学费。亚利以克拉姆仅以一道横斩就将两个敌人连腰斩断,里奥的剑在敌人的脖子前留下了一道光的轨迹,这名敌人在浑然不知的情形下脑袋分家。

“记住!在对战时,一出剑就要让对方死,一定要攻击要害!在战场上,没有同情与怜悯置身的余地!”

里奥与亚利同时忆起了教官坦达洛斯的叮咛,两人也确实达到了教官的要求,亚利与里奥直觉性就将来犯的敌人置之死地。他们都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初次杀人,初次杀人的冲击并未让两人有任何影响,事实上,亚利与里奥都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对方攻击我反击,然后一方死掉,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亚利看着手中染血的爱剑克拉姆许久,此时,一个想法油然而生,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手过重了,对方的武艺与他以前曾交手过的对手相比,实在是差太多了,刚才的反击,有必要让对方死吗?里奥也有一样的想法……

不过亚利也承认,对方的气势与杀意却是以前的对手完全无法比拟的,那股慾将自己置之死地的气势不禁让亚利怯步,以前的战斗亚利都是在充分享受着对战的乐趣,不过,刚才的战斗却只有恐怖,亚利不禁想起刚才那一剑,只是为了将眼前恐惧的存在消除才挥出去的……

“可恶!!!!杀掉他们!大家一起上!!!!!!”

看到伙伴被两个rǔ臭未乾的小子杀死,忿怒的敌人全都聚集起来要将亚利与里奥两人血祭泄忿。虽然犹豫,但是训练让两人的身体先动了起来,亚利与里奥手中的剑又将两个敌人送往地狱,鲜血染红了双眼,刚才的犹豫与悸动已经荡然无存,两人的斩击变得更加凌厉,短短的数分钟内,两人脚边已经躺满了尸体。

“呜呜呜……快逃!”

残存的敌人落慌而逃,在白兵战无法取胜,盗匪决定用弓箭射杀两人,箭雨狂射而至,亚利与里奥见眼前处于劣势,很快就躲进了仓库来暂时躲避弓箭,亚利以克拉姆敲开厚重的大铁锁后,两人便躲进了仓库。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进到仓库之后,两人合力将用一包包的谷物袋将木门堵死,对方惧于亚利与里奥惊人的实力而未攻坚,不过,两人并没有喘息的机会,自仓库深处传来的吵杂声让两人再度戒备,在深处似乎有人自搬运什么东西似的,亚利与里奥,小心翼翼地深入探查。

“啊!这是……”

从并排的粮架缝隙中,亚利发现了几个人正在搬运架上一袋袋的粮食,他们似乎是从后门侵入的样子,很明显地,他们是盗匪的同伙。要是坐视粮食被盗走,这个罪是非常的重的,亚利在一旁想着要如何阻止对手的时候,里奥注意到后面有动静……

“~~~!”

对方大胆地从后面走了过来,彷佛不知道两人的身份似的,里奥迅速转身要制服这个人。不过,他一转身时,眼前并没有任何人,事实上,是对方太矮的关系,那是一个身高还不到里奥腰际的小女孩,那女孩手中拿着破旧的布偶,以笑颜面对着错愕不知所措的里奥。

“哥哥!艾兰好无聊哦……你们在玩捉迷藏吗,艾兰也可以参加吗?”

“啊嗯……”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女孩呢?这个疑问顿时浮现在里奥的脑海里,在一旁监视着那些盗粮者动静的亚利也注意到这孩子的存在。

“耶?里奥……这孩子是……”

“我叫艾兰!大哥哥!我是跟……”

这天真的孩子主动报出了自己的姓名,也因为如此,亚利与里奥的存在也被这些人察觉了,其中一人提着灯察看着棚架的阴暗处。

“那里有声音……啊!是……是守卫!被发现了!”

“~~~!看来是没办法了……里奥,那孩子就交给你了!这些人由我来对付!”

“放心吧!亚利!”对方人数并不多,由亚利一人来对付是绰绰有余,里奥将名为艾兰的小女孩置于身后,谨慎保护着她的安全。

亚利一人再度与武装的盗匪战斗,或许是冷静下来的关系,这次亚利就没有下手过重,仅仅让对方负伤无法战斗即可,不过,在战斗中,亚利也察觉到一件怪事,他们之中有些人懂得相当程度的战斗技巧,而有些人却完全是战斗的门外汉,看他们的装扮,似乎不像盗贼反而像是农民。

放开她!!!!!!!!!!!!!!

一个大汉高举着伐木用的斧头以无人能及的气势冲向里奥,里奥也拔剑准备迎战,不过,在他身后的艾兰却突然说了一句让里奥错愕的话。

“爸……”

“什……什么!?”

里奥一时分神转过头来看艾兰,可是,就在此时,那个男人已经用斧头劈向了自己无防备的背后……

这转身的一击,恐怕是里奥用剑以来最快的一次了,不过,如果可以,里奥情愿承受那男人的斧头,这是他事后的回想。不过当时,暴发的求生意念,加上平日的战技训练,让他身体自动动了起来,等里奥注意到时,他的剑已经划过了那男人的颈子了,温热的血自颈部断处喷出,首级向前方冲飞滚落在地上,他的鲜血溅满了里奥的脸。

哇啊啊啊啊啊啊!!!!!!!!!!!!!!!!

地上的首级,以毫无生气的眼神看着自己生前的女儿,艾兰的哭号声回荡在粮仓内随即,眼见伙伴被杀的敌人都落慌而逃了。里奥失神地看着咆哭不已的艾兰以及手中染血的长剑……

“我……我作了什么事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