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虫人》

十 迷宫谜事

作者:中国科幻

再度攀山,再度头昏脑胀。

并不是患了高山症,只是身陷迷惘境界之中,谜团重重叠叠,想得多了,大有迷失方向之感。

在苏罗带领之下,我们终于在第五天的中午,来到了那一座喇嘛庙。

一个年轻喇嘛,把我们接待到一间古老深沉的殿堂内。

殿堂内有八个瘦骨嶙峋的老喇嘛,不住的念诵经文,对我们这几个不速之客,视而不见。

年轻喇嘛对苏罗说道:“这八位长老,只有一位懂得怎样招待访客,你们只可以作一次的选择。”

苏罗道:“要是我们选择错误,将会怎样?”

年轻喇嘛道:“只有请你们回去。”

苏罗道:“这是什么规矩?”

年轻的喇嘛道:“我们的规矩。”

苏罗一愣。

年轻喇嘛合什,接着说道:“当年,高山喇嘛第一次到本庙,也曾面对过这样的考验。”

苏罗轻轻的叹一口气,道:“他当然是通过了。”

年轻喇嘛道:“高山喇嘛极具慧根,这一点小小难题,自是阻拦不住。”

苏罗道:“在正常情况之下,我们看来只有八分之一的机会。”

年轻喇嘛不愿置评,缓缓地退下。

苏罗蹙着眉,只见这八个喇嘛,年纪都在七旬开外,人人盘膝而坐,穿的都是黄色的僧袍。

年轻喇嘛要我们在这八人之中,把唯一“懂得怎样招待访客的长老”找出来。

而且,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要是我们选错了,就得吃闭门羹,一切免谈。

我们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当苏罗把事情向温守邦、费简娜说明之后,人人都默不作声。

但过了不久,我们这里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凝注在苏罗的脸上。

苏罗皱了皱眉,道:“我们总共有五个人,可不一定由我来作出选择!”

温守邦道:“当年,高山喇嘛轻易地过了这一关,你是他的儿子,看来胜算甚高。”

苏罗立时摇头不迭,道:“我又怎能跟高山喇嘛相比?”

温守邦两眼一瞪:“你是尼泊尔人,对喇嘛的认识,必然远在我们这些外国人之上!”

苏罗苦笑一下,道:“这八位长老,从外表看来,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且在今天之前,我从没有见过他们,又怎能知道个中玄妙?”

他的解释,合情合理。

高山喇嘛极具慧根,当年可以轻易过关,那是高山喇嘛当年的事。

但苏罗并不是高山喇嘛。

他甚至不是一个喇嘛,只是加德满都一间旅行社的东主。他的喇嘛老子极具慧根,那是他老子的事,至于此人,最少到目前为止,只不过是一名凡夫俗子。

在这件事情上,他并不见得比我们这几个人更具备任何优越的条件。

费简娜的目光,忽然转移到我的脸上:“洛会长,我相信你的选择,会比任何人更准确!”

她是会员,我是会长,早就说过,第七十九号会员,对我这个会长的确是很尊重的。

这时候,又再一次得到证实。

既然“贵为会长”,我又怎能在会员殷切期待的目光下丢脸?况且,除了第七十九号会员之外,还有维梦!

她也同样对我投以信任的目光。

倒是苏罗,他的目光,最少有八九分像是幸灾乐祸!我嘿嘿一笑,忽然说出了四个汉字,那是“当仁不让。”

苏罗听不懂这句说话,但却已知道我准备接受挑战。

他冷冷一笑,道:“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游戏!”

我道:“也许只有阁下,才会把这一件严肃的正经事情当作是游戏。”

温守邦走了过来,向我拇指一竖,道:“我对你的眼光有信心,你一定可以把那个长老正确地挑选出来!”

我吸了一口气:“在这件事情上,任何眼光都不管用,要是真真正正地在八位长老之中作出挑选,永远只能在八分之一的机会里碰碰运气。”

温守邦陡地一呆:“你是认真的?”

我耸了耸肩,道:“难道你以为我有什么法宝吗?”

温守邦怔呆良久,道:“但要是你选择错误的话,我们此行便得全功尽废!”

我点点头:“你说得半点不错,所以,我根本不打算在八位长老之中,作出毫无把握的挑选。”

温守邦神情愕然:“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回答他的质询,却对苏罗道:“请把符咒盒借来一用。”

苏罗还在迟疑着,温守邦已然喝令:“快给他!”

苏罗猛吸一口气,脸色很不好看。显然,他绝不习惯给别人呼呼喝喝。但到最后,他还是把那一只色泽黝黑的符咒盒,交到我的手上。

我取过符咒盒一声不出,在那八个喇嘛的中间,也和他们的姿势一样盘膝而坐。到了这个时候,苏罗的喉咙里发出一下赞叹之声。显然,他已完全明白了我的心意。

八个长老,人人双目低垂,神情肃穆地在念诵佛经。

我在众喇嘛之间,把符咒盒缓缓地打开。

那一只干枯了的蝴蝶,渐渐地显露出来。

八个长老,有七人仍然神貌不变,姿势也不变,继续在念经。

却有一人,陡地睁大了眼睛,月光有如厉电般望向符咒盒内的蝴蝶。

他的眼睛才睁开,我已伸手向他一指:“就是这位长老!”

这老喇嘛缓缓地站了起来,向我望了一眼,道:“这四五十年以来,你是继高山喇嘛之后,第一个可以立刻把我找出来的人。”

我疑惑地问:“长老今年几岁了?”

老喇嘛道:“一百零六。”

我一听之下,完全呆住。无论怎样看来,他都只像七十多岁。

但他却已活过了足足一个世纪以上一一他今年一百零六岁!

他的声音,十分平静,道:“既是有缘人,也是有慧根的人,就请跟我来吧!”

他说我是“有缘人”问题不大。

但他又同时称说我“有慧根”,那是什么意思?难道暗示我应该和他一样,成为一个喇嘛吗?

此事敬谢不敏,什么喇嘛、和尚、道士、牧师、神父之类的“神职人员”,我是万万做不来的。

正是“自己知自己事”。

既然老喇嘛叫我跟着他,我自然是不会客气的。我不但自己跟着他走,也叫其他人跟着我走,其中当然包括维梦在内。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虽然还未曾嫁给洛会长,已跟随着我在高山上的喇嘛庙内四处走。

在老喇嘛带引下,我们穿过喇嘛庙心脏地带,最后甚至穿过了整座喇嘛庙,来到了庙后的一个偏僻之所。

庙后,有一条羊肠小径,而且在小径之上,更有岔口,若非老喇嘛引路,到了这里应该怎样走法,恐怕还得大费周章。

我们跟着老喇嘛,在错综复杂的小径上走了半个小时,又看见了一座似乎已被废置多年的多重屋顶庙宇。

走入庙宇中,又似是另一个迂回曲折的迷离世界。

终于,老喇嘛的脚步,在一道铁门面前停了下来。

苏罗把高山喇嘛遗下来的钥匙取出,然后把铁门的锁打开。

我和费简娜互望一眼,彼此都是心中有数。

我们要找寻的地方,就在这里。

我们要找寻的人,也很有可能就在这里。

铁门背后,另有天地。

那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世界,在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宗教的气氛,却像是一个环境特殊的实验室。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分明是一个类似实验室的地方,但却看不见任何实验室应该拥有的各种器具。

费简娜是资历丰富的科学家,但她对我说,“这里已被弃用,它早已过时。”

我问:“你认为这实验室已被弃用多久?”

费简娜道:“我认为最少超过一千年。”

“一千年!”我不禁呻吟起来,“在一千年之前,谁能在这高山地区,兴建一座这样的实验室?”

费简娜道:“在一千年前,以人类的科技,还配不上拥有一间这样的实验室。”

我吸一口冷气:“你的意思是……”

“隐蔽之神萨那!只有萨那,才配在一千年之前,拥有一间这样的实验室!”费简娜的语气,竟是十分地肯定。

我闷哼一声:“如此说来,萨那究竟是一个神?还是一个科学家?”

费简娜道:“是神也好,是科学家也好,总之,隐蔽之神所拥有的力量,是无可比拟的!”

我眉头紧皱,心想:“我这个第七十九号会员,她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什么隐蔽之神,竟已达到了疯狂崇拜的地步!”

但在这时候,我的矛头不会指向费简娜。

我只想更进一步了解真相。

与其说这是一间被弃置的实验室,不如说这是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迷宫。

在这迷宫内,有一重又一重的石壁,也就是这些一重又一重的石壁,把这里分隔开数之不尽的石室。

这些石室,有大有小,其中不少石室之内,都有着蝴蝶的雕刻图案。

蓦地,我听见一个人的笑声。

这笑声,断断续续,并不明显。但费简娜却脸色骤变,拼命地找寻笑声的来源。

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找到笑声的来源。那是在其中一间石室之下的地牢。

我们也找到了这个发笑的人。

费简娜一看见这人,就上前把他拥抱着。那是一个身形高大的日本人。

他就是费简娜的丈夫——堂本英夫!

堂本英夫是东京新宿区的风云人物,有人认为他是流氓,但有更多人认为他是一条好汉。

我不认识堂本英夫,但我认为他基本上是一条好汉。

他是江湖中人,干过不少作姦犯科的事,站在法律角度而言,他当然有罪,但在某些角度上衡量,他绝对是一条好汉。

最少,我知道堂本从不欺负弱小。

他就算吃人,也只会吃掉一些原本就是吃人不吐骨的恶魔。

可惜在本故事中,他不是男主角。再者,也没有为了他而大量浪费篇幅的必要。总之,他已被我们在谜山一座喇嘛庙的背后发现。

费简娜拥抱着堂本,声音有点激动,她道:“为了甘尔,值得这样冒险吗?”

堂本英夫仍然在笑。但他的笑声并不代表愉快,反而充满着无可奈何的味道。

他又断断续续地笑了好一会,才道:“甘尔疯了!他真的疯了!他竟然忘掉了‘千年虫二号危机’!哈哈!……哈哈哈……”

我心中陡地一震!

千年虫二号危机!这是一个怎样的危机?这一个字句,连维梦都能够随口而出,但真相如何,我一直都没法子可以弄清楚。

堂本说甘尔忘掉了千年虫二号危机,那是什么意思?甘尔是千年虫问题专家,身为这方面的权威人士,又怎会忘掉了什么“千年虫二号危机”?

只听见费简娜在堂本英夫耳边轻轻叫道:“甘尔还活着吗?”

堂本英夫道:“我不管他是死是活,最重要的,是他必须及时把危机补救!”

费简娜道:“他在哪里!我也很想见一见这位千年虫问题专家。”

堂本英夫道:“这是一个神秘的迷官,一个人待在这里太久,记忆力就会衰退,甚至是神智不清……我……我早已记不起甘尔在什么地方啦……”

费简娜深深地抽了一口冷气,向我这边望了过来。我道:“事到如今,我们只好继续找!”

这是唯一可行之法。

在最初走入这地方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危险,但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却有着被陷于机关阵内的感觉。

眼前的堂本英夫,难道也是被困在这迷宫阵内吗?温守邦忍不住问:“你在这里多久了?你不是要向我勒索二十亿美元吗?”

堂本英夫望了他一眼,又笑了起来。

他道:“一个印度和尚,又怎值得二十亿美元?”

温守邦早已憋了一肚子气,正要发作,维梦却在这时候说道:“你这样做,根本志不在金钱,只是要引起洛云的兴趣!”

她忽然提出了一个这样的观点,温守邦不禁大为讶异。

对我来说,维梦的说话,我只会感到有趣,而不会有太大的惊愕。

只听见堂本英夫似乎是呻吟了一下,道:“不错!温总裁若遇上了离奇莫测,无法解释也无法解决的麻烦,他迟早也会把洛云会长拉下水,现在,我终于证明了这一点!”

我叹了一声,道:“这一次尼泊尔之行,本来只是我和未婚妻二人世界的甜蜜旅程,但世上既然有你和温总裁这样的人,我们就只好怨是天生命苦!”

“苦的只是你自己,这一次旅程,我自己十分享受,可算是自得其乐。”维梦立刻加以更正。

温守邦干咳一声,道:“可否先把正经事情解决,然后再耍花枪?”

“不行!”我和维梦居然异口同声,枪管齐齐向外,立场一致。

温守邦先生只好闭嘴。

费简娜的态度,最为积极。她可不理会我们这边搞什么花样,在她眼中,甘尔的下落,至为重要。她道:“我们一定要把甘尔找出来!”对于这一个提议,虽然半点也不新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 迷宫谜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年虫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