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之谜》

第一章 初逢

作者:中国科幻

21世纪初的神女山草原。

依然是旺堆的脸,只不过青年旺堆已经变成了须发苍苍的百岁老人。此时,他正弹着六弦琴,唱着一支古老的藏族民歌,曲调时而低沉,时而高亢,时而缠绵,时而悠扬。

旺堆老人身边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青人。他身材瘦高却不失健壮,穿着棕色的飞行皮夹克,身边放着飞行头盔。白皙的脸上眉眼稍显平淡,但透着几分精灵和俏皮,他是一个容易引起姑娘们注意的可爱的小伙子。此时,他正用一个小巧的录音机录着旺堆老人的歌。

他们前面,在湛蓝的天空映衬下,神女山群峰银装素裹,巍峨雄伟。山中云遮雾绕,气象万千。

他们身后,草地上停留着一架小型的飞机,远处一群群牛羊如白云一样在绿色的草原上漂移。

旺堆老人停止了弹琴和唱歌,深沉地望着银白的神女山。

小伙子赞叹道:“您唱得真好。尽管我不懂藏语,也被这歌声深深地打动了。”

老人沉默了一瞬,感叹地说:“在我很小的时候,当过热巴艺人的阿妈就教我学会了这首有关神女的歌……传说文成公主曾经经过我们这里,她为藏汉人民不远万里前来和亲,感动了天上的神女,神女为文成公主护驾,一路上,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驱风雪,赶妖魔。就在我们这里,神女为了保护文成公主,与妖魔大战,终于杀死了妖魔。可神女也被魔法困缚在这雪山之中,……唉,如今这祖辈传下来的歌差不多失传了,没人爱听,除了我这老头子也没人唱了……”

小伙子忙插话:“不!我爱听!尤其是对您看到神女的事感兴趣,它们之间说不定有某种微妙的联系。”

老人继续感叹道:“河水流逝,石头仍在。这件事在我心里埋藏80多年了。当年,人们还相信我真的看见了神女,是神女保佑了得以身还。现在却没有人相信了,都说是我自己的幻觉,是迷信。到底是什么,我……”老人摇了摇头。

小伙子自负地微笑道:“这目前还是个谜。不过,我相信我一定能揭开这个谜。”

“我头一次听见有人这样说。”老人赞许地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看来你不光是会唱歌的百灵鸟,还是只铁翅的鹰。如果有用得我这个老头子的地方,尽管说话。”

老人爽朗地笑着,突然想起什么,轻声对小伙子说:“有一个姑娘长得很像我看见的那个神女,也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小伙子注意地问:“她是谁?”

老人笑道:“大风刮来灵芝草,山外飞来金翅鸟,她是来到我们草原的一只白孔雀。她有神女一样的美丽,有神女一样的心肠,还有神女一样的医术。要不是她给我做了几次手术,恐怕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

这时,一辆白色的气垫车从一侧飞驶而来。

老人发现了驶来的气垫车,喃喃地对小伙子说:“她来了!她是我们这儿疫情研究所的女医生雪灵,还有她的助手卓玛医生。她们是找我的。”

气垫车驶近,停落在草地上。从车里下来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走在前面的是雪灵医生。她身材苗条窈窕,窄肩细腰,rǔ胸丰满,曲线柔和、修长。瓜子脸,脸色白里透红,眼睛明亮,额前的留海疏密适中,一尺多长的黑发在脑后用淡粉红色的手帕系成一束。她上身穿着镶粉红色边的中式平袖大襟雪白短袄,下身穿一条几乎拖地的白色百褶长裙,其形象简直美若一座冰雕玉刻的塑像。在她身后,那个身材小巧、圆脸、疏眉淡眼、模样温柔的藏族姑娘,是她的助手卓玛医生。卓玛穿着一套淡紫色上衣和赭色长袍的藏族服装,腰系彩格围裙,头梳众多的小辫,也独具特色。

小伙子一时看得呆住了,情不自禁地赞叹:“真美!”

老人得意地捻着胡子问:“小伙子,你指的是什么?”

小伙子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噢,两样都美!人美,衣裳也美。”

雪灵走近,看着老人,故意板着脸说:“旺堆爷爷,您这样不听话,我对您生气了。我告诉过您,您现在是手术后的恢复时期,不能过量活动,可您却跑得这么远。”

老人像是被抓住短儿的小孩子一样笑着说:“噢,我有客人呀!对,我来介绍一下:这是从内地来的,叫陶……陶什么来的?”

“陶釜,”小伙子幽默地自我介绍着,“破釜沉舟的‘釜’。釜是古代的锅,陶釜就是陶瓷的锅,相当于现在的砂锅。这个名字好记。”

卓玛不由扑哧笑了一声。

雪灵脸色冷淡,没有笑,也没有看陶釜,就像没看见他一样。

陶釜有些尴尬。

雪灵继续对老人说:“另外,我吩咐过,您的身体不适合坐飞机。可是,您显然是坐这架飞机来的。”

陶釜忙说:“请相信我的驾驶技术。我飞得又低又平稳,就像你们的气垫车一样。而且,机舱内有空调设备,很舒适。”

雪灵眼睛仍然不看陶釜,接着对老人说:“还有,现在是给检查身体的时间,可您却不在家中等候。好了,不要耽误时间了,马上上车跟我回去!卓玛,扶旺堆爷爷上车!”

陶釜脸涨得通红,他感到自尊心受到了损伤。

老人忙给陶釜一个台阶:“小伙子,你不是说还要测量什么数据吗?你就先忙你的去吧!以后咱们再聊。”

陶釜勉强笑了笑:“好,老爷爷,咱们以后再聊。再见!”

陶釜冷冷地盯了雪灵一眼,大步走向飞机,爬进机舱。飞机在轻轻的马达声中向下喷气,缓缓地直升腾空,离开地面达一定高度时,悬浮了一瞬,然后呼啸着高速斜插蓝天。

气垫车旁,老人对雪灵说:“雪灵姑娘,你刚才有些过分了,他毕竟是客人呀!”

雪灵不客气地说:“对他这种自私的人一点儿也不过分。他竟不顾您一百多岁的年纪和身体健康,让您为他导游。”

老人摇头:“这你可就误会人家了。他不是让我导游……”

“那也不行。”雪灵脸色缓和下来,“我是医生,您是我的病人,我必须对您的健康负责。别忘了,您现在装的是人工心脏,肝也刚做完手术不久,稍有不慎会出危险的。”

老人轻叹了口气:“真是最好的骏马也有几根杂毛,最好的人也不是样样都好。雪灵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太严厉了。”

雪灵微露出一丝笑意:“对不听话的病人当然要严厉一些。好了,下不为例。旺堆爷爷,来,我扶您上车……”

正望着天空的卓玛叫道:“您们快看!”

雪灵和旺堆老人抬头观看。只见天空中,陶釜的飞机正做着特技飞行,时而翻跟斗,时而横滚,时而倒飞。

雪灵微微冷笑:“小把戏,咱们走!”

雪灵扶老人上了车,卓玛发动气垫车,气垫车微微升离地面,向前飞驶而去。

陶釜驾飞机俯冲追了上来,高度降得几乎贴到地面上,故意不快不慢地与气垫车并排行驶。

驾驶气垫车的卓玛抿嘴一笑,道:“他跟着咱们呢!”

旺堆老人称赞道:“这小伙子开飞机的技术那是没挑儿了!”

雪灵板着脸说:“我只觉得他故意卖弄。”

陶釜把座舱玻璃推开一截,故意目不斜视地驾驶着,神情颇为得意。

雪灵终于忍不住了,从车窗探出头喊道:“你凭什么老跟着我们?”

陶釜边驾驶飞机边高声回答:“谁跟着你们啦?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么大的草原,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再说,我还领先你们一个机头呢,应该说是你们跟着我……”

雪灵气得又坐回座位上。

旺堆老人哈哈大笑:“你刚才气了人家,现在轮到人家气你了!”

卓玛在一旁偷偷地抿着嘴笑。

雪灵不由也觉得有些好笑,她扭头对卓玛说:“前面是神女河了,咱们先到桥上去看看。旺堆爷爷,您……”

旺堆老人笑着摆手:“我老胳膊老腿的,跟不上你们年轻人。我留在车上养神。”

卓玛将气垫车在河边停下,与雪灵下车,向桥头走去。

陶釜的飞机已冲到前面,拉起,在河面上空盘旋。

卓玛偷偷扭头看陶釜的飞机。

陶釜驾机沿河面俯冲着向桥飞来,离桥越来越近,飞机却丝毫没有拉起的意思。

卓玛不由大惊失色,惊叫起来。雪灵扭头一看,也脸色大变,几步冲到桥头栏杆旁,对飞机挥着手势,大叫:“拉起来!拉起来!你不要命了?小心撞桥……”

陶釜仍驾机向桥冲去,飞机与桥已近在咫尺。陶釜嘴角微挂一丝冷笑,一付镇静自负的神情。

卓玛吓得用双手捂眼,不敢再看。

瞬间,飞机像一只轻巧的燕子,从桥下贴着水面钻了过去,然后拉起,直上蓝天。桥下,马达隆隆的余声仍在轰响,被飞机带起的风,吹得水花高高溅起。

雪灵一动未动,溅起的水花雨点般地落了她一身,她的脸色十分难看。

卓玛把手从眼睛上挪开,望着空中的飞机喃喃地说:“他,真勇敢……”

“胡闹!他简直疯了!”雪灵说着,怒气冲冲地提着满是水点的裙子扭头就往回走。卓玛忙跟了上去。

陶釜驾机盘旋过来,得意洋洋地向下俯视,并向气垫车招了招手说:“再见了,漂亮的冷美人,不逗你玩了,我要去拜访雪山神女……”

雪灵气冲冲地上了气垫车,发动机器。卓玛忙从另一侧上了车。

旺堆老人见雪灵真的生气了,不由叹了一声,摇摇头说:“唉,年轻人逗起来不顾深浅……”

雪灵余怒未消,把气垫车开得飞快。

卓玛望着车窗外的雪山,忧虑地说:“他上神女山了!”

远处,陶釜的飞机正在神女山群峰上空盘旋。

旺堆老人不由一惊:“这小伙子……唉,神女山厉害呀!就我所知,上神女山能活着回来的,只有有数的几个人。”

雪灵冷冷地说:“他是个冒失鬼,早晚会倒霉的。不过,只要他在高空,不低飞到雪山内部,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对了,旺堆爷爷,您和他都说了些什么?”

旺堆老人说:“他问我看到神女的事,问得很详细,像上山路线、冰溶洞的大概位置,他都记在一个什么地图上。他还说要揭开这个谜……”

雪灵眉头皱起,一下子停住气垫车,说:“这个家伙,净找麻烦!卓玛,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和他联系上。”

卓玛点点头,迅速打开车内的无线电通讯设备,调整了一下,开始呼叫:“喂,陶釜,听到了吗?陶釜,请回答……”

听筒里静悄悄的没有回音。

“换几个频道试试。”雪灵说着,停下气垫车,走出来望着神女山群峰。

神女山顶上,陶釜的飞机犹如一只小鸟,盘旋着下降,隐没在雪峰之中。

雪灵脸色为之一变,转身对车内还在呼叫的卓玛说:“不要呼叫了!他已经飞到雪山里去了,雪峰挡住了无线电波……”

卓玛焦急地说:“那怎么办?据天气预报,神女山内将有暴风雪……”

旺堆老人也焦急地说:“快想个办法吧!怎么也不能见死不救呀!”

雪灵点点头:“看来今天咱们自己的事全耽误了,只能等着救援那个冒失鬼了。卓玛,马上把咱们的‘雪鸟’直升飞机调一架来!”

卓玛应了一声,迅速打开车内的屏幕,输入密码。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亮着指示灯的仪器,一个声音传出:“我是神女山市疫情研究所的值班电脑。我已认出您是卓玛医生,请指示!”

卓玛命令:“马上启动2号直升飞机自动驾驶装置,按我无线电示踪的地点迅速赶到!”

“您的命令已经执行。祝您好运!”

屏幕上显示着飞机库内的一架直升飞机旋翼开始转动,很快升离地面,飞出自动打开的大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女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