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虫人》

五 旅行社奇遇

作者:中国科幻

温守邦在洛云的惊奇科幻之旅故事中,绝对不是主角,但他的叙述,却霸占了大量篇幅,以致看来既不顺眼,也不合理。

也许,这便是人生的缩影。

现在,洛云重掌大权,继续叙述这个离奇的故事。

听温总裁讲故事,虽未致于乱七八糟言不及义,但耳朵总是听得痕痕痒痒,原因不明。

他忽然问:“方小姐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这是明知故问,要是我连维梦的下落都不知道,又怎会巴巴的赶到这里来?

陪他用膳,算是草草填饱了肚子。

我对温守邦说:“维梦已离开了加德满都,她去了帕坦。”

温守邦立时道:“帕坦在加德满都市南方,十分接近,十几分钟车程便可到达。”

我道:“明天一早,我们才去找她。”

温守邦道:“这岂非又耽搁了时候吗?何不立刻启程?”

我加以解释:“她在一个朋友的工艺品店住宿,现在太晚了,打扰人家不怎么方便。”

温守邦咕哝着,显然心中老大不情愿,但面对着我这个洛会长,却是无可奈何。

这一晚,各自回到酒店房间休息。

我拨了一个电话,工艺品店的老板很快就接听,而且很快就找到了维梦。

“我已到了尼泊尔,和你相隔不远,承蒙你的指点迷津,温总裁又再一次在我左右阴魂不散。”我在电话中开门见山,第一时间诉苦。

维梦“哈”一声笑了起来,这阵笑声,竟像是发自十三四岁小女孩口中,真是说不出的动听。

她道:“听老卫说,你近来有点苦闷,到尼泊尔走走,对你会大有裨益。”

我道:“明天一早,我来找你。”

维梦道:“也不要太早,在这里,我一天比一天懒惰,十点之前,决不肯爬起床来。”

我叹了口气:“要是我睡在你身边,我就不容许你这样放肆。”

维梦道:“你可以睡在我身边,但在我们的中间,必须放置一只装满镪水的大碗。”

我叫了起来:“在许多梁祝电影中,放在大床中间的只不过是一碗清水。”

她嘻嘻一笑:“你也许比梁山伯还更笨愚三分,但我肯定比祝英台还更媚明伶俐。”

我叹了口气:“时已夜深,明早再行领教你的高招好了。”

翌日,离开酒店大堂,已是上午十时零五分。温守邦包下的黄色轿车早已在门外恭候。

我还没上车,已陡地呆住。因为我看见维梦早已坐在车厢里。

我立刻钻入车内,抓住维梦的手:“亲爱的,你怎么比我更早爬起床?”

她那天生长长的睫毛在我面前悠然地眨动:“昨晚,我睡不着觉。”

我自豪地笑道:“知道我已到了尼泊尔,所以睡不着觉吗?”

她摇了摇头:“你还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我作了一个吃惊之状:“你在尼泊尔勾上了别的男人吗?”

她嫣然一笑,同时一个耳光掴了过来。

这时候,温守邦已坐在车头司机旁边的座位上,他从倒后镜中看得一清二楚,不禁叹息着道:“从香港耍花枪耍到加德满都,真是羡煞旁人。”

要是他坐在我身边,这一巴掌我很有可能会“自动转帐”,让这个世界级的大富豪也尝尝挨耳光的滋味。

再看维梦的脸色,她看来并不像是和我这个未婚夫耍花枪,而是真的不怎么愉快。我叹一口气,道:“你在朋友的工艺品店里借宿,有什么问题?”

维梦沉默片刻,才道:“凌晨一点二十五分左右,她忽然在我的房子里出现,和我谈了一阵。当她离去之后,我就再也没法子可以睡得着觉。”

我立时神情凝重起来。

她真的遇上了某种麻烦,但单凭这几句简短的说话,我可没法子可以猜想得到究竟出了什么岔子。

我只好作出比较合乎情理的猜想,道:“是不是老板娘有什么冤情要向你诉苦?”

我这样说,是因为知道,她在这工艺商品店里所认识的朋友,就是这里的老板娘。

两年前,她跟随着一支电影摄制队在帕坦拍外景,其中有一段剧情,就是在这工艺商品店中拍摄,而且在拍摄期间,和这里的老板娘很谈得来,并且交上了朋友。

因此,我才作出了一个这样的推测。但维梦冷冷一笑,道:“自作聪明!”

我心中有气,忍不住道:“是谁有本事令你睡不着觉?昨天,温总裁看见了梁山伯,大概你遇上的会是祝英台吧!”这是晦气说话,就连我自己也感到过份之至。

可是,维梦竟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叫道:“你……怎会知道的?”我陡地感到脸上的肌肉僵硬起来。过了一会,才道:“梦,不要用这种事来开玩笑!”

“谁有闲情逸致跟你开玩笑?”她寒着脸,神态一本正经地,“跟我谈话的,正是祝英台!她……她真的是一个美女!”

她这样说,温守邦似在车头座位上全身瘫软下来,嘴里更发出了怪异的呻吟。

他道:“既有梁山伯,自不然也就会有祝英台……好!好极!真的是好极了!”

我怒道:“才只是来了梁、祝二人,有什么好了!最好是银心、仕九、马文才统统现身来一个大合唱,那才算是有点瞄头!”

温守邦苦笑一下,道;“但在这个时候,最少也该听听祝英台有什么说话留下来吧?”

维梦道:“祝英台对我说:‘那个印度和尚早已死了,就算把整个尼泊尔连同喜马拉雅山一起翻转过来,也只会是白费功夫。’”

“我问她是谁?她很爽快地回答:‘我是祝英台,难道你没看见,我是从一只蝴蝶变出来的吗?’

“我告诉她:‘你看来真的很像从一只蝴蝶里幻变出来,但我瞧得并不真切,感觉上总是含含糊糊的,也许,这只是一种魔术!’

“祝英台冷冷一笑,她道:‘你若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魔术,只好任悉尊便。’她说完之后,我感到有点晕眩,不久,她在我房子里消失。

“她真的很美丽,而且穿的衣服,就像是正在拍摄古装戏。

“可是,我拍了这许多古装电影,从来没见过这种质料的戏服。……她……可能真的就是祝英台。”

我呆住了,事情越来越是怪不可言。

形势发展成这个样子,实在是谁也料想不到的。我心中暗自纳罕,维梦遇上的真的是祝英台吗?

祝英台说“印度和尚”死了,所指的自然便是甘尔。

我闷哼一声,道:“她说甘尔早已死掉,你相信吗?”

维梦道:“这是毫无证据的说话,正是一面之辞,难使人信。”

温守邦也同意这种见解,道:“既来之,则找之,除非真的找到了甘尔的尸体,否则,我绝不轻易放弃!”

对于他果敢坚决的态度,我并不由衷地感到欣赏。我冷冷一笑,道:“甘尔的下落,目前还是未知之数。在尼泊尔山区找一个人,很有可能会是大海捞针,永远没有结果。”

温守邦并没有泄气,道:“事在人为,只要你肯助一臂之力,我们就有机会。”

我不理睬他,反而十分重视维梦手头上的有关资料。

我问:“费简娜对甘尔的底蕴,十分熟悉,她向你提供了什么样的线索?”

维梦道:“费博士认为,甘尔很可能已给一股不寻常的势力所操控,而她的丈夫堂本英夫,也正在身不由主的境况中。”

我沉吟着,道:“甘尔落在什么人的手上,那是另一回事,最重要的,是甘尔目前的所在地。”

维梦道:“费博士告诉我,要找甘尔,首先一定要找到高山喇嘛。”

“高山喇嘛?”我陡地一凛,“这是尼泊尔最神秘的一位喇嘛,听说他有异乎常人的能力,经常往来于各大小喇嘛庙之间。甚至曾经有人见过,他从千丈悬崖之上直往下跳,身上并无任何特别的装置,看来就和一个跳崖自杀的人毫无分别。

“可是,第二天早上,他又回到了悬崖之上,神态自若地向远方眺望,似乎什么事情也不曾发生过。”

“高山喇嘛拥有神秘的法力,他的咒语可以导致雪崩,甚至可以令一千米范围内正在飞行的直升机掉下来。”

“当然,这都是传言,站在科学的立场上,完全没有证据足以显示,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维梦道:“高山喇嘛是一个怎样的喇嘛,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够把他找出来!”

我不再说话,到了这个时候,我只可以静心聆听,因为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所知道的和所能够接触得到的一切,都极其有限。

这时候,轿车一直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行驶。因为我们并没有向司机说出一个目的地。

汽车司机耐性甚佳,那是可以理解的,在温守邦银弹攻势之下,再脾气暴躁的人,也会变得沉默而又有耐性。

不久,维梦说出了一个地址。

她说的是尼泊尔语言,那个司机一听就明白。

根据近期最新统计数字显示,在这个国家使用的主要语言,就是尼泊尔语,高达六成左右,而印度语则占两成。

加德满都,是加德满谷地主要城市之一。

加德满都谷地,是尼泊尔整个国家的主要发源地,面积不及十五万平方公里,人口二十三万五千人,海拔一千三百三十一公尺。

古老相传,古代的加德满都,原本是一个湖泊,湖中有一朵美丽的蓝色莲花,乃是阿提菩萨的化身。

对于这些掌故,汽车司机当然是最熟悉不过的,他叫布那,一生之中从没离开过尼泊尔这个国家。

他佩侃而谈:“阿提菩萨法力无边,拥有极尊崇的地位,当时,各地都有无数前来膜拜的朝圣者,其中甚至包括来自中国的文殊菩萨。

“据说,法力也同样高深的文殊菩萨,为了更能接近这一朵神祗的光华,便施展神奇的力量,以‘智慧之剑’把谷壁切开,让湖水流泻出去,从而使莲花能够在谷地之上继续绽放。”

温守邦慨叹地说道:“这是伟大的传说,好比一个庞大的工程,但在菩萨骄人法力之下,一切都是那么完美、轻而易举。”

布那又道:“但在印度教,却又有另一种传说。”

“加德满都湖泊,是给印度教库里须那神祗,引用威力惊人的雷电力量,把谷壁劈开,使湖水流泻才形成了这一片谷地。

“虽然各个宗教都流传着不同的说法,但无论怎样,根据地质考察的鉴证,证实加德满都谷地,确实曾经是一座美丽的湖泊。”

温守邦道:“这就难怪,在尼泊尔国境之内,到处都是庙宇和佛塔了。”

言谈间,黄色轿车已停放在一条商店林立的街道上。

维梦要找寻的,是一间规模细小的旅行祉,社长是尼泊尔人,四十岁左右,他叫苏罗。

苏罗皮肤黝黑,个子不算高大,但却精神抖擞,一副浑身是劲的模样。

他懂英语,而且比布那高明得多。

维梦把一张名片交给苏罗,道:“我是费简娜博士的朋友,我们这里有三个人,想到卡拉峰走一走。”

苏罗把一杯可乐递给温守邦,同时命令他:“一口气把它喝掉。”

温守邦把杯子捧着,看了一眼,略有迟疑之色。正要仰首喝下,苏罗忽然把杯子抢了过来,然后把整杯可乐泼在温守邦的脸上。(这手法近来似乎大行其道,一个歌星在婚变之后给记者追问情况,他一个不高兴,也用汽水泼在记者的脸上。)

温守邦是富可敌国的大财阀,苏罗显然是有眼不识泰山了。在此同时,我也认为温总裁一定会大发脾气。

我认为他会大发脾气,并非因为他是个大财阀,只是以常人的正常反应来作出这种判断。

但很奇怪,温守邦只是掏出了手帕,不住的在拭抹脸庞。

我以为他会在抹干脸上的可乐之后发难,但他只是苦笑一下,又摊了摊双手,耸了耸肩,一脸无可奈何之状。

苏罗冷冷一笑,道:“有钱人的性命太珍贵了,别说是卡拉峰,便是莎林寇,也得好好考虑一下,是否可以支撑得到那个高度!”

温守邦正要答腔,我已抢先一步说道:“莎林寇在波卡拉西北,海拔在一千六百公尺之下,只是最容易走的路线,便是一个老太婆,也可以在当天之内完成。”

苏罗冷冷的瞧着我,道:“但你们这一位漂亮的小姐,她想我带你们前往的地方,是海拔超过五千公尺的卡拉峰!”

我道:“站在卡拉峰,可以把喜玛拉雅山著名的高峰一览无遗,但这个高度,并不见得十分可怕。除非你肯定,我们这几个人,只要置身在三千公尺高地之上,便会患上高山症!”

苏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道:“你对高山症的认识有多少?”

好家伙,竟然在考一考我啦!

我忍不住冷冷一笑:“这只是小学生的常识,但你要看看我是否连小学生也不如,只好向你说一遍。

“在高山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 旅行社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年虫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