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火》

第十六部:荒郊异事

作者:中国科幻

目前,这里似乎比较安全,当然,这因为是个人通话室,故面积十分小而起的一种安全感。实际上,隔音板可能给我甚么保护呢?九分钟后,我走出了个人通话室,付清了通话费。

那已经是十四分钟了。

我故意迟延四分钟,是因为我不想先白勒克而出现,我低着头,走出电报局的大门,同时,以迅速的手法,在面上戴起了一个尼龙纤维制造的面具,这个面具,使我在进入电报局和出电报局之际,便成两个不同的人。

出了门口,我迅速地步下石阶,天色很黑,起先,我几乎看不到门口的马路上有甚么人。我放慢了脚步,四面留心看去。

我已经慢了四分钟,纳尔逊先生派来和我联络的白勒克,不应该比我更迟的。

我只是慢慢地向前走出了四五步,就看到一个穿着花格呢上装,身形高大的金发男子,但是那男子却不是站着,而是一双手臂靠在电灯柱上,而又将头,枕在手臂之上。

看他的情形,像是一个酩酊大醉的醉汉一样。

那人自然是白勒克了!

我一看四面并没有别人,便连忙快步,向他走了过去,来到了他的身边,道:“白勒克先生么?我迟出来了几分钟。”

那人慢慢地转过头来,我和他打了一个照面。

我一看清他的脸面之后,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在街灯下面看人,人的面色,本来就会失去原来的色泽的。

但是却也无论如何,不应该恐怖到这种程度。

那人的面上,已全然没有了血色,在街灯的灯光照映下,他整张脸,就如同是一张惨绿色的纸一样。

我立即觉出了不对,他已经嘴chún掀动,发出了极低的声音道:“我是白勒克,我┅┅遇害了┅┅你不能再和纳尔逊先生通电话,你快┅┅到┅┅福豪路┅┅一号去┅┅快┅┅可以发现┅┅”

他只讲到“可以发现”,面上便起了一阵异样的抽搐,那种抽搐,令得他的眼珠,几乎也凸了出来,紧接着,还来不及等我去扶他,他身子一软,便已向下倒去,我连忙俯身去看他,他面上的肌肉,已经僵硬了。

而他死的这种情形,我已见过不止一次了。和以往我所见的一样,白勒克是死于毒针的!

我连忙站起身来,海傍的风很大,在这种情形下,更使我觉到了极度的寒意。

我不再去理会白勒克的尸体,事实上,我也没有法子去理会。

我当时只感到自己是一个靶子,敌人的毒针,随时随地可能向我射来的。

我更相信,因为我退了四分钟出来,所以我如今能站在寒风之中,思索着怎样才能安全,而未曾像白勒克那样,尸横就地。

我转过身,开始向横巷中穿了出去,路上的行人很少,我听得到自己的脚步声。穿出了横巷,我迅速地赶上了一辆公共汽车。

车内的人也很少,我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开始静静地思索。

许多不可思议的事,许多谋杀,在我身入海底,野心集团总部之际,一切不可思议的事,看来好像应该有一个总结了。

然而,当我侥幸地能够逃出生天之后,不可思议的事和谋杀,仍然是接连而来!

我感到了极度的孤单,因为没有人可以帮助我,而我找不到可以帮助我的人。蓦地,我想起了白勒克临死时的话来。

他叫我切不可再和纳尔逊先生通话,而要我立刻到“福豪路一号”去,又说我如果到了那里,我就可以有所发现,但是我可以发现甚么,他却又未曾讲出来。

“福豪路”,“福豪路”,随着巴士的颠簸,我不断地想着这条路,这条路给我的印象十分陌生,但是却在我的脑中,又有一定的印象,我像是在甚么地方,看到过有写着福豪路三个字的路牌一样!

巴士快到总站,搭客也越来越少,蓦地,我跳了起来!我想起我在甚么地方,见过“福豪路”这三个字了,那是在我遇到张海龙的第一晚,张海龙用他那辆豪华的“劳司累司”汽车,将我载到他郊外的别墅去的那个晚上。当车子在通向别墅的那条私家路口,停着等开大铁门的时候,我看到过“福豪路”三个字,而这条路,只通向张海龙的别墅。

那么,白勒克临死之前,所说的“福豪路一号”,难道就是指张海龙的别墅而言的么?如果是的话,那么我到张海龙郊外的别墅去,又可以发现甚么呢?

我知道,凭想像的话,我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我必须亲自去!

但是首先,我却要证明,张海龙的别墅,是不是“福豪路一号”!

我在终点之前的一个站下了车,确定了身后并没有人跟踪之后,我在一个公共电话亭中,打了一个电话给张海龙。

但是,那面的回答却是,张海龙到郊外的别墅去了!我呆了一呆,又找张小娟听电话,但是那面告诉我,“小姐傍晚出去,一直到现在还未曾回来。”

我的心中,不禁一动,因为张小娟在我住所出现的时候正是傍晚时分,难道她在我的住所,一直逗留到现在,抑或是她已在我的住所,或是在离开我的住所之际,遭到了不测。

对方早已收线,我则还呆想了几分钟。

我只得相信对方的记忆了,那么,如今我可以做的,而且应该立即做的事,便是到“福灵路一号”去!

我出了电话亭,沿着马路走着,一面不断地看着停在马路边上的各种汽车。要到郊外去,当然不能没有车子,而我又不准备回家去取车子,所以只好用不正当的法子取得交通工具了。

不到三分钟,我便看中了一辆具有跑车性能的轿车,我对这种车具有特别的好感(那辆车的车主,在失车之后,曾大怒报警,但是后来,他知道我是因为喜欢他选中车子牌子而“偷”车之后,我们又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

我一掌击在车窗玻璃上,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窗子便破碎了。

我伸手进去,打开了车门,用百合匙打开电门,大体大样地驾着我偷来的车,向郊外驰去。

寒夜的郊外,更是显得十分冷清,我将车子驶得飞快,四个轮胎发出“吱吱”声,在路面上滑过,从破窗中,寒风如利刃一般地切割着我的面,我只是想快一点赶到,快一点赶到!

大约四十分钟,我已渐渐接近了张海龙的别墅。

我在转上斜路的弯角上,弃车而下,将身子隐在路旁的草丛之中,向斜路上掠去,没有多久,我便到了那扇铁门的前面。

我仰头向大铁门旁边的石柱上看去,果然,在一块十分残旧的路牌上,写着“福豪路”三个红字。

我吸了一口气,连爬带跃,翻过了铁门,向前无声地奔去。没有多久,在黑暗之中,我已经可以看到张海龙的别墅了。

同时,我也可以看到,别墅之中,有灯光透出。

我心中在暗自询问,到了别墅之后,我可能发现甚么呢?张海龙正在别墅中,难道一切的事情,正是因他而起的?难道国际警方对张海龙的怀疑,并不是全然没有根据的?

我脚步越来越快,不一会,已离得别墅很近了。

直到这时,我才发觉,那天晚上,和我第一次来到,以及在别墅中独宿的那一晚一样,雾很浓。我越是接近别墅,心情越是紧张。

我在这时,突然之间,眼前陡地一亮!

在我的眼神经一觉出眼前有亮光之际,我脑中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我被人发现了,有人在以电筒照射我!所以,我立即向地上一滚。

但是我刚一滚到地上,便发觉我的判断不对。

因为当我抬起头来之际,我看到了那光亮的来源。

光亮来自张海龙别墅的后院,停留在半空,光烁夺目,像是一大团在燃烧着的火,但是却又静止不动,令人产生一种十分特异的感觉。

“妖火”!

那是我第二次看到这种奇异的现象了。

我连忙站了起来。然而,就在那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眼前重又一片黑暗!像我第一次看到“妖火”的时候一样,不等你去探索它的来源,它便已经消失了。

或许形成“妖火”的原因十分简单,但是在那样的情形下,却是神秘之极!

我呆了一呆,继续向别墅走去,我用更轻的脚步和更小心的行动接近别墅,因为白勒克曾说我可以在这里发现东西的,而我又再一次地见到了“妖火”,张海龙又在别墅中。

我决定偷偷地接近别墅,以利于我的“发现”。我以最轻的步法,向前走去,在我攀过了围墙之际,我更清楚地看到,别墅中的灯光,是从楼下的客厅射出来的。

除了远远传来一两下犬吠声之外,四周围静到了极点,我唯恐身形被人发现,几乎是滚向墙脚边上的。在墙脚边上,我又停了片刻,等并无动静时,我才慢慢地直起身子来。

我向着一扇落地长窗走出了一步,从玻璃中向大厅内望去。

一支落地灯,使得整个大厅,笼罩在十分柔和的光线之中,我立即看到,有一个人,以手支额,肘部则靠在沙发的靠手上,背我而坐。

虽然我只看得清那人的背影,但是我却只看一眼,便可以肯定那人是张海龙。

别墅中只有张海龙一人在,那倒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只有张海龙一个人,我能够发现甚么呢?白勒克临死之际,挣扎着向我说出的话,又具有甚么意义呢?这实是令我费解之极了。

虽然我本来也不知道,我到了别墅之后会有甚么发现,但是在我想像之中,总应该有些事情发生,而绝不应该如现在那样地冷清清。

我在窗外,站了大约五分钟,我的视线,也一直未曾离开过张海龙。

张海龙一直以那个姿势坐着,连动也没有动过。

一开始,我只是奇怪,张海龙何以竟能坐得那么定,在他的心中,在想些甚么?当我将他儿子的事和他讲明了之后,他不知道会受到甚么样的打击。

可是,五分钟之后,张海龙仍是未曾动过,我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寒意。难道我来迟了一步,张海龙┅┅他┅┅他也遭了毒手,死在毒针之下了?

我一想及此,手已扬起,待要一掌击破玻璃,破窗而入了!

恰好就在我几乎贸然行动之际,张海龙的身子动了一动,他放下了手,在沙发的靠手上,重重地一击,站了起来。我连忙身子一闪,不使他发现,然而我却仍然可以观察他的行动。

只见他站了起来之后,背负双手,在踱来踱去,我心中暗忖刚才还好不曾鲁莽行事,进一步的忍耐,往往是成功的秘诀。

我继续在窗外窥伺着。

张海龙足足踱了半个小时,仍然不停,所不同的只是他间或背负双手,间或挥手作出各种莫名其妙的手势而已。我决定不再窥伺下去了。那并不是因为张海龙踱得太久了,而是我看出张海龙在别墅中,一点作用也没有,他只不过是想一个人独处而已!

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就算等到天明,也不见得有甚么发现的。

我退开了几步,来到了大门前,按动了电铃。

不一会,我便听到脚步声走了过来,大门打了开来,开门的正是张海龙。

在他开门之际,面上的神情还是那样地茫然和沮丧。可是当他一看清是我的时候,他面上的神情,是那样地喜悦,像是一个正在大洋中漂流的人,忽然遇到有救生艇驶来一样。

张海龙的这种神情,使我又一次肯定霍华德和国际警方,始终只是多疑,张海龙是绝对不可能和我站在敌对地位的。

因为,他如果和我站在敌对的地位,却又能作出这样神情的话,那么,他不仅是一个成功的银行家,而且也将是一个旷世的表演家了!

他望着我,面上的肌肉因喜悦而微微地颤动着,好一会,才道:“是你!”

我跨了进去,道:“是我。”

在我走进去之前,我仍然回头向身后望了一眼。

别墅之外,黑漆漆地,甚么人也没有。我走进了客厅,连忙将门关上,不等张海龙向我发问,我便先向他问道:“刚才,你可曾发现甚么?”

张海龙呆了一呆,反问道:“你是指甚么而言?”

我是想问他,刚才有没有发现那“妖火”的,但是看张海龙的神情,却像是完全不知道一样,所以我也暂时不说出来,只是道:“你有没有发现甚么异样的光亮?”

张海龙道:“没有,刚才我完全在沉思之中,甚么也没有发现。”

我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张海龙就在我的对面坐下,道,“卫先生,听说你失踪了!”

我道:“不错,我曾被绑架——张先生,这里是不是福豪路一号?”

张海龙失声道:“绑架——”

可是他只说了两个字,便又惊奇道:“是啊,你怎么知道的?事实上,根本没有‘福豪路’这条路,那只不过是我一时兴起所取的一个名字,除了我们的家人之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部:荒郊异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