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神女》

第二章 不速之客

作者:中国科幻

神女山市疫情研究所的半球状屋顶如同倒扣在草原上的一只透明巨碗。会客厅、汽 车库、直升飞机库、葯用植物园、葯用动物养殖房和带游泳池的健身房等六个小半球屋 顶,半内半外地镶嵌在周围,从高处看去像一朵六瓣梅花。本来,除了四周围墙不透明 外,半球状屋顶都应该是透明的,但此时里面似乎湿度很大,凝结着一层水气,从外向 里看一切都模糊不清。

疫情研究所的一侧,可遥见神女山市的高层建筑群。另一侧的远处,便是直插蓝天 的神女山群峰,山顶终年不化的冰雪一片银日。

疫情研究所大门紧闭。大门上方的一个大屏幕左半边画面显示着一则通告:我所现 因有危险病毒细菌观测任务,谢绝一切来访。为了大家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请来访者迅 速离去。谢谢合作!

大屏幕的右半边画面不时地显示着鼠疫、霍乱、拉塞热、伤寒。爱滋病、狂犬病等 各种危险细菌和病毒的显微照片及令人毛骨悚然的文字说明。

疫情研究所的地下试验室内,布满了各种试管、葯液和电子仪器。身穿工作服的雪 灵医生正在观测着试验数据。

雪灵年龄20多岁,身材中等偏高,苗条匀称,瓜子脸白里透红,乌黑的大眼睛明若 秋水。与神女极为相似,只是在秀美中多了几分冷艳。

“雪灵老师!”墙上的大屏幕亮了,显现出卓玛的身影。卓玛也20多岁,身材小巧, 穿着淡紫色的藏式上衣,赭色藏袍,五彩围裙,披散着众多的小辫。圆脸上总带着温柔 的微笑。

雪灵头也未回地摆摆手,示意卓玛等一下,自己仍目不转睛地盯着仪器小屏幕上不 断显示的曲线和数据。

终于,仪器将复印好的试验数据缓缓送出。雪灵有些失望地轻轻叹了一口气,身体 后仰,将头靠在椅子靠背上。

墙上大屏幕中的卓玛问:“试验又失败了?”

雪灵点点头,回答说:“这种溶剂也不行,已经是第421种了。看来只有指望艾丽的 渗透剂了,她是这方面的专家。对了,卓玛,有艾丽的回音吗?”

“没有!我担心电脑有遗漏,电于信箱、电话录音,还有平信邮件,我都查遍了。 老师,艾丽靠得住吗?”

雪灵转过身说:“艾丽是个热心的人。在上海上大学时,我们是关系不错的同学。 以后,我多次帮过她的忙,我想她会帮助我的。不过,她这个人办事不声不响,不动声 色,然后突然让人大吃一惊。我希望她这次也能突然给咱们一个惊喜……噢,卓玛,有 什么事吗?”

卓玛抱怨他说:“老师,你已经一夜未睡了,早点也放凉了,再晚就该吃中午饭了!”

“好吧,我这就休息!”雪灵站起身,关上仪器。“卓玛,你大概也一夜没睡吧, 信件多吗?”

“多死了!不算电子信件就得装两麻袋。你看!”屏幕中的卓玛双手各提起一大捆 信件向雪灵显示,“还有好多呢!尽是给老师你的,求爱的,请你去工作或做客的,还 有认亲的……”

雪灵皱起眉头:“这些人真讨厌!只怪那些记者,瞎说一气,弄得咱们无法正常工 作。以后这类信件不必看了,全销毁!看来还得再向贡布市长反映一下,光不许人来访 参观还不行……”

卓玛微笑道:“不能全怪别人,只怪老师长得太漂亮了,人见人爱。有的老夫妻想 认你做干女儿,有的小朋友想要你做姐姐。不像我,想给谁当干女儿还没人要呢!”

雪灵脸色缓和下来,边洗手边笑着瞟了屏幕中的卓玛一眼:“鬼丫头,你也打趣我! 大概给你的求爱信也不少吧?说不定你可以从中选上一位白马王子呢!”

卓玛的脸红了:“瞧阿姐说的!现在哪还有什么骑白马的王子,尽是些夸耀自己有 多少钱,有多少轿车和别墅的肤浅家伙。我也把它们全销毁……”

雪灵脱去工作衣帽,露出了镶粉红色边的雪白大襟平袖中式上衣和几乎拖地的白色 百折长裙,显得袅袅婷婷,冰清玉洁。她对着镜子略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儿,然后将 乌黑的披肩发用淡粉红的手帕在脑后系成一束。

“卓玛,把早点给我热一下,送到冷藏室去吧!”雪灵说着,走出试验室。

卓玛把牛奶放在电炉上,然后她拿出带电话功能的遥控器,按着电话号码。遥控器 上的小屏幕亮了,出现了陶釜的脸,周围人影晃动,一片嘈杂喧闹之声。

屏幕上的陶釜眉开眼笑:“哈,是卓玛!真高兴接到你的电话!有事吗?”

卓玛笑着问:“报告做完了吗?看来你挺得意,效果一定不错吧?”

“那当然!”陶釜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可惜你没听,精彩极了,掌声、笑声不 断。现在我正为崇拜者签名呢,签得手好累。你们那儿怎么样,是不是还门庭若市呀?”

卓玛笑着摇头:“现在我们这儿已不是门庭若市,而是门可罗雀了。贡布市长前几 天发了指示,没有他的亲自批准,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名义来我们这儿参观采访。 还派警察天天来巡逻。赶走了那些赖在门口不走的人。我们又在门口放了危险细菌和病 毒的照片,吓得人再也不敢来了。雪灵老师讨厌有人来打扰她,而且我们有工作任务, 不像你自由自在,可以到处夸夸其谈,大出风头。怎么样,出风头的滋味好受吗?”

陶釜笑了:“我是以自我牺牲的精神,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身上,掩护你们得 到安宁……”

卓玛咯咯地笑起来:“得便宜卖乖……”

“对了,”陶釜问,“好像有一家小报登出了雪灵练剑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卓玛撅起嘴:“是个记者祖了直升飞机,从高处透过透明屋顶偷拍的。我们已经故 意加大湿度,放蒸气,让透明屋顶里面蒙上一层水气,他再想拍也拍不到了……哎呀, 牛奶!”

卓玛慌忙关了电炉,端下已沸腾的牛奶。“光顾和你说话了,差点儿忘了电炉上的 牛奶……雪灵老师昨天在试验室整整干了一天一夜,现在还没吃早点呢。我得给她送早 点去了,有空儿再和你这个大名人通电话吧!”

“别……卓玛,等一下!”屏幕中的陶釜急忙说,“现在雪灵干什么呢?”

“她正在神女那儿,大概她们这对孪生姐儿俩正说悄俏话呢!现在每天她都要去那 儿待一会儿,快和神女形影不离了。”

陶釜非常感兴趣地问:“她们都说些什么?”

“我又没有特异功能,人家是窃窃私语或是内心独白,我哪儿能听得见?”

“你呀,真笨!我现在开始练气功了,好像有点儿灵性。要不,你给她送早点时, 悄悄给我拨电话,我不吭声,光听着,说不定我能听出什么来……”

“你呀,尽出鬼点子,想让雪灵老师骂我是不是?再见!”

地下冷藏室内,宽广如厅。四周是坚固的水泥墙,布有众多的自动仪器仪表。室中 心有一个很大的透明有机玻璃罩,里面停放着一辆电动气垫担架车,装有神女的透明低 温冰箱便停放在这辆担架车上。旁边还放有装神女剑的长条小冰箱。

雪灵坐在一个沙发上,望着神女一动不动地托腮凝思,两者真如同一个模子里铸出 来的。

冷藏室的大铁门无声无息地自动打开,卓玛端着装有热牛奶和糕点的托盘走进,铁 门又自动关闭。

卓玛走到雪灵身边,轻声道:“阿姐,请用早点吧!”

雪灵微微一惊,哦了一声,接过卓玛递来的牛奶。

卓玛含笑说:“你们俩真成了形影难离的孪生姐妹。”

雪灵仍然凝望着冰箱中的神女,似乎还没有从沉思中醒悟过来,喃喃他说:“我小 的时候就经常梦见有一个长得和我一样的人,就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有时,也弄不清 我们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经常感觉好像是我自己穿着古装,舞剑,弹琴,跳舞,打打 杀杀,又吟诗作赋。也常常觉得被人捆绑着,不能动,一着急就梦醒了……发现神女后, 我又很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梦境……”

雪灵瞥了卓玛一眼.呷了口牛奶,“这全是梦见的……真是个谜……”

“不是有报道说,孪生姐妹或兄弟之间有一种心灵感应……”

“也许吧,只是时空开了个大玩笑,让我们出生时间间隔了一千多年……”

卓玛把托盘放在雪灵前边的茶几上,说:“现代技术可以根据指纹、血型和遗传物 质来判断人的血缘关系,咱们是不是……”

雪灵摇摇头:“咱们自己目前没有这类设备,做不了。而且神女已经定为国宝级文 物了,任何检测都要有关部门批准,弄不好又会满城风雨。咱们现在一举一动都会引起 人们的注意,还是小心谨慎点儿为好。”

“咱们自己对一对指纹或chún纹什么的总是可以的吧,阿姐不是拍了不少神女各部位 的照片吗?”卓玛说着,朝雪灵狡黠地一笑:“也许我说晚了,阿姐自己早已经对比过 了……”

雪灵默默地垂下眼帘,好一会儿才说:“这事不要传出去,也不要告诉陶釜。他这 个人好吹嘘,爱出风头,又是做报告,又是接受采访,万一说漏了嘴,恐怕麻烦接踵而 至……其实,他出风头的滋味并不见得好受,光那些记者和求爱的姑娘就够他应付的。 哎,对了,他今天是不是又在做什么报告?”

卓玛微笑着点点头:“我刚和他通完了电话,他报告刚完,正在给崇拜者签名。我 问他出风头的滋味怎么样?他说他是自我牺牲,把新闻界的火力都吸引到他身上,掩护 咱们得到安宁。要不,现在再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累成什么样了?”

雪灵摆手制止卓玛道:“算了,别打扰了人家出风头的雅兴……”

这时,卓玛怀中的遥控器发出音乐声。卓玛摸出遥控器,按了一下键,中心电脑的 声音立刻响起:“我是中心电脑!卓玛医生、有四位未经预约的不速之客到了。其中一 人自称是露易丝·艾丽,我的记忆库里有这个名字的记录,特此通报。”

遥控器上的小屏幕上,显示出疫情研究所大门外的两男两女四个外国人和他们身后 一架庞大的飞机。

雪灵急切地抓过卓玛手中的遥控器,兴奋地叫起来,“真是艾丽来了!这个艾丽, 果然又来了个突然袭击……卓玛,快跟我去迎接客人!”

疫情研究所门外,来客中的艾丽,年约35岁,碧眼金发,身材中等,一身米黄色的 西装。她异常热情地拉着雪灵的手说:“我的老同学,你真令人羡慕,不光在事业上, 过了这么多年你仍是那样年轻漂亮。在上海上大学时,你还是个小姑娘,学习成绩却令 所有的人吃惊。我们外国同学都叫你‘东方女神童’、‘江南美人’,你还记得吗?”

雪灵脸上流露出少有的俏皮神色,伸出一个手指:“你少了一个字……”

“江南冷美人!”艾丽哈哈地笑起来,“这是因为很难看见你露出笑容。”

雪灵也笑了,然后介绍说:“这是我的学生和助手卓玛医生。卓玛,见过艾丽老师!”

卓玛有些腼腆地上前,对艾丽鞠躬行礼:“您好,艾丽老师!”

艾丽打量着卓玛,称赞道:“能干的藏族姑娘,很漂亮!真是名师出……好学生, 噢,这么讲好像不大正确,我忘记了这句中国成语应该怎么说……”

她身旁那个穿t恤衫、牛仔裤、金发披肩的姑娘提示道:“老师,应该是‘名师出高 徒’。”

艾丽点点头:“对,对,是这样。噢,我来介绍一下我的合作者。他们都是中国通。 这是我的助手克拉娜;这位是史密斯教授;这是试验员雷姆。晤,雷姆好像被屏幕上这 些可怕的细菌病毒照片吓住了!”

“欢迎各位光临!”雪灵一一点着头,“这些照片不是针对你们的。各位放心,请 跟我来!”

雪灵引客人走进大门,进入客厅。她对艾丽说着:“我一直在进行人体组织冻伤复 原的治疗研究。动物试验证明,我的再生素可以使冻伤的细胞再生复原。但如果等冻僵 的动物肌体解冻复温后再注射葯物,孝葯物随血管扩散到全身细胞时,不少冻伤严重的 细胞在这段时间已经不可逆地死亡了。同时,为了防止复温解冻时细胞再次受伤,也必 须在解冻前加入保护葯物,这就需要有在很低温度下还具有很强渗透能力的溶剂,这种 溶剂对人体组织无害。还要很好地溶解我的再生葯物而不发生化学反应……”

“这大概是为了复活神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不速之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保卫神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