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8话 水镜的骑士法斯特

作者:外国科幻

嘶呀啊啊啊啊啊啊———!

雷碧亚的坐骑白鬃的天马“白炎”奋力嘶吼,其威势竟吓的黄龙骑士的马匹慌乱不安,使他们不得不尽力安抚马儿们的情绪。不过,黄龙的骑兵队长看着雷碧亚高举炎剑杀气冲天之势却不慌不乱,在他头盔下的嘴角已弯了上来。

“嘿嘿嘿~~”

在广场的某处,有个人躲在行道树后面,以十字弓瞄准着雷碧亚的背后,他也是这群黄龙骑士的一员。不过正值盛怒的雷碧亚并没有察觉这潜在的杀机。

“白炎!冲啊!!!!!!”

“住手啊!雷碧亚团长!”

诺因等人的劝阻无法传进雷碧亚的耳里,雷碧亚已突击而去,虽然对方有二十骑,不过,白炎的气势却颇有虎扑羊群之威。炎剑佛雷姆炙热的炎光彷佛杀气的实相化,似乎只有鲜血才能浇息。

“嘿嘿……就算有再好的神器与名马,暗箭才是最难防的……”

在雷碧亚策马突进的同时,这名准备以暗箭伤人的人聚精会神地要扣下十字弓的板机,不过,就在此时有人出声警示了雷碧亚。

“雷碧亚大姐!背后有暗箭!”

雷碧亚立即察觉到里奥给她的警讯,她拉扯疆绳,白炎竟能以极小的角度立即调头转一百八十度的弯。诡计被视破的黄龙骑士慌忙地将箭矢射出,不过飞快如风的箭在接近雷碧亚的瞬间就被一股无形的气墙弹开,那是炎剑的热风。

“什么!?”

这名暗箭伤人的人不禁发出了讶异的声音,但是,另一件事逼的他不得不拔出腰间的剑,一道迅捷的人影突然闪至他的身前,毕竟也是受过训练的战士,他立即挥剑劈向黑影,一声响亮的金属碰击声响起,黑影的正体是位看似贵族公子的年轻男子。不过,转瞬间里奥的身影又模糊起来,彷佛鬼魅般消失在他的眼前。

“这……这是……残像!”

这是他唯一能作出的反应,他的后颈被里奥以手刀劈中,这个人立即昏厥过去。看着昏倒在地的黄龙骑士,里奥以有些惋惜又带些嘲讽的语气说着。

“唉……黄龙圣骑士团什么时候沦为专门以暗箭伤人的小人集团了……”

里奥的反应还算和缓,不过,另一边的雷碧亚却是怒火中烧,身为帝国骑士团的成员却使用这等卑劣手段,对行事一向光明磊落的她实在是件无法忍受的事。

“~~~!卑劣的小人!帝国骑士团的光容都被你们丢尽了……”

这愤怒让炎剑发出了更炙红的炎光波动。

哦喔喔喔啊啊啊啊啊!!!!!!!!!!!!!!!!!!

雷碧亚向黄龙骑士们发出了威力浩大的一击,剑风挟杂炎气之风,劈裂了大地,以一直线袭向了他们,黄龙骑士们根本闪不过这道斩击,被切裂的地缝让他们的队伍被一分为二,不过,这一剑很意外地并没有对地上的人造成任何伤害,只是在地上划出一道细缝而已……

“什么?就只有这样而已!我还以为是什么奥义呢?哈哈哈哈~~~~”

黄龙骑士们都在嘲笑这虚有其表的一击,可是,他们的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被划上一道裂隙的地面开始有了异变。那道裂隙竟冒出了火花,而地面也隐约可以看见透射出来的光。

“什么!地面在发光……”

黄龙骑士们本想立即骑马离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地里的炎光已突破地表,他们脚下顿时爆炸,地面几乎被掀了开来。不少人被喷出的炎气所灼伤,还有人被马匹压断了腿,现场是哀鸿遍野。雷碧亚这一剑,就让二十人的骑兵队几乎处于溃灭状态。

“这是什么力量啊……这就是……炎剑的力量吗……”

刚才那一击,是雷碧亚发动了炎剑佛雷姆的真力,藉斩击的冲击波将炎气导入地下,然后在一气爆发的剑技,技名为“红莲一剑”。

刚才那一击,倒意外地没有造成任何人的死亡,不过,雷碧亚可不打算就这样算了,他们卑鄙的行为以及刚才羞辱家门的罪行,就算万死也不足以让她恨。

“我今天就替帝国军清理一些败类!觉悟吧!!!!”

不顾其他人的阻止,雷碧亚仍坚持要铲除这些人,可是,一但她杀了这些人,就等于是向帝国中央揭示反旗,不管她是有心或是无心,都难逃这罪嫌。

“……不行!一定要阻止大姐!”

里奥很清楚了解这后果的严重性,他绝不会坐视雷碧亚因为气过头而做出不可挽回的憾事,他立即跑了过去,骑上了雷碧亚的部下诺因的坐骑,要追上雷碧亚的坐骑白炎,也只能以同种的天马才行。

“不好意思!马借一下!”

“等等!这不是一般人可以骑的马!”

里奥跃上了马鞍,可是马却完全不听使唤,宛如脱疆野马。八足天马史雷普尼尔的性格十分暴悍,就如诺因所说的一样,这不是一般人可以骑的马,而且它对主人有极高的忠诚心,对于外人有极度的排斥感,就算是能骑此型马的骑手,也未必能驾驭已有骑手的天马。

“~~~!可恶!我居然忘了这件事……”

里奥想骑天马去追赶雷碧亚的计画是已失败,而且,此时雷碧亚已经逼进了对方溃散的部队,就算里奥能驾驭马也来不及了。

不过,就在此时,一件异事阻止了雷碧亚做出无法挽回的错事,自地表突然喷出水形成水墙阻止了白炎的突进。

“这是什么!?水之壁……”

哒啦哒啦哒啦……

又有一名骑士临时加入此一乱局,他身着的披风上有黄龙的徽记,所以他应该也是黄龙骑士团的人。而且,这名新乱入者手上还拿着一面光华宛如镜面的盾牌,镜面般的盾面还隐约发出浅蓝色的波动。

“那是水镜之盾!水镜的卡拉米斯!那他是……法斯特!”

雷碧亚认出了那面奇异的盾的来历,那是古代神器之一“水镜的卡拉米斯”,能操纵水之力的水镜之盾。刚才白炎被莫名的喷泉所阻,就是这水镜之盾的力量所致。而且,此盾现任主人也是雷碧亚所熟悉的人……

“法斯特……”

新来的骑士来到了雷碧亚的骑前,他将头盔取下,头盔下是留有浅褐色而梳理整齐的短发,以及一张英挺俊拔的面容,他是个年约二十多岁有成熟大人气质的男人。果然就如雷碧亚所预料的一样,这位骑士名叫法斯特,他是现任宰相海因巴鲁特公爵的长子,现任黄龙圣骑士团副团长,同时也是雷碧亚的未婚夫。

不过,法斯特却毫不思索地就在雷碧亚的脸颊上拍了一巴掌。

“你太胡闹了!在大街上与人发生战斗!”

“~~~!你就了解我的心情吗?我绝对不相信艾吉会做出弑父的事情出来!所以我才要上京!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才对……艾吉……艾吉他……他绝不是这样的孩子!”

这番话让雷碧亚的感情表露无遗,或许是在亲近的人面前,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澎湃的感情了吧。在外人面前,雷碧亚向来不会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曝露在他人面前,不过,此时的她,两颊已滑落两道温热的泪水。

“雷碧亚,我也相信艾吉……”

“耶!?”法斯特的话让雷碧亚有些意外。

“这次的谋杀事件,说不定是宫廷斗争的阴谋也说不定,现在唯一了解实情而四处逃窜的艾吉是唯一的证人,说不定,在背后的阴谋家会趁机将他灭口也说不定……所以我才自愿担当这次缉捕任务的指挥官,我不是为了要藉逮捕他来立功,而是要藉着自己的手来保护他……你能了解吗?雷碧亚……”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对我而言,艾吉也是我的弟弟……”

法斯特的话让雷碧亚顿时喜出望外。

“那!那我也来帮忙吧,让我们一起找他,结合我们两人的力量一定……”

“不可以的,雷碧亚!”

法斯特的话又让雷碧亚十分失望,本来她想要与法斯特合作的,只要动用他的部队以及自己麾下的赤龙骑士团全军,要找出艾吉应该就不是什么难事,雷碧亚兴冲冲的提议换来的是法斯特义正词严的拒绝。

“为什么?”

“这是陛下的命令!身为赤龙骑士团团长,怎可为私事自行调动身负戍守帝国重任的重要兵士,陛下就是有此顾忌,所以派遣帝都的部队前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吗?以你的个性,一定是想动用赤龙骑士团全军吧!真是胡闹!刚才的战斗也是!你什么时候才会有身为赤龙将军的自觉啊……”

“…….”

自己的热心突然被一桶冷水浇息,对雷碧亚而言实在很不是滋味。她深知法斯特的个性,所以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无法改变他的想法。最后,雷碧亚骑着白炎调头就走,临行前还留下一句气话。

“法斯特你这大笨蛋!!!!!!!!!!!!!!!!”

雷碧亚就这样骑着快如野风的白炎离开此地,不过,方向并不是北上,看来,雷碧亚似乎已放弃前往帝都的念头。看着团长已离去,诺因等人也急忙追了上去。

“真是一点都没变啊……雷碧亚……”

法斯特看着雷碧亚负气离开,不自觉叹了一口气。不过,眼前最重要的事,是救治被雷碧亚所伤的部下们,随后被騒动引来的黄龙骑士们,也在法斯特的指挥下处理善后。此时,里奥上前向法斯特打招呼。

“在下实在是有失远迎,副团长大人,同时也是海因巴鲁特家的大少爷-法斯特将军大人,请恕敝领招待不周。”

里奥与法斯特两人也是自幼相识的好友,法斯特所属的海因巴鲁特家的领地就是在优格里尔西边的“巴里斯多领”,两领以大陆公路分隔开来,加上南边的曼德尔领,这三领地的家族一直是世交,其孩子甚至在幼年时就已互订婚约,就像法斯特与雷碧亚两人的婚约关系也是两方家长的主意。

“是你啊!里奥,我们俩人是什么交情了还这么多礼数……不过,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啊……雷碧亚那家伙也是,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孩子脾气……”

“呵呵……雷碧亚姐也只有在你面前才会像个孩子啊……法斯特大哥!”

哈哈哈哈哈哈———!

里奥与法斯特两人都为这次久违的重逢感到高兴,不过,有些事还是要解释一下的,所以,里奥就将刚才那争端发生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后来才到的法斯特。

“原来如此!这些家伙……”在回营后,这些闹事的人势必会遭到严厉的处罚。

“你也不要太苛责雷碧亚姐了,毕竟,她也是因为担心艾吉才会这样冲动的。”

“我了解的,里奥。不过,我也是为了保护她才说这么重的话的,你看,光她一个人就闹出这么大的事件,要是允许她带骑士团出来,后果你能想像的到吗?……而且,万一真的事件演变到那局面的话,我担心她鲁莽的举动会被有心人所利用……”

“你是说背后有阴谋者……”

“这只是我的猜测罢了,你也知道艾吉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也不相信他会做出弑父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不过,万一真的有什么阴谋者的存在的话,这就不是普通的谋杀事件而已了,在不久的将来,恐怕会发生动摇整个帝国的大事……”

法斯特举手制止了里奥的回答,毕竟他的想法只是预测,而且是最糟的预期,在没有证据的情形下实在没必要在说下去。这些想法法斯特连自己的父亲都没有提过,因为万一让身为宰相的海因巴鲁特公爵知情,恐怕会掀起宫廷的风暴。法斯特在离去前,只拜托了里奥一件事……

“雷碧亚就拜托你了……”

随后,法斯特带着部下离开了,他临行前的那些不祥的预言,很不幸的,到最后竟然都成了事实,时代的巨轮正即将以惊人的速度转动着,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也是无力回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