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之谜》

第九章 三上神女山

作者:中国科幻

疫情研究所的控制室内,卓玛坐在操纵位置上,她身后坐着旺堆老人。卓玛前面仪器上的若干屏幕正显示着飞机库内的直升飞机和直升飞机机舱内穿着恒温救生衣的雪灵和陶釜。

屏幕中的雪灵正报告着:“……一切正常,要求马上起飞!”

卓玛有些忐忑不安,没有立即回答。

屏幕中的陶釜笑着说:“卓玛,放心吧!神女会保佑我们的!”

卓玛没有笑,严肃而语重心长地叮嘱:“大意不得,千万注意安全!”

旺堆老人向前凑了凑说:“千万要注意雪崩!”

屏幕中的雪灵点头微笑:“放心吧!我们会加倍小心的。”

卓玛终于点点头:“好,马上起飞!”

屏幕中的雪灵发动直升飞机。另外几个屏幕从不同角度和距离显示着直升飞机旋翼转动、升起、飞出自动打开的机库大门,直上蓝天的情景。

白色的“雪鸟”直升飞机飞临神女山。眼前的雪山群峰在阳光下,明亮、安祥。

驾驶飞机的雪灵拉下头盔上的遮光罩,向卓玛报告:“飞临神女山,一切正常。准备进山!”

驾驶台小屏幕中的卓玛回答:“注意安全,保持联络。可以进山!”

直升飞机飞入神女山。

俯视下的雪山群峰美丽神奇,景象万千。

陶釜操纵探测仪,注视着仪器屏幕上的显示。

雪灵问道:“途中有发现吗?”

“没有。”陶釜回答,“看样子还得去老地方。”

直升飞机飞越过一座座冰峰雪谷,来到了那个盆地形雪谷,降低高度,减速盘旋。一连盘旋了几圈,雪灵问陶釜:“有发现吗?”

陶釜摇头:“没有。必须再降低高度。在这样的高度上,探测仪很难发现小一些的金属物品。”

雪灵驾驶着飞机,不同意地说:“在这样的高度上,我们与山外的联系已经是时断时续了。”

屏幕中的卓玛有些担忧地说:“能不降低高度还是不降低为好。”

雪灵点头:“是的,我认为已经没有降低高度的必要了。卓玛,我们准备降落。一号降落地点地形有所变化,已不适合降落。准备在二号地点降落!”

屏幕中的卓玛回答:“同意降落。千万注意安全!”

直升飞机在位置较高的一处山坡平地降落。

陶釜追问雪灵:“你刚才说没有必要降低高度了,为什么?”

“是你的方案有问题。你想,我们为什么能这么容易地上神女山?是因为有直升飞机。我们为什么能在这高寒缺氧和地形复杂的雪山里不太费力地行走?是我们有全身密封的救生衣,可以靠微型高能电池维持恒温和提供充足的氧气,还有单人飞行器助步。而古代人这一切都没有,只能凭人的体力,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不可能携带很多东西,尤其是笨重的金属物品,除非是真的乘飞碟上来。而你那破仪器只能探测到金属物品。”

“但我们确实在雪山中发现了宝剑等物品,按一般规律应该还有。难道这些东西是被龙卷风刮到雪山上来的?你是不是认为这里已经没有再寻找的必要了?”

“不,”雪灵回答,“没有发现的重要东西应该还在这里,只不过不是金属的,或说她身上已经没有金属物品了……”

陶釜一愣:“你说‘她’是指……”

雪灵沉默了一瞬,摇摇头:“我也说不清,好像只是梦一样的感觉……”雪灵说着,脸上出现了迷茫的神情。

屏幕中的卓玛急忙提醒说:“阿姐,雪灵阿姐,赶快行动吧!这是雪山危险区……”

雪灵一惊,马上恢复了原来的神情,略一思索,命令:“既然来了,就应该寻找。马上走出直升飞机,人力搜寻!”

屏幕中的卓玛叮嘱:“多加小心,快去快回!”

陶釜指着探测仪问:“指挥官,这破仪器还带不带?”

雪灵想了一下说:“带上吧,也许会有戒指耳环一类的小金属物品。”

陶釜得意地笑了一下,抱上探测仪跟雪灵走下直升飞机。两人开动飞行器飞落到另一处雪坡上,开始用探测仪搜寻。

疫情研究所的控制室,卓玛注视着屏幕中的雪灵和陶釜。陶釜正好滑了一跤,卓玛不由惊叫了一声:“哎呀,小心!”

屏幕中的陶釜爬起来,笑道:“放心,我这个‘砂锅’前次没有摔裂缝,大概是摔不坏的。”

旺堆老人正注视着另外几个屏幕。其中一个屏幕显示着雪灵他们侧后的雪峰,一些乌云正从雪峰后露头。旺堆老人一惊:“不好,要变天!”

卓玛慌忙回头间:“您说什么?”

“要变天。”旺堆老人指着屏幕中雪峰后涌起的乌云说:“黄边黑心的云是冰雹的来源,这种云则是暴风雪的先锋。快让他们回来!”

屏幕中的雪灵吃惊地回头:“旺堆爷爷是说要起暴风雪吗?”

卓玛忙回答:“是的。阿姐,你们赶快撤回来吧!”

屏幕中的陶釜有些不大相信地问:“暴风雪?气象预报不是说将有二十多个小时的好天气吗?”

屏幕中的雪灵脸色严峻:“卓玛,马上向气象站询问!”

卓玛忙抓起电话,拨号叫通:“喂,气象站吗?请问神女山内的天气将有无变化,要快点儿,据有经验的老人观察,神女山内可能很快有暴风雪……噢,噢,谢谢!”

卓玛放下电话,马上对屏幕中的雪灵说:“气象站说新的卫星气象云图的分析结果还没有出来。不过他们说,天气发生突变是很可能的。我建议你们马上撤回来,以防万一。”

屏幕中的雪灵点头:“好,我们马上撤回!”

雪山内,雪灵对陶釜说:“安全第一,只好以后再来了。马上跟我撤回!”

陶釜只好收起探测仪,说:“可惜了这次机会……好,我服从命令,撤!”

这时,一阵隆隆的巨响突然传来,两人大惊抬头,不约而同地叫起来。

直升飞机侧面的雪峰正发生雪崩,倒塌的冰雪排山倒海般的奔腾而下,一部分冰雪因地形阻力改变了方向,并像海浪般的高高跃起,直扑向停放在山坡平地上的直升飞机。

陶釜惊叫一声,本能地慾向直升飞机方向跑,但又停住,慌忙操纵单人飞行器。

雪灵马上选择了最快捷的方法,迅速按动固定在手腕上的遥控器,遥控操纵直升飞机起飞。但仍为时已晚,直升飞机的旋翼刚开始转动,还未飞起来,就被扑来的冰雪推倒,并被冰雪块簇拥着,滑动了近十米,撞到了岩石躶露的石壁才停住……

疫情研究所的控制室内,在无线电波传来的隆隆巨响中,众多屏幕中的图像在摇晃,翻滚、旋转。忽然,声音和图像同时消失。

卓玛和旺堆老人一下子全都吓呆了。

卓玛急叫:“阿姐!陶釜!发生了什么事?快回答!”

一片寂静,没有回答。

卓玛又叫:“阿姐!陶釜!是发生雪崩了吗?为什么不回答?”

仍没有回声。

卓玛眼泪汪汪地回头:“旺堆爷爷,她们……”

旺堆老人忙说:“别慌,可能是雪崩。得赶快想办法……”

雪山内,被雪崩推挤在石壁处的直升飞机大部分被冰雪块埋没,只有部分损坏的旋翼和尾部露在外面。

雪灵脸色十分难看,一言不发。

陶釜在呼叫:“……卓玛!卓玛!”

没有回音。

陶釜无可奈何地说:“直升飞机里的转播系统震坏了,咱们与山外的联络中断了。”

雪灵命令:“把恒温救生衣的呼救设备打开。目前只有求救信号能传到山外。”

雪灵和陶釜都将恒温救生衣腰间的呼救信号打开。小指示灯一闪闪,轻微的嘟嘟声响起。

这时,一阵风吹来,两人抬头观看。只见半边天已是乌云翻滚,不远处的雪峰已经风雪弥漫,呼啸声渐近。

陶釜大惊:“哎呀,暴风雪真的来了!”

雪灵脸色严峻地说:“目前我们的处境很危险,暴露在外面,不被狂风吹走,也可能会因恒温救生衣的电能很快耗尽而被冻死。现在直升飞机所处的位置还算比较安全,所用的燃料是分体安全燃料,一般不会起火。我们只有想办法进入机舱内躲避暴风雪,同时利用直升飞机的电能和氧气补给,坚守待援。如能修复联络设备更好。我相信,有卓玛在,救援很快就会到的。只是这暴风雪不知什么时候能停……”

雪灵望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雪,脸上充满了忧虑。

疫情研究所的控制室内,仪器发出嘟嘟的求救信号声,正调仪器的卓玛含泪惊喜地叫:“旺堆爷爷,求救信号,是他们,方位、距离都对,没错!她们还活着。我得马上驾驶直升飞机去救他们……”

旺堆老人忙说:“神女山马上要起暴风雪了,你一个人去恐怕不行。小河要是没有了水,还有雪山;人要是有了难处,还有众乡亲。马上求援,找贡布市长,打电话……”

卓玛犹豫了一下,终于抓起电话,拨号。屏幕上出现了五十多岁的贡布市长,他笑着说:“噢,是小卓玛,怎么好像哭了?是不是你的雪灵老师批评你啦?”

卓玛忙说:“贡布市长,不是!不是!雪灵老师她……她和陶釜进神女山了,出事了,联系中断,她们正在呼救……神女山要起暴风雪了,得赶快去救她们。我想我马上驾驶直升飞机先去,您也赶快派几架直升飞机去……”

屏幕中的贡布市长脸色严厉起来:“胡闹!她去神女山里干什么?那是好玩的吗?你为什么不劝阻她?你是她的助手,不但协助她工作,还要负责她的生活和安全,你失职……”

卓玛哭了:“贡布市长,您先别批评我了!救人要紧,我得马上驾驶直升飞机去救她们……”

屏幕中的贡布市长厉声说:“你站住!我问你,雪灵和那个人去雪山干什么?何时去的?带有什么装备?”

卓玛回答:“她们去找文物,驾驶一架‘雪鸟’直升飞机,现在去了有一个多小时了。她们有恒温救生衣,但里面电能只能维持五个小时。她们每人有一个单人飞行器,只能飞行几千米,无法飞出雪山,而且也不抗风……”

“好,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坚守岗位,我随时可能询问你有关情况……那是旺堆老人吧?您老怎么也搅活进去了?好了,现在没功夫听您说,得马上组织救援……”

雪山内,陶釜和雪灵冒着已经到来的暴风雪,用小铁锹和冰镐把埋住直升飞机的冰雪清整出一个坑,使直升飞机已变形的机舱门露出。两人奋力拉门,并用冰镐和小钢针撬,终于将机舱门撬开一条刚可容一个人挤过去的缝。

陶釜对雪灵叫:“你快进去!”

雪灵叫:“你先进!”

这时,一阵裹着雪雾的强风将两人掀翻。陶釜一手拉住机舱门,一手拉着雪灵,将雪灵拖回,抱住,塞入机舱。

雪灵费劲儿地挤进机舱,伸手慾拉陶釜进来,一阵旋转的狂风急速卷过,瞬间雪雾迷茫,只听陶釜一声惊叫,人被凌空卷走。

雪灵大惊,冒着纷纷吹落的冰雪,从机舱门探出,大叫:“陶釜!陶釜……”

机舱外,狂风呼啸,飞雪茫茫,强大的旋风正席卷着陶釜远去,消失在雪雾中不见了。

“陶釜!”雪灵呼叫着,急忙从机舱门挤出,狂风立刻将雪灵掀了个跟头,滚出老远。她奋力稳住身体,伏在雪地上,扒着一尺多深的积雪向前爬了几步,大叫:“陶釜,你在哪里?”

没有回答,只有暴风雪狂暴的呼啸。

“陶釜!”雪灵眼泪流下,奋力向前爬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女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