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虫人》

三 催眠下的合约

作者:中国科幻

在“猫人”那个故事里,其中有一段文字,是温守邦的自白叙。

想不到只是相隔数月,在本文之中,又得故技重施,以他作为第一者的身份,把他早一阵前的遭遇记述下来——

在这一天的记事簿里,我写下了两个人的名字。这两个人都很可恶,一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过气黑道大亨,另一个是把蝴蝶尸首当作是钻石饰物送出去的混血女人。

事实上,我并不惧怕严铁天这个老头儿。但他是老狐狸,而且心智健全,去年和日本的围棋高手对奕三局,竟然局局全胜。

一条老而弥坚的老狐狸,居然会为了一个和他看来毫不相干的生物学家出头,决不会是无聊的玩笑。

到了我这个地位的男人,我有资格大发脾气。但却不能愚昧地犯错。

严铁天给我的电话,语气虽然令人难受,但却带出了一个讯息一一费简娜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无论是谁在今时今日,竟有份量可以令严铁天为他而出头,这人的来历,必然绝不寻常。

早就知道,费博士是惊奇俱乐部的其中一名会员。但在以前,在我的资料档案里,只知道她是一个著名的昆虫学家。

但经过这一次交手,我深信在她的背后,必然隐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为什么对梁祝这种古老的民间故事,具有如此浓厚的兴趣?而且,还要把这种兴趣,不合情理地加在我的身上?

我并不是惊奇俱乐部的那个洛会长,我是个生意人,每天等待我要处理的业务,比沙滩上的贝壳还更多,又怎能把精神和时间浪费在这种古老十八代民间故事之上?

但基于严铁天的插手干予,我答应了向费简娜道歉,也自自然然地答应了她的条件一一重温梁祝故事。

当然,我可以在口头答允之后,完全不履行承诺,反正事后不会举行什么考试,我看不看那些作品,又有谁能知晓?

但我还是每个晚上,都抽取时间,去履行这个承诺。

所有有关梁祝故事的作品,无论是电影、书本、小说、剧本、甚至是有关梁祝的各种歌曲、诗词,都仔细地一看再看。

但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一个令人伤感的爱情故事。

在一些资料记载显示,梁祝相传是东晋人氏,至今已超过一千二百年。

在晚唐张读《宣室志》中,有以下的记载:

一一英台,上虞祝氏女,伪为男装游学,与会稽梁山伯者同肆业。山伯,字处仁。祝先归,二年,山伯访之,方知其为女子,怅然如有所失。告其父母求聘,而祝已字马氏子矣。山伯后为鄞令,病死,葬鄞城西。祝适马氏,舟过墓所,风涛不能进。问知有山伯墓,祝登号恸,地忽自裂陷。祝氏遂并埋焉。晋丞相谢安,奏表基墓曰:义妇冢。

这短短二三百字,便是梁祝故事的大概。

梁祝故事,是跟随着时代而不断有所进展的。到了南宋,故事的未段,更加入了“化蝶”之说。

究其主要情节,大概如下所罗列:“十八相送”、“楼台会”、“柳荫结拜”、“书馆谈心”、“英台思兄”、“马家逼婚”、“仕九求方”、“山伯殉情”以至是“化蝶”等等。

这个故事,在中国民间流传广远。对于中华儿女婚姻,每每被受外界无情压逼的事实,作出了极深刻的描写。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为了渴望自由恋爱男女头上最可怕的枷锁。

花了两三个星期的午夜时间,我对费简娜博士的承诺,总算是彻底完成,但对我来说,有什么样的意思和作用?

相对地,费博士又何以如此执着?一定要我熟习梁祝这个民间传奇故事?

再加上她送给我的一只雌性蝴蝶,以至是严铁天的介入,都令我如坠五里雾中,百思不得其解。

一个月之后,亚太区一个属于我名下企业集团的行政总监唐澍生亲自来到纽约见我,提交了一份有关于该企业集团的五年计划预算案。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是对该集团机构如何应付千年虫的问题,作出了冗长的种种报告及建议。

对于未来的规划,我喜欢偏向比较长远的预算。

但无论我们的未来规划预算有几长远,在对于处理千年虫问题方面,时间总是太逼切了。

当千年虫问题最初被发现的时候,我旗下所有企业集团公司,都立刻正视并迅速采取补救的方法。

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显示,许多重要的电脑软件,到了公元二千年之后,可能完全无法正常运作。

因为这些软体,在设计的时候使用两位数字的年份来完成运算,当新的一千年世纪来临时,这些电脑只会把代表2000年的“00”辨识为1900年,从而使整个电脑系统产生错误的资料。

唐澍生认为:“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重大的灾难,但无论是天灾抑或是人祸,最少都有类似的经验。但千年虫问题,只会发生一次,之前不会有,之后也不会再重蹈覆辙。

“但就只是这么一次的问题,已经是一场无法逆转的巨大灾难。我们根本不可以完全预料到它潜在的危险,究竟会达到怎样的程度。”

我思索了一阵,道:“我们聘请的千年虫专家,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开始进行修正和补救,难道还不足够彻底解决问题吗?”

唐澎生道:“就算我们的功夫做到了接近满分,但仍然会备受外界不明朗的因素影响。”

我沉吟半晌,叹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有人曾经提出过一种类似‘骨牌效应’的理论,说一只在亚洲拍动翅膀的蝴蝶,如何会造成美国堪萨斯州威力惊人的龙卷风,千年虫的问题,也许便是这种现象的另一个版本。”

唐澍生完全同意我的比喻。

他道:“我们只可以尽力而为,但过了除夕的最后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请恕我没法子可以向总裁提交准确的报告。”

我慨叹一声,道:“但愿所有人对千年虫危机的顾虑,都只是杞人忧天。”

唐澍生道:“但愿如此,但可能性恐怕仅有千万分之一。”

我以为他的报告已完毕,正准备提起外衣陪他出外吃午饭,唐澍生忽然又提出了另一项报告,说道:“在我们聘请的千年虫专家之中,有一位是来自印度新德里的甘尔。他是负责我们在新加坡那边几间公司电脑的工程设计师,但在两个星期前神秘失踪。”

我道:“要是在三天之内,还联络不上甘尔,尽快安排其他千年虫专家取代他的位置。”

当时,我认为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桩小事。

不但我认为如此,唐澍生也认为如此。

但五天之后,一个三十八岁的中国籍男子,竟然采用硬闯方式,旋风似的闯入我的办公厅。

两个女秘书,和后面急急赶上来的护卫员,还有我的三个私人保镳,竟然没法子加以阻挡。

事实上,我的两个保镳,早已很不客气地在门外“招呼”过这位不速之客。

但这个中国籍男子,竟然身怀上乘功夫,在三两个照面之间,已把这两个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的大汉保镳,摔个天翻地覆,头破血流。

这是不可思议的怪事,要是来者不善,我的处境恐怕大大不妙。

我甚至已打开抽屉,准备取出自卫手枪以防万一。

但当我看清楚来者面貌之际,立时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从皮椅上站起,伸出右手,做了一个欢迎的姿势。我道:“严公子,香港那边吹什么风,竟把你吹到了纽约?”

这个中国籍男子,姓严,名东昌,是严铁天的幼子,虽然学识渊博,但性情暴躁,动辄骂人揍人,谁都不放在眼内。

严东昌虽然怒气冲冲而来,但却总算识得轻重,见我伸出了手,也和我握了一握,才道:“叫你身边的奴才统统滚出去,我有重要的话跟你说。”

对于这位严三公子的脾性,我是十分熟悉的,在严铁天三个儿子中,他做事最有魄力,但也最容易得罪别人,以至是大大的闯祸。

一分钟后,我和他在办公厅内单独会晤。

我莞尔一笑,道:“坐了整天飞机,火气还是那么大,敢问是谁得罪了严三公子?”

严东昌的脸拉得比马还更长,道:“为什么把甘尔的职位撤掉?”

我陡地一呆:“甘尔?你是说……在新加坡工作的电脑软件工程设计师?”

严东昌道:“除了这个印度和尚,还会是谁?”

“和尚?甘尔是一个和尚?”我大为诧异,“你不是开玩笑吧?”

严东昌脸色一沉,道:“难道一个和尚就不能成为电脑专家吗?他喜欢具有双重身份,并不犯法!”

我有点啼笑皆非,道:“甘尔有几多重身份,姑且不论,但他被撤职,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严东昌冷冷一笑,道:“他在新加坡负责补救的电脑,只是微不足道的小玩意,随便找一条猪猪狗狗也可以完成任务,但他是费简娜博士的朋友,谁敢撤他的职,谁就是他妈的活得不耐烦!”

他的言词,虽然过于夸张和偏激,完全不符合他的身份,可是,事情居然再度跟费简娜博士有关,这一点,却是令我大感诧异。

我沉吟着,道:“严公子,我不知道严氏家族和费博士之间有什么渊源,要是各位希望我可以充份合作,最好的方法,是事前知会一声,而不是等到事情发生之后,才大兴问罪之师。”

我开始据理力争,要是对方再不识好歹,我自然另有方法应付。

来自香港的严氏家族,固然拥有骄人实力,但我这个姓温的,也不是一块任人切割的大蕃薯。

严东昌听见我这样说,神态总算又再收敛一些。他道:“费博士是你的表妹,但你对她的意见,似乎并不太尊重。”

我吁了一口气,道:“虽然她是我的表妹,但我们各自在不同的地方生活、长大,我承认,我对她的认识十分肤浅,但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努力加以改善,希望你会满意我这个答复。”

严东昌道:“算了,过去的事,没有必要再三重提,我这一次到这里来,是希望你立刻把甘尔找来,并且恢复他原来的职位。”

我道:“一个印度人在亚洲地区神秘失踪,理由可以有十万八千种,要是连新加坡警方也束手无策,我可没法子保证能够把他找回来。”

我说的是事实。

自始至今,我认为自己所做的每一项步骤,都很合情合理。

倒是我的好表妹,坚持要我再三细看梁祝的种种作品,又送我一只性器官已给封闭掉的雌蝴蝶标本,动机神秘莫测,却又偏偏有严氏家族为她大力撑腰,真是莫名其妙。

到了这一天,更为了一个印度和尚而闹得天翻地覆,原来又是和费简娜有关。

严东昌亲自从香港飞到纽约,在我的办公厅里大吵大闹,是否经过深思熟虑的刻意安排?倘真如此,幕后主持大局的,除了严铁天之外,还会是谁?

严东昌离开之后,我立刻拨电话找唐澍生,向他进一步套取有关甘尔的资料和近况。

对于甘尔居然是一个僧人,唐澍生大为惊讶,表示完全不知情。

我命令他:“尽快把这个印度科学家兼和尚找回来,同时全面彻查有关于他的来龙去脉。”

又过了三天,唐澍生在长途电话向我报告:“甘尔失踪一案,新加坡警方早已着手侦查,但至今毫无头绪,他离开工作岗位的时候,谁也想不到,他竟会一去不返。”

“有关于甘尔的资料,已于数分钟前传真到纽约,他是否做过僧人,我目前还没法子可以确定。但他笃信佛教,那是众所周知的。”

换而言之,甘尔神秘失踪一案,至今仍然毫无头绪。

本来,一个千年虫问题专家,对我来说只是无关痛痒的小事,但在层关节之下,这个印度人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竟是莫名其妙地一天比一天更重要。

又过了一天,佛罗里达州科技发展公司那边的最高负责人雷门,亲自来到我的办公厅,把一封信件交给我。

雷门道:“这是一封勒索信,发信人的署名是堂本英夫,他曾致电给我,命令我把这封信亲自交给总裁阁下。”

信笺内容,一如雷门所言,是一封勒索信。

“温总裁大鉴:你要找寻的印度人甘尔,已在我手中,请随时准备美金二十亿,作为赎款,一个月后再行联络。”

署名是一一堂本英夫。

那是我的表妹夫!他竟然要向我勒索二十亿美元,而落在他手里的筹码,只不过是一个印度人甘尔!

太可笑了,我有什么理由,要为一个原本和自己完全无关痛痒的印度人,付出二十亿美元?

早已知道,堂本英夫是一个在东京新宿打打杀杀的日本流氓,却没想到,他原来是个白痴。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报警求助之外,我想不出还有其他适当的方法。

但正当我准备拨电话到警局的时候,费简娜的电话来了。她对我说:“堂本的事,你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后果十分严重。”

我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费简娜道:“今晚我会到纽约,你要再一次请我吃晚饭。”

我答应了。

晚上八时,她在餐厅中对我说:“你对香港严老先生的认识有多深?”

我眉头一皱,道:“严铁天是老江湖,年轻时吃的是四方饭,不到三十五岁,已叱咤风云,权势极大。到了近年,他老人家年事已高,平素深居简出,但他的三个儿子,都在工商界很有名望,和我也有生意上的来往。”

费简娜呷了一口冰冷的白酒:“除此之外呢?”

我皱了皱眉:“你是指哪一方面?”

费简娜道:“十二年前,严老先生曾经遇刺,险些丧命,难道你全不知情吗?”

我不禁为之呆住。隔了好一会,才道:“当时,我也在香港,的确曾经听过这种传闻,但却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真有其事。再说,那时候我和严氏集团在生意上的来往,还没有正式开始,对于严铁天的境况,也就不太关注。”

费简娜道:“那不是什么传闻,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当时,严老先生已年逾七旬,身体还十分虚弱。”

我道:“但他现在讲话,似乎比我还更中气十足!”

费简娜点了点头,道:“那是他前生修来的福气。”

我心中充满疑惑,道:“什么意思?”

费简娜道:“潜入他豪宅中向他开枪的,是他的一个仇家,这仇家只是向他开了一枪,已给严铁天的保镳连轰十几枪,横尸地上。”

“但严老先生胸口中枪,也同样是奄奄一息,以他当时身体状况看来,他可以活下去的机会,大概不足千份之一。”

“可是,当时我正好在严宅之内作客,及时救了这老人的性命。”

我立时道:“你不是医生,怎能把一个受了严重枪伤的虚弱老人救活过来?”

费简娜的回答,可算是可圈可点:“正因为我不是医生,才有办法把他救活。”

我道:“请具体详细言明。”

费简娜道:“我把他救活的方法,相当简单,就是把他催眠。”

“催眠?”我在她说出答案之前,不知想到了多少种可能性,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采用的法子,竟然会是催眠术。

费简娜很快就作出了补充,道:“我把严老先生催眠,只是用了五秒时间,而当他在接受了催眠之后,就答应和我签署一份合约。”

听到这里,我不禁为之呻吟起来。

一个原本身子已很虚弱的老人,在中了枪之后有机会让她催眠,已经是一桩令人难以接受的事。

孰料在接受催眠之后,严铁天更答应和表妹签署什么合约!

事情之怪诞,可说是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我再也忍耐不住,道:“请问表妹,当时你怎会成为严宅的一位客人?”

费简娜望了我片刻,才慢慢地说道:“曾经在你总裁办公厅大吵大闹的严东昌,当时正在和我谈恋爱,双方甚至已达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她的解释,合情合理,但却完全在我意料之外。

但其后平心静气一想,便觉得她的说话,并非胡言乱语。

我早就感觉得到,费简娜与严氏家族颇有渊源,但一直讳莫加深。到了这时候,真相终于渐渐露出端倪。

她道:“当时,我和严东昌都是认真的,我们的感情已达到了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地步。然而,造物弄人,当年以为情比金坚的山盟海誓,到最后还是化作烟消云散。”

我叹一口气,道:“对于感情上的波折,我也是过来人,正是各有前因,只要问心无愧,是毋须向任何人加以解释的。”

费简娜听见我这样说,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

然后,她说道:“当时,若不是严三公子对我的信任和支持,对严老先生伤势的处理,必然是另一种正常的手法。”

我道:“但你处理的手法,却可以被列为千古奇闻。一个老人身受重伤,眼看就要断气之际,你这个准媳妇居然向他施以催眠术,然后要他跟你签一份什么合约……相信,当年的严三公子,对你的迷恋恐怕已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费简娜道:“你的说话,只有一半可以成立。当年他对我确是千依百顺,但另一方面,也全然是因为他对我的底细,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我苦笑了一下:“反而我这个做表哥的,除了知道你已成为惊奇俱乐部第七十九号会员之外,对于你的底细,一直都懵然不知。”

费简娜道:“别把我当作国际特务头子般看待,只不过我有着一些特殊的经历罢了。”

我道:“严铁天和你签的,是一份怎样的合约?”

费简娜道:“这份合约,对他来说十分重要,至于内容,请恕我不能透露。”

我听了之后,怫然不悦。她又道:“将来,你一定会知道合约的内容,但却不是现在。”

我“哼”一声,道:“现在和将来有什么分别?”

费简娜道:“在整件事情之中,甘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人物,你要知道真相,最少首先得把这个印度僧人救出来。”

我又再“哼”一声:“你的丈夫,向我勒索二十亿美元!”

费简娜道:“假如你认为我是同谋,我是不会分辩的。但我可以给你一个忠告:对于堂本的勒索,你根本毋须理会,但也不能报警。”

我冷冷一笑:“你有办法解决吗?”

费简娜道:“堂本的勒索,根本只是故弄玄虚的手法!”

我陡地一呆,道:“什么意思?”

费简娜道:“堂本根本不志在什么赎金,他是另有目标的。”

我深深吸一口气:“要是不志在赎金,他掳人勒索搅一大堆动作,所谓何事?”

费简娜道:“他这样做,当然有特别的原因。但无论如何,他志不在金钱。”

对于她的分析,我不敢苟同。

二十亿美金,又怎会志不在此?

可是,他只不过掳走了一个印度人,又凭什么可以向我勒索这笔天文数字的巨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年虫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