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之谜》

第四章 再生素

作者:中国科幻

疫情研究所内,草坪间的小路上,穿着中式住院服的陶釜坐在轮椅上,由卓玛推着缓缓行进,四下浏览。

陶釜的手脚仍缠着绷带,他对周围的环境赞不绝口:“……在青藏高原能有这样一处胜似江南的温室环境,又能远眺蓝天白云和雪山草原,真是美极了!”

卓玛笑着轻声说:“这是神女山市为招聘雪灵老师特意修建的。雪灵老师是江浙人,他们怕雪灵老师不适应高原寒冷干燥缺氧的气候,所以把这建筑设计成恒温恒湿恒压,电脑自动调节。为了怕纷乱的人际关系影响雪灵老师的研究工作,这里只安排了雪灵老师和我两个人,其他工作都由自动化程度很高的设备来完成。所以,这里面每道门都由中心电脑控制,只认识我和雪灵老师,没有我们的带领哪道门也不会为你打开。你也不能撞门,门上有带电击的机械手。”

“真是戒备森严。”陶釜好奇地问:“神女山市怎么肯为一个雪灵医生下这么大的本钱?”

“雪灵老师是难得的人才呀!”卓玛回答,“神女山市原来只有畜产品加工等少量工业。有个国营葯厂,也面临倒闭。雪灵老师带来了自己研制的多种新葯,每年还再研制出好几种。葯厂一下子活了,不到两年就已经是全国闻名的大葯厂,产品畅销全国,出口十几个国家。葯厂在本地和外省又新建了若干分厂和联营厂,成为神女山市最大的经济支柱,并带动了其他行业一齐发展,如葯用动植物养殖种植、葯品包装材料等。神女山市已被誉为高原葯都,知名度提高,又带动了旅游、餐饮、工艺品、交通、建筑等行业的发展。所以,雪灵老师被誉为“葯都神女”,享受很高的待遇。而且,她每研制出一种新葯,都会获得一份高额奖金和利润分红。如果研制过程中我能有新的发现和构想,雪灵老师会把我的名字也写上,算我们两人联合研制……”

陶釜笑:“你是不是也被誉为葯都神女或小神女?”

卓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哪有那么多神女?我可不神。”

这时,他们来到直升飞机库旁,隔着玻璃可见到两架白色漆有红十字的直升飞机。

陶釜惊叹道:“真漂亮!新产品,绰号‘雪鸟’。速度快,噪声极小,机动灵活,抗风力强。采用共轴双旋翼,有附加电动动力装置,在主发动机故障或燃料用尽后,还可以靠蓄电瓶的电力驱动电动机维持飞行十分钟,我说得对吧?”

卓玛点头说:“你是飞机驾驶员,当然内行了!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它们是经过改装的,不但安有先进的救护设备,还是使用最新的安全分体燃料……”

陶釜大吃一惊:“那就更了不得了!安全分体燃料是新兴的燃料,燃料分为不同成分的两种,每种单独都不会燃烧和爆炸,只有在发动机燃烧室内混合后才能燃烧。它的特点是使飞机在任何情况包括飞机坠毁时不会起火燃烧和爆炸。只是价格昂贵,只有少数人才用得起。我那架坠毁的飞机经过改装也可以用这种燃料,就是我用不起。”

陶釜摩拳擦掌,跃跃慾试“真想驾驶它们上天兜几圈……对,我这手脚自我感觉良好,既不疼也不痒了,伸屈自如,怎么还不拆绷带?好像你们给我包上就不管了……”

“谁说我们给你包上就不管了?”雪灵从陶釜身后走来,“真是好心没好报。”

卓玛忙笑着对陶釜解释:“不是给你包上就不管了。绷带下边是一个特殊的套,既有治疗作用,又有微型监视仪器,你手脚伤处任何微小的变化都会反映在我们的仪器上,并记录下来。而且,我们也多次打开看过,只是都是在你昏迷或睡觉时。”

“睡觉时?”陶釜诧异地问,“我怎么一点儿也没感觉?难道我睡得那么死?”

卓玛扑哧笑了:“给你用了安眠葯呀!这主要是怕你心理承受不了,影响治疗。良好的心情对治疗是很重要的。”

“这么说,我的冻伤好像很严重?”

雪灵点点头:“是的。现在你基本痊愈了,可以告诉你,你的冻伤严重到任何一家医院都必须切除全部的手指脚趾和部分手脚掌。亏你遇上的是我,我正好研制了几种再生素。当然,你也得感谢卓玛,是她提前悄悄在自己身上做了试验,才使我敢在你身上大胆地用葯,从而保住了……不,应该说是使你又重新长出了手指和脚趾……”

“这怎么可能?”陶釜不敢相信地几乎叫起来,“我从来没听说过……”

雪灵哼了一声:“你没听说的事多了。卓玛,解开绷带让他看看!”

卓玛打开陶釜手上的绷带,摘下特别的手套。陶釜的手指和部分手掌呈浅粉红色,皮肤细嫩。陶釜不敢相信地看着,活动着手指,又将手指放在嘴里去咬。卓玛忙去制止,但已经来不及了,陶釜痛得直咧嘴。

卓玛被逗得格格直笑。

雪灵也忍不住笑了。

卓玛笑着说:“刚长出的手指娇嫩、敏感,碰重些都会痛的,你还去咬……不过,过些时候就会正常了。这段时间你最好戴上一双柔软的手套,包括鞋袜也要柔软些,也不要过多地走路。”

陶釜仍摇着头“我还是不敢相信,有点儿像神话……”

“会让你相信的。卓玛,推着他跟我来!”

卓玛忙把特制的手套给陶釜戴上,推着轮椅跟上雪灵。

在试验动物养殖房,雪灵伸手示意,双重门的外层门自动打开,待三人进入后关闭,紧接着内层门打开,三人才走了进去。

眼前是一排透明的水箱,分别养殖着海参、海星等海洋生物。还有些箱子里养着螃蟹、蝾螈、壁虎,蚯蚓之类。

陶釜故意摇摇头说:“两位这么漂亮的小姐却喜欢这么多丑陋的家伙……”

雪灵白了陶釜一眼:“我感兴趣的是它们的再生能力,而不是外表。它们的肢体在断掉一部分后,很快就能再长出来。尤其是蚯蚓,在被切为两截后,主要的一截会再长成一条完整的蚯蚓。海参和壁虎还有另一种本领,就是遇到敌害时,会主动把内脏或尾巴抛给敌手,以便自己逃之夭夭。然后它们很快就会再长出新的内脏或尾巴来。人也有类似的功能,因为人的每一个细胞都包含着一个人的全部遗传信息。曾有报道小孩断了的手指又长出来了。我在临床手术中见到过被切掉的部分肝脏又长得和原来一样大。但总的来说,人的这种再生能力很微弱。这是因为动物在从低级到高级的进化过程中,为了应付经常出现的外伤出血和感染,采取了迅速结痂愈合的方式。这对生存是有利的,但也使再生能力退化甚至消失了。然而,再生能力是非常有意义的,尤其是对残疾人来说。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

雪灵似乎回想起什么,语调渐渐低沉,带着一丝伤感的神情,若有所思地呆愣了一瞬。

卓玛察觉到雪灵神情这一变化,关切地轻声提醒道:“阿姐……”

“噢!”雪灵醒悟过来,低头掩饰地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下去,但已经明显地失去了刚才的神采。

“再生问题牵扯到细胞学、葯理学等很多专业性东西,讲深了你不会懂的。简单地说就是从再生能力强的动物中提炼出再生物质,刺激受伤部位肌体组织恢复到胚胎状态和刺激受伤部位的神经组织产生较强和持久的伤势生物电流,还必须抑制伤口的结痂愈合和出血感染。目前,临床试验从你才算刚开始,经验还太少。而且,葯物提炼很费力,价格也很昂贵,现存的葯很少,还不能收治病人。好了,我还有事失陪了。卓玛,你带他随便看一下!”雪灵说完,匆匆走了。

陶釜有些莫名其妙:“她这是怎么了?”

卓玛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她有时也这样,可是从来不说,也讨厌别人打听。好了,到前面去看看吧!”

前面众多加铁网的透明箱子里养的是白鼠、白兔、小型犬和猴等试验动物。

卓玛推着陶釜,边走边介绍说:“这里由电脑控制,动物的喂养观察全部自动化。你看这只白兔的两只耳朵有什么区别?”

陶釜仔细看了看那只正吃食的兔子,摇头说:“看不出……噢,好像左边的毛色白一些。”

卓玛点头:“这只耳朵是切除后又长出来的。你再看这只小狗,它和你一样……不,不,别误会。我不是拿你比狗,而是说狗的两只前爪也是冻伤的,是用干冰。用葯后,很快又长出来了。而对照组的那只狗因为没有用再生葯,两只前爪严重坏死不得不切除了。喏,就是那只小狗……你再来看这只猴子,它的两只前肢有什么区别?”

猴子正在箱内玩耍。

陶釜认真比较了一阵才看出不同之处:“它的左前肢毛稀略小,一定是切除后又长出来的。”

“是的,但还没有完全复原。而它的右前肢是同时冻伤的,却早已长得和原来一样了。这说明冻伤的再生要比肢体切除的再生快得多。原因是冻伤组织在治疗中一般不切除,被冰晶胀破的细胞一部分可在再生葯的作用下自行修复。不能修复的细胞有的竟可以在死亡前出现细胞重建现象,即产生一个子细胞,这和常见的细胞分裂是不同的另一增殖方式,一般人弄不清……好了,参观到此结束,我该送你回病房了。”

陶釜指着前面:“那边还没有看……”

卓玛推轮椅掉头:“那边与你的冻伤没有关系。回病房吧!你可以看电视节目。”

陶釜笑道:“你像是在哄小孩。我明白你是在惦记你的老师,可以理解。那我就听你的安排,回那个不自由的隔离病房……”

卓玛也扑哧笑了:“我们的隔离病房差不多长年空着,好多人想住还住不进来呢!你也住不了一两天了,该让你出院了……”

陶釜穿着一身藏族服装,正对着镜子整理着衣襟,然后转身对卓玛夸张地做了个献哈达的动作,问:“怎么样?”

卓玛掩嘴笑着回答:“好极了!跟我来!”

陶釜跟卓玛走进会客厅。会客厅宽大明亮,摆放着沙发、茶几等,墙上挂着几幅大幅摄影作品。

陶釜的目光停留在一幅摄影作品上。

这是拍摄立于广场的汉白玉神女雕像。神女头梳双环高髻,背后背着一把宝剑,双手捧着一朵雪莲花,目视前方,亭亭玉立,面容娇美似曾相识。

卓玛解释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雪山神女,是我们神女山市的标志。她背的剑是战胜妖魔的宝剑,现在也意味着是我们向病魔开战的利器。她捧的雪莲花代表着美好幸福,同时也是一味葯材。你看出这神女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眼熟得很,”陶釜目光寻问地看着卓玛,“越看越像她……”

卓玛点头说:“当初就是参照雪灵老师的形像雕的。雪灵老师本来是不同意的,但她知道此事时已经晚了,像已经雕得差不多了……”

雪灵走进屋来,卓玛忙住嘴不说了。

雪灵打量了陶釜一眼,说:“看来你穿这套服装也很合适……”

陶釜俏皮地对雪灵也做了个献哈达的动作,说:“非常感谢你为我准备的这套服装,使我由汉族青年变成了一个藏族小伙子。”

“你穿上这套服装去见旺堆爷爷,他一定非常高兴。如果你穿不习惯的话,可以在上飞机前换上西服。”雪灵说完拍了两下手,一辆自动小车应声缓缓驶入。

雪灵指了一下小车上的手提箱说:“西服和旅行用品在箱子里。这是你的飞机票,这是你住院治疗的全部账单。按说病人出院时就得结账,但你的情况特殊,是孤儿,没有任何亲属,只好由我先为你垫上,就算是我借给你的。你的那些购买文物的合同书、定金收据暂时留在我这儿,算是抵押吧。借款期为半个月——我想半个月的时间你回家休息和跑保险公司索赔足够了。半个月时间一到,请你带着钱到我这里来还欠款,同时我为你再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然后你就可以拿回你那些购买文物的合同书之类的东西去买你认为有价值的废铜烂铁破瓦片了。现在,请你在欠款合同书上签字。

“感谢你为我慷慨解囊。”陶釜接过合同书看了看,签了字,交还给雪灵。

雪灵看了一下合同书,半开玩笑地说:“你可签字了,到时候你不来还欠款我可会到法院告你。而且,你不来做身体检查一旦葯物的副作用使你长出壁虎的尾巴或是蚯蚓的皮肤来我也不负责任。好,你该走了。卓玛会开车送你到旺堆爷爷那儿告别一下,然后到机场。我还有事,恕不远送,半个月后再见。”

“半个月后我一定来,再次感谢你的救命之恩。”陶釜说着,又滑稽地低头作献哈达的动作。

卓玛忍俊不禁地笑着提醒他:“雪灵老师已经走了!”

陶釜一抬头,发现雪灵早已走出门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她这个人不懂礼貌,也不等人把礼行完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女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