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火》

第十三部:同归于尽的计划

作者:中国科幻

因为,那野心集团的力量,竟是如此强大!要知道,那艘潜艇本身,便是毁灭性的武器,但却在一秒钟内,便被毁灭了。

我一个人,虽然有着极其坚强的信心,但是又有甚么力量来对付这样的一个掌握着高度科学技术的魔鬼集团呢?

那声音得意地笑了起来,道:“如今,你已相信我们是有力量征服全世界,而不是没有力量了?”我的声音,仍是十分疲倦,道:“不。”

那声音像是大感意外,道:“我愿意听你的解释。”

我欠了欠身,道:“当你用到‘征服’两个字时。我表示不同意。但是你如果选用‘毁灭’这两个字,那我就同意了。”

那声音沉默了好一会,才道:“卫先生,你不但是一个十分勇敢的人,而且具有过人的智慧。”

我对对方的盛赞,一点也提不起兴趣来。

那是因为我目前的处境,如今,对方即使说我是天神,我也依然是他们的俘虏!那声音续道:“你的想法,和我、以及我的一部份部下相同,我们要征服,而不要毁灭。”

那两句话,使我知道,原来魔鬼集团之间,也有着意见上的分歧,首领和一部分人,想要征服,但另有一些人,大概是主张毁灭的。

我勉力使自己发出了一下笑声,道:“那么,你只怕要失望了,因为你们所掌握的科学,虽然如此先进,却还未能做到征服人类的地步。”

我立即发现,那首领的谈话艺术,十分高超,因为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给他引得他所要交谈的话题上去了,他道:“不,我们已经有了这一方面的发现了,这也是你为甚么来到这里的原因。”

我猛地一愣,想起了张小龙的发明。

同时,我也想起了霍华德的话来,我的心中又不禁产生一线希望。

因为霍华德正是无端端损失了一艘如此卓越的潜艇的国家的人。

霍华德担负的任务,又是维护全世界的安全。虽然未知魔鬼集团的真正实力和详细的情形,但是,他却已经料到了魔鬼集团要利用张小龙的发明。

由此可知,这个集团的一切,世上的人并不是一无所知的,或者,几个大国的最高当局,可能也已掌握了不少的资料了。

我只能这样地想,因为唯有这样想,我的心情才能较为乐观些。

我只是“嗯”地一声,算是回答那声音。

那声音又道:“我们又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的智慧,因为自从有人类的历史以来,最伟大的发现是中国人所发现的,张小龙发现了人体的秘密,发现了生物的秘密,我相信你已知道他发明的内容了?”

我是在霍华德处知道张小龙发现的内容的,我这时避而不答,道:“你与其佩服中国人的智慧,还不如佩服中国人的正义感更好些。张小龙的发现,是为了造福人群,而不是供你征服人类的!”

那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又怎知道在我的治理之下,人类不会比现在幸福呢?难道你以为如今人类是在十分幸福的情形之下么?”

我不出声,对他作消极的抗议。

那声音道:“所以,你必须说服张小龙,叫他大量制造能控制人心灵,改变人性格的内分泌液,作为并不是我们组织中的一份子,你能够接受这样的一个任务,是十分光荣的事。”

我笑了,真正地笑了,因为我感到十分好笑,道:“是不是事情成了之后,可以给我当远东警察力量的首长?”

对方像是也听出了我语言中的嘲弄。

那声音转为愤怒,道:“你必须去做,这对你和张小龙,都有好处。”我心中想了一遍,觉得目前唯一的方法,便是和他们拖下去。

所以找道:“我可以答应,但是那需要时间。”

那声音道:“我们可以给你时间。”

我又道:“还有,不能有太严的监视。”那声音停了一停,道:“也可以答应。”我吸了一口气,道:“有一个问题,如果你不生气的话,我想提出来向你一问。”

那声音道:“请问。”

我道:“你们连张小龙一个人都征服不了,却在妄想征服全世界,你们难道不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吗?”那声音呆了好一会,才道:“朋友,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任何事情,都有它的第一步,也是最困难的一步,我们如今正在努力说服张小龙。”

我本来以为我的话,可以令得那人十分窘迫的。但是我却失望了,因为那人的口才之好,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当然,人能够组织,领导这样的一个野心集团,不论他的意向如何,他总是一个极其杰出的人才。

我顿了一顿,试探着道:“其实,你们何必强迫张小龙?”

那声音立即道:“你这话是甚么意思?是其他人也有了类似的发明么?我们可以以最高的代价来获取它。”

我道:“自然不是,我是说,你们掌握了张小龙全部的研究资料,大可以动员其他的生物学家,来帮你们完成这一任务的。”

那声音道:“我不妨对你坦白说,由于工作上的疏忽,我们并没有得到张小龙的研究资料!”

我一听得那人如此说法,心中不禁大吃一惊!

我脑中立即闪过了一幕一幕的往事,那一晚,我在张海龙别墅中的事,先是我发现了张小龙的日记,将在实验室中取到的一大叠资料,放在枕头之下,接着,我看到了奇异的“妖火”,接下来便是电灯全熄,毒针袭击,而当我再回到房间中的时候,那一叠文件不见了。

我如今,已可以确定两件事:第一、那文件便是张小龙历年来呕心沥血的研究资料。第二、施放毒针,谋杀了许多人的,正是这个野心集团。

照理,顺理成章,那一大叠文件,自然也应该落在这个野心集团的手中才是。

但是,那人却说没有。

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之下,那人没有理由不对我说真话的,我相信他的话。

那么,那一大叠文件,又落在甚么人手中呢?难道,在那天晚上,除了我和野心集团的人物在斗智斗力之外,还有第三者么,这第三者,又是甚么样人呢?

在那片刻之间,我心念电转,不知想起了多少问题来,但是我却得不到答案。

那声音像是十分感叹,续道:“如果不是这个疏忽,我们得到了张小龙的研究资料,如今,也不必要你到这里来了。”

我听出那人的语意之中,像是愿意和我详细倾谈,我便问道:“是甚么样的疏忽?”

那声音道:“我们用一个巧妙的方法,使得张小龙以为他自己已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然后,我们又通过了一个心理医生,将张小龙轻而易举地带到了这里——”

我插言道:“这一切,看来不都是天衣无缝么?”

那声音道:“是的,但是,当张小龙到了此地之后,我们去搜寻他的研究资料,却是一无结果。”我听了之后,心中又不禁奇怪之极。

因为,张小龙的研究资料,就放在他实验室的长台之上,几乎是任何人一进实验室,便可以见到的。他们如何会找不到的?这其中,一定另外还有着我所不知道的曲折。

我没有和他多说甚么,只是道:“那当真是太可惜了!”那声音道:“但是,你要明白,即使我们得到了资料,而没有张小龙的协助的话。也是没有用的。这就像一本好的外科学教科书,不能造就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一样,动物的内分泌,是最神秘的东西,我们必须借张小龙的手,才能完成这一切。”

我道:“张小龙在你们这里几年了,你们是最近了向他表露了你们的意思的,是不是?”

那声音道:“你知道的真不少,我不得不佩服你,但是你仍然必须听从我的指挥。”我想了一想,道:“好,我再去试一试。”

我答应了他,那只是缓兵之计。

因为我对这里的一切,实在还太生疏,不知道应该采取甚么样的步骤才好。

那声音道:“好,甘木会带你到你的住所去,在那里,你可以详细地研究张小龙的生活、思想,以决定你的行动。”

我当时,还不能确切地明白那两句话的意思,直到十分钟后,我才完全明白。

因为在十分钟后,我被甘木引到了一间套房之中。那套房包括一间卧室、一个书房、一个小小的起居室,和一个美丽的女仆。

那女仆因为太伶俐了,所以我一眼便看出她实则上,是负责监视我的。

而在那书房中,有着一具电视机,张小龙在他自己房中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我都可以通过那具电视机,如同在他身边一样地看到,感受到,有时,当张小龙挥动拳头之际,我甚至会产生他会击中我的错觉。

我决定甚么也不做,先以几天的时间,来看张小龙的生活情形,和尽量了解这里的一切,以便作逃走的准备。

对于后一部份的工作,我几乎没有完成,我只是看出,那座设在海底的建筑物,有着极其完善的空气调节系统,令得空气永远是那样地使人感到舒服、思想灵敏和精力旺盛,我相信一定有阴性电子在不断地放出,使人的情绪开朗,工作能力增加。除了这一点外,我几乎甚么新的发现都没有。因为,每当我想出去的时候,那女仆便以十分温柔动人的笑容和坚决的行动,将我挡了回来。使我想发脾气也发不出来。

但是,在接下来的三天中,我却不是一点收获也没有,至少,我对张小龙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张小龙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家,耿直、正义,他具有科学家应该具有的一切美德,他在以绝食进行抗议,然而,我看出他的绝食不起作用,因为每天有人来为他注射,三天来,他也丝毫未见消瘦。

他曾大声叫嚷,决不容许他的发明,为侵略者所利用——从这一点来看,张小龙根本不明白自己是处在甚么样的环境之下,他一定以为自己是在某一个大国的控制之中。

然而,张小龙也有着十分真挚的感情,因为当他喃喃自语,提及老父和他的姊姊时,他又会不由自主的泪水盈眶。

我像是坐在张小龙身边一样地看清楚了张小龙的性格,也使我心中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救张小龙出去!我个人的力量,难以和整个野心集团相抗,但是我想,如果尽我所能的话,救张小龙出去,只怕还有一二分的希望。

三天之后,我向甘木提出,我愿意再去见张小龙。这一次,甘木派人将我带到张小龙的房间前面,我在张小龙的房门前,呆了几分钟。

我想不出用甚么话来和张小龙交谈,方始能不被人家听得懂。

我知道这里的中国人,可能只是我和张小龙两个,如果我用一种冷僻的中国方言和张小龙交谈,那么,超性能的电脑传译机也必然将束手无策。

张小龙是浙江四明山下的人,我决定一进去,便以四明山一带的土语,与之交谈,那是一种十分难懂的方言,即使是在离四明山二百里以外的人听来,也像是另一国的语言一样。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出乎我意料之外地,张小龙正伏在实验桌前,正在进行一些甚么工作,我咳嗽了一声,就以我想好的那种土语道:“我又来了,你不要激动,听我详细地和你说说我们两人的处境!”

张小龙本来,正全神贯注地在从事着他的工作,我进来的时候,他根本是知道的,但是却一动也不动,直到我一出声,他身子才猛地震了一震,转过身来,以十分奇特的神情望着我。

他望了我足有半分钟,才道:“出去!出去!快出去!”他用的语言,正是我用的那种,我立即道:“我不出去,因为你不知道我究竟是甚么人,而当你知道我是甚么人的时候,你就不会赶我出去了!”

张小龙的面上神情,十分惶急,他的两双手,似乎在发抖,我看到他以一个塞子,塞住了一根试管,那试管中,约莫有着三cc的无色液体。他将那试管塞住了之后,才镇定了些,道:“那你快到我的房间去,我立即会来看你的。”

我的乡谈,显然使得他对我的态度改变了。

我十分高兴,迳自走进了他的睡房中,坐了下来。

我坐下不久,便看到张小龙一面抹着汗,一面走了进来。我已经说过,这里的空气调节系统,十分完善,正常的人,在适宜的温度之下,是绝无出汗之理的,但张小龙显然是有甚么事,令得他十分紧张。

他一进来,便指着我道:“危险,危险,危险之极!”他一连讲了三个“危险”,最后一个,并且还加强了语气。一时间,我也难以明白他确切的意思是甚么。

他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又望了我一眼,眼前突然现出了怀疑和愤怒的神色,道:“你是甚么人?你以为用我故乡的方言和我交谈,便可以取信于我了么?”

我淡然一笑,道:“你是不是信我,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部:同归于尽的计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