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之谜》

第七章 古剑与剑舞

作者:中国科幻

疫情研究所的地下治疗室内,陶釜和雪灵都已换下恒温救生衣。此时,雪灵和卓玛正在为陶釜治疗受伤的右脚。

“放心吧,”雪灵说,“只是踝关节脱臼,还有些拉伤、红肿和瘀血,我马上给你正骨复位。很快你就可以下地走路了,当然要瘸几天。”

陶釜问:“复位时痛不痛?”

雪灵故意吓唬他:“当然会很痛了,痛得令人冒冷汗,甚至打滚。看样子先得拿绷带把你的手脚全捆绑固定……”

陶釜忙摇头:“不好!先给上点儿麻葯不行吗?”

雪灵一扬眉毛,诧异地问:“还用上麻葯?你那雄鹰一般的气概哪儿去了?”

卓玛在一旁抿嘴忍住笑,她正在准备一种葯膏。

陶釜只好挺了挺胸,打起精神说:“当然,男子汉嘛……好,来吧!”

雪灵双手握住陶釜的右脚,开始正骨复位。陶釜紧张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疼痛。

雪灵手却停下来,抿嘴笑着对陶釜命令:“回过脸去,不许看!卓玛,给他一团卫生棉让他咬着!”

“哎!”卓玛应了一声,忍住笑,把一团卫生棉放到陶釜嘴里,自己回身又准备葯膏去了。

陶釜歪着头,皱着眉,咬着卫生棉,紧张的样子十分滑稽。

卓玛终于忍不住哧哧地笑起来。

陶釜一愣,回头一看,发现雪灵早已悠闲地坐在一边去了。陶釜拿出嘴里的卫生棉,故意夸张地做出不满的样子说:“医生不履行职责,把病人晾在一边不管……”

卓玛格格地笑着说:“你的样子真傻!早已经给你复位了……”

陶釜这回真傻了,他看着自己的脚,一点也不相信卓玛说的话:“什么时候复位的?我怎么没感觉?也没觉得痛……呓!真的能动了,现在倒有些痛了,一动就痛……”

“那是因为软组织损伤,很快就会好的。”卓玛说着,轻轻往陶釜右脚腕伤处涂着葯膏,然后用纱布包扎:“病人都说雪灵老师正骨时不痛或痛得很轻……”

陶釜心悦诚服地赞叹道:“葯都神女真神了……”

雪灵颇不愿意听陶釜的恭维话:“甚么神女神了,这是我师傅传授的中医正骨绝技,会的人不少,大惊小怪的,说明你太缺乏医学知识……现在你不必以精神病患者的名义住隔离病房了。卓玛,推他去看看那把宝剑……”

卓玛扶陶釜坐上轮椅,推着他跟雪灵走进存放宝剑的地下冷藏室。

宝剑连同包裹它的冰块被置放在一个除底面以外其他五面全是透明的长方形低温冰箱内。剑全长约一米,剑锋锃光闪亮,毫无锈蚀。剑柄由类似象牙的rǔ白材料制成,一条用银片镂空雕刻的龙包裹盘绕其上,在位于龙眼、龙嘴和剑隔处,都在类似象牙材料中镶有宝石,精美异常。

三人对着宝剑沉默了一阵,陶釜又先开了口:“这不但是一件兵器,也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尤其是这条银龙,构思巧妙,造型生动。龙头位于剑柄的最顶端,龙眼和龙嘴的珠状宝石镶嵌于象牙质剑柄的中间,两面露出,所以,从两面看,构成两只龙眼的是同一块宝石,龙嘴里的宝石也是一样。宝石闪闪发亮,给这条龙增色不小。龙鳞是镂空银片形成的。龙身盘于剑柄,不但是一种装饰,也可以起加固剑柄的作用。因为剑柄象牙质是分作两片的,中间挖出容纳剑身柄部的槽,再镂空几处镶嵌宝石,然后粘合或铆合,最外面用这条银龙加以装饰和固定……这是剑隔,就是剑锋与剑柄之间向两边或周围突起的部分,格斗时可以使握剑的手免遭对方兵器顺剑锋滑下砍伤。龙身在这里不但美观,也对剑隔起加强作用。剑锋从表面上看,它明亮锋利,寒光闪闪,材质基本可以确认是铁质的。铁是很容易锈蚀的,而它却千年不锈,采取了什么防锈蚀措施暂时还无法确定。不过,中国古代的防锈蚀方法当时是处于世界最先进的水平。从出土的春秋战国和秦朝的剑来看,都有防锈十分成功的例子,以至于近代发现这些剑时,它们依然寒光闪闪,锋利无比。经用现代化仪器测定,它们是采取了硫化或铬化处理达到防锈目的的,这使现代人目瞪口呆,因为这些技术是现代才发明,有的现代人甚至都还未掌握……”

雪灵不大满意陶釜一贯自以为是口气,故意挑剔地说:“你忽视了一个前提,就是这把剑还没经年代测定,你怎么就会确认它一定是一千多年的物品呢?它的不锈说不定因为它是现代人的作品……”

陶釜极力辩护:“现代人的作品应该放在艺术品专卖店里,而不是雪山上……”

雪灵笑着抬杠:“如果有人故意把它丢在雪山上……”

陶釜明白了雪灵的用意,也笑了:“看来这种恶作剧只有你能干得出,我可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把一支现代人造的赝品往雪山里送……说正经的,凭着我的经验,根据它的造型和质地,以及与另外几件新发现文物的关联来看,它无疑是一千几百年前的隋唐文物。它现在包裹在冰里,直接对它进行年代鉴定恐怕困难一些,但我们可以对它周围的冰进行年代鉴定。雪山的冰是由天上的降雪形成的,降雪中总是含有当时漂浮于大气的尘埃,当时的微生物和肉眼难以看见的植物花粉等有机物也在其中,只要测定出它们的年代,宝剑的年代可以说是不言而喻了。这就是我为什么不砸冰取剑而切割这么大一块冰带回来的原因所在。而且,宝剑包在冰里,不但对宝剑是个保护,主要是保护住剑上可能附带的有机物质。比如,我们已知道了剑上有血迹,研究这些血迹一类的有机物质,可以更好地对这把剑进行研究,从而揭开雪山神女之谜……”

卓玛怀疑地问:“不打开这冰块,又怎么能取出剑上的血迹进行化验研究呢?”

陶釜微微得意地说:这也不难。这块冰不论是由雪水冻结成的,还是由积雪经长期压力形成的,剑上的血迹总会有一些向外游离扩散。刚才,这块冰装入低温冰箱时,我让你把一些碎冰屑小心地收起冰冻保存,就是考虑到这一点。当然,以后进行年代测定时也用得着……”

“看来你考虑得还顶周到。”雪灵说着,从冰箱里取出一小盒碎冰样品,“我们这儿的仪器虽然不能鉴定物体的年代,但化验血迹还是绰绰有余的,我们试试看……卓玛,你先送他回隔离病房,然后到化验室来……”

“喂,”陶釜忙说,“我也去!”

“你指手划脚地说得够累的了,该回隔离病房休息了。再说,化验血迹你可是外行,你去能干什么?”

“这个吗……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这次行动的小组成员,是你的先锋官,临危不惧,舍生忘死,九死一生,立下过汗马功劳……”

“好了,好了,”雪灵笑着打断他的自夸,“现在咱们的隶属关系变了,我是医生,你是病人,而且你的脚的确有伤。听医生的话,回隔离病房休息,没有商量!”雪灵说完,转身走出去了。

陶釜耸耸肩,朝着雪灵的背影做了个怪样。

卓玛推着轮椅上的陶釜,笑着说:“走吧,走吧!凭你刚才自夸的那些功劳,也应该奖励你休息。”

卓玛推着陶釜走出冷藏室,在地下通道中缓缓走着。

陶釜轻声问卓玛:“刚才她说她的正骨绝技是跟她师傅学的,她师傅是谁?”

“这个……”卓玛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说:“是一个中医老太太,有名的中医骨科专家,还是一门气功流派的嫡系传人。雪灵老师跟不少专家教授当过研究生或学习过,一般每个只跟几个月,就把人家的精华部分学到手了。她跟这个老太太的时间最长,有半年多。开始,老太太虽然听说过雪灵的名气,但不以为然。她让雪灵跟着她给病人看病,但什么也不讲。可是不到半个月,老太太不得不对雪灵刮目相看了,因为她给病人用过的手法都被雪灵学会了。而且雪灵还结合西医理论,提出新的见解。老太太当时已经80岁了,早已关门不再收徒,这次又破例收了雪灵。老太太收徒的规矩可大了,必须按老一套穿中式衣服,跪地磕头拜师。雪灵跟了老太太半年多,不但学了本事,还为老太太整理出一部传世的医学专著。后来,老太太去世时,雪灵老师赶去为老太太守灵,是我陪着去的。雪灵老师的那些古旧医书就是老太太遗嘱中传给雪灵的。”

陶釜听得津津有味:“真有意思!雪灵的双重性格很可能也是受那个老太太的影响……”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隔离病房的门口,卓玛拿出遥控器准备开门,陶釜忙按住卓玛的手说:“卓玛,等一下,那个老太太不是一个气功门派的传人吗,她有没有把气功传给雪灵?”

卓玛笑了:“你呀,真是打破砂锅纹(问)到底,听说那个老太太保守得很,好多东西就是对亲生子女也是区别对待,不一定都传。也可以说是过于慎重,怕医德武德不好的人学了会败坏名声。她到底有没有把气功传给雪灵,传了多少,雪灵老师从来不讲,我也不清楚。但我偶尔见过雪灵老师练气功。学校同学们都传说雪灵老师的气功很厉害,那是由一件事传开的。”

陶釜急问:“快点儿说是什么事?”

卓玛说:“因为雪灵老师漂亮又有才气,当时追求她的男老师和男学生很多。雪灵老师对此很反感,一概冷若冰霜地拒绝,并声明自己是独身主义者。有个西方国家的留学生,长得高大英俊,他对雪灵老师追求不舍,纠缠不休,有一次还当众动手动脚。雪灵老师忍无可忍,终于出了一下手。但周围的人包括那个留学生自己也没看清雪灵老师是怎么出手的,反正那个留学生当场一只胳膊脱臼,同时大汗淋漓不止,很快就虚脱休克了,不得不送去抢救。为此,学校领导批评了雪灵老师,一些看不惯或嫉妒雪灵老师的人也趁机主张给雪灵老师处分,甚至声称要去公安部门报案。我们众多的中国学生不干了,一致声援雪灵老师。校领导怕事情闹大了,赶快抹稀泥,事情就不了了之……”

陶釜惊讶极了:“没想到貌似柔弱的才女竟有如此手段,真是大长中国人的志气。是不是那老太太传授了她什么武林绝技?”

卓玛笑着说:“这我可不知道。”

“你呀,真笨!”陶釜说,“有武功的人必须天天练功打拳,不然功就废了。你跟她那么久难道没发现过她练功打拳什么的?”

卓玛摇头:“没有……对了,她经常练剑!一般是早晨。那把剑还是那个老太太送给雪灵老师的,据说是老太太祖传下来的心爱之物,为此老太太的子女和其他弟子大为不满。不过,雪灵练剑的样子不像是武术,倒像是舞蹈,美极了!”

陶釜情不自禁地拍了一下手:“那太棒了!卓玛,能不能让我也欣赏一下她练剑时的舞姿?”

卓玛忙摇头:“这可不行,她会很不高兴的……”

“不会的。咱们三个认识时间虽然不长,但经过今天在雪山那一场拼搏,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吧,她对我不会太见外的。这么着吧,”陶釜出主意说,“她不是常早晨练剑吗?你到时推我出去装着散步,不就……”

卓玛笑了:“你呀,尽坏主意……”

这时,卓玛手中遥控器上的电话铃声响了,卓玛有些慌:“哎呀,时间太久了,雪灵老师一定不高兴了……都是你,耽误这么长时间……”

卓玛按了一下遥控器的电话开关,上面的小屏幕亮了,出现雪灵的脸,她有些不高兴地问:“卓玛,怎么这么久还不来?”

“这……”卓玛有些慌乱,一时不知回答什么好,陶釜马上插话说:“轮椅这边轮子出了毛病,怎么也转不动,刚弄好……”

屏幕中的雪灵有些怀疑地看了看卓玛和陶釜,然后说:“其实,我已经测试完了。冰块中发现游离的血液组织,至少是三个男性个体的,血型两个是ab型,一个是a型……”

陶釜兴奋地拍手说:“真是太棒了!这说明神女武功非凡,至少令三个男妖魔蝶血雪山……”

屏幕中的雪灵哼了一声。说:“算了吧,你还是不要过早地发表什么假设一类的东西……这个问题今天到此为止,大家都累了,准备休息吧!卓玛,你马上把他送到隔离病房里,然后到我这里来把测试仪器收拾一下。动作快点儿!”

雪灵挂断电话,卓玛也关上了遥控器的电话屏幕,然后对陶釜吐了一下舌头,两人相对而笑。

陶釜凑近卓玛小声说:“早上看她舞剑的事儿别忘了……”

清晨,疫情研究所内。

卓玛推着坐在轮椅上的陶釜由地下通道上到地面来,在草坪花丛中的小路上缓缓行进。

卓玛低声提醒陶釜说:“在白楼旁的草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古剑与剑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女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