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虫人》

四 一半一半

作者:中国科幻

以下,仍然是温守邦的自叙——

费简娜和我的会晤,更令我感到扑朔迷离。

她的说话,非但并未把种种疑团解开,反而令到事情变得更难以想像。

我一度以为真相已渐露端倪,但那只是短暂的错觉。当我回到卧室的时候,脑海里盘旋着的问题,只有不断地增加,而并没有丝毫的减少。

我睡不着觉,打开酒柜,随手抓起一瓶不知年的陈年旧酒,一喝便喝了大半瓶。

带着七分醉意,我又再翻阅一本梁祝故事的线装古本书籍。我在想:“费简娜为什么要我再三研究梁祝的古老故事?”

就在这时候,我蓦然发觉,在书本里有一只十分美丽的蝴蝶,正在拍动色彩缤纷的翅膀。令我为之感到目眩。

我揉了揉眼睛,我在想:“醉了!我一定是喝醉了……”然后,我把书本阖上,尽量放松自己身上的每一条神经。

可是,那一只美丽的蝴蝶,已从书本中飞了出来。

我呆住了,这一只蝴蝶,在我的视线中翩翩飞舞,它看来是那样美丽,又是那样地孤独。

不错!蝴蝶是应该一双双一对对的。它并不是网中的蜘蛛,除了在交配的时候之外,永远都把自己孤独地困在网内。

只有一只蝴蝶在飞舞的感觉,就像是缺少了半边脸孔的女人,不但孤独,甚至会是一种说不出的恐怖。

但这一只蝴蝶,并不是普通的蝴蝶。它不但在我视线范围内飞舞,也在我眼底之下,不断的有所变化。

它越变越大,而且还拥有一张越来越像是人类的脸孔。

在这一瞬间,我想起了一个人。但不敢肯定,为什么不敢肯定?那是因为这一个人,根本不曾在现实世界中出现过。

这是一种荒诞的联想。我在心里拼命地告诉自己:“不会有这样的事!我只是喝醉了,眼前所见的影像,心中所想的感觉,都只是虚幻,既不真实更不会存在的!”可是,这真的是酒精在作祟吗?不!常言有道:“酒醉三分醒。”我敢肯定,我看见的蝴蝶,绝对不是虚假的幻觉。

蝴蝶越变越大,那一张属于人类的脸孔,也越来越更鲜明、清晰。

这张脸孔的轮廓,颇有点儒雅的味道。而且,他头上的发饰,竟是古时男子的模样。

还有,蝴蝶的翅膀,不知如何地,竟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这男子的衣衫。

那是一袭看来还很崭新的熟罗长袍。

我呆住了,这分明是一个“古人”!而且是从一本书里,由蝴蝶幻化出来的。

我虽然极度诧异,但却并不等于惊慌,我呆愣愣地望住这男子,过了很久很久才说出了三个字:“梁山伯?”

这个穿古装的男子笑了,笑得有点凄迷,看来像是雾里的幻影。

但这幻影,却又偏偏是那样地真切。他笑了之后,缓缓地道:“很感谢你对我的支持,虽然我们生长在不同的年代,但也许可以成为要好的朋友。”

我忽然把脸沉下来,严肃地道:“你知道我是谁?”

梁山伯道:“我姓梁,你姓温,是地球上罕有的大财主温守邦先生。”

我冷笑道:“你在书本里待了多久?”

梁山伯摇摇头:“你看错了,我并不是从书本里钻出来的。”

我怔了一怔,但很快就不服气地说道:“不!我是亲眼看见书本里飞出了一只蝴蝶,然后一一”

不等我说完,梁山伯已放肆地笑了起来:“这正是人类最大的悲哀!”

我又再怔呆了一会,道:“请恕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梁山伯叹了一口气,他那种放肆的表情,早已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无奈。他道:“想当年,我何尝不是亲眼看见,英台是一个俊美的读书郎?三年了,整整三年,我这一对比牛还更大的眼睛,竟然瞧不出她本是女儿身。由此可见,人类的眼睛,实在是半点也靠不住。”

他在自嘲,也在把我讥讽得体无完肤,我心中暗自纳罕,很想证明眼前所见所闻,只是一个离奇的梦境。

但我越想证明这是梦境,就越更心中明白,这是现实的世界。

我正想说话,梁山伯已然早一步开腔:“你是现代世纪的大商家,应该知道千年虫的问题,正困扰着地球上无数机构的电脑系统吧。”

我有点啼笑皆非。

分明是一个从书本里钻出来的梁山伯,但他并不承认这是事实。再然后,却和我这个二十世纪末的生意人,高谈阔论千年虫的问题。

我只得道:“对于千年虫,我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

“当然,你绝对不是,”梁山伯淡淡地说道:“所以你一定要用尽所有办法,把甘尔找回来!”

我拍了拍额角,失声叫了起来:“甘尔,又是甘尔!你究竟是梁山伯还是另一个印度和尚?怎么对甘尔关心的程度,还远远在于祝英台之上?”

粱山伯叹喟一声:“一千二百多年了,难道你相信世上真的有永恒的爱情?”

我完全傻住:“什么意思?难道在你心目中,英台妹已不再是你心中唯一的挚爱吗?”

梁山伯摇摇头:“我的处境,你目前是绝对无法明白的,而且,你目前最急须处理的,并不是我的恋爱状况,而是找寻印度僧人甘尔。”

我深深的抽了一口冷气:“甘尔真的是一个僧人?”

梁山伯道:“他在很年轻的时候,便已经是个僧人,但后来却努力读书,以留学生的身份,在美国罗省一间大学肄业,而且学业成绩优异,被校方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我道:“你和甘尔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梁山伯道:“对于这一点,你目前不必理会。你现在必须紧记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尽快把甘尔找回来!”

我道:“要怎样才能把这个印度人找回来?他已落在一个日本流氓的手里,而且藉此向我勒索二十亿美元!”

梁山伯道:“费博士已经对你说得很清楚,堂本英夫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勒索者,他只是故弄玄虚!”

我道:“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梁山伯道:“我只能够告诉你,他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不是一个普通人?”我瞪大了眼睛,道:“这算是什么样的解释?在我眼中看来,你比任何人都更不普通!”

梁山伯点点头,道:“你这种说法,绝对可以成立,我的确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无论如何,甘尔是最重要的,请相信我的忠告。”

我不禁期然地苦笑起来。

也许,我已太久没听过其他人的“忠告”了,原因是我太富有。

在商业社会里,富有的人,便是成功的人。一个成功的人,可以听见别人忠告的机会,实在不多。

如今,是一个难得好机会。

尽管对方否认,但在我印象中,忠告我的这个人,是从书本里飞出来的一只蝴蝶变成的,而且,这个人叫梁山伯,是祝英台同窗三载的那个梁山伯!想到这里,我的眼皮渐渐感到出奇地沉重。

我太困倦了。

我坐在一张椅子上睡了觉,而且很快进入了梦乡。

但在这真真正正的梦乡里,我梦见的一切反而十分平凡。

既没有蝴蝶,也没有梁山伯。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似乎又再变得十分正常。

下午,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一个非常动听的女子声音。

“温总裁,我是方维梦,正在尼泊尔渡假。”

我一听见她的声音,就想起了“万能传真机”那一段往事。当然,也同时想起了洛云。

方小姐是万众触目的超级影后,又是洛会长的未婚妻,但这对男女都有点古怪,双方的感情,套用一句老土的歌词,那是“像雾又像花”。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从尼泊尔给我这个电话。只好礼貌地问:“方小姐有什么贵干?”

方维梦似是轻轻一笑,道:“在我启程到加德满都之前,费简娜博士曾给我一个电话。她告诉我,甘尔很有可能在喜玛拉雅山脉之中。”

方小姐的说话,真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她居然也知道这一件离奇莫测的怪事。

倒是我自己,甚至连整件事情的性质,还没法子可以搅清楚。只知道一连串怪异莫名的事情,正围绕在我身边不断发生。

一个本来和我毫无半点相干的印度科学家,忽然成为“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事情说很严重吗?似乎又不怎么像。

但若说此事可以不理,却又绝对不然。最少,有一个日本流氓(其实堂本英夫是我的亲戚),已藉着甘尔的事件向我提出二十亿美元的勒索。

偏偏却有两个人,异口同声告诉我,这不是一桩真正的勒索案。

这两个人,一个是中巴混血儿表妹,另一个是一千多年前已变成了蝴蝶的梁山伯!

我感到自己正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一个神秘莫测的谜团,假如我是洛云的话,也许会感到很大的兴趣,甚至会为之雀跃三尺。

但我是温守邦,一个规规矩矩的生意人。我不想在这种谜团之内,憋得像个被困在密封箱子里的呆鸭。

为了要找寻甘尔,一个既是印度科学家,又是印度和尚的千年虫问题专家,我决定亲自到尼泊尔看个究竟。

我甚至只是独自前往加德满都。

方维梦小姐就在这个庙宇林立的古老都市内,等候我的来临。

但等到我去找她的时候,她已转换了另一个地方,只是留下了一封简短的信,说洛云也会来到尼泊尔,无论有什么事情,先跟他联络上然后再说。

但就在这一天早上,我在酒店的房子里,再度看见了梁山伯。

我给他弄得快要疯了。

在纽约,他在一本书里出现,到了尼泊尔,才大清早甫睁开眼睛,这个“古人”又来了,他在酒店房子里,像是变魔术戏法般突然出现。

我真是给他吓傻了,全身肌肉僵硬得像是钢铁。所以不会跟任何人握手。

“你怎会到这里来的?你也和我一样,乘搭飞机到尼泊尔吗?”我惊诧地问。

“我没有旅行证件,也没有钞票。”

“那么,你如何能够跟着我来到尼泊尔?”

“我的法子,是最直接的法子。”

“我不懂。”

“你不懂的地方太多,但请不要问我。”梁山伯叹了一声,“在这个年代,我只是一名过客。”

我吸了一口气,忽然鼓足勇气,问:“你算不算是一个鬼魂?”

梁山伯道:“也许是一半一半。”

“一半一半?什么意思?”我更是大惑不解,“如果你有一半是鬼魂,另一半又该算是什么?”

梁山伯道:“这是一个太遥远年代的故事,将来,你会渐渐明白的。”

我很是不满:“为什么要等到将来才可以明白?你现在就可以把事情的真相,老老实实地告诉我知道。”

梁山伯道:“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候,就算我不说,你也会知道一切。”

他说之后,就拉开房门,在酒店长廊外消失了踪影。

好一个梁山伯,竟然在“化蝶”之后,往来穿梭于一千二百年后的世界各大都市。

要查明种种真相,除了洛云之外,我再也想不出会有更适合的人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年虫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