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之谜》

第二章 一上神女山

作者:中国科幻

陶釜的飞机正在雪谷中低空飞行。四周冰峰林立,雪谷银白。

机舱内,驾机的陶釜已经戴好了头盔和墨镜,他不时地察看一个小屏幕,屏幕上,显示出一些淡淡的阴影不断地掠过。

突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细长的小亮点,正从前向后移动着,陶釜忙伸手调了一下旋钮,小点一下子被放大了,一柄古剑的轮廓一晃便从屏幕上飞快地掠过。

陶釜异常兴奋,正慾调整仪器,突然感到飞机猛然向一边倾斜,瞬间,周围的雪峰、天空迅速在眼前旋转起来。

空中的飞机失控,进入了危险的螺旋状态,像一片轻飘的落叶,旋转着向下栽去。

陶釜竭力镇定地控制着飞机,飞机仍在螺旋着下栽。

地面渐近,峡谷像张开的巨口,越来越大。

陶釜脸上冒出汗珠,紧张万分。他咬着牙,猛拉操纵杆。

飞机终于在离谷底很近处,重新拉起,几乎是贴着冰壁向上爬升,钻进头顶的云雾中。

飞机从云雾中钻出,迎面是狼牙般的冰峰,近在咫尺。陶釜紧张地操纵飞机猛拐,飞机倾斜着从冰峰旁急拐而过。冰峰受震动突然倒塌,被飞机尾翼划了一下,顿时碎片飞溅,损坏的尾翼也冒出黑烟。

陶釜惊恐地向后看了看,猛然把飞机拉起,拖着黑烟,歪歪扭扭地向高空爬升。黑烟越来越浓,终于窜出火苗。飞机再也控制不住,调头向下,向地面栽去。

机舱内,警铃响,红灯闪烁,陶釜满脸是汗,手忙脚乱地从仪器中抽出一盒录像带。然后按了一下跳伞钮,立刻连人带座椅被弹出机舱。

空中,彩色降落伞张开,拖着陶釜缓缓下降。

冒着浓烟和火焰的飞机一头撞在雪山上爆炸了。

爆炸声中,冰峰倒塌,雪崩开始了,滚滚的冰雪块带着隆隆的巨响,排山倒海般的直泻而下。

雪山外,雪灵等人正焦急地向神女山方向张望。

神女山内一股黑烟腾起,爆炸声隐隐传来。

旺堆老人失声道:“完了!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呀!也怪我……”

卓玛惊喜地叫:“没完!看,他跳伞了!”

雪山上的黑烟中,一个彩色降落伞拖着一个小黑点顺风斜飘着缓缓下降。

雪灵叫:“直升飞机来了!卓玛,快!”

一侧天空,一架漆有红十字的直升飞机正飞过来。飞机浑身白色,共轴双旋翼,马达声极轻,流线型的机身如同一只白色的大鸟,十分漂亮。

卓玛拿出一个烟盒大小的无线电遥控器,遥控直升飞机降落。雪灵提着裙子一角,迫不急待地跑过去上了直升飞机。卓玛也跟着上了直升飞机。

旺堆老人大声叮嘱:“姑娘们,小心!神女山要起暴风雪了!”

“我们会有办法的,您放心吧!”雪灵说话间,直升飞机已腾空而起。

机舱内,卓玛拿出两套宇航服一样的衣服,说:“阿姐,穿上恒温救生衣吧!”

驾驶直升飞机的雪灵紧盯着降落伞坠落的方向,“你先穿,然后换我。”

直升飞机向神女山飞去。

雪山中,暴风雪骤起,狂风呼啸,雪雾纷扬,白茫茫的一片。

陶釜己降落在雪地上,狂风吹着降落伞,拖着陶釜打着滚在雪地上滑行。他挣扎着用匕首割断伞绳,但他自己的头却狠狠撞在冰壁上,手中的录像带掉在地上,瞬间被狂风吹进深谷。

陶釜挣扎着打开手表上的呼救开关,人便昏迷了。在呼啸的暴风雪中,他的身上很快落满了积雪。

直升飞机飞入神女山。

机舱内,卓玛穿着全身密封的恒温救生衣,戴着透明头盔,背着筒状的单人飞行器,正在驾驶飞机。

嘟嘟的求救信号从仪器中传出,卓玛兴奋地叫道:“发现求救信号!”

雪灵也穿好了恒温救生衣,正背上单人飞行器。她对卓玛说:“快,马上测定距离和方位!”

直升飞机在雪谷中飞行,暴风雪呼啸弥漫,白茫茫的一片。

卓玛驾机四下搜寻。她焦急地说:“仪器显示就在这一带,可是到处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

雪灵镇定地说:“他身上一定还有热量,用红外夜视仪搜索!”

卓玛迅速打开夜视仪。

直升飞机缓慢地在低空盘旋着,仪器的屏幕显示出一个横卧的人形亮斑。卓玛惊喜地叫:“找到了!”

机舱外,四处全是白茫茫的冰雪,不见人影。

“他一定被埋在雪里了,我下去找!”雪灵说。

直升飞机腹面的舱门打开,雪灵由一根钢索系下,踏在雪地上,不远处,一个长条形的小雪丘引起雪灵的注意。她踏着及膝的积雪走过去,俯身扒开积雪,陶釜的肩膀露了出来。雪灵迅速地扒着积雪,陶釜戴着头盔的头部也露出来了。雪灵用手臂揽着陶釜的头叫:“找到了!卓玛,放担架!”

卓玛操纵直升飞机缓缓系下一副担架。雪灵奋力推开陶釜身上的积雪,将陶釜拖上担架,用皮带固定住,然后做着手势叫:“起吊!”

直升飞机的钢索收起,将雪灵和担架上的陶釜同时收进机舱内。

“返航!”雪灵下着命令,并迅速用仪器为陶釜检查身体。

卓玛一面驾驶飞机,一面关切地问:“他怎么样?”

雪灵看着仪器的显示回答:“还活着。呼吸和心跳微弱缓慢,体温很低,虽然没有冻僵,但全身衣服都冻结在身上了,估计会有较严重的冻伤。另外,头部也受到了撞击,因有头盔保护,问题不大,以后可能会出现轻微地脑震荡的症状……”

直升飞机飞出神女山。

卓玛边驾驶直升飞机边与旺堆老人用无线电话联系:“……放心吧,旺堆爷爷,他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请您开动气垫车的自动驾驶装置……”

前方,神女山市遥遥在望。直升飞机飞往神女山市郊外的一个半球状的建筑——神女山市疫情研究所。

疫情研究所是一个由钢骨网状结构支撑的半球状建筑,直径约80米,除四周围墙部分外,全是透明的,活像扣在草地上的一个透明大碗。从空中可见到里面的花坛、草坪和一白一红两座二层别墅小楼。半球周边又有六个透明小半球建筑,它们一半在大半球内,一半在大半球外,使整个建筑又有点儿像六瓣梅花。这六个小半球分别是大门兼会客厅,直升飞机库、汽车和气垫车库、试验动物养殖房、葯用植物园和一个带游泳池的健身房。

直升飞机降低高度,飞进了自动打开的飞机库大门。大门又自动关闭。

雪灵跳下直升飞机,开来一辆担架车接住躺有陶釜的担架。

卓玛也跳下直升飞机,坐在担架车另一个座位上。雪灵开动担架车,驶入自动打开的通道门,进入地下通道。

照明灯一盏盏自动亮起来。地下通道十分宽大,四通八达。担架车在地下大厅处拐弯,驶入写有“抢救室”字牌的房间……

拉着旺堆老人的气垫车驶到疫情研究所车库大门前,停下,车库门却迟迟不开。

车内的旺堆老人对着电话叫:“雪灵姑娘,卓玛姑娘,我来了!”

车内的小屏幕上出现了穿戴白色医护衣帽的卓玛,她微笑道:“对不起,旺堆爷爷!警卫电脑不认识您,我马上为您开门。”

车库大门打开了,气垫车驶入后又自动关闭。

屏幕中的卓玛继续说:“请您下车,经通往门厅的通道到客厅休息,我会为您打开您所经过的门。等我们抢救完了,马上去接您,为您检查身体。”

旺堆老人摆手说:“我老头子没关系,赶快救人要紧。”

屏幕中的卓玛接着说:“您放心好了,我们会尽力的。他现在呼吸、心跳、体温都已恢复正常,只是还要昏迷一段时间。另外还有些冻伤……”

地下抢救室内,躺在回温箱中的陶釜仍处于昏迷状态。

雪灵脸色严峻。

卓玛忙问:“怎么样?”

雪灵微摇了一下头:“生命不会有危险,就是手脚冻伤严重,手指和脚趾包括部分手掌和脚掌恐怕保不住……”

卓玛失声道:“哎呀!那他不就残废了……赶快用咱们的再生素……”

雪灵又微摇了一下头:“我也想过。可咱们的再生素还没有完全完成动物试验,人体试验更没有做。我担心副作用……”

卓玛脱口而出:“副作用很小……”她自觉失言,慌忙住嘴。

雪灵已经感到了什么,扭头盯着卓玛问:“你说什么?”

“这……”卓玛像做错了事儿的小学生一样,低下头不敢正视雪灵的目光,吞吞吐吐地说:“我违反了制度,悄悄在自己身上做了试验……”

雪灵脸色严厉起来:“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要是真出了事我怎么向你阿爸阿妈交待?”

卓玛抬头急忙说:“没有事的,副作用很小,只稍有些不适。而且只有十多天,我切掉的小脚趾已经长得和原来差不多了。你看!”

卓玛说着,坐在椅子上,伸手去脱左脚上的靴子。雪灵按住卓玛的手,蹲下身,亲自脱去卓玛左脚的靴子和袜子,又小心地将卓玛左脚小脚趾上的绷带套取下。

卓玛左脚新长出的小脚趾颜色浅淡,呈粉红色,比正常脚趾略显细小一些。

雪灵心痛地问:“切掉的脚趾呢?”

卓玛笑了一下:“在低温冰箱里。我想万一失败了可以再接上。不过,没敢让你看见……”

“你呀……”雪灵疼爱地抚摸着卓玛的小脚趾,“感觉如何?你动一下我看。”

卓玛活动着小脚趾“感觉正常,活动自如。再生素的效果比预料的还好。阿姐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试验成功在望……”

雪灵感动地久久注视着卓玛,好一会儿才说:“这一切怎能离开你呢?我的好阿妹!将来,无数因再生素使肢体和器官获得再生的人们会记住第一个用自己做试验的人……我感谢你……不,我还是要批评你……。好了,你赶快把试验记录资料提取出来,我要估算一下给这个家伙的用葯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女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