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火》

第十一部:海底基地见张小龙

作者:中国科幻

我抬头看去,心中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一架小型的水上飞机,正越飞越低,不一会,便已经在水面上停了下来,而那艘游艇,又正是向这架水上飞机驶去的。

游艇到了水上飞机旁边,停了下来。那人也站了起来,道:“走吧,要记得,你是没有逃走的机会的。”我毫不示弱,道:“我根本不想逃走,要不然,根本我不用找甚么机会!”

那人以冷峻的眼色,又向我望了一眼。

我和他一齐跨出游艇,从游艇到水上飞机,已搭了一块跳板,在跳板上的时候,我又可以有一次逃走的机会的。我相信,如果我潜水而逃,立即潜向海底的话,逃走的可能性,会有百分之八十。

但是我却只是想了一想,并没有行动。因为我在这时,绝不想逃走。我要看看这个规模大到拥有水上飞机的集团,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我决定要会见这个组织的首脑,从而来寻找张小龙的下落,和消灭野心家的阴谋。

所以,我毫无抵抗地上了水上飞机。那人在我身后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莎芭并没有进机,机舱中,除了原来就在的四个大汉之外,就只有我和那个人了。

我们一上了飞机,飞机便立即发出轰轰的声音,在水面上滑行了一阵,向天空飞了出去,我好整以暇地抽着烟。飞机是向南飞去的,向上望去,只是一片大海,和几个点缀在海面的小岛。

我索性闭上了眼睛养神,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感到飞机在渐渐地下降,我睁开眼来,不禁心中暗暗称异。

我以为那一架水上飞机,一定会将我带到一个无人的荒岛之上。但实际上却并不是,飞机已在盘旋下降,但是下面,仍然是一片汪洋。

直到飞机降落到一定程度时,我才看到,在海面上,有一艘长约六十尺的游艇,正在缓缓地驶着,那艘游艇全身都是海蓝色,简直难以发现它的存在。

飞机在水面停住,那艘游艇,迅速地驶向前来,在飞机旁边停下,飞机和游艇之间,又搭上了跳板。我不等敌人出身,便自己站了起来。

那四个大汉先走了出去,那面目冷峻的人,仍然跟在我的后面。

我看到那四个大汉,一踏上了游艇,面上便有战战兢兢的神色,笔也似直地站在船舷之上。我和那人也相继踏上了那游艇。

我回头向那人看去,只见那人的面色,虽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他的眼神之中,却流露着不可掩饰的妒羡之情。

我看了那人的这种眼神,心中不禁为之一动。

那毫无疑问,表示这个人的内心,有着非凡的野心,有着要取如今在游艇上等候我的人的地位而代之的决心。我立即发现这可以供我利用。当然我当时绝不出声,只是将这件事放在心中。

那人冷冷地道:“向前去。”我“啧”地一声,道:“好漂亮的游艇啊,比你的那艘,可神气得多了,一看便知道是大人物所用的。”

我一面说,一面又留心着那人面上神情的变化,只见他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像那人这种高傲、冷血的人,自然是不甘心有人在他之上的,我的话可能已深入他的心头了。我走到了舱中,舱中的陈设和上等人家的客厅一样,那人走到一扇门前,停了下来,轻敌了几下。门内有声音道:“谁,汉克吗?”

那人应道:“是,那个中国人,我们已将他带来了。”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那人叫汉克。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德国人的名字。

我在沙发上坐下,只见汉克推开门走了进去,不一会,汉克便和一个人,一齐走了出来。我老实不客气他用锐利的眼光打量着那个人。

那人约莫五十上下年纪,貌相十分平庸,就像是在一家商行中服务了三十年而没有升级机会的小职员一样,腰微微地弯着,眼睛向上翻地看着人。

可是,那么高贵的汉克,虽然神情十分勉强,但却也不得不对那个中年人,装出十分尊敬的样子来。那中年人在我面前,坐了下来,第一句话便道:“你知道我们是甚么人?”

我身子一仰,道:“不知道。”

那人讲的是英语,但是却带有爱尔兰的口音,他对我的回答的反应是“哼”地一声,立即又道:“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是人类之中最优秀的份子所组成的一个组织。”

我点了点头,道:“除了一个字外,我同意你所说的全部的话,”那中年人像是微感兴趣,道:“哪一个字?”我道:“你说最优秀的,我的意思,应该改为最卑下的!”

那中年人一听,“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竟一点怒意也没有,我对那中年人的涵养功夫,不禁十分佩服。那中年人笑了一会,道:“这是小意思,优秀也好,卑下也好,都不成问题。”

他讲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望定了我。

我这时才发现,那人的相貌虽然十分普通,但是双眼之中,却有着极其决断的神色,当然他是有过人之处,才成为这个组织中的首脑的。我想。

他望了我一会,才道:“我奉我们组织最高方面的命令,有一件任务,必要你完成的。”

我听了之后,不禁吃了一惊。

原来眼前这个,经历了那么多曲折,方能以会见的神秘人物,仍然不是这个野心组织的首脑。

我略想了一想,便说道:“任务?我有义务要去完成么?”

那中年人笑道:“你必须完成。”

我自然听得出他话中的威胁之意,我向艇外看了看,仍旧只有四条大汉守着,舱内,就只是那中年人和汉克两个人。

我耸了耸肩,伸手指向那中年人,道:“你必须明白,你的话,对我没有丝毫的约束力,也没有丝毫的威胁力,但是我仍愿意听听你所说的任务是甚么?”

那中年人轻轻地拨开了我的手指,道:“你错了,但我也不必与你争辩,你既然受了张海龙的托咐,在寻找他的儿子,那我们就可以安排你和他儿子的见面,但是你却必须说服张小龙,要为我们服务!”

我一听得那中年人讲出了这样的话来,心中不禁怦怦乱跳。张小龙的下落,直到这时候才弄明白。从那中年人的话中,可以听得出,张小龙仍在世上。当然是他不肯屈服,所以敌人方面,才会要人来说服他。

我被他们选中为说服他们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我是中国人,而且,我是他们的敌人,他们如今将我扣了起来,当然是少了一个敌人了。

我想了片刻,自然不愿意放弃和张小龙见面的机会,所以我点了点头,道:“我可以接受你的任务。”那中年人道:“好,痛快。我最喜欢痛快的人,你可以立即就与他会面。”

我惊讶道:“他也在这游艇上么?”

那中年人道:“当然不。汉克,你带他去见张小龙。”汉克一听得那中年人叫他的名字,立即站直了身子,等那中年人讲完,道:“先生,你忘了我没有资格进秘密库的了么?”

那中年人笑了笑,道:“自然记得,因为你将卫斯理带到了此地,我和上峰通电,你已升级了!”汉克的面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但随即消逝,又恢复了冷峻。

那中年人在袋中取出了一个如指甲大小,红色的襟章,交给了汉克,汉克连忙将他原来扣在襟上的一个黄色襟章,除了下来。

我这时才注意到,那中年人的襟章,是紫色的。那当然是他们组织中,分别职位高下的标。

汉克佩上了红色的襟章,带着我向游艇的中部走去,到了游艇的中部,汉克一俯身,揭起了一块圆形的铁盖来。那块铁盖一喝了开来,我便为之一呆。只见有一柄铁梯,通向下面,汉克命令道:“下去!”我心中充满了疑惑,汉克冷冷地道:“你想不到吧,刚才你见的,是十分重要的大人物,在游艇下,有潜艇护航,你如今,是通向潜艇去的。”

我听了之后,心中也不禁吃惊。

当然,汉克的这番话,竭力地在抬高那中年人的地位,也就等于是为他自己吹嘘一样。但是那组织如此严密,物资如此充沛,又掌握着这样新的科学技术,如果再加上张小龙的新发明的话,那么这批人,不难成为世界的主宰,整个人类的历史,便曾在他们手中转变了。

我如今所负的责任,是如此重大,令得我一想起来,便不意心跳气喘,我只有一个人,就算和张小龙见了面,也不过两个人,能不能和这样一个完善的大组织作对抗呢?

我一面想,一面顺着铁梯,向下走,不一会,便到了一个密封的船舱之中,有两个人迎了上来,以奇怪的眼光望着我,汉克接着下来,道:“我要将这人带到秘密库去。”

那两人立即答应一声,以手打了打舱壁,发出了“当当”的声音来。

不一会,铜壁上“刷”地一声,露出一扇门来,伸出了一股钢轨,在钢轨上,滑出了一辆犹如最小型的小汽车也似的东西来。那东西,还有一个最好的形容,那就是一看便令人联想起一个巨大无比的大甲虫来。

我的见闻不能说不广,但那是甚么玩意儿,我却也说不上来。汉克像是看出了我面上疑惑的神情,他得意地笑了笑,发出的声音,犹如狼群在晚膳一样,道:“想不到吧?”我仍然不知他所指的何事,只是冷冷地道:“想不到甚么?”

汉克踏前一步,在那个“大甲虫”上的一个按钮上一按,只听得一阵金属摩擦的“轧轧”声过处,那“大甲虫”的盖,打了开来。

我向“大甲虫”的内部看去,只见那里面,有两个车位,可供人屈膝而坐,在那两个座位之前,是许多的仪表和操纵的仪器。

我仍然以怀疑的眼光望着汉克和那“大甲虫”,汉克又狼也似地笑了起来,道:“子母潜艇,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是德国科学家在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在这艘大潜艇中,可以发射九艘这样的小型潜艇,而每一艘小潜艇中的固体燃料,可以使小潜艇在海底下遨游一个月之久!”

我曾听得人说起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期,德国科学家有许多战争工具上的新发明。最著名的自然是“v2”飞弹(这是今日太空科学成就的雏形),而“子母潜艇”,也是其中之一;大潜艇能将小潜艇像鱼雷也似地发射出去!

这些新发明,大都未能投入生产,便因柏林失守,希特勒下落不明而告终,我相信,这艘子母潜艇是世上仅有的一艘,极可能是当年德国海军的试制品。

我在刹那间,心中又感到了新的恐怖。

因为如果我的料断不错的话,那么,在那个野心家集团的高层人物中,可能有着当年的纳粹份子!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当年,纳粹的野心,加上可以改变人类历史的科学发明,那实是不能想像的恐怖事情。

我心中在发呆,汉克不知我在想甚么,还以为他的夸耀,使我震惊。

他又以十分狂妄的语意道:“德国的科学家,是第一流的科学家,德国人,是第一流人!”

我厌恶地望了他一眼,这个纳粹的余孽!我老实不客气地道:“奇怪,我不知道张小龙在甚么时候,已入了德国籍!”

汉克的面色,一直是十分冷峻,直到他听得我讲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面上的神色,才为之一变,愤怒得连耳根子都红了!

我冷冷地道:“我们中国人,认为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没有甚么第一流第二流之分。但如果要说第一流的科学家,那么张小龙当之无愧,他是中国人!”

汉克的面色,更其难看,他想宣扬纳粹的那一套,却在我面前碰了一个大钉子。我为了可能以后还有利用他之处,所以不想令他难堪,话一讲完,便道:“我们该走了?”

汉克“哼”地一声,跨进了那小潜艇,我也跨了进去。

当我们两个人,坐定之后,那小潜艇又给我以太空舱的感觉。

汉克一按钮,盖子便“轧轧”地盖上。等到盖子盖上之后,我才发现,在小潜艇中,我们不是甚么也看不到的,在前方,有着一块暗青色的玻璃。

那块玻璃,从外看来,和钢板一模一样,但是由里向外看去,却是一块透明度十分强的玻璃,外面的一切,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坐定之后,汉克熟练地按动了几个掣,看了一盏小红灯,听得扩音器中,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道:“预备好了?”

汉克回答道:“已预备好了!”

这时候,扩音器中,已经在倒数着数字,从“十”开始,很快地,“四三——二——一——零”,一个“零”字才一入耳,眼前突然一黑,同时,耳际传来了一种刺耳已极的声音。

不要说还有伴随而来的那惊人的震动,便是那刺耳的声音,神经不正常的人,也是难以禁受!

但是这一切,却都只是极其短暂的时间内所发生的事。转眼之间,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部:海底基地见张小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