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9话 云起风生!不安的预感

作者:外国科幻

在夜晚的街道里正上演着一场追逐赛,黄龙圣骑士团的骑兵队,约四、五十人的骑兵正在追击着一名逃逸中的可疑人物,以骑兵的速度本来应该可以轻松追上那个人的,可是,被追击的那名可疑人正以矫健如风的身手跃走在房舍之间,看得着而逮不着,那名可疑人物不时还发出嘻笑声来嘲弄他们,这举动更让骑兵们气得牙痒痒的。

“站住!有种下来!可疑的家伙!”

“那家伙是猴子吗?还是背上插了翅膀!?”

人手不足,加上对方是在屋顶移动,包围网根本无法完成,此时,得到有可疑人士出现的黄龙圣骑士团副团长-法斯特.海因巴鲁特将军也率领一小队来到此地,当他抵达之时,现场的团员已经纷纷使用弓箭发动攻击了。

“射啊!把那家伙射下来!”

黄龙骑士们肆无忌惮地在大街上乱放箭,刚才的騒动早就让来往的行人们纷纷躲进附近的屋子里,深怕自己被当成可疑人物而身陷囹圄,如今黄龙骑士们在大街上发动攻击,箭只射穿民宅的窗户,屋檐墙壁顿时成了刺猬般的箭靶,人们躲在屋子里,默默忍受着这黑夜突来的暴力。看见部下失控的举动,法斯特愤怒地下达了停止放箭的命令。

“收起弓箭!街上还有很多居民!”

“可是……法斯特将军……”

“让我来!”

法斯特无视部下的疑问,便自行策马追击此人,骑术高超的法斯特把疆绳放开也能将胯下坐骑驾驭自如。他空出来的双手上已握着弓和箭,他一边骑马一边弯弓瞄准那个飞檐走壁的人,等待最佳的时机。

“噫!杀气!!!!”

将黄龙骑士们耍弄在股掌间的那个人似乎也察觉到不一样的气氛,就在他由这屋顶跳至另一个屋顶的时候,法斯特抓准他着落的时机将箭射了出去,箭矢疾飞如风,本来应该是会射中的,不过,这个人却在空中翻转身子,在千均一发之际抓住了疾箭,而后稳健地着地了。

“嘿~蛮有一套的嘛!”

这个神秘者不吝惜称赞之语,不过,在他着地时,黄龙骑士们也已经将他团团包围,长矛形成的扇形阵列将这个人困在墙壁旁。不过,这不利的局势似乎没有让这位神秘人感到恐惧,反而带给他一点临战的兴奋。

“我是帝国黄龙圣骑士团副团长,官拜将军的法斯特.海因巴鲁特,你是什么人?为何拒绝盘查甚至还打伤吾团员,拿下你的头巾!”

原来这事件是导因于刚才,那时有两个黄龙骑士要上前询问他的身份,身负着追捕钦犯的重任,所以他们对于任何可疑的旅行者都会上前盘查。不过,这个神秘的旅行者用一条很长的蓝色头巾将整个头包裹住,不让人看到他的面貌,想不让别人觉得可疑实在是很难。拒绝接受盘问的他还打伤了那两名黄龙骑士,所以才发生这场追逐战。

啪吱——!

这个人突然用力握拳将手中的箭折断,然后一跃而上,甚至跳过了长枪,突如其来的一记飞踢踢中了其中一名骑兵的头,不过攻势还没有停止,他居然藉着这名骑兵的头为踏板,又跳踢出去,把骑兵队的脑袋当成垫脚石,他真正的目标就是在骑兵队后面指挥的法斯特。

“大将就是你吧!伊~~~呀啊啊啊!!!!!!!!”

这名覆面的神秘人以飞鹰扑兔的威姿自空中强袭而下,法斯特也举起神器-水镜之盾-来防御这彷佛雨下的连番踢击。

“ㄗ~~水幕!张开——!”

这神秘人每一道蹴击都力道十足,波浪般的连番冲击震得法斯特持水镜之盾的手几乎发麻,逼得他不自觉地大声喝出,镜般的盾面顿时泛起浅蓝色的波动,一道水色的薄膜包围了法斯特,阻挡了每一道蹴踢攻击。

连续飞踢被水幕阻挡,这名神秘人更被一股更大的反冲力给推开来,使他着地时有些狼狈,不过,遇上强敌的神秘人反而被激起了更大的战意。

“能接下我的“空爪飞龙脚”……你手上拿着蛮有趣的东西呢……嘿……”

“在神器-水镜之盾“卡拉米斯”之前,任何攻击都是无效的,你最好乖乖就范!还有,你别以为卡拉米斯只能防御而已……”

“是吗?我倒想见识看看……我名苍云!是来自西方亚汗的拳士!流派龙天无双!在此候教!”

这名神秘人突然将自己的来历讲的一清二处,让法斯特有些意外愕然,以常识来论,覆面就是不想让他人知道自己的来历,不过,像他这样将自己的来历都说了出来,那覆面还有意义吗?

不过,对方也可能只是随便说说企图混淆视听罢了,不过,他提到的‘亚汗’以及‘龙天无双’倒是让法斯特想起了相关的事情。

“亚汗帝国……那个佛尔盖亚大陆上的西北之雄……龙天无双流……这个武斗家是武神黄海明的弟子……”

法斯特想起了过去曾阅读过的彼岸历史,亚汗帝国位于佛尔盖亚大陆西北方,是雄霸一方的强国,该国的人种肤色略黄,眼睛与头发都是黑色的。在大陆诸国争霸史上,亚汗帝国总是榜上的常客。

至于流派龙天无双,这是传说的武神黄海明一手建立的流派,其体术的精湛奥妙是名闻世界的。事实上,武神的名气之所以会这么响亮,与百年前的英雄阿雷斯也有关系,因为,在百年前的黑暗时代,武神黄海明曾是英雄阿雷斯的伙伴之一,也就是说,武神是实际参与过黑暗战争,亦是现存唯一知道阿雷斯的实际生平事迹的人,以及一些被埋葬的真实……

法斯特也不能这样继续神游在历史的殿堂中,眼前这个人或许和他正在搜索的艾吉毫无关联,可是,他打伤了自己两个部下这是事实,基于职责所在,法斯特还是必须要逮捕他。不过,法斯特还是尝试着以较和缓的方式来处理这事件。

“听着!在下奉吾国皇帝陛下的御命在此地搜寻某一疑犯的下落,这之间或许有些误会,不过,还是希望您能协助调查,澄清一些疑点……”

“别在那罗哩叭嗦什么的!是男人就用拳脚来交谈吧!那面盾只是装饰品吗?打赢我,想问什么都随你高兴!哈~~”

“只能这样吗……”

眼见对方仍倔强得不肯屈服,法斯特只好采取强硬手段,而且,不管是真是假,对方既然报出了“龙天无双”的名号,实力自然不在话下。拳法应用在近身战的威力本来就极为惊人,一旦被逼近身前,胜负大概就立即分出了。一口气以神器的力量分胜负,这是法斯特唯一的胜机。看到水镜之盾正律动的水色波光,名为苍云的流浪拳士谨慎得摆出架势,他双掌如爪置于身前,有伏龙之势。

此时,法斯特先发制人!

“激流枪!去——!”

盾面的波动逐渐突起成矛头状,水气顿时凝结成水,在法斯特大喝之下,数把枪头发射而出,变化成水之枪朝苍云所在射去。不过,苍云似乎毫无闪躲之意。

“嘿~不过水枪罢了……双龙掌!爆!!!!”

苍云以双掌痛击地面,没想到,原本铺设在路面上的石板竟被强大的劲力击爆,土沙与石块阻挡下水之矛的攻击。

成功挡下法斯特的必杀技激流枪的苍云却顿时脸色大变,因为他察觉到刚才那数道水枪的威力实在太弱了,此时他警觉到自己是中计了,不过已经太迟了,破碎的地底竟突然喷出水柱,而且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将他困住,这感觉就像是被从四面八方冲来的瀑布冲刷到似的,苍云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兵法的初级-佯攻战术!被“水槛阵”困住,你连一根手指头也别想动弹。”

“耶!不亏是副团长-法斯特将军!”围观的骑兵们都赞叹不已。

法斯特一点都不敢轻视来自西方的拳士,对他而言,流传在亚汗的拳法与武功是非常神奇的,他们锻练肉身竟可以发出不输神器的战斗力,刚才苍云就几乎空手将路面给翻了过来。对付这种有着神奇技艺的角色,一点战术还是必须的。

“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苍云先生……”

“谁……要……认……”

“耶?”法斯特停止了前进,因为包围着苍云的水块似乎有些异动。

“输啊啊啊啊啊!!!!!!!!!!!!!!!!”

“什么?”法斯特难以置信眼前的事实,他以水槛阵所制造出来的水块是不可能脱困的,即使在水块里使力发劲,也都会被水所吸收。可是,在苍云大吼的同时,这水块就在他眼前爆炸了,爆炸的同时还引发了激烈的风暴,讲四周的骑兵们吹得是东倒西歪,以水镜之盾防御的法斯特则稳住了体势。

“这是什么力量啊!刚才的风……武功?神器?还是……魔法……”

在水块爆炸的时候,法斯特清楚地看到以苍云为中心产生的气旋将水块破坏的景象。西方的亚汗有这种武功吗?法斯特并不了解。以他的常识来推断,这若不是神器的力量,就是魔法的力量,不过,刚才并没有魔法发动的特殊现象出现……是神器吗?除了传说中狼骑士团团长凯渥鲁夫所持有的一双操纵风之力的护手-神器威恩卡斯特之外,法斯特不知道是否还有什么不知名的神器也拥有“风”的力量。

不过,这一切也没办法去求证了,因为突破水槛阵的苍云早已经不知所踪了。

“给他逃了吗?……”

法斯特将被突来的暴风吹乱的部队重新集结起来,并将任务吩咐下去。

“你们听着!仔细搜查这附近,他应该逃不远的!那个人似乎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在搜索时一定要小心!就此散开!”

“遵命!法斯特将军!”

接到命令的黄龙骑士们便分成几个小集团到四周的巷道里搜索逃掉的异国人去了,不过,法斯特并没有跟着过去,反而留在原地想着刚才的事。

“异国的武术家……刚才的那道风……我有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即将在这优格里尔发生似的……”

在这个搜索涉有弑父重嫌的艾吉的任务的时候,有谜样的异邦人出没此地,这个变数,让法斯特有种莫名的不安,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他希望自己只是杞人忧天罢了,可是,他的预感一向都很准……

此时,有两个骑兵找寻至一处废弃的屋子里。

“这边找一找,说不定他就躲在这里……”

“要是让我们俩抓到的话,嘿~我明年的升职就有望了~~”

“喂!是“我们”吧!你是想独占功劳吗?”

“嘿嘿……一时说漏了嘴罢了……”

他们两人在这间废屋里翻箱倒柜的,就是找不到苍云的踪影,此时,他们其中一人听到二楼有奇怪的声音,于是,他们小心地走上二楼。四处张望,还是没有人影,房里的气氛反而有一点恐怖,就在他们正想赶快离开的时候,原本黑漆漆的空间却突然有奇怪的动静。

原本黑暗的空间竟像是水滴到水面上,溅起了阵阵的涟漪,在涟漪中有一个身穿灰褐长袍的人缓慢地浮现出来,仔细一看,那个身穿长袍者是个少年,因为他除了身高不高,他还有一张如白瓷娃娃般的幼稚面貌,一时间,这两个人还不敢确定少年是男是女,因为少年的面貌实在是充满了童贞的纯洁。

“……”

他们两个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因为他们一注视到少年那妖异般的紫色眼眸,彷佛成了两具失去灵魂的人形。此时,少年举起了右手,他们两人的身体竟隐约散发出紫色的波动,紫色的光雾逐渐被汇集到少年伸出的掌心,而后缓缓消失。而那两名黄龙骑士却都倒卧在地了。

“没事了……就算他们醒来……也什么事都记不得了……不管是你……还是我……”

在角落阴暗处,刚才逃走的苍云也缓缓现出了身影,苍云与这名来路不明,拥有神秘力量的少年,两人似乎是伙伴的关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