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虫人》

七 凡夫俗子

作者:中国科幻

前往卡拉峰,必须取道于鲁卡拉

鲁卡拉有一个国内机场,从加德满都乘搭航机,大半个小时左右便可抵达。

苏罗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一切,总共有六个挑夫和两个厨子,阵容倒算不弱。

苏罗对我们分析眼前的形势:“明天,我们就会攀上南溪巴沙,这个地方已经是三千四百四十公尺的高山,氧气越来越是稀薄。

“要避免患上高山症,情况就和潜水一样,尽量避免急上急落。因为只有这样,身体才可以逐渐适应。

“照正常情况而论,每天攀登的高度,最多不宜超过五百公尺,路程的远近反而不成问题。

“要是感到不适,必须争取休息的机会,而且要多喝水,以每天不少于三公升为佳。”

我道:“放心好了,我原本就是来渡假的,越是优悠写意的旅程,越合我的心意。”

苏罗冷冷一笑:“但你的波士并不这样想。”

在他眼中看来,我已成为温守邦的下属,真是可笑复可恶。

但我并不分辩。这一个脾气古怪的旅行社东主,我对他并不特别憎厌,却也不存在任何程度的好感。

无论他怎样看和怎样批评,对我来说,都只是无关痛痒的事。

我们很快就开始了攀山之旅。我一直跟在维梦左右,她穿着的是一套专业运动装,色泽五彩缤纷,颜色灿烂得令人目眩。

她告诉我:“这是最新设计的运动时装,既轻便,还具有调节体温的功能。”

我笑笑道:“无论你穿什么服装,只要没有把美丽的脸蛋罩住,我就很想吻你。”

我说的是真心话,她是知道的。

她爽快地给了我一个吻。

飞吻。

虽然只是一个“不着边际”的飞吻,但仍然具有令我遍体酥软的神奇魅力。

猛地里听见苏罗的一声喝叫:“在攀山的时候,最忌卖弄风騒,要是在险峻山崖之上忽然晕其大浪,直掉下去可不怎么有趣!”

他是专业的攀山向导,甚至可以说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可是,我又是谁?

我是惊奇俱乐部的始创人兼会长洛云。当然,我必须承认,我从没攀登过额菲尔士峰,但我这十年以来的种种历险生涯,又岂是苏罗所能明白的?

对于他这种态度,我十分反感,也不再打算和这种人客客气气。

我疾冲上前,首先告诉他:“我叫洛云,我的身份,你是早已知道的,但很不幸,你一直都把我这个会长当作白痴,请问一声,你凭什么在我面前胡说八道?”

苏罗见我来势汹汹,却还是紧绷着脸,完全没有把架子丢开。他粗着嗓子道:“洛会长,我说的都是事实,别忘记,我是这一支攀山队的队长!”

我冷冷一笑:“就算阁下是三军总司令,也没有资格在我和未婚妻面前焚琴煮鹤!”

我是把“焚琴煮鹤”这句中国成语,硬译为英语说出来的。

苏罗的英语程度再精刮,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为什么要“焚琴”,何谓之“煮鹤”。

要是他态度软化,我是不会咄咄逼人的。但他居然硬撑到底,甚至还用力在我胸口上推了一下。

他这一推,劲道十分凶猛,我一看之下,就知道这家伙是懂得搏击功夫的。

因为他不单只是伸手一推,另一只左手更已摆出了攻击姿态,只要我稍有异动,立时就会施展更狠辣的袭击。

我并不是一个三天不打架便会手痒的人。

就算三年不打架,也不会。

因为痒的不是一对拳头,只会是心痒难熬。

难得对方打算“先发制我”,那是最妙不过的。在他伸手向我一推之际,我已巧妙地把身子向左后方轻轻卸避。

他感到不对劲,再也不留手,左手“霍”的一拳,直向我右颊轰了过来。

我嘿嘿一笑,心想要是给你打中了,将来还有面目回香港见乡亲父老吗?

他轰出左拳,我用右爪回敬。

他的拳法,出自何门何派,请恕洛云孤陋寡闻,看不出来。(尼泊尔这个“伟大的小山国”有什么上乘的武功,待考。)但我这一爪,却是大有名堂。

这是“三钩鹰爪功”!

一爪三钩,只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力道,闪电般向敌人施展狠辣的反击。

苏罗那一拳,自然是击中了稀薄的空气。但我这一爪,却准确地抓住了他的“巨骨穴”。

巨骨穴在人体肩外侧,锁骨与肩峰相接的凹处。我用三钩鹰爪一抓下去,苏罗的上半截身体,立时就酸软起来。

要是他立时投降,我也许会不为已甚。但这家伙狠劲大发;非但没有投降,反而右脚直踢向我的小腹!

我的小腹,是要留待维梦温柔地抚摸的私家重地,要是给这厮踏出一只防滑攀山鞋印,那可不妙。

我立时松开了苏罗的巨骨穴,又把身形一矮,以地堂腿扫向他的左脚膝盖。

他早已败象毕呈,又怎能招架,以至是闪避?

这一脚虽然并不致命,但却令他痛彻心肺,竟然杀猪也似的叫了起来。

我扑前瞪着他,要看看他狼狈的样子,他竟然一口口水吐出,要是我反应稍慢十分一秒,已然“中招”!

这家伙太可恶了。他曾经用可乐泼得温守邦一脸胡涂,又向我吐口水,要是再不还以颜色,最少有三几晚睡不着觉。

我不再留情,反手便是一掌,“叭”的一声,一掌把他打得鼻孔喷血,仰天倒下。

两个挑夫急急走了上来,神情又是焦急又是惶恐。我挥了挥手,用尼泊尔语叫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私人恩怨,很快就可以解决!”

一个挑夫道:“在攀山前打斗,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道:“这并不是打斗,我只是动用武力殴打一个自以为是的向导!”我是怒气冲冲的,甚至是野蛮的,但我实在忍受不住苏罗这个混蛋!

经过了一番扰攘,到最后苏罗总算是忍气吞声,继续做他的向导,而且还亲口答应了温守邦,不再找我的麻烦。

我却事先提出警告:“他不找我的麻烦,并不等于我也不找他的麻烦,要是不满意,大可以把这一个攀山旅游团解散。”

温守邦大是着急,他把我远远拉开,苦着脸道:“洛会长,求求你不要把事情搞垮,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已不可能走回头路。”

我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温总裁,你会否相信,就算我把苏罗两条腿一起打断,他也会叫挑夫把他抬着带领我们前往卡拉峰?”

温守邦一怔:“何以见得?”

我道:“他根本就是高山喇嘛的人!初时,他完全不愿意把我们带到卡拉峰找寻高山喇嘛,但当我跑到街上对付跟踪者的时候,他和高山喇嘛联络上了,然后,他就作出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这个人,对金钱并不重视!虽然他是旅行社的老板兼向导,但实际上,他是一个灵魂学的研究者!”

“灵魂学家?”温守邦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你的意思,是说梁、祝的现身,其实就是他们的鬼魂,在一千二百年之后重现于世上?”

我摇摇头,道:“我只是说苏罗这个人,并不是一般的向导,他和梁祝事件,不一定有任何程度上的关系。”

我顿了一顿,又道:“但无论如何,他和高山喇嘛的关系,非比寻常,而高山喇嘛又和甘尔之间,大有渊源。”

温守邦站着发呆,过了半晌才道:“既来之,则攀之,只要没患上高山症,我一定跟着大队攀上卡拉峰,看看高山喇嘛是否有三头六臂十二只眼睛!”

我抬起头,望向喜玛拉雅山群峰。

这些山峰终年积雪,一直被视为神仙居住的地方。

在这些人迹罕至的雪峰,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五天后,我们来到了高度接近五千公尺的山区。

在这里,气温很寒冷,但我知道,距离卡拉峰只有一天的路程。

晚上,我和维梦同在一个帐蓬内,我们都各自躺在一个睡袋中。我瞧着她的脸,忍不住赞叹起来:“亲爱的,你真美丽,可惜睡袋太细小,不能同时容纳两个人的身子。”

她没好气地一笑:“下次不要带睡袋,索性改用鱼网好了。”

我摇摇头,道:“鱼网不大好,总是令人联想起‘一网打尽’这种字眼。”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一阵微弱的叹气声音。

这一阵叹息的声音,其实并不微弱,只是因为距离太远,所以只能隐隐听闻。

我并非不以为意,只是这声音来自远方,我就算把脑袋探出帐蓬外,也一定不会看见什么,与其如此,不如继续逗留在帐蓬内,痴痴地凝视着维梦的脸。

维梦道:“你怎么老是看着我的脸?”

我叹了一口气,道:“请问方小姐,你现在除了这张脸孔之外,还有什么地方是从衣服、睡袋之中展露出来的?我喜欢看的是你,并不是你身上的衣服、睡袋。”

我的解释,合情合理。但维梦井没有把身体上其余任何一寸肌肤解除束缚。

我从来不会强人这难。就算有这种事情发生,也只会是偶一而为之,而且无论在事前事后,都会有合理的解释。

我认为,当一个人肯定自己永不撤谎,永不勉强他人,永不这样永不那样的时候,这人已接近疯狂边缘,再不然,就是一个愚蠢的骗子。

我不打算做圣人,什么柳下惠坐怀不乱,只当是海市蜃楼般的虚幻故事。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我又听见那一下微弱的叹息声音。

然后,又听见了一下号角的声音,似乎正在从另一个相反的方向,传了过来。

号角声原本是巨大的,但它也和叹息声一样,来自遥远的地方。

维梦当然也听见了。她蹙了蹙眉,道:“这两下叹息声,和这一阵号角声,似乎是互相呼应的。”

我完全同意她的见解。我道:“在喇嘛庙,经常都会响起巨大的号角声。”

维梦说:“号角声可以及远,但一个人叹息的声音,每每在咫尺之外,已不可闻,要是两者之间,竟可相隔数里,甚至是数十里外互相呼应,可不简单。”

她一面说,一面已从睡袋里站了起来。

我跟着她,一起走出了帐蓬。

天色黝黑,但夜间从高峰上的雪光倒映下来,仍使人看见喜玛拉雅山群峰的耸高和伟大。

苏罗也站在帐蓬外,他仰着首,面向东北,神情若有所思。

我走了过去,缓缓道:“是高山喇嘛的叹息?”

苏罗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已在卡拉峰等待着我们。”

我道:“高山喇嘛远在卡拉峰,他的叹息声怎能传到这里来?”

苏罗道:“密宗大法,有数之不尽的神秘力量,甚至连元神都可以出窍。”

我道:“那一声号角,又是什么意思?”

苏罗道:“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我道:“你还没有说,怎见得我会不相信?”

苏罗道:“我们曾经大打出手,你不怕我怀恨于心,向你提供不真确的消息吗?”

我道:“你当然可以提供不真确的消息,但我也可以透过自己的思考,加以分辨。”

苏罗看了我一眼,忽然笑笑:“惊奇俱乐部的会长,果然不是一般人。”

我道:“那一声号角,是否有人从喇嘛寺庙中,向高山喇嘛传递讯息?”

苏罗道:“不错,但那讯息究竟是什么意思,相信只有高山喇嘛才能明白。”

我忍不住问:“苏罗先生,请问高山喇嘛和你有什么关系?”

苏罗抓起了一个形状古拙的水壶,徐徐地喝了一大口清水,然后才道:“他是我的父亲。”

我怔呆半晌,苏罗立时双眼翻白,道:“我的说话,你最好连半个字也不要相信。”他说完之后,就钻回他自己的帐蓬中。

翌日清晨,我们继续登山的旅程。

下午,我们终于到达卡拉峰。在这里,可以看遍喜玛拉雅山所有的山峰,视野一望无际,令人在心旷神怡之余,更有着平生难以忘怀的感觉。

但在这山峰之上,一片清幽,完全看不见任何人的踪影。

我问苏罗:“高山喇嘛呢?怎么他不在这里?”

苏罗没有回答我的质询,却站在山峰一角,四处眺望,但我循着他视线所及之处,并没有任何发现。

我没有发现,并不等于苏罗也是一样。过一片刻,他忽然指着一个山坡,失声叫道:“是高山喇嘛的符咒盒!”

山坡距离我们并不远,但所处的位置,相当险峻。我还没有作出任何建议,他已找了两个挑夫,带备绳索,和一些专门攀登陡坡的用具,向那个山坡进发。

半小时后,他已成功地把一个黝黑的盒子带了回来。我问:“你肯定这是高山喇嘛遗留下来的?”

苏罗的神情,十分凝重,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把这个符咒盒打开。

盒子一打开,我看见的是一只干枯了的蝴蝶!

蝴蝶!又是蝴蝶!我呆住了!又问苏罗:“这是什么意思?”

苏罗摇摇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 凡夫俗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年虫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