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1话 森林的异变

作者:外国科幻

负伤的不明男子将背靠在硕大的树根上,病痛的高烧让他喘息不已,他以意识不清而模糊的双眼看着前来的米莉亚。一时之间,他还以为眼前的女子是前来宣判他的死期的神国使者。

“哦……我的死期到了吗……”

“请您振作一点!先生您还活着啊~~”

四周的景象与声音对意识不清的他而言,反而呈现着诡谲难辨的错乱景象,不过,米莉亚的形象在他眼里却特别的清晰,也难怪他会把米莉亚当成优希亚教所述的神国使者-天使了……

“像……像我这般……罪孽深重的人……我这种人……也能跨入神国圣洁的门槛吗?……我犯的罪……应该是要打入地狱,接受最残酷的惩罚的……”

眼前的男人似乎有优希亚教的信仰,虽然不知他对信仰的虔诚有多高,不过在这一刻,他已成为了神最忠贞的信徒也说不定。优希亚教义所示,在人死后,善良的灵魂将进入天上的神国永世享福,罪愆的魂魄将打入地狱的牢狱永世受苦。而天使则是引导死者灵魂的神国使者,若死前没有见到天使的话,灵魂将直坠地狱。

据历史学家的考据,在千年前的圣国时期,优希亚教义并没有天堂与地狱的存在,这是后来才加上去的。早期的教义,只有‘神使优希亚与人们约束会再降临人世……’的预言而已,后来这预言演进成“神国降临”的教义。在圣国覆亡到优希亚教再兴的期间,优希亚教义吸收了大陆边境的某弱小宗教的部分教义,之后才增加了所谓天堂与地狱的说法,天堂的信仰与原始教义的“神国”已经融合为一体。

“我的罪……也能……得到……得……到……赦……免……吗……”

“先生!先生!振作一点!”

不明的男子在呢喃自语数句之后,便昏厥过去,米莉亚在确定了他是昏了过去而非伤重身亡时,才放下一颗心来。不过,也不能就这样将这个人放置在这森林中,这个人是负伤引发的高烧导致体力大量流失才昏过去的,目前最迫切的处置就是找个地方让他好好修养。此时,米莉亚想起了韩所在的那间小木屋。

“只有这么办了……”

孤僻的韩似乎不太喜欢和他人打交道,不过,那间小木屋是最近的一间房子,而且身为旅行者的韩应该懂得一些医疗常识,甚至于还带着一些葯品的。救人心切的米莉亚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找韩帮忙了。

米莉亚试着要扶起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个子并不大,大概只比米莉亚高半个头而已,当米莉亚以肩膀撑起他的身子时,他的身体竟是意外的轻,似乎是病痛与旅途奔波使得他消瘦不少。

“为什么在森林里会有一个人呢?……”

在前往韩所在的小木屋的路上,米莉亚一直想着这个问题。假如她能晚点出门,等里奥或雷碧亚来说明最近领内所发生的事的话,或许就能够联想到,这个男人其实就是在帝都犯下弑父案而逃逸在缉的艾吉的事实……

米莉亚搀扶着艾吉一路走来,总算是来到了小木屋前。

叩叩……叩叩……叩叩……

接连好几次的叩门声,都不见屋里有人回应,米莉亚只好自作主张地将艾吉扶了进去。进门一看,屋里并没有人,不过,韩的行李还好好的放在屋角,米莉亚推断韩应该是出门了才对。

随后,米莉亚让艾吉躺在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上,在暂时安置好艾吉之后,米莉亚在想是要回去找人帮忙还是在这里等韩回来,犹豫的米莉亚在门口徘徊不定……

……!

“咦?什么声音”

米莉亚突然听到某种彷佛耳鸣般的声音,声音只有一瞬就消失了,一开始米莉亚还以为只是普通的耳鸣罢了,不过,随即这声音又突然响了起来,彷佛在告知米莉亚将头转回来似的,突然间,风声乍响,浓雾弥漫的白雾之森变得更显阴暗。此时,米莉亚看到了一个光点若隐若现的闪烁在黑暗森林之中。

“你是在告诉我……那里有什么事吗……我必须前去吗?……”

米莉亚用了‘你’这个第二人称,她所指的是这座白雾之森,米莉亚自上次之后,就觉得这座奇妙的森林彷佛存在着某种意志,对她的到访表示着欢迎与亲切之意,米莉亚觉得,这意志就是无法言语的森林万物的心……

在这个被旅行者视为迷途之地的白雾之森里,对米莉亚而言,却彷佛家里的后院一般亲切熟悉,阻绝在路途上的浓浓雾气自动地向两侧分了开来,米莉亚可以轻松地向前探索,越是前进,黑暗的光点就越是清晰。逐渐,一道潺潺流动的水声传入了米莉亚的耳朵里。

“前面有溪流吗?”

那是一条浅又窄的森林小溪,水流由左而右流去,米莉亚稍微用手去触摸溪水,却发觉水是温的,她抬头往上游望去,那光点就是由不远处的那里发出。目的地就在眼前,米莉亚一股作气沿着溪水向上游方向走去。

……呜呜呜……呜……

“人的呻吟声?在那里……”

米莉亚继续向前走去,这低声的呻吟似乎就是由那传来的。当她终于抵达目的地之时,赫然看见一个人趴在溪水里,而且,他全身还散发着珠色淡白的光霞,灼热的光气甚至使得这个人周遭的溪水不断蒸发出水气。

“那个人是……韩!”

一头银白的头发让米莉亚立即认出了他的身份,不在木屋的韩居然倒在森林深处的溪流里,而且他全身还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波动。眼前的异象让米莉亚一时顿足不前,不过,担心韩安危的米莉亚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向前走去。

米莉亚的脚步声似乎也被韩发现了,不过,他的回应却不是很友善。

……不要……过……来……不想死……的话……

“韩!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米莉亚……”

不要过来———!

围绕在韩身旁的珠色光气霎那间激化成熊熊太阳般的皓光,周遭所有的一切都被光的洪流所吞没,米莉亚的身影也消失在光气当中。

隆隆隆隆……隆隆……

隆隆的风声回汤在林木之间,在外界的人都没有发现,在广大的白雾之森里,刚发生了这么一件惊心动魄的事件。在风暴的中心点是韩倒卧在地的身体,自他身上泛起的珠色光辉已有消退现象。而四周的状况则让人不禁叹息喘嘘,以韩为中心点,周遭数十公尺处的大地已成一片焦土。自源头处不断流而下的溪水,正肆意在焦土上横流着。

“这是……”

焦土上唯一的生存者,仍无法理解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被闪光的风暴卷入的瞬间,米莉亚就失去了意识,当她再度回过神来之时,眼前的森林景象已经被焦土与黑烟所取代了。

‘发生了什么事?’比‘为什么自己还活着?’的问题还要能表示米莉亚现在满腹疑虑的心境。在被刚才的光气风暴吞没的瞬间,米莉亚根本不知道这会造成如此具毁灭性的结果,当时的她,只感觉到自己被某种温暖的事物包围着。在米莉亚仍愕然地伫立在原地之时,她没有注意到,在她脚边有数个若隐若现的光点,这些飘忽不定的光点正缓缓地消失在大地里……

“……”

米莉亚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韩的身边,也许是在恍惚的状态下,她担心他人安危的天性驱使着她这么做吧。韩身上的霞光已经完成消失了,米莉亚正打算伸手扶起失去意识的韩的时候,才碰到他的手米莉亚就反射性地收了回来,因为韩的身体竟然正发出着难以置信的高温。

这异常的体温与刚才的异象有关吗?米莉亚并不清楚。不过,米莉亚也不忍心就这样将韩放在这里不管,她还是试图扶起韩。此时,米莉亚才想起木屋里还有一个不知名的病人,一下子多了两个病人,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

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发生了这么多的奇事,思绪有些混乱的米莉亚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出来。可是,看着韩虚弱无助的模样,米莉亚也打消一些无益的幻想,送他回去那间木屋才是最要紧的。

遥远的路程让米莉亚有些倦容,但是她还是打起精神来,到了小木屋,还还有两个病人等着她照顾呢……此时,米莉亚还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来为自己打气,那是一句特别的话。

“亚利克斯大人!我会加油的!”

就这样,两人继续踏上归途……

时间已至正午过后,不过,在白雾之森里,浓密的雾气仍使得四周景象显得阴霾。特别的是,在亚利的母亲之墓的区域,那里一向是森林雾气最为稀薄之地,可是在此时,那里却弥漫着灰暗的白雾。就连耸立其中的巨大古木也被这突然的雾气遮蔽得几乎不见身形。

…….!

在树影之间,隐约可以看见有几道阴影穿缩在其中,动作迅捷彷若野兽。不久,他们在一处空地聚集了,这群人全身穿着黑色装束,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每个人脸上带的面具,每一张面具都有一张不一样的表情,有的是笑面,有的是怒面,有的是哭面,每一张面具的表情都有微妙的差异。他们的存在,在这处彷佛另一个世界的白雾之森里更显得诡奇不已。

他们聚集之后,便跪下来,似乎是在等待着某位尊者的来访。不久,原本弥漫雾气的空间突然泛起波纹,雾气随着波动被驱散开来,在波纹的中央,逐渐浮现两个人的身影。一个个子较小身披灰黑的长袍,另一个身材精壮而头部以水蓝长布巾包裹着,他们就是姆亚派来的刺客-隐者的卡鲁与风雷的苍云。

“目标就是在这区域消失的吗?以你的力量来查看看吧,卡鲁!”

“……恐怕……有点困难……”

“耶?难得会听到你说出这种话来!咱们卡鲁大人也会有苦手的时候哦!”

苍云不经意的嘲弄并没有惹怒卡鲁,卡鲁的脸简直比那些假面者的面具还要具无机感。卡鲁环顾着四周,似乎若有所感地说道。

“……这森林……似乎在保护着某人似的……我的感知受到严重的阻碍……”

“连你的力量也没有办法吗?”

“……我来试试看吧……”

说着,卡鲁将右手平直伸了出去,同一时间整齐跪在他们面前的假面众也散了开来,以一定的距离排成半圆形围绕着卡鲁与苍云。不久,卡鲁的手掌缓缓浮现出紫色的光纹,而他所指的地面之处,也隐约有某种光波自地表透射而出,而逐渐构成某种形象。

“女人?目标旁边的女孩子是谁?”苍云不解地问道。

自地底透射而出的光幕中,浮现的是米莉亚遇见艾吉的那一幕,苍云还是第一次见到米莉亚,不过,卡鲁就不是第一次了。在前些日子,索罗一干流氓在雷德帕特城城下广场闹事时,米莉亚曾舍身救了卡鲁一次。

“……她……她是寄宿在赛巴斯达家的人……就在这附近……”

“你认识那个女人吗?卡鲁?”苍云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

“总而言之,目标是与这女人接触后才失去踪影的。也就是说,只要找到这个红发女孩,就可以找到目标,就是这样吧!卡鲁!”

“…….嗯……”

卡鲁将手一挥,散开的假面众又迅速地集结在他面前,而恭敬地等待命令。

“……假面众……听命……将这消息带给赛因殿下……有关这女孩的事……就以殿下的命令来处理……散!”

在接获卡鲁的命令之后,十多人的假面众就四散消失在森林之中。

“……所有与目标有所关系的人……通通……都要抹杀掉……为了教团……为了尊师大人……走吧……苍云……”

“嗯!你还是一样冷酷无情啊……卡鲁!”

即使先前有救命之恩于他人,但是在教团的命令之前,这份情在卡鲁心中根本没有立足之地。与被列为教团必杀名单的艾吉牵扯上的赛巴斯达家及众人,致命的杀机似乎已迫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