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4话 白雾的森林,雨声不息(上)

作者:外国科幻

白雾之森,一处绵延在优格里尔领东方边境,向南尽于曼德尔领北部,自高山上看下来,这座浓雾弥漫的森林就像是个弦月,环抱着优格里尔领。

“这里就是亚利克斯大人提过的“白雾之森”啊……真是不可思议的地方……”

环视着四周奇景,米莉亚不时发出赞叹之语。外界还是中天的炎阳之午,可是一进入这奇异的森林,景色就变得惨白晦暗,让人有置身在另一个世界的感觉,雾色让人彷佛置身在云雾之间,不过,晦暗与肃穆的气氛,又让来人彷佛踏入了死者之国的入口,以往的旅者大半都会不禁打了寒颤,对这个奇异的领域起了敬畏之心。

不过,很不可思议的,是米莉亚并未像前人一样,因这森林带给人的肃杀之气而却步不前,米莉亚反而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温暖,甚至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期待,在这奇妙的森林里,似乎正有某件事即将发生似的……

“啊……糟了,我跟丢了……赛莉儿走到哪里去了……”

在米莉亚的注意力一时之间被森林的奇景吸引的时候,赛莉儿的身影就完全消失在迷雾当中。赛莉儿以及偷偷跟随在背后前来的米莉亚两人,都一直在林中的道路上玩着跟尖游戏。这条林道是前人所开辟出来的,只要走在林道上,即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朦胧大雾,也不至于会迷失在白雾之森当中。情急的米莉亚立即加快脚步追赶而去,可是奇怪的是,米莉亚竟然追不上一直以散步速度行走的赛莉儿,赛莉儿彷佛已经消失在这弥漫着白色云烟的树海当中。

“怎么办……”

找不到赛莉儿的踪影,米莉亚显得不知所措,她自己还在林间的道路上,只要回头就可以出这座森林,可是赛莉儿似乎是离开了林道而进入了森林深处,在这座即使是当地人也会迷失的广大树海,赛莉儿也未必能安然脱身。就在米莉亚犹豫是否要进入树海去寻找赛莉儿的时候,自森林深处突然响起了阵阵的呼声。

~~呼呼~~隆隆隆隆~~~

这奇妙的声音似乎是风吹啸在林木之间所引起的,但是就在此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米莉亚周遭的雾气逐渐淡薄,视界也变得清晰,散至一旁的雾气却彷佛成了白色的雾壁,一条白色的通道向森林深处延伸而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

米莉亚不知这异象为何会发生,彷佛是森林在引导自己似的,米莉亚也不知不觉走进了这白色的通道。此时,米莉亚发现到,在左测林道旁,有一个石堆。石堆的基座是以数颗拳头般大的石头堆成,这些石头围绕着一个很大的石块,米莉亚不懂矿石的分类法,不过,这宛如碑石般的石块有着光华且漆黑的外观,黑石表面镶嵌了杂质,让这个黑石彷佛是繁星夜空的缩影。

奇妙的石堆并没有占去米莉亚多大的心思,随后米莉亚就这样继续走了下去。这奇妙的白雾通道似乎只是大自然的一个偶然罢了,米莉亚走了一会,这通道又逐渐被雾气侵入,不过,米莉亚并不在意,她持续走下去,逐渐地,四周的雾气逐渐淡薄,阳光甚至能穿透射入。在这终年不散的白雾之森里,竟奇迹似的也有这样没有雾气环绕的领域。由于没有了白雾的阻隔,米莉亚便可以清楚看到四周的景象,在前方不远处,有一棵巨大擎天的古树伫立其中,四周的树事实上也是非常的高,不过与这棵古木相比仍略逊一筹,这棵古树宛如森林的长老。

“啊!赛莉儿!原来她到这里来了!”

赛莉儿并非如米莉亚所想的那样是迷失在树海之中,相反地,赛莉儿正悠闲地拿着一支竹扫帚在打扫着。看到米莉亚,赛莉儿讶异的神情绝对不会比米莉亚要少的多。

“米莉亚姐姐,为什么……你会来这里?”

“我……我只是有点好奇,因为赛莉儿你这两天时常出门,所以我才……”

真正的理由,其实是方才里奥所谈到的谣言,不过,米莉亚并没有提起,只是不好意思而已,而且一旦说漏了这件事,也只会把情形弄的更加复杂罢了。

“即使是本地人,随便闯入白雾之森也会有迷失的危险,你也真是太鲁莽了些,米莉亚姐姐……还好你没有走失……”

“我……我是看到路旁有个石堆才进来的……”

“那石堆……哦!那是汉斯大哥放的路标,到这个地方的路上都有类似的石堆。”

“原来那是汉斯先生设置的……对了,这里是哪里?赛莉儿你来这里作什么呢?”

特地设置石堆来作为通往此地的路标,这个地方应该不是普通的地方才对,赛莉儿知道米莉亚在疑惑什么,她很快就解开了米莉亚的疑问。

“这里是亚利哥的母亲-阿芙莉娜的安息之地,我只是来扫墓而已。”

“亚利克斯大人的母亲的墓地……”

米莉亚注意到古树巨大的树根盘结之处有一空地,在空地上有一面黑色的石板,石板的质材和米莉亚在林道旁看到的石堆是同样的质材。石板以略为倾斜的角度平铺在空地上,这似乎就是墓碑,上面还刻着一些字,刻记上的漆大半已剥落,表示这墓地已经有相当的历史了。不过,幕碑与周遭都整理的相当乾净,碑面被擦拭得光亮如昔,四处也没有杂草丛生的现象,赛巴斯达家的人们时常整理这个森林的墓园。

“本来花一天就可以整理完的,不过,我忘了带雏菊过来,所以今天又过来了。让你担心了,米莉亚姐姐。”

“嗯,没什么的……噫?雏菊?”

米莉亚注意到墓碑旁的花并非是雏菊而是紫色的薰衣草,她好奇的问了一下,赛莉儿则带米莉亚到离这墓地不远的一处地方,那里也在古树旁,赛莉儿所带的雏菊就好好的摆在三个石堆旁。

“这是我爸爸妈妈……以及哥哥的墓地……雏菊是我爸妈最喜欢的花……”

赛莉儿心平气合地向米莉亚解释这简陋墓碑的来由,不过此时的米莉亚可是大感震惊,因为赛莉儿的话,在加上刚才她说‘亚利哥的母亲’这句奇怪的话,米莉亚察觉到赛莉儿并非亚利的亲生妹妹的事实。

“这么说!赛莉儿……你是……”

“嗯……我的确不是赛巴斯达家的人,亚利哥跟我并没有血缘关系……”

十二年前,神圣艾斯卡帝国爆发了一场内战,部分贵族向中央揭示反旗,这件事米莉亚以前就曾听说过。而赛莉儿的家族是是因参与叛军而遭灭门的事实,米莉亚是此时才得知的。亚利的父亲雷欧就是当年平定帝国内乱的英雄,一个是叛党遗族,一个是平乱功臣,这个组合实在是不太寻常。

“我爸爸只是个平时喜欢写写诗,偶尔画幅画的贵族……对于我而言,爸爸一直是个温柔体贴的好爸爸,妈妈一直是爱撒娇的我最好的去处,我还有一个大我五岁的哥哥,他总是竭尽所能无维不至地保护我,爱护我,我一直以为这样幸福的生活会持续到永远,直到那一天……”

讲到这里,赛莉儿不禁哽咽起来,米莉亚还是第一次看到赛莉儿脆弱的一面,她所背负的是米莉亚难以想像的悲伤过去。

“……那一年我才四岁,当时的我,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战争,我知道那场内战的存在,已经是战争结束的时候了。那一天,许多凶恶的军人闯入我家,不分青红皂白就到处杀人,连仆人都不肯放过。当时,我躲在庭园的树上而侥幸逃过一劫,可是父母与哥哥所待的房子,却被那群军人放火焚烧,那一天,我一直看着昔日的家被大火吞没,被反锁在房里的人拼命敲打着门,那敲门声我一直深深的记在心里……那景气、那声音,在这几年不时出现在我的梦中……”

讲到这里,赛莉儿已经泪流满面。

“……后来,我一直在外面流浪,还曾经被人口贩子捉去,成为一个扒手……一直到我十岁,也就是六年前,有一个有恋童癖好的贵族看上了我和几个与我相当年纪的女孩子,他将我们买去……在被带走的时候,我杀了他一刀而俟机逃走,就是用这把短剑,这是我的哥哥送给我的短剑……我一直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不让那个人口贩子发现,因为这是家人留给我最珍贵的遗物……”

赛莉儿取出了腰际那把黄金而有双龙纹章的短剑,她凝视着短剑的眼神是充满了悲伤,脸颊上的泪痕已乾,可是,赛莉儿淌血的心是否已平复,外人是无法得知的。

此时,赛莉儿向米莉亚问起了一个问题。

“米莉亚姐姐,你有看过亚利哥的胸口吗?”

“耶……耶……有的,在替他换绷带的时候……”

亚利与龙人的那一战,他受了不少伤,其中,腹部还被利物贯穿,不过很不可思议的是,亚利的伤在短短的几天就几乎痊愈,米莉亚亲自为他换绷带的时候,那些伤几乎都看不见了。根据汉斯的说法,这是亚利的剑克拉姆神秘的力量之一,所以亚利的伤才会如此快就好了。

不过,在亚利的胸口心窝之处,却有一道极大的伤痕,伤痕非常明显,而且在心窝之处,这是致命的位置。亚利向米莉亚解释说这是以前的旧伤,可是以克拉姆的力量,亚利的其它旧伤早以痊愈消失,但是这道伤却明显如昔,这道连克拉姆的力量都无法完全消除的伤痕曾令米莉亚十分在意。

“亚利哥胸口的那道伤疤……是我杀伤的,也是用这把短剑……”

“耶~~为什么?”

“为了复仇……”

赛莉儿将短剑收入剑鞘,又放回腰带里,然后,她慢慢地叙说为了报仇杀伤亚利的整个经过。

“……在我以扒窃维生的时期,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也开始得知那场内战的事情,那时,我得知平定这场内战的英雄,也就是亚利哥的父亲雷欧耐特的存在后,才七、八岁的我,就已经有手刃仇人的打算……我知道当时命令肃清叛逆贵族的人并不是亚利哥的父亲,他也是因此愤而辞官,不过对于当时的我而言,雷欧大人、赛巴斯达家都是我不共载天的仇人!之后,我逃出了人口贩子的掌握后,我心里只有一个打算,那就是报仇!憎恨是我所剩的一切……”

“六年前……我听亚利克斯大人提过,十年前,雷欧耐特大人就离家而生死不明,所以,赛莉儿你的目标就转移到亚利的身上……”

“对,就跟米莉亚姐姐你说的一样,我将目标转移到亚利哥的身上……我已经记不得究竟袭击亚利哥多少次了,每一次都被汉斯大哥当场阻止,亚利哥总是站在汉斯大哥的身后,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其实亚利哥的心也是十分痛苦自责的,一直到我终于成功刺杀了亚利哥的那一天为止……”

此时,雨滴间断自天空落下,不知何时,晴朗的天空已经被乌云所掩,突然的一场阵雨,使得白雾之森变得比平时还要昏暗不明。巨大的古树的树荫恰好提供了避雨的场所,米莉亚赶紧跑了过去要躲雨,不过,赛莉儿却坐了下来,任凭雨水拍打在身上……

“赛莉儿……”

“下雨了吗?对了,那一天……也是这样一直下着雨……我躲在墙角,可是雨水还是让我淋湿一身……亚利哥从后门走了出来,他居然将一直想杀害他的我带进屋里,给了一条我毛毯和一杯温热的牛奶……”

在森林阴湿的环境里,赛莉儿的喘气顿时成了白雾,这让她想起了那一天她捧在手里的牛奶散发的温热蒸气,还有那暖至心里的感觉……

“牛奶很烫的,小心点……对了,你那身湿掉的衣服也要换掉,不然会感冒!对不起,我家没有女孩子的衣服,穿我的你不介意吧……还有……”

“……为什么……”

“耶?”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一直想杀你呢!”

这是两人之间的首次交谈,赛莉儿无法理解眼前这个仇人之子、自己慾杀之后快的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由于淋雨着了风寒的关系,赛莉儿的体温有些高,不过,她的忿怒掩盖了病痛,略高的体温反而让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兴奋。

“我只是……只是觉得……不能就这样放着淋雨的你不管,只是这样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