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0话 迫近的狙杀者

作者:外国科幻

神秘的少年以不可思议的力量夺去了那两名追捕者的意识,不过,被搭救的苍云一开口并不是感谢,反而是抱怨的话。

“你真是多管闲事!卡鲁……如果那时你不开口,我就可以跟那大将好好打上一场了!难得碰到有骨气的角色……”

“……在任务完成之前,尽量不要节外生枝……”

从名叫卡鲁的紫瞳少年那无表情的面孔吐出的话,其语气不仅无情,甚至让人感觉到一股肃杀的寒气。

“……而且,你的行动实在太鲁莽了,居然在外人面前曝露自己的来历……假如你的举动可能影响到教团的安危的话……我会立即将你杀掉……”

“嘿嘿……那可有趣了!隐者的卡鲁与风雷的苍云两人在这里交手的话,不出半刻,这里就会成为死城……到时候,看是谁曝露了教团的存在……”

卡鲁威胁的言语反而让苍云的血液上升数度,即使同为姆亚教团的伙伴,只要是强者,苍云也都会兴致勃勃地想要与其一决高下,他的体内流着好战的武人之血。

他们两人都是姆亚教团的守护圣使撒达麾下的八魔将的成员,风雷的苍云以及隐者的卡鲁。在这区域待机的他们已经接到了某件极机密的任务,对于卡鲁而言,教团的命令是绝对的,为了完成任务,即使是伙伴,只要成了障碍他也能毫不留情将其抹杀掉。面对苍云的挑衅,卡鲁并没有加以理会。

“……再过不久,教团的计划就要发动了……不过,却有只小虫飞了进来,若放置不管,多年来我们暗中栽下的根就可能会毁于一旦……”

“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捏死那只虫吗?真无趣的任务……”

“……没错……我们的目标是个叫作“艾吉·波朗”的贵族男子,他似乎察觉到我们的计画,虽然还不知道他究竟了解到什么程度,不过,只要是危害到吾教团的存在,就一律抹杀……”

他们接获的任务,竟是要狙杀目前涉嫌弑父的艾吉,这件轰动整个帝国的弑亲案的背后牵扯到姆亚教团,法斯特曾提起的“黑幕”或许也牵涉到姆亚教团……

“……为了这件事,“那一位”也来到此地……撒达大人的命令是要我们尽力去协助他,而且,我们要全力阻止目标与其亲人-即赤龙骑士团团长雷碧亚.波朗接触,一旦让她插手,对教团的计划将是难以估计的阻碍……”

卡鲁对眼前无心于任务的伙伴不断强调其重要性,不过,苍云似乎仍是兴趣缺缺,此时他突然提起教团的据点“七塔之都”被毁灭的事。

“喂!你知道吗?两位御子已经在日前觉醒了……实在可惜,当时我被派到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如果我当时在七塔的话,我或许就有机会和御子们交手了……听传说听得这么久了,就不知道御子是强成什么样子……想到就让人兴奋!”

“……这件事跟任务无关,我们该离开了……苍云……”

“是是是……你依旧是个无趣的家伙……”

慾离去的卡鲁将手向前一伸,黑暗的空间又泛起波浪般的涟漪,两人持续向前就这样消失在黑暗当中。被教团列入必杀目标的艾吉似乎已是九死一生,不过教团的阴谋更让人担心,在这个以和平繁荣自夸的国度,似乎即将发生某件大事……

法斯特的部队仍在大街小巷里搜索,很明显地,他注定是徒劳无功了。在这夜晚降临的优格里尔,并不只是法斯特一人为眼前的事苦手,另一个被交托重任的人,也正在思考怎样看顾一个烂醉如泥的女人而困扰不已。

“嗯嗯~~继续喝~~嘿~~本小姐今天~~是~~不醉不归~~哈~~”

里奥正背着醉醺醺的雷碧亚一步一步走向走廊旁的房间,因法斯特的话而负气离开的雷碧亚跑到一间酒馆喝酒。担心团长安危的赤龙团员们在酒馆外看顾着雷碧亚,可是时而发发酒疯的雷碧亚根本不理会自己的团员,直到里奥过来之后,他好不容易才以半强迫的方式将雷碧亚带离酒馆。

“你们的宝贝团长就交给在下了,还有,她的爱马请你们带走吧,如果留在这里,说不定转眼间她又骑上马嚷着要去帝都……”

“嗯,白炎就交给我们吧……可是团长的事……”

将白炎带回营去是没有问题,不过,诺因等人仍然有些犹豫是否可以将重要的团长交托给里奥,他们并不是不知道优格里尔之狼的名声。

“……雷碧亚团长的事就拜托您了……里奥大人……”

最后,诺因他们还是决定交托给里奥,毕竟,连雷碧亚的未婚夫法斯特都放心地将自己的未婚妻交给里奥照顾,而且,对方也是自己团长的青梅竹马,应该是个可以信赖的人吧……就算里奥恶名昭彰,他应该是不会对团长出手才对……

决定好之后,诺因等人便带着白炎回营去了。而里奥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样安置这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女人,最后他决定带着雷碧亚到赛巴斯达家去休息,要是带她到自己的别邸去的话总是难免会传出一些闲话。

“……法斯特……你这大笨蛋……”

“是是……法斯特是个大笨蛋……沿途一直重覆着这句话,大姐也不嫌烦……”

在到赛巴斯达家的路上,里奥一直尽力在应和着雷碧亚,不过背着她实在是件苦差事,雷碧亚身上还穿着着重量不轻的装备,而且,她似乎也赖在里奥背上不走了,要是里奥一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她怪力般的手臂就会勒得里奥差点窒息。

“唉……我真是自找罪受……”

“嗯~~到家啦~~”

里奥背着雷碧亚进入卧室之后,雷碧亚终于也松手了,整个人就这样倒卧在床上。

“呼呼呼……我实在不适合去做这种重劳力的工作……”

叩隆——!

“耶?”突然的重物落地声吸引了里奥的注意,他转头一看,才发现喝醉酒的雷碧亚无视他的存在脱起身上的铠甲与衣服了。

“等等!等等!大姐!我……我出去你再脱呀……”

“……怎么了?法斯特……”

“法斯特?你弄错了,我是……呜~~~~~~~~~~~~~~~~~!”

雷碧亚突然间抱着里奥的脖子而把自己的chún贴了上去,这突如其来的热吻让里奥错愕不已,喝醉酒的雷碧亚似乎把里奥错看成法斯特了。

“不行———!”

里奥几乎使尽全身的力量才挣脱了雷碧亚的纠缠,他慌乱逃出房门的样子正好被前来看情况的赛莉儿看得正着。

“发生什么事了?里奥哥……”

“呼呼……里……里面那醉婆就交给你照顾了!我先走了!掰掰!”

以风流优雅自豪的里奥难得也有这般狼狈的模样,他落慌而逃的样子让赛莉儿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一夜,就在这样的气氛下渡过了。

在朝阳初现的早分时刻,特地早起的米莉亚静静地打开了大门,然后又静静地将它阖上,她手上还提着一个包袱。

“……赛莉儿……对不起……我还是想去向韩道个谢……”

行动诡异的米莉亚带着包袱并不是想要离家出走,而是打算前去白雾之森向韩表示谢意。当天韩轻佻的态度让赛莉儿对他有些反感,所以当米莉亚表示打算去向他道谢的意愿时,赛莉儿是十分反对的。

由于韩是个行踪飘忽不定的旅行者,他会在那间小屋里待多久谁也不知道,所以米莉亚才打算尽快去拜访他。米莉亚带的谢礼也只是一些粮食与衣物,对于一个旅行者而言,这应该是最实际的礼物了。

“米莉亚小姐,您要出门啊!”

就在米莉亚打算偷偷出门的时候,她在前院却与赛宾斯特碰个正着。

“啊!赛……赛宾斯特……是你呀……”

“怎么了?您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没有啦……呵呵……赛宾斯特,这么早你也要出门哦?”

米莉亚有点心虚地将话题一转。

“是的,小人正要出门,南下回马克威尔家,除了去探视主人的墓地之外,此趟行程也顺便将一些东西带来,大概会花个十天的时间左右吧。对了!米莉亚小姐您是要去哪啊?为什么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

“这个哦……这是我要送给朋友的礼物……礼物而已……”

“朋友啊!真是太好了,搬来这里后,米莉亚小姐总算也交到新朋友了,这么一来死去的主人与赛宾斯特我都可以放下心来了……请您代替小人我向您的新朋友致意一下啊!米莉亚小姐。”

“嗯……我会的……”

赛宾斯特完全相信米莉亚的话,对于稍微欺骗了忠实的老管家赛宾斯特一事,米莉亚也是满怀歉意。赛宾斯特在临行前,还交代一些琐事及在这段期间要米莉亚好好保重等事,随后两人就离开了,看着赛宾斯特离去的身影,米莉亚不禁弯下腰来向离去的老管家表示歉意。

朝晨的白雾之森,仍以深邃的雾气拒绝着外人的来访,米莉亚也觉得,这处神秘的森林彷佛有某种意志存在着,上次前来米莉亚就隐约有这样的感觉。虽然上次差一点就与赛莉儿冻死在森林里,不过,米莉亚相信她们两人与韩的相遇并非是偶然而已,这一切都是森林意志的引导。

米莉亚相信,存在于白雾之森的无形意志是充满善的意念。

漫步在白雾迷蒙的林道间,倾听着幽静的森林细语,米莉亚的心情十分愉悦自得。森林不会拒绝人类的脚步,阻碍着自己的,是无谓的恐惧而已,尤其是由外表印象产生的恐惧与排斥。森林一直敞开着自己的心与意念,不过,是人们自己封闭了这条交流的通道……

行走一段距离后,米莉亚来到了以前汉斯摆设在路旁的石堆路标处前,往南就是韩所在的小木屋,往北则是亚利的母亲长眠的墓园。

“……”

不知为什么,米莉亚有了想拜访故人的念头。米莉亚想前去亚利的母亲致意,毕竟自己受到了赛巴斯达家太多的照顾,米莉亚是这样想的,事实上,她之所以会有这项举动还包含着她所未察觉到的情感。

汉斯所设置的路标让米莉亚顺利在林间行进着,而森林的无形意志似乎也无意妨碍这一位访客,米莉亚所要前去的方向,其间弥漫的雾气也稀薄不少。或许是自作多情,米莉亚还是在心里表示对森林的感谢。

没过多久,墓园的标的已经清楚得映入米莉亚的眼帘中,彷佛森林长老的松嵩古树仍昂然地屹立其中。以巨大古木为中心的区域雾气是特别的稀薄,对于森林而言,这里就彷佛圣地一般。初来此地时,米莉亚就有这样的感觉。

呜呜……

才刚来此地,米莉亚就听到了人的呻吟声,没过多久,地上的血迹顿时吸引了她的视线,这景象让她吓了一跳。寻着血迹的引导,她的视线落在巨大的树根之间,有一个全身落魄狼狈不堪的男子正靠在树根旁,身上还有多处的伤。

“先生!请您振作一点!”

看见别人有难,米莉亚实在无法坐视不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