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火》

第十七部:地窖中别有乾坤

作者:中国科幻

我心中一面想,一面摇着头。

那人道:“是与我作对,没有好处┅┅”

我不等他讲完,便道:“少废话,你带我去参观这个分支所的设备!”那人连耳根都红了,道:“不能够的!”我柔声道:“能够的!”那人叹了一口气,道:“完了!完了!”

我又道:“你还不快走么?”

那人道:“由这里通向前去,是张海龙的别墅底下,只不过是一些通讯联络设备和储藏着一些武器,还有一个高压电站,没有什么可看的!”

我一听得那人如此说法,心中不禁猛地一动!

即使这里有什么可看的,我也不应该去看了!

野心集团已开始召集部署在世界各地的集团中人到海底总部去,那么,他的阴谋,付诸实行,也就是这几天中的事了!

我怎能再在这里耽搁时间?我为什么还不把将汉克作为证人,立即和国际警方联络?

我一想至此,连忙道:“你快送我出去!”

那人自然不知我是因为什么而改变了主意,呆了一呆,显是求之不得,连声道:“好!好!”

我知道躺在外面的汉克,暂时不会醒来的,我坐上了那铝质的椅子,那人扳动了一个掣,椅子开始向上升了上去,我心中在急速地盘算着,如果国际警方,对我的报告有所怀疑的话,那么汉克便是一个最好的人证了,我必须将他制住,带入市区。

正当我竭力思索,我离开了这里之后,以什么方法再和纳尔逊先生联络之际,突然,我听得下面,响起了“拍”地一声。

那一下声响,不会比一个人合掌击蚊来得更大声,但是那一下声响却令得我猛地一震,因为我一听便听出,那是装上灭音器的枪声,我根本不知道枪是谁发,也不知道枪射向何处。但是我却本能地侧了一侧身子。

那一侧,可能救了我的性命。

因为几乎是立即,我觉得左肩之上,传来了一阵灼热的疼痛,我中枪了!

在那瞬间,我简直没有时间去察看自己的伤势,我只是向下看去,我看到刚才还是一副可怜相的人,这时却正仰起了头,以极其狞厉的神色望着我,他手中正握着装有灭音器的手枪!

他在地上站立的角度,是不可能觉察我只是左肩中枪,而不是胸部要害中枪。

所以,在那电光火石之际,我已经有了决定,我放松了肌肉,身子再一侧,便向下跌了下去。

当时我除了这样做之外,绝无他法。

因为我在上面,若是一被那人觉出一枪未致我死命,他可以补上一枪、两枪,直到将我打死为止,我则像一个靶子一样,毫无还手的余地。

“叭”地一声响,我已经直挺挺地跌在地上。我故意面向下卧着,血从伤处流了出来,但是那人却无法弄清我是什么地方受了伤。

我立即听得他的脚步声,向我走了过来,接着,便在我的腰际,踢了一脚,我立即打了一个滚,当然是放松了肌肉来打滚的,看来就像死了一样。

那人像夜枭似地怪笑了起来,不断地叫道:“我打死了卫斯理,我可以升级了!”

我将眼睛张开一道缝去看他,只见他手舞足蹈,高兴到了极点。

当然,我知道,我杀死莎芭等人的事情,野心集团总部,只怕已经知道了,而且,野心集团的总部,一定出了极高的赏格来使我死亡,所以那个人自以为将我杀死之际,才会那么高兴。

我左肩虽然已经受伤,但是还完全可以对付像那人这样的人。

我趁他手舞足蹈之际,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足踝,我一抖手间,我清楚地听到了那人的足骨断裂之声,然后,令得他连再扳动枪机的机会也没有,他的身子已向后倒去,后脑“砰”地一声宝,撞在水泥的地面上。

这一撞,他未曾立时脑浆迸裂,当真还得感谢他的父母给了他一个坚固的脑壳。但不论他的脑壳是如何坚固,他翻着白眼,像死鱼一样地躺在地上不动了,而他腿骨断折之处,立即因皮下出血而肿了起来。

我不怕面对面的决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枪的家伙,所以找对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我敢断言,这家伙就真醒转来,他的右腿也必然要动手术切除才行了。

我这时,才俯首察着自己肩头的伤势,我咬紧了牙,摸出了一柄小刀,将子弹挖了出来,这确实是十分痛苦的事,使得我在汗如雨下之际,又狠狠地在那家伙的身上,踢上几脚。

然而,我脱下了衬衣,扯破了将伤口紧紧地扎好。我动作十分快,因为我不能在汉克醒来之后才出去。而汉克究竟可以昏过去多久,却是难以有准确预料的事。

我扎好了伤口,按动了一个钮掣,使得那椅子向下落来,然后,我又按动了使椅子上升的钮掣,飞身上了椅子,椅子再向上升去。

约莫三分钟之后,我便在那株榕树之下的洞中,钻了出来。然而,当我一出洞之后,只见浓雾已散去,就着星月微光,我首先看到,那两个特瓦族人,躺在地上,男的压在女的身上,已经死了。

我吸进了一口凉气,立即向汉克倒地的地方看去——那实是多此一举的事情,汉克当然不在了!

在那片刻之间,我心头感到了一阵难以形容的绞痛。

死的虽然是两个和我绝无关系的特瓦族印第安侏儒,但是,在他们纯朴的心灵之中,我却是“特武华”——他们信奉的大力神。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将他们的发现告诉了我。但是,我却对汉克的体格,作了错误的估计,在他昏了过去之后,未曾作进一步的措施,便进入了地洞之中。

我的疏忽,使他们丧失的性命!

我叹了一口气,回头看去,只见那株榕树,又恢复了原状,实是再精细的人,也难以想像在一株生长得十分茂盛的榕树之下,会有着地下室和地道的。

我同时听得警犬的吠声和电筒光,可以想像,那一定是汉克的枪声,引来了警察。汉克不止放了两枪,因为那两个特瓦族人身上的伤痕十分多。

我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下去了,我连忙在草丛之中,向前疾窜而出。不一会,我便绕过了张海龙的别墅,走到接近我停车的地方。

但是我刚一到离我停车还有二十公尺之处,我便呆住了。

在我“借用”来的那辆车之旁,大放光明,一辆警车的车头灯,正射在车子上,有一个警官,在通无线电话,有一个警官,正在打开车门,检查车子的内部。

我自然不能再出去了!

我向后退去,不禁犹豫起来:我该如何呢?我总不能步行回去市区去的!

当然我并没有犹豫了多久,我立即想到,张海龙的别墅,是我最好的藏匿地点。所以,我又向前奔出,翻了过围墙。在我翻过围墙,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念头:汉克到那里去了呢?野心集团既然在张海龙的别墅附近,设下了控制远东地区的分支,那么,汉克对张海龙的别墅,一定也十分熟悉了!

在四周围已全是警察的情形下,他要不给警察发觉,会上哪里去呢?当然也是躲到别墅中来!而别墅中只有张海龙一个人在!

张海龙是一个固执的老人,而汉克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手,我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寒意,为张海龙的处境,担起心来。

我连忙以最快的身形,来到了大门口,厅堂中的灯光已经熄灭了,张海龙可能是在二楼的卧室中。我抓着墙上的“爬山虎”,那虽然不能承受多重的份量,但是已足够我迅速地向上爬去。

当我站在二楼窗口凸出的石台上之际,警犬声已接近张海龙的别墅,电筒光芒,也迅速地移了近来。

我没有再多考虑的余地,反手一掌,击破了一块玻璃,伸手摸到了窗栓,拔开了栓,推开了窗,一个倒翻身,翻进了室中。

我到过这别墅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我在爬上墙时,早已认定了窗户,我翻进来的时间,是张海龙的卧室。张海龙当然不会在这间房间中的,我一落地,立即便站了起来,准备去找张海龙。但是我刚一站起,在漆黑的房间中,我身后的那个屋角中,传来了汉克的冷酷的声音,道:“卫斯理,我等你好久了!”

汉克的声音,旋地传出,实在是我的意料之外,我只是料到汉克可能在这里,却料不到汉克已经在这里等着我了!

因为,我在击倒汉克的时候,根本未曾想到汉克已看清袭击他的是我!

当时,我除了立即站定不动之外,绝无其他的事可做。我苦笑了一下,道:“我不相信你能够在黑暗之下认清目标。”

汉克“桀桀”地怪笑了起来,道:“卫斯理,经过红外线处理的特种眼镜,我可以在黑暗之中,数清楚你的头发!”

我不再说什么,汉克的话可能是实在的。人类已经有了在黑暗之中利用红外线摄影的发明,野心集团自然可以进一步制造出能够在黑暗中视物的红外线眼镜来的。

汉克又怪笑了几声,道:“卫斯理,这次你可承认失败在我手中了?”

汉克道:“我在昏过去之前的一刹间,看到了袭击者是你,我的意志使我只不过昏迷了五分钟,枪声引来警察,我又知道你必然能够制服那个笨蛋的,你必然会来到这里,我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等你,朋友,你还不承认失败?”

我不得不承认汉克的料断十分正确,但我的确不知道什么叫失败,我冷笑了一声,道:“张海龙呢?”汉克道:“他睡得天翻地覆也不会醒了!”

我不禁吃了一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汉克笑道:“你以为我杀了他么?放心,他是远东地区著名的银行家,我们还要利用他的。”

张海龙没有死,这使我暂时松了一口气。

汉克道:“卫斯理,你知道你可以使我高升到什么地位么?”

我冷冷地道:“升到什么地位?”汉克显是得意之极,大声道:“使我升到我们首脑的整个亚洲地区的顾问,你知道么?”

这时候,在黑暗中久了,室中已不像是我刚进来那时一片漆黑了。我抬头看去,只见汉克正坐在屋角的一张沙发上。

而我才一转头,他使失声道:“别动!”

这证明他看我要比我看他清楚得多,我不敢再动,道:“我可以坐下来么?”汉克道:“当然可以。”我向横走了几步,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警犬的吠声已到了大门口,擂门声,电铃声一齐响了起来。汉克低声警告我:“不要出声。”我道:“没有人应门,警察是会破门而入的!”

汉克一笑,道:“你的希望必然要落空了,第一,这所别墅几乎一直是空置的,警察知道;第二,这是张海龙的别墅,你忘了么?”

我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这本来是我也料得中的事。

我刚才如此说法,只不过是想吓汉克一下而已,但是汉克却不是容易受骗的人。

汉克沉着声音,道:“老实说,卫斯理,我对你十分佩服,你能在海底总部中逃出,近二十年来,你是第一人,而你又能逃脱了莎芭他们的围捕,这也是极不容易的事,但是,这次你想要脱身,却不容易了!”

我问道:“警察一走,你便准备开枪么?”

汉克姦笑道:“那等警察走了再说吧。”

我探听不出他的目的,只得背对着他坐着。警察在大门口闹了十分钟,便离了开去,等到四周又渐渐恢复寂静之际,汉克呼令道:“好,你可以站起来,向门外走去了。”

我立即道:“到什么地方去?”

汉克道:“你走,我自然会指示你的?”

我想过了几百种脱身的方法,但是却都给我放弃了,我实是不会有机会的,我走到门口,拉开了门,外面是走廊。

汉克在我背后,道:“下楼梯去。”

我向楼下走去,到了大厅中,汉克又道:“到储物室去。”

一听到“储物室”,我心中不禁一动,因为我第一次看到“妖火”,那种奇异的火光,似乎正是从储物室中射出来的!

而当时,我也曾到那宽大得异乎寻常的储物室中去过,却并无什么发现。

如今,汉克又逼我到储物室去,那意味着什么呢?

我一面想,一面向前走去,不一会,便来到了储物室的门口,门上全是积尘,张海龙的这所别墅虽然大,但是却乏人打理,储物室只怕更是平日没有人来到的地方,所以门下有着积尘,实也不足为奇。

我在门前站定,回过头来,道:“要我开门么?”

汉克一声姦笑,道:“不用了!”他一面说,一面已自衣袋中取出了一个如同廿支装烟盒大小的物事来,同时,手一拉,在那物事上,拉出了一根一尺长短的金属棒来。

我对于无线电的一切,虽然不是内行,但却也不是一窍不通!

我一见那物事,便立即知道,那是一具无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部:地窖中别有乾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