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9话 战斗!活着的理由

作者:外国科幻

亚利持剑与霍克对峙,双方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移动着,霍克的那把黑色斧头散发着森冷的威压感,再加上他的杀气,在亚利眼里,霍克就像是耸立在自己面前的巨大山壁,阻碍在自己前去拯救米莉亚的道路上。

“好高……简直就是冲破的山峰似的。不过,我不能退缩的……。”

此时,亚利握紧着剑柄。

“……为了救米莉亚小姐,不管是巨山还是城墙,我都要翻过去!喔哦哦啊!”

一记刚烈的斩击,揭开了战斗的序幕,克拉姆的剑刃敲击在战斧之前,蹦发出青白的火星,霍克一时也感觉到手心发麻,不过,开心的成份还是大过惊讶的成份,因为亚利就如他所想的,是个战意旺盛且实力坚强的好对手。

“远渡重洋来到这大陆,终于找到值得让我生死相搏的敌人了。”

能得到一个好对手,所需回应的礼节,就是全力应战。

双方都以豪力的斩击,迎战对手豪力的攻击,两手剑的克拉姆与霍克的战斧,都是属于重型的武器,重刃相击,每每都爆出惊天的巨响。不过,亚利的体重远比霍克要轻的多,所以每当交击之后,亚利被逼退的距离就较霍克远些。

而且,习惯采取正面攻击的亚利,并不喜欢使用回避这种迂回进击的战术,这一点,实在扼杀了体型轻的他所拥有的速度优势。交战十数回合之后,亚利不知不觉被逼退到火架旁,背后是熊熊大火,亚利已经无可再退。

“小子!纳命来——!”

霍克高举战斧,向亚利击出一道极为猛烈的斩击,不过亚利并没有坐以待毙,反而以更猛烈的攻势迎击,刚刃交击平分秋色,但是亚利又继以更多的斩击,就像是一头被逼入死境的龙,向袭击它的人类疯狂舞动双爪。这么一来,霍克反而被逼入守势了。

狂风般的斩势疯狂敲击着霍克的铁壁防御,亚利战意虽旺,攻势虽强,但是每道攻击都被阻挡在战斧之前。不过亚利似乎是想正面攻破霍克的铁璧,即使之前连番无功,他也不在意。其实这样的作风,才像是亚利的风格。

亚利的攻势顿停,他回身一转,藉着斩势带动着克拉姆挥击出最强的一剑,克拉姆也发动其神秘的力量,如浪涛的光流奔驰在长大的剑身之上,任谁看了都会相信,这神灵的一击可以摧毁一切。

不过,见到这一剑,霍克却像是等了许久似的,他兴奋又狂叫,在喊了一声‘让我等到了’的话之后,就横向挥出战斧,正面接下克拉姆的光之刃。刃面相接的瞬间,巨大的爆闪与爆音震撼着两人,也深深震撼着亚利的心。因为,霍克的斧头居然没有被神器之力所毁,甚至其威力还与克拉姆相当。

“呼……怎么可能……。”

亚利被逼退数步,重整体势,霍克也是相同的情况。不过心理层面的冲击,双方却是相反,挡下了神器之力的霍克显然是自信满满,而亚利反而有点动摇,他对于手中的神器-克拉姆,本来是有绝对的自信的。

“哼!小子,你以为拥有传说的神器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吗?”

“什么!?”亚利不服气的叫喊着。

“我的斧头虽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不过,这把用陨铁打造而成的战斧可是没那么容易破坏的,就算是传说中的神器也是一样!”

陨铁是指流星的残骸,运气好,有时还可以在里头发掘地上难得一见的精铁,由陨铁打造出来的武器防具都有很高的强度,所以能承受克拉姆的力量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此时,亚利还想起了一件事,有这种锻炼技术的国家,在世界上,也只有西方大陆的铁达尔格王国与普雷王国两国才办得到。位于北方之境的两国土地虽贫瘠,但是都有丰富的矿产,冶铁的技术也是世界互争一二的水准。

“陨铁……你是铁达尔格人还是普雷人?”

其实这种问题没有意义,就算对方拥有陨铁制的武器,也不代表对方就一定是该国的人,外国人也有可能弄得到手。亚利社会经验不足,他还是直率地问了这个会令人发笑的问题。不过,霍克却没有嘲笑亚利,反而仔细回答说:

“以前,我曾是铁达尔格王国的佣兵。”

“国外的佣兵来我国做山贼?”

亚利的语气极为讽刺,不过,霍克并没有生气。

“我不否认,现在的我及伙伴们,的确是不折不扣的盗贼。”

“我真的无法理解,像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沦落成盗匪,以你的实力,进入正规军是绝对没问题的,干嘛还要离乡背井来到遥远的彼岸大陆来做强盗?”

“呵呵呵~”霍克不辩解,反而一直笑着。

“有什么好笑的!”

“出身在和平的艾斯卡大陆的你,是无法理解,要存活在佛尔盖亚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尤其是生在战乱之世,我们这种人的生活是你这种贵族少爷无法想像的。”

“西方大陆吗?……。”

对于西方大陆的事,亚利也略有所闻,连年的战乱,就是一般人对佛尔盖亚的基本印象,亚利也是一样。战争的理由,除了疆土,劫掠,或是野心之外,有时还极为荒唐,就为了几百年前连理由都已搞不清楚的“世仇”。上位者不断战争,最苦的人还是底下的百姓。今天的收获,可能明天就被征收为军粮,家里的男子随时都会被征召为士兵,生活的家园随时都会被战火所烧,铁蹄所踏,家人被杀,妻女被姦污。出生在这大陆,就像是被诅咒一样。

要生存在佛尔盖亚,与其成为任人宰割的百姓,倒不如成为宰割他人的战士,成为杀人者总比成为被杀者要好的多。霍克就是出生在这样的环境里,他是为了活下去才当佣兵的,一生下来,眼前所见的都是战争,所知的都是战争之事,不知不觉,他的实力越来越强,战场就是他安身的所在,战斗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久而久之,这样的他已经无法脱离战斗了。

对他这样的人而言,和平反而是他最大的敌人。近几年来,西方大陆的战乱已有渐息的迹象,虽然不知是不是又一次短暂的和平,和平之世总是来临了。不过,对于霍克而言,这道和平的风却是狂烈的暴风。铁达尔格王国为了减少庞大军费的压力,大量裁撤兵员,身为佣兵的他,自然是失业了。其实,在哪一国工作对霍克来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过当他离开铁达尔格到了其他国家之后,才发觉到,大陆上已经没有需要他的战场了,和平的生活对他而言是多么难受的事,像他这样身受战乱洗礼的人,根本无法适应和平的时代。

“对于一个战士而言,失去战场就等于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

现在的亚利,并没有反驳他的能力。亚利出身在和平的艾斯卡,对他来说,和平是理所当然的事,就算是有战争,他也会以为战斗是为了取回和平才战的,起码他是这样看待着自己,打倒制造纷争的恶徒,取回原有的和平,是他一贯坚持的真理。

像霍克这样只能生存在战场的人,亚利还是第一次遇见。

“我是为了寻求战场才来这里的,就算是只有两个人的战场……来吧!让我们战下去吧!别再说这些无聊的事了,对战士而言,刀剑才是唯一交谈的方式!”

亚利无法认同这种想法,对于出身在那种环境的霍克,亚利是有点同情,不过,他更不能原谅他们那一群人为了私利掳走米莉亚的行为。现在的亚利,只想快点打倒霍克,然后救出米莉亚。

在亚利仍与霍克激战于森林中的时候,依格鲁那一群人已经将米莉亚带到他们的根据地,也就是那座建造在山璧下的碉堡了。

“哦……这就是马克威尔那卑鄙家伙的宝贝女儿米莉亚吗?长的真是标致嘛~”

独眼的夏夫特用手托着米莉亚的下巴,仔细看着这个连他都只见过一次面的大小姐。以前他们虽然为马克威尔工作,不过,马克威尔是不会随便让他们进到家里的,更何况让他们与米莉亚见面。

“嘿嘿~头子,我们也是听您的形容就一下子找到她了,其实也很简单,在馆邸里,没有穿女仆装的女人还会是谁……。”

依格鲁得意着自己当时的判断,现在人也抓到了,接下来,当然是想办法向马克威尔狠狠敲一笔赎金,然后再远走高飞。

“……。”

虽然受制于人,不过米莉亚仍移开自己的视线,因为周遭人的视线实在让她很不愉快,特别是夏夫特托着自己下额的手掌。

“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样的,更何况你可是我们发财的摇钱树耶!哈哈哈!”

“原来你们要的是钱……放弃吧……。”米莉亚突然说了话。

“放弃?大小姐~你好像还不知道自己的立场哦~”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会这样说……爸爸他……他是不会以比他生命还重要的钱来换取我这个可有可无的女儿的……你们的行为一点意义都没有……。”

“哦~你还蛮清楚你那个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嘛~”

米莉亚的话让夏夫特有点意外,没想到马克威尔的女儿会是这样看待自己的父亲,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次的绑架行动就真的毫无意义了。不过,夏夫特还是以为,马克威尔应该不会不顾自己女儿的性命,就算他是个再怎样卑劣的姦商……。

“那小姐你最好祈祷一下,希望你的父亲会付钱吧。如果你连肉票的价值都没有的话,嘿嘿……我就不能保证你的安危了。最近缺钱,我们都没办法去找女人呢……这里有多少粗鲁的男人,你自己看看吧……。”

“……。”

米莉亚将眼睛闭了起来,因为身边的那些男人,皆露出慾求不满的眼神,他们的视线不安份地在米莉亚身上打转,夏夫特并不是单纯的恐吓而已。

“对了,霍克那家伙到哪里去了?怎么没看到他回来呢?”

“报告头子,霍克大哥说要和追在我们后面的那个小鬼交手,所以就没回来了,现在,他恐怕已经和那个贵族小子交战中。”

“就是前次碍事的贵族小子吗?算了,就交给霍克吧。真是无可救葯的大块头,满脑子就想和敌人撕杀战斗……。”

夏夫特的语气充满了厌恶感,同是佣兵出身,他并不像霍克一样,只能以战斗为活着的唯一理由,对他来说,世间的财富才是值得他去注意的事物。

“亚利克斯大人……是他来救我吗?……。”

米莉亚想起了那位才见到两次面,个性腆的贵族骑士。虽然马克威尔把他形容的多么神勇,不过,米莉亚总觉得亚利还是有点不太可靠的样子,这不是米莉亚的错,亚利给人的外在印象就是这样。

不过,当米莉亚知道有人为了她而涉身犯险时,她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因为,这表示她是被需要的存在。这位大陆南部首富之家的大小姐,在众人羡慕的眼光所未及之处,似乎有比一般人还要强烈的寂寞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