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5话 白雾的森林,雨声不息(下)

作者:外国科幻

“你不要摆出那幅假惺惺的模样!”

铿锵一声!赛莉儿掷出的杯子碰撞墙壁而破碎,rǔ白色的热牛奶洒满一地,因破坏行为使得怨气一时得以发泄的赛莉儿,却因为风寒带来的高热而倒地。见状的亚利赶紧前去搀扶起赛利儿虚弱的身体,发着高烧的赛莉儿几乎快昏厥了。

“……走……走开……我不需要……不需要你的同情……”

“怎么办?好高的高烧……我……我去找汉斯一下,汉斯一定能治好你的病的!等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

亚利将赛莉儿扶到椅子上,只见赛莉儿病喘喘地趴在桌上,心急的亚利赶紧去找寻汉斯。正在打扫二楼走廊的汉斯在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形下就被亚利一把拉去一楼的饭厅,到了饭厅时,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只见后门被风雨吹拂得摆动不停。

“耶!她呢?她到哪里去了……”

在询问过亚利这件事的整个经过之后,汉斯才知道亚利因一时心软而带那个想杀他的小女孩进到屋子的事。亚利虽然是出自善意,汉斯还是忍不住要说说亚利。

“亚利少爷……我知道您的感觉,不过,您的善意对她而言,可能只是种羞辱,那孩子一心一意将您视为不共载天的仇人呢!”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不能这样放着她不管……我只是想……想能如何为她做些什么?虽然她将我赛巴斯达家视为仇敌,不过,我不认为爸爸需要负什么责任,爸爸也是为了和平投入内战的……可是结果却让那孩子家破人亡,让一个十岁的女孩子成为充满仇恨的复仇鬼……一般这样年纪的孩子都是无忧无虑……想到这里,我就……”

此时,亚利诚挚地向汉斯请求一件事。

“汉斯!那孩子现在正发着高烧!我们不能让就这样她一人到外面去,天黑了,现在又下着雨,而且她又生病了!那孩子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拜托!跟我一起去找她吧……拜托你!汉斯!”

“亚利少爷……”

汉斯了解亚利的个性,不久他就答应了。虽然这女孩仍然具有危险性,不过只要自己看牢一点,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差错才对。

“少爷,找人的工作就交给我汉斯吧!请您回房去休息一下,以我的立场,是不能让少爷您在这样的雨夜里四处徘徊的……”

亚利仍打算要一同去找人,不过在汉斯的坚持下,他才打消了这念头。亚利也知道汉斯是个相当有才干的人,自己凡事上也十分依赖他,在冷静之余,亚利也放心将这件事交给汉斯而回房等待消息。

看着亚利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汉斯拿了雨伞也准备出发找人,就在这时,汉斯注意到某件事,饭厅有三道门,一道通往厨房,其于两道是通往一楼左右的走廊,在通往另一个走廊的地板上有一道湿濡的脚印通到门口,此时,汉斯的心里顿时浮现了不祥的预感。

“难道……”

汉斯赶紧循着脚印跑了过去,赛莉儿恐怕还在赛巴斯达家里,为免那孩子做出什么傻事出来,汉斯心急的四周找寻她的踪影。

就如汉斯所担心的,赛莉儿正躲在某处,虽然高烧使得她的视线逐渐模糊不清,不过,她还是努力保持清醒,透过隙缝,等着目标到来,她双手紧握着一把黄金短剑。

……再等一下……爸……妈……哥哥……我就快能替你们报仇了……

……好冷……

虽然复仇的心使虚弱的赛莉儿得以支撑到现在,不过病痛与高烧仍不停折磨着赛莉儿,虽然全身发着高烧,不过,赛莉儿却感觉十分寒冷,握剑的双手在颤抖着。湿透的衣服不停在夺去她的体温与体力,亚利给她的毛毯仍盖在她的身上,可是保温效果有限,此时,赛莉儿不禁想起那杯温暖的热牛奶……

牛奶虽热,但是真的让赛莉儿暖到心里的事物,是自己仍瑟缩在雨夜的屋角处时,亚利向她伸出的手。自幼颠沛流离的生活,像这样的情形早就不是第一次,有时还会被人当成小乞丐而遭受欺负殴打,那些人带给她的都是冰冷的恶意,讽刺的是,赛莉儿却在仇人的身上得到了失去已久的温暖。

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这声音让赛莉儿警觉起来,透过隐蔽的缝隙,她终于看到了等待已久的目标,亚利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来了……

回到房屋的亚利,因为担心刚才的事而未注意到房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随着脚步的接近,赛莉儿心跳加速,疲惫与高烧让她几乎快昏厥过去,此时,她忽然想起了刚才的事,以及亚利对瑟缩的她露出的笑颜。

……我在想什么……他是我的仇人啊……

到了这时,赛莉儿反而犹豫不决,亚利的温情让她感到迷惑,因憎恨而冻结的心似乎已经有融化的迹象。可是就在这时,打算换上睡衣的亚利打开了衣橱,躲在里面的赛莉儿以迷惘的表情看着亚利。

“啊!原来你在这里,我很担心……”

“……”

赛莉儿没有说什么,她也没想到要做什么反应,可是,她的身体却遵循着混乱意识中的某道命令而行动了,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噗嗤一声!她手中的剑已经贯穿了亚利的胸口。

“呜呕!……这……如果这样的话……”

“耶?”赛莉儿恍惚地看着亚利,心窝被刺了一剑的亚利居然以笑容看着亚利,而且,他居然还以身负致命伤而颤抖的双手紧紧抱着赛莉儿,自剑脊凹槽溅出的暖热的鲜血染红了赛莉儿的衣服与脸。

“这样就好了……如……果……这样你……你就能……消气的……话……我没有……怨言……你……你叫什么……什么名字……”

“赛……莉……儿……”赛莉儿恍惚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赛莉儿吗?……笑容比……较……适……合……你……抱歉……虽然不是……爸……的……责任……不过……战争……夺走……了……你……的笑容……我……我…….”

亚利紧抱着赛莉儿的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此时,赛莉儿才发觉,自己失去了某项无以取代的珍贵事物……

“……多年来累积的增恨全随着那一剑而消失了……可是,最让我心痛的是,我一直期望得到的某项事物也随着那一剑而失去了……就是那温暖的拥抱,那时亚利哥紧抱着我时,仇恨已不存在了……那时的温暖早已占据了我全部的心……”

支持着这几年来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的赛莉儿的事物是家破人亡的憎恨,事实上,在赛莉儿几乎完全被憎恨冻结的心的某处,仍存在着一颗期待温暖的心之种子,只是在冻结的心田里,没有让这颗种子萌芽的地方。

那一剑,让憎恨的冰融化了,亚利温暖的心意,也让那种子萌芽了……

“然后……然……后……”

话还没说完,赛莉儿突然间倒了下去,米莉亚见状赶紧将她扶起来,似乎是淋雨的关系,米莉亚因听的入神而忘了赛莉儿一直淋着雨,湿冷的雨水使得她体温遽降。

“赛莉儿!振作一点!……怎么办?”

这场阵雨使得白雾之森不知不觉变得极为阴湿,米莉亚也注意到四周气温的遽降,情不得以,米莉亚只好扶持着赛莉儿冒雨离开这座森林,她将赛莉儿带来的包袱巾披在两人身上来避雨。

“嗯……我记得路标是在那里……”

米莉亚搜寻四处,才找到赛莉儿曾提到的路标。力气不大的米莉亚尽力搀扶着赛莉儿,一步一步循着路标的指示前进。不过,湿冷的雾气仍然无情地夺去两人的体温,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米莉亚也感到体力不支了……

“亚……利克斯大人……对不起……我……”

体力耗尽的米莉亚与赛莉儿便这样双双倒卧在湿濡的草地上,在米莉亚的意识即将消失之际,她隐约听到了某种声音,那是鞋子踩在草地上的声音。

“谁……”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两个女人在这里?噫!她是……”

米莉亚尝试着要抬起头来看清眼前的人,不过,顿时眼前一黑,她就这样昏厥过去了。眼前的人是友是敌?目前仍不清楚,不过,两人的命运现在全操纵在他的手中……

~~沙沙~~!海浪不断拍打着船腹……

在遥远的东方海域上,有三艘船正朝着艾斯卡大陆航行而来,这片海域,昔日还被称为魔海,是让无数航海者闻风丧胆的恐怖海域。不过,在都沙事件结束之后,魔海就永远成为历史名词了。

“汉斯先生,请您看一下现在的航向有没有偏离呢?”

“嗯……以星座的位置来看,船行进的方向仍是北北东,请您告诉船长,这两天继续保持这个方向前进,到那时会遇上大陆延岸的海流,那时我会再下另一个指示的。”

“遵命!汉斯先生!”

目前这船队几乎都是靠汉斯的指示在航行着,船员们简直完全把汉斯当成船队的指挥官了。其实这也难怪,以前因为魔海的缘故,这一带一直是禁止航行的区域,有关此海域的海流、岛屿、季风等资料几乎是零,原本还有一些船员因对魔海的恐怖而险些引发动乱,不过,这几天下来,情形已经稳定下来了,船队仍平安无事地航行在这从未有人到访的海域上,所有的船员对于汉斯的博学多闻都深感佩服。

此时的亚利,正站在甲板上望着海洋尽头的海平线,在海平线的延伸之处,就是久违的故乡神圣艾斯卡帝国。数个月前,自己还满怀期待地踏上旅程,打算藉着旅行以自己的双眼来确定什么才是真理与正义,并且磨练剑技,以期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一个侍奉真理为君主的骑士。不过短短的几个月,自己就不得不踏上归乡之路,最初因为质疑骑士存在的真义而踏上旅途,如今,亚利却带着更多的谜团回来,自我存在与其意义,这些答案,全都在最初的原点上……

此时,汉斯走了过来……

“亚利少爷,您在想什么呢?”

“嗯,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件过去的事……你还记得吗?汉斯,赛莉儿来到赛巴斯达家时的事,那时,她用剑刺杀了我……现在想起来,一直在我心底的一个疑问终于有了解答了……”

“少爷指的是……”

“现在还跟我装什么,当时我受的伤可是致命伤,汉斯,那时是你救了我吧……如果不是你,就是我自己潜藏的那个力量……”

“的确,替少爷疗伤的人确实是汉斯我,就算没有我,少爷也会没事的……不过,少爷的力量才真的的伟大,您不是以您的“心”消弭了赛莉儿的恨吗?我的力量顶多能治疗肉体的伤罢了,亚利少爷您的力量却可以抚平内在心的伤痕……”

“是这样吗?那也是御子的力量吗?”

有关那件事,亚利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不过,听了汉斯的话,亚利沉重的心情也舒坦些了。潜藏在自己体内的御子之力,似乎也不完全是什么可怕的力量,如果真如汉斯所说的一样,亚利对于那道神秘的力量似乎也有一些期待……

这趟航期不明的海上之旅,目前仍不知何时才能抵达终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