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之谜》

第五章 古镜琴声

作者:中国科幻

神女河下游,水面宽阔,阳光下,微波粼粼。

河边,一些看热闹的藏族小孩和几个洗衣姑娘正望着停在河中的一只游艇。

游艇上,一对藏族姐妹正注视着水下。

水下冒出气泡,一个穿潜水服的人露出水面,爬上游艇。他摘下潜水镜,原来是陶釜。他卸下背上的潜水装置,疲惫地喘息着。

一个藏族姑娘问:“有收获吗?”

陶釜摇摇头,顺手把腰间挎袋里的废易拉罐破罐头盒等倒进船舱一个筐内。筐里已有不少易拉罐、破铁桶一类的废旧金属物品。

一藏族姑娘关切地说:“你太累了,回旅馆休息吧!”

陶釜又摇摇头,抓起酒瓶连喝几口,说:“我再下水一趟。”

陶釜检查了一下挂在胸前的仪器,背上潜水装置,戴好潜水镜,扒着船帮下水。

陶釜潜入水下,一边向前游着,一边不时注意着胸前的仪器。

仪器上的红灯闪烁,小屏幕上出现一个亮点。陶釜调整着仪器,测试着,向侧下方游去。小屏幕上的亮点渐大,呈圆形。

陶釜潜到水底,开亮头上的灯,取下挂在腰间的小铁锹,挖着河底的泥沙。很快,一个圆饼形的东西被从泥沙中挖出,陶釜抓住它,清着上面的泥,一面古铜镜显露出来。陶釜兴奋地抓住古铜镜向水上游去。

陶釜钻出水面,欢快地游向小船。两个藏族姑娘拉陶釜上了船,高兴地问:“捞到什么了?”

陶釜顾不上卸下潜水装置,兴奋地展示手中的古铜镜说:“瞧,铜镜!”

铜镜直径约10厘米,稍显银白色,周边花纹精细,镜面光亮照人。

陶釜翻看铜镜背面。

铜镜背面是一幅精美的彩石雕刻镶嵌画。画面略偏右侧有一梳双环垂舍、穿白衣白裙的古代妙龄少女正盘坐于案几后,神情专注地弹着案几上的古琴。画面左侧是翠竹红梅。画面背景是雪山及夜空明月。画面中心点,镜钮巧妙地制成置于案几一角的香炉,香炉的一足拱作钮孔,令人拍案叫绝。

陶釜被惊呆住了。

两个藏族姑娘异口同声地赞叹:“真是美极了!”

“是美极了,罕见的美!”陶釜激动得手在微微颤抖。突然,他像发现了什么,仔细注视画面上的少女。

画上的少女虽然是坐姿,但仍然可以看出她身材修长苗条,略长的瓜子脸上用墨玉镶嵌成的眼睛大而黑,显得十分美丽而又似曾相识。

雪灵的形象一下子跃到陶釜的眼前,与画面上的少女合二为一。旺堆老人的话又响起:“有一个姑娘长得很像我看见的那个神女,也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先生,你怎么啦?”藏族姑娘看着发呆的陶釜奇怪地问道。

陶釜一惊,从幻想中醒悟过来,忙笑着说:“没什么,马上回旅馆,我请你们吃饭……”

神女河畔,阳光明媚,绿色的草原广阔无垠。远处的神女山雪峰直插蓝天,巍峨雄伟。

雪灵戴着白色的遮阳帽,仍穿着那中式的白衣白裙,只是在外面罩了件领摆和袖口上镶有彩色花边的rǔ白夹藏袍,并按藏民习惯的那样只穿一个袖。此时,她正骑着一匹白马在草地上奔驰着,风吹拂着她那宽大的白裙,远远看去,如同绿草地上飘拂的一朵白云。

河边,遮阳伞下,身穿鲜艳藏族服装的卓玛正坐在塑料布上,用望远镜观察着河面。

望远镜的视野在河面上移动着,追寻着星星点点的浮冰。

雪灵骑马而来,在遮阳伞旁下马,脱下身上的藏袍,在卓玛身边坐下,用手中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接过卓玛递过的饮料,连连喝着。

雪灵摘下遮阳帽扇着风,说:“卓玛,你也骑马玩一会儿吧!”

卓玛含笑摇了摇头。

雪灵笑了,用手指点着卓玛的额头说:“我知道你在用望远镜看河里的浮冰,想看看有没有陶釜说的古文物。对不对?”

卓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脸微有些红。

雪灵要过望远镜,一边往河里看,一边说:“不过,不得不承认陶釜分析得有些道理。可要从成千上万块浮冰里找出有古文物的一两块,那恐怕有点儿像大海捞针了……喂,刚才有收获吗?”

卓玛摇头:“没有。发现有几块浮冰里有东西,但都是石头。”

望远镜的视野从一块浮冰移向另一块浮冰,浮冰里有一个物体,随波涛时隐时现。

雪灵一愣,忙调整着望远镜的倍数。浮冰中的物体一下子被拉近,可看出长方形的轮廓。

雪灵兴奋起来,说:“这块冰里有东西,不像是石头,好像是长方形的……卓玛,你看!”

卓玛接过望远镜看着,高兴地叫:“对,不是石头。好像……哎呀,说不定是录像带……”

“对,对。”雪灵抢过望远镜看着,“是录像带!说不定是陶釜那家伙的,快捞上来看看!”

雪灵与卓玛跑上停在旁边的气垫车,飞快地向河西驶去。气垫车停在河中水面上,拦住了漂下来的那块浮冰。浮冰有40多厘米见方,里面的录像带清晰可见。

“真是录像带!”卓玛兴奋地打开车门,伸手去捞,驾驶气垫车的雪灵也伸手帮忙,但浮冰溜滑几次都没有捞上来。

卓玛奋不顾身地跳入水中。

雪灵一惊:“卓玛,小心,水凉!”

卓玛将浮冰托起叫:“阿姐,快!”

雪灵将浮冰搬进气垫车,又将卓玛拉上车来。卓玛不顾浑身水湿,惊喜地看着冰里的录像带。

雪灵一边驾气垫车驶向岸边,一边对卓玛说:“快换衣服,小心着凉!”

雪灵将气垫车停在遮阳伞旁边,把那块浮冰推到车下草地上,然后从工具箱拿出铁锤,下车砸开浮冰,把取出的录像带递给车内刚换了衣服的卓玛,说:“古代文物没有找到,却发现了现代文物。让咱们看一看让陶釜日思夜想的录像带里,到底有什么好东西。”

卓玛把录像带放入气垫车内的放像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些移动着的淡淡阴影。

雪灵看着屏幕说:“这大概是雪山地形的影像。”

屏幕上阴影移动着,突然出现了一个细长的小点,小点又一下子被放大,一把古剑的轮廓一闪便飞快掠过屏幕。

雪灵叫:“把影像倒回来!”

卓玛调整着放像机,古剑的轮廓又重新出现在屏幕上,在被放大的一瞬间停在屏幕中不动了。

古剑轮廓清晰,完整无损。

卓玛惊喜地说:“真是一把宝剑!他说对了。”

雪灵默默无言,好一会儿才摇摇头说:“不得不承认,对这个咱们是外行。打电话请他来吧!”

陶釜躺在旅馆的床上,捧着铜镜,仍在兴趣十足地欣赏着铜镜背面的彩石镶嵌画。

他的手表发出嘟嘟的鸣叫声。

陶釜起身,小心地将铜镜放入一个衬有泡沫塑料和红绒布的锦盒中,盖好。然后才拧开手表的通话开关,手表的表盘立刻变成了一个小屏幕,出现雪灵的脸。

陶釜笑了:“是雪灵医生,我的救命大恩人。我记得起码给你打过不下八次电话,可你一次也不肯接,总是让值班电脑来应付我。这次为何肯屈尊亲自给我打电话呀?”

屏幕中的雪灵微微撇嘴哼了一声,说:“作为你的医生,我提醒你复查身体的日期快到了,当心长出一条壁虎尾巴来。”

陶釜哈哈地笑起来:“谢谢你的提醒,也谢谢你这位才女妙手回春,我已经完全康复了。壁虎尾巴嘛……大概与我无缘。我现在自在得很,虽然没有飞机不能上天,但可以下水,我刚从龙王的水晶宫里回来……”

雪灵板起脸:“你大概又在冒险,真是本性难移。我提醒你,你要是把你这个砂锅摔成两半了,我可没办法使你像蚯蚓一样长出另一半来。好了,我没时间和你啰唆,我现在告诉你,今天……今天可能来不及了,那么明天,你必须到我这里来。要给你做身体复查,看看你这个砂锅有没有裂缝。”

“嗬,”陶釜故做吃惊状,“明天?我记得我们约定的时间是大后天。而且,你难道不能客气点,说个‘请’字吗?”

“现在我说改明天了,你应该学会听医生的话。”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陶釜脸上透露着得意的神色,“我听人常说,医生的话不可不听,也不能全听,只能听一半……”

“这么说我让你明天来你不来喽?”雪灵露出一丝笑意,“那你听好,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今天,我和卓玛到神女河边去玩,在一块浮冰里发现一盘录像带……”

陶釜眼睛发亮了,惊喜地叫:“是不是我掉在神女山上的那盘?上面有没有宝剑……”

雪灵微带一丝得意地打断陶釜的话:“故事到此告一段落,要知后事如何请明天到我这里来,过时不候。好,再见!”

陶釜急叫:“告诉我……求你了……”

但电话已经挂断,雪灵的脸消失,手表上的小屏幕瞬间又变成表盘。

陶釜无可奈何地摇头,忙推开客房的门,向外叫:“服务员小姐!”

一个穿藏族服装的服务员应声走来,彬彬有礼地问:“先生,请问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陶釜急问:“去神女山市什么时候有车?”

服务员小姐看了一下手表说:“今天上下午的长途车都已经开了。最快也得明天早上了。”

“那么叫出租车或自己租一辆车呢?”

“现在已经临近傍晚了,山路崎岖,有好几百里路,而且,途中的渡口夜间是不过渡的。”

陶釜叹了口气:“我的飞机要是还在就好了,只好等明天早上了……”

神女山市疫情研究所的游泳池。

卓玛穿着粉红色的游泳衣,披着浴巾坐在池边,正用手中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雪灵穿着白色的游泳衣,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着,修长的手臂拨动着碧水,姿式优美,颇有些似天鹅戏水的意境。

“雪灵医生,卓玛医生!”值班电脑柔和的声音响起,“您们约定的客人陶釜先生到了!”

墙上的大屏幕亮了起来,显示着站在疫情研究所大门外的陶釜,他穿着白色的西装,提着一个小手提箱,一副风尘仆仆的神情。他身后还停着一辆出租车。

卓玛兴奋地对雪灵说:“他果然来了!”

雪灵放声笑了,边仰游边说:“他倒是真听话!”

卓玛起身,走到存衣柜,拿出小巧的遥控器说:“是不是先让他到客厅等着……”

“慢着!”雪灵几下游到池边,卓玛拉她上岸,雪灵拿过卓玛手中的遥控器笑着说:“我得再教训教训他,让他到一个更好的地方等一会儿……”

在大门外等候的陶釜再次按电铃。

大门旁边的小门缓缓打迁,电脑柔和的声音响起:“陶釜先生,欢迎您!请您由小门进!”

陶釜提着手提箱走进小门,小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前面的内层门却迟迟不开,陶釜有些不耐烦了,伸手去推,却推不开,回身又去推外层门,也推不动,他这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两层门之间的狭窄空间里了,不由感到不妙,叫:“喂,雪灵,卓玛,开门哪!”

无人回答。

陶釜急躁地用拳头捶门,仍无人回答。他放下手提箱,用双拳捶门,又用肩膀撞了两下,叫:“开门!开门哪!”

这时,几只机械手突然从上面伸下去,反拧住陶釜的双手,又抱住陶釜的双脚,固定住。陶釜挣扎着,却挣不脱。

电脑声音又响起:“请不要动,否则给你电击!”

陶釜慌忙说:“我不动!可我是客人,为什么……”

电脑声音:“请不要叫嚷,否则给你电击!”

“好,我不说话。真是……”

一支电击棍响着啪啪的火花直向陶釜逼近,陶釜慌忙住了口,既不敢动也不敢说话了。电击棍停在陶釜眼前,不时冒着电火花。陶釜苦着脸,一副可怜的神情。

这时,内层门缓缓开启,披散着湿发,穿着鲜艳藏服的卓玛出现在门口。

陶釜高兴地叫:“卓玛,快来救我!”

卓玛抿嘴笑着,按着手中的遥控器。机械手放开陶釜,与电击棍一同缩回板壁之中。

陶釜活动了一下手脚,噘着嘴说:“你们真坏,就这样欢迎我。”

卓玛笑着提起陶釜的手提箱,说:“记住以后别撞门。请跟我来!”

陶釜跟卓玛走进客厅,忙着问:“快告诉我,录像带上到底有没有宝剑?”

卓玛笑而不答。

陶釜央求道:“真的,好卓玛!”

卓玛低声说:“雪灵老师不让我告诉你……”

陶釜也低声说:“悄悄的,不让她知道。”

卓玛笑道:“你呀,真笨!没宝剑让你来干啥?”

陶釜兴奋慾叫,卓玛忙摆手,指窗外。窗外,雪灵正走过来。陶釜笑着做了个鬼脸。

雪灵走进来,她仍穿着那套中式的白衣白裙,未干的头发披散着。她对陶釜略点点头,道:“请坐!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古镜琴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女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