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3话 重逢……

作者:外国科幻

“~~~!”赛莉儿一时心惊不已,于是不自觉地往后退了数步,结果一个不小心,她靠到未关好的木门,而一时失去平衡跌坐在地板上。跌倒的赛莉儿心慌意乱地向后爬行,她只想尽快逃离那恐怖男子的威胁。

“那……那真的是人吗?鬼……妖怪……?”

这个疑问仍回汤在赛莉儿忐忑不安的心中,恐惧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最后连脚也几乎施不出力来了。

戴着一张破碎的微笑面具的黑衣怪人,以忽缓忽急的步伐逐渐接近赛莉儿,藏在面具下的丑陋面孔并没有发出声音,不过,面具的笑容却彷佛真的在笑似的,这只是正在害怕的赛莉儿的幻听罢了。随着眼前的恐怖的逐步接近,之前彷佛冻结的朱chún终于颤动了起来。

“不要——!不要过来——!”

赛莉儿的尖叫声才一出,这名假面人立即后跃,竟以难以想像的方式贴附在门口上的墙壁,就像蜘蛛一样。他趴在墙上,向下俯视着赛莉儿苍白的脸。赛莉儿之所以会顿失血色,就是因为当她一抬头时,赫然发现天花板上并不是只有一个假面人而已,在黑暗中,还有数张脸孔,有的是怒脸,有的是哭貌,有的是喜状。赛莉儿又四处张望,原本什么都没有的阴暗角落居然都缓缓浮现了假面众的身影。十多张不同面貌与表情的惨白面具,正注视着位于房间中央的赛莉儿。

嘻嘻……嘿嘿……呜呜……阿阿……哦哦……

不同的声音回汤在米莉亚的房里,这次就不是幻听了,而是这群假面众发出的声音,在这漆黑晦明的斗室里,宛如地狱的鬼哭神号。赛莉儿的身体就像是被假面众的视线所困绑住似的,她只能无力地坐在地板上。

嘘呼呼~~(风吹声)~~~

阳台的落地窗不知何时被打开了,刚才赛莉儿四处张望时那窗户确实关得好好的。此时,原本自户外,透过窗户,落在屋内的赛莉儿身上的月光突然被黑影遮蔽了,

“……”赛莉儿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来,仰视着那名伫立在窗外阳台处的男人。那个人并没有戴着面具,月光照映在波浪般的黄金发丝上,显现出浅绿的发色。由于背光的关系,赛莉儿无法看清他的面貌,只隐约看得出来,这个人应该是非常的年轻,大约才二十出头左右。

与四周那群非人般的假面众相比,眼前这男人看起来还比较像个人类,不过,他散发出的威势却比假面众要来得可怕的多。而且,他的面貌虽然被黑暗所掩藏,不过在左眼处,却闪射着诡异的红光,这异象让赛莉儿不寒而栗。

“……”

这个男子一语不发,伸出了隐藏在乌黑斗篷下的右手,像是要下达指令似的,此时鼓噪的假面众全都静了下来。事实上,刚才曝露行踪的假面众之所以没有立即将目击者,即赛莉儿当场除掉,就是因为之前他们接获的命令并没有这一项,对于命令是绝对服从的假面众正等待着主人下达‘抹杀眼前的目击者’的命令。

就在这名男子正要挥手下达格杀命令时,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这气氛沉重的肃杀局面。

“姐姐……”

“艾兰!不要进来——!”

担心赛莉儿安危的艾兰竟在此时闯了进来,她才走进房里数步而已,一个黑压压的人影就突然出现在她背后,那个人就是面具被赛莉儿打破的假面人。

“住手——!不要碰那孩子——!”

看到艾兰即将遭难,突发的勇气让赛莉儿奋不顾身冲向前去,藏在腰带里的黄金短剑向黑衣的假面人闪射出黄金的剑芒,但是这只是白费功夫而已,剑刃只划破黑暗,假面人早已跳到她的背后,不过,假面人也没有立即加以还击。赛莉儿将艾兰搂抱在怀里,握着黄金的短剑以必死的气势要胁假面众不准靠近。

“不要过来!不然……不然的话……”

赛莉儿的气势根本无法对假面众造成任何威胁,黄金的短剑对他们而言,不过是昂贵的玩具罢了。不过,这把短剑却让他们的主人脸色剧变,尤其是剑刃上的双龙图腾。

“双龙的纹章……那是皇家之印……那把黄金短剑,难道是……”

这名金发男子不自觉放下了右手,这动作让假面众误以为主人已下达了格杀令。这名戴着破碎面具的假面人散出露骨的杀气,而一步步靠近赛莉儿与艾兰。

“不要……不要过来……”

“……”这名假面人无言地走了过来,他不时弯弄着右掌五指,仔细一看,藏在紧身黑衣下的手掌竟隐约泛起墨绿色的气体,这是一种源自于西方的亚汗,名为“毒手”的武术。由于这武技过于毒辣邪恶,而被唾弃于正统武术之外,现在,毒手已沦为黑暗世界的杀人技巧之一。

假面人高举毒化的右手准备给她们两人致命一击。

“赛莉儿姐姐——!”

艾兰的一句呐喊,让已踏入鬼门关的两人顿时重获生机。砰然一声,手臂骨被硬生生打断的假面人遽地向一旁飞去,不过他并没有发出任何惨叫声,彷佛折断的右手不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似的,而且,他也没有反击的意思,因为刚才攻击他的人就是他的主人,绝对的忠诚心让他对主人莫名的举动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的想法,反之,如果主人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立即自我了断。

“……”

替赛莉儿解危的金发男子以他澄蓝的右眼及赤红的左眼静静地看着赛莉儿,虽然他刚救了赛莉儿,不过,这种反覆不定的行动反而让赛莉儿更为不安。

“你……你想做什么!不要碰这孩子!这孩子……她什么都不知道……”

“姐姐……赛莉儿姐姐……”

艾兰的话让这个男人顿时解开了心中的疑惑,随后,他终于打破了沉默。

“赛莉儿,原来你还活着……我一直以为,我再也无法见到你了……”

“你是什么人!?我根本不认识你!我……”

虽然赛莉儿的口气十分强硬.但是这个男人每说一句话,赛莉儿就有种怀念的感觉,她实在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这把黄金的短剑……”

“这是我哥哥的遗物!你们这群强盗就是在觊觎这把短剑吗?”

“遗物……呵呵呵……”

“有什么好笑的!”

“遗物……我也一直以为,这条项练是我最亲爱的妹妹的遗物啊……”

这名男子自衣领内取出了一条项练,白银的练子系着一条在黑暗中仍不时发出浅蓝色光芒的蓝宝石。而后他又继续说道。

“以前,在我生日时,父亲大人送给我一把黄金的短剑,而我那位碰巧与我同一天生日的妹妹则得到了这条镶有蓝色辉晶石的项练。可是,我的妹妹却坚持要我那把黄金的短剑,最后,我们两人交换了彼此的生日礼物……”

说到这里,慾言又止的赛莉儿终于战战兢兢地说话了……

“难道……你是……赛因哥哥……”

“你终于想起来了,赛莉儿……这件事,是只有你我、以及我们死去的父母才知道的秘密……”

原本以为彼此已死,今生再也无法相见的兄妹,彼此竟会在这样的场合重逢,对两人而言,这实在是难以让人接受的事实,赛莉儿一直以为自己的哥哥已经在十多年前的那场浩劫中死去。

如今,兄妹再度重逢,赛因却带领着奇怪的假面众闯进赛巴斯达家,而他竟是这群恐怖的杀人鬼的主人,赛莉儿实在难以相信,昔日温柔体贴的哥哥竟会有这样的转变。她不得不压抑住在心中对亲人那即将宣泄而出的思念,而质问着自己的亲哥哥。

“为什么……为什么哥哥您会变成这样……”

赛因沉默了一会,他很清楚为什么赛莉儿会有这样反应,与妹妹重逢这件事对他而言也是十分意外的事。不过,他还是冷静以对。

“为了复仇……对我而言,我也十分讶异赛莉儿你居然会与赛巴斯达家的人住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吗?赛巴斯达家可是毁灭我们一家幸福的最大帮凶啊!赛巴斯达家的人皆是那个厚颜无耻,自称是皇帝绯特烈四世的姆斯托那姦贼的鹰犬!”

在十二年前的内战,贵族联军败亡的主因,亚利的父亲雷欧耐特的确是最大的原因,赛莉儿也曾以为雷欧是害她家破人亡的主凶,而曾经想刺杀亚利来复仇。现在她也已经了解,其实雷欧他也是被利用的人,被帝国中央利用为肃清贵族的刽子手。而赛莉儿自己的家族也是那次肃清阴谋中,被牺牲的一颗棋子罢了。

“呵呵呵……”

听了赛莉儿的想法及为赛巴斯达家所作的辩解,赛因只是不断地笑着。

“赛因哥哥……”

“结果,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这是父亲大人所能给你的最后的爱……他不想让你卷入腐臭的政治权力风暴当中,所以才什么都没告诉你……”

此时,赛因的语气突然转为强硬。

“听好!我今天就此罢手……不过,如果你想要庇护赛巴斯达家的话,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那名叫米莉亚的女人,以及被她藏匿起来的贵族艾吉·波朗,你最好别跟这两人有所牵扯,不然的话……”

言下之意,赛因似乎打算对米莉亚与艾吉不利。

“米莉亚姐姐,还有艾吉哥……难道,那件谋杀案……杀害波朗侯爵的真凶是……”

“这跟你无关!我只能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复仇!以及取回我们被夺去的一切所必须使用的手段……”

讲到这里,赛因便转身打算离开。不知何时,屋里的假面众已经全都消失了。

“等等!赛因哥哥——!”

赛莉儿的呐喊让赛因一时停下了脚步。

“说真的……能再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不过,一切都太迟了……未来及将发生的一切,已经无法阻止了,就像过去的事无法再改变扭转一样……别了……赛莉儿……我的妹妹……”

“赛因哥哥!不要走——!”

赛莉儿的呼唤与泪也无法组止赛因离去的脚步,赛莉儿只能眼睁睁看着哥哥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赛莉儿姐姐……”

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赛莉儿抱着艾兰在恸哭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