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之谜》

第八章 古镜之谜

作者:中国科幻

夜,疫情研究所的红楼宿舍内,卓玛已经入睡,窗外柔和暗淡的光线照射进来,可见桌上的闹钟显示的时间已是夜里12时多了。

突然,桌上遥控器上的铃声响了,卓玛醒来急忙翻身坐起,按了一下遥控器的通话按钮,遥控器的小屏幕亮了,出现陶釜激动兴奋的脸。

卓玛急问:“出了什么事吗?”

陶釜高兴地笑着:“没出什么事儿……”

卓玛撅嘴埋怨:“没出什么事儿你按什么紧急电铃呀?人家刚睡着又给你吵醒了。要是雪灵老师知道了,又该说你精神病了。真该让你穿一穿那个为精神病患者专备的‘睡衣’……”

陶釜忙笑着说:“对不起,卓玛,等我真得了精神病一定穿,再记一次。我现在告诉你一个非常激动的好消息,我对铜镜研究有了重大发现……”

“真的吗?可别骗我……”卓玛也兴奋起来,“快告诉我是什么重大发现?”

陶釜神秘地一笑:“光说可说不清。你马上叫雪灵一块来。”

“哎,”卓玛应着,但又有些怀疑:“你可真别骗我们,雪灵老师不喜欢人家吵她睡觉……”

陶釜笑着保证:“绝不骗你们。如果骗了你们;我愿主动穿那件‘睡衣’。”

“那我马上去叫雪灵老师……”卓玛高兴地应着,迅速穿好衣服,抓起遥控器,跑下楼,边向白楼跑,边按着遥控器的通话开关,叫:“阿姐!阿姐……”

遥控器的小屏幕出现了穿着类似古装的长睡衣,还躺在床上的雪灵:“卓玛,出什么事了?”

卓玛笑着急切地说:“不是我,是陶釜……”

屏幕中的雪灵一惊,翻身坐起:“什么?”

卓玛连忙解释:“不是出事,是他有重大发现……铜镜……”

屏幕中的雪灵放下心来,嗔怪道:“你呀,吓我一跳……等着。”

卓玛已经走到白楼下,收起遥控器。

雪灵已穿好了常穿的中式衣裙,一头黑发像黑瀑布一样披散着,出现在白楼门口,她问:“什么重大发现?他不会是在骗你玩吧?”

卓玛忙说:“什么发现他让咱们去了才能说清楚。他保证不是骗咱们,否则,他自愿穿‘睡衣’。”

雪灵笑了“谅他也不敢!走,看看去!”

雪灵和卓玛快步走进地下通道,来到隔离病房前,卓玛用遥控器打开门。走了进去。

陶釜仍坐在轮椅上,桌上锦盒里放着那个《抚琴图》铜镜。他得意地说:“可把二位小姐请下来了!因为你只允许我在隔离病房里研究铜镜,不能出去,只好请你们下来……”

卓玛急着说:“快说是什么重大发现吧,别卖关子了!”

陶釜回身拿起铜镜,将镜面对着雪灵和卓玛问:“你们看镜面上有什么?”

卓玛仔细看了看镜面,摇摇头:“什么也没有,只照出我的影子……”

雪灵冷冷地说:“听卓玛说,你若是骗了我们,自己甘愿穿上那件特制的‘睡衣’……”

“那当然。”陶釜小心地放回铜镜,起身一瘸一拐地踱着步:“中国铜镜自轩辕黄帝始……这可不是瞎说,不但有传说记载,还有甘肃、青海等省出土的齐家文化时期的实物。齐家文化正处于四千多年前的黄帝时期。直到清朝乾隆时期逐渐被玻璃镜子代替,这几千年间到底制造了多少铜镜,恐怕谁也说不清,太多了。在这些数不清的铜镜中有一些数量极少、十分特殊的珍品,古人也发现过这种珍品。当然从表面上一般人肉眼是看不见有什么绝妙之处,所以卓玛刚才什么也没看见。但当让一束光照到铜镜镜面上,再反射到墙上,墙上会出现什么呢?你们会说出现一个亮斑,因为镜面是微凸的,亮斑也就比镜面略大。一般铜镜都是这样,但这些珍品却在亮斑中出现了奇妙的花纹,这花纹与镜子背面铸造的花纹完全一致,或山水或人物或文字或花鸟。好像镜背面的花纹‘透’过铜镜映到墙上一样,古人称之为‘透光’。因为这种铜镜多发现于西汉铸造的铜镜,所以叫‘西汉透光镜’,外国人则称之为‘魔镜’,……”

卓玛听得入了神。

雪灵脸上不再是冷淡的样子,有些惊喜地问:“你是说咱们这面铜镜也是透光镜……”

陶釜微笑不答,继续说:“为什么会有这种透光现象呢?古人不简单,他们认为有两种原因,一是在铸造过程中,因为铜镜背面有花纹而薄厚不一,薄的地方冷却得快,收缩就少,厚的地方冷却得慢,收缩就多。二是铜镜铸好了,镜面需要研磨抛光才能用,就是用毡子蘸着一种叫‘玄锡’或‘水银沁’的磨镜葯在镜面上用力磨。磨镜时的压力可以引起镜面发生的瞬间微小的弹力变形,薄的地方变形大而磨掉的少,厚的地方变形小而磨掉的多。这两种原因都可以使镜面出现与镜背后花纹相应的凹凸不平和曲面差,这就是铜镜能‘透光’的原因所在。并且已被现代人用仪器所证实和成功地复制出来。当然,能透光的铜镜在其薄厚、材质和加工工艺方面都有很严的要求,所以,古代这种珍品少之又少。但是,对于制镜水平相当高的唐代来说,有意或无意制造出透光铜镜应该说是可能的。好了,二位小姐一定等急了,那现在就请看一看咱们这面《抚琴图》铜镜能透出什么光来。卓玛,帮我把室内灯光调暗而台灯光调强!”

卓玛应了一声,忙着调好光。

陶釜把一张中间有一个鸭蛋大小圆洞的纸压在镜面上,只让镜面中央部分露出,对着台灯将光反射到墙上,在墙上形成了一个碗大的光斑,光斑中隐隐约约出现了抚琴少女的形象。

卓玛惊喜地说:“抚琴少女!”

雪灵没有开口,只是仔细地看着。

陶釜得意地继续说:“是抚琴少女,但不是镜背面的那个彩石雕刻抚琴少女,而是铸在镜子背面里面的抚琴少女。大概镜子主人对原来铸出的抚琴少女不大满意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又用彩石雕刻的抚琴少女覆盖了原铸造的抚琴少女。你们看出来了吗?两个抚琴少女脸形、发形、服饰基本相同,但姿势有所差别,这个抚琴少女身向右倾,左腿斜伸,好像要从案几后起身。左手仍在琴上,可右手却向右拉得很开,看出来了没有?她右手握着一个长长的东西,是一把剑!纯真文雅的少女一下子变成了英姿飒爽的女侠!而且这剑是从琴下或琴里抽出来的。琴里藏剑,出人意料,和雪灵那‘裙里剑’同出一辙。怪不得那么多妖魔都被神女杀死了,防不胜防……”

卓玛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雪灵说:“阿姐,我明白你为什么会感到这铜镜里琴声有雷鸣,有水声,是因为抚琴少女拔出剑来了!你们不是说‘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吗?”

陶釜歪头看看卓玛,又看看雪灵,说:“这么说你们也有新的发现,可没有告诉我,这不公平……”

“会告诉你的。雪灵用手指着铜镜,迫不及待地问:“你用这张纸遮住了什么?”

陶釜得意地点点头:“当然有奥妙。不过,戏法要一层一层地变……”

雪灵已经等不及了,劈手夺过铜镜,拿下那张纸。铜镜反射到墙上的光斑立刻大了好多,在镜中心少女影像的周围,呈环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奇怪的文字符号,虽然隐隐约约的不很清楚,但仍勉强可以辨认。

卓玛惊奇了:“这是什么?”

陶釜摊开双手说:“我相信它一定是表示什么意思的一种符号,我现在暂时还无法破译它……”

雪灵呆呆地凝视着光斑中的奇特符号,口中喃喃地说:“琴谱,古琴谱!我终于找到了……”

陶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哎呀,我怎么没想到是古琴谱?大概因为我不会弹古琴……古琴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古琴曲也应该创作了很多很多,但因只靠口传心授而没有记谱方法,大多失传了。已知最早的琴谱是完全用说明弹奏方法的文字写成的,但这种琴谱过于繁琐。大约在隋唐之时,出现了多种简化的记谱方法,但流传下来的只有琴专用的减字谱和从管乐记号发展来的工尺谱……”

这时,雪灵迅速将铜镜放入锦盒,盖好抱起,用手表式遥控器打开门,往外就走。

“喂,喂,你怎么拿走了?我的借用时间还没到呢……”陶釜说着,故意一瘸一拐地追了两步,但隔离病房门却在他面前关上了,只听见外层门开关和雪灵匆匆远去的脚步声。

卓玛哧哧地笑起来。

略一停顿,陶釜小声神秘地对卓玛说:“其实,我早就想到那符号是一种古琴谱,只是我不会识古琴谱,所以,我就有意把这机会留给了她……”

“你别自吹了。”卓玛笑着,“我知道雪灵老师现在要干什么。你跟我来!”

卓玛说着,拉着陶釜往外就走。陶釜脚下一瘸,不由咧了咧嘴。

“哎呀,对不起,我忘了你的脚还没好呢!”卓玛扶住陶釜,“坐轮椅吧!”

陶釜摆摆手:“算了吧!我的脚慢点儿走还可以。”

“那我扶着你!”卓玛扶着陶釜走向房门,用遥控器开着门。

陶釜摇头:“你们这套开门锁门的规矩真麻烦,如果电脑出了故障我看你们怎么办?”

卓玛笑:“当然有办法,只是不能让你知道,快走吧!”

卓玛扶着陶釜走出隔离病房,由通道来到地面,走到白楼宿舍前。

白楼的门关着,里面没有动静。

陶釜有些奇怪,卓玛神秘地笑着小声说:“她还得准备酝酿一会儿……”

终于,白楼里传出一声琴声,声音高亢而尖锐,颤音袅袅,如凤鸣歧山,似鹤唳长空。接着,又是一声低沉雄浑的颤音,震人心魄,如虎啸山林,似龙吟水沼。然后,略一停顿,琴声又起,柔和明快,如行云流水,似风拂翠竹,如月光泻地,似梅花吐蕊。忽然,琴声骤变,像惊雷震响,狂风乍起;似惊涛巨浪,激流奔腾。琴声疾风暴雨似地响了一阵后,戛然而止,声息顿无。

陶釜和卓玛呆立着,似乎还没有从琴曲意境中醒悟过来。

白楼的门开了,雪灵头梳双环垂髻,发插银梳,身穿雪白的唐代衣裙,臂披披帛,飘飘慾仙,亭亭玉立地出现在门口。

陶釜拍掌赞道:“真美!美极了!”

卓玛也鼓掌说:“阿姐,你弹得太棒了!”

雪灵缓步走出门来,说:“这就是铜镜上琴谱的内容。”

陶釜道:“先是凤鸣龙吟,惊心动魄……”

卓玛接上道:“后是红梅翠竹,清风明月,香烟袅袅。突然间,少女由抚琴转而拔剑起舞,似电闪雷鸣,惊涛骇浪……”

陶釜抢着说:“也可能是疾风暴雨突来……不过,不知为什么又戛然而止,好像琴曲未完……”

雪灵点头:“也许吧,可铜镜上的琴谱就这些……”

陶釜突然发现雪灵头上的银梳,眼睛看得发直。雪灵微微一笑,右手缓缓举起摸向银梳,突然银光一闪,雪灵已经手握银梳闪电般地刺向陶釜。陶釜一惊,但雪灵的手却又在中途顿然停住,然后雪灵含笑将手中的银梳展现在陶釜面前,说:“看吧,银梳,既是梳头的工具,又是首饰,必要时又是一种奇门兵器,叫宫天梳。不过,真正的宫天梳要比这个银梳大,形状也略有所不同。”

银梳上圆下方,呈马蹄状,半圆的梳背占梳子的五分之三,中间有长椭圆的镂空,正好容雪灵的四个手指伸进握住梳背。梳齿部分占五分之二,梳齿粗而尖。整个梳子镂刻有花纹,并镶嵌有一粒小小的宝石,精美异常。

陶釜吃惊地叫起来:“这是我交了定金的那把银梳……没错!怎么到你手里了………

雪灵笑着点头:“看来你比卓玛有眼力。我想你现在一定想到在你前面出高价买下那三件文物的人就是我了,是我让你小发了一笔违约金的财。也幸亏我去了,因为有一个古董商也同时去了,和我竞争,我在价格上击败了他。那个小瓷瓶内糊状草葯的残留物我已经化验过了,是治外伤的葯,这是武林中人随身必备的。”

陶釜看着雪灵,一语双关地说:“凭我的感觉,神女是一个聪明美丽、文雅端庄、多才多艺的才女,同时也是一个身怀武林绝技而又深藏不露的女侠。所用的兵器和手段往往出人意料,难怪那么多妖魔都被她打败了……”

雪灵似乎听懂了陶釜话中的弦外之音,会意地含笑说:“也许吧!今天太晚了,以后再讨论吧。都回去休息……”

卓玛在一旁说:“你们都有重大发现,我都羡慕得要嫉妒了。把铜镜借给我,让我也有个发现的机会……”

雪灵亲热地摸了一下卓玛的头,含笑说:“你先送他回病房,再到我这儿拿铜镜。”雪灵说完,缓步走回白楼。

陶釜望着雪灵的背影一直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古镜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女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