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火》

第五部:科学上的重大发现

作者:中国科幻

那么,难道张小龙对他姊姊所说的那一切,都是实在的情形?

他究竟是发现了一些什么理论,才能够令得他有这样的自信呢?他的失踪,是不是因为他在科学上的新发现所引起的呢?

种种的问题,在我脑中盘萦不去,但是我却并没有头绪。

我只是想到一点,要知道张小龙新理论的内容,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张小龙在学校中既然曾将他的新理论向教授提出过,那么,到美国去,向那几位教授一问,就可以知道了。

从这一点上着手,或者可以知道张小龙失踪的内幕?看来,美国之行,是难以避免的了。

但是,留在这里,也不是没有作用的。

因为就在这间别墅之中,或是在这间别墅的附近,便藏有十分凶顽的敌人——昨晚几乎使我死去的敌人!

我在大厅之中,来回踱了片刻,只见张小娟的面色,已渐渐地缓了过来,我忙着道:“张小姐,你必须离开这里,因为这里对你,太不安全了。”

张小娟道:“不行,我要照顾那两个土人。”

我心中一动,暗忖在于张小龙失踪之后的三年间,张小娟一直在照顾着这两个红种人,那么,她是不是已经学会了他们的语言呢?

张小娟是十分聪明的小姑娘,她不等我发问,已经在我的面上,看出了我的疑问,道:“那两个人,是弟弟从南美洲带回来的,他们原来,生活在洪都拉斯南部的原始森林之中。是特瓦族人,他们奉信的神是大力神,叫作‘特武华’,我也不知道弟弟用了那么多心血,将他们带了来,是为了什么缘故。”

我至少又弄明白了一个问题。

那便是,当我一手将一张椅子,抓成粉碎的时候,那两个土人曾高叫“特武华”,那原来就是他们崇拜的神的名字。

我道:“那么,你弟弟是如何失踪的,他们难道一点概念也没有么?”

张小娟道:“没有,他们的语言十分简单,语汇也缺乏得很,稍为复杂一些的事情,他们便不能表达了。”

我点了点头。道:“当然,我们不希望能在这两个土人的身上得到什么,但是另一件事,实验室中的那┅┅一头黑色的,究竟是什么动物?”

那黑色的,我当然知道是一头美洲豹。

但是一头吃草的美洲豹,那却是不可能想像的事!

张小娟道:“那是一头美洲豹,也是我弟弟实验室中最主要的东西。”我立即问道:“为什么?”张小娟却摊了摊手,道:“我也不知道。”

我道:“好了,你所谓照顾那两个土人。无非是当那两个特瓦族人,想出来实验室的时候,你便为他们开门而已,这些事,由我来做。”

张小娟睁大了眼睛,道:“你准备留在这里?”

我点头道:“不错,如果在这里,我得不到结果的话,我还准备远渡重洋。到你弟弟就读的大学去,查探其中究竟呢。”

张小娟望了我半晌,道:“你为什么┅┅肯那样地出力?”我一笑,道:“我在觊觎你父亲的钱!”

张小娟面色一变,她以为我是在讽刺她了,因此我连忙道:“你别误会,令尊的钱实在太多了,我希望如果我能将人找回来,他便能将他庞大的财产,拨出一部份来,做些好事。”

张小娟点了点头,道:“那么,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危险么?”

我道:“不危险,你放心好了。”

事实上,我也的确不是空口慰藉张小娟,我在将整件事,仔细地想了一想之后,已经觉得,三年来,敌人可能一直在这所别墅的附近窥伺着,当然他们是必有所图的。

而如今,只怕他们已远走高飞了。那是因为他们所追求的东西,可能已经得到了,那东西,十之八九,便是我失去的那叠文件。

科学上的钜大发明,往往是导致国际上间谍战的主因,我参预了这件事,莫非已经卷入了这样一种可怕斗争的漩涡中了么?

我宁愿不是!因为最不道义、最灭绝人性的斗争,便是国际间谍斗争!

张小娟道:“那么,我回市区去了。”

我道:“自然。越快越好,而且没有事情,最好不要再来。”张小娟向门外走去,频频回头,向我望来,我目送她上车而去之后,便走到了张海龙的书房中,在他的大办公椅上,半躺半坐地休息着。

我人虽然坐着不动,但是我脑中却是殚智竭力地在思索着。思索的,当然是这件扑朔迷离的事情的来龙和去脉。

然而,我只能得出如下的概念:

张小龙在科学上,有了重大的发现,而他的理论,在世人的眼中,是狂妄的。他花费了巨额的金钱,去实践他的理论,但结果,他却失踪了。

他失踪了虽有三年之久,但可能一直平安无事,直到最近,才有了变化。

我所能得出的概念,就是这一点。至于张小龙的新理论是什么,他再什么会失踪,导致他失踪的是一些什么人,我却一点不知道。

至于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那神奇的“妖火”,那些我以为是含有剧毒的尖刺,突然熄灭的电灯,等等怪事,我更是无法解释。

我发现我自己,犹如进入了一间蒸气室中一样,四周围全是蒸气,令得你双目失去了作用,而当你张开双臂摸索之际,你也是什么都难以发现!

我想到了午夜,开始有了睡意。

正当我准备离开这间宽大的书房之际,突然,桌上的一个电铃,响了起来。

那电铃的响声,虽然并不算十分高,但是在这样沉寂的黑夜中,却也可以将入吓上一跳,我在刹那之间,几乎记不起发生了什么。

然而,当铃声第二响时,我便记起,那是这两个特瓦族人发来的信号,他们要求离开实验室!我一手抓起桌上的锁匙,一跃而起,便向门外奔去。

然而,我才一奔出书房门口,便听得在后园,实验室的那面,传来了一声惨叫,紧接着,便是两下十分愤怒的怪叫声。

我立即意识到事情的不平凡,我几乎是从二楼,一跃而下,又几乎是撞出了后门。

然而,当我来到后园,向前一看时,只见实验室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在装着锁的地方,已遭到了破坏,而在地上,一个人正在打滚,他一面打滚,一面发出极其痛苦的呻吟声来!

他的呻吟声越来越低微,而打滚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

我虽然未曾看到那人的脸面,但是我下意识地感到,这人已快要死了。

我一个箭步,向那人跃了过去。

也就在我刚赶到了那人身旁的时候,我听得远远地传来豹吼之声。

我连忙循声极目望去,在黑暗之中,依稀可以看到,在四十码开外,两条矮小的人影,和一头黑豹的身影,向前迅速掠出,一闪不见。我看到的影子,是如此地模糊,而又消失得如此快疾,因此使我疑心,那是不是我听到了豹吼之后所产生的幻觉!

我呆了片刻,再俯身来看我脚下的那个人。

我立即看出这是一个白种人,他留着金黄色的虬髯,身形十分高大,他的蓝色的眼珠,正睁得老大,带着极其恐怖的神色望着我,而口中发出“荷荷”的声音,口角已有涎沫流出。

我连忙道:“你是什么人快说?快说!”

我用的是英语,但那人却以西班牙文呻吟道:“医生┅┅快叫┅┅医生┅┅”

我一俯身,想将他扶了起来,但是他却又以英语大叫道:“别碰我!”同时,身子向外,滚了开去。

我发现这人的神智,已陷入半昏迷的状态之中。西班牙语可能是他原来常用的语言,那也是说,他可能来自南美洲,所以,他刚才在一见到身旁有人时,才会这样地叫嚷,但是他却又立即发现我是陌生人,所以又以英语呼喝,叫我不要理他。

我向前跳出了一步,只见他面上的肌肉,更因为痛苦而扭曲起来。

我心知这人的性命,危在顷刻,即使立即有医生来到,也难以挽救他的性命,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准备使用中国的“穴道刺激法”,使他的神智清醒些,能够道出他的遭遇。

然而,我才一俯身,还未能出手之际,只听得那人一声狂叫,声音恐怖而凄厉,然后,身子猛地一挺,便已然僵直不动!

我俯身看去,只见他的眼珠,几乎突出眼眶,嘴chún上全是血迹,可知他死前的痛苦,是如何地剧烈。我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这个白种人,突然在这里出现,而且,显然,实验室的门,是由他破坏的,那么,他和这件事情,多少有点关系,也应该是茫无头绪中的唯一线索。

然而,他却死了,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我向他的尸体,看了一会,在那片刻间,我已经想好了对策,我不能任这具尸体,躺在这里,我必须将他移开去。

因为,任由尸体在这里的话,我其势不能报告警方,而一报告了警方,不但张海龙对我的委托,我不能成事,而且我还会惹上极大的麻烦,对于我以后的工作,也会有极大的妨碍!

我首先走进了实验室,仔细看了一看,只见实验室中,所有被乾制了的猫、狗、鸡等都已经不见了,那两个特瓦族人,和那头黑豹,当然也已不在。

除此以外,却并没有什么变化。

我猜想那白种人,是死在那两个特瓦族人之手的,可能那两个特瓦族人,携带了一切,准备离去,他们按了铃,在门口等着,那白种人大约早已在从事他破坏门锁的工作了,事有凑巧,白种人一进门,特瓦土人便冲了出来,土人立即丧开袭击,那白种人自然难以幸免!

我出了实验室。俯身在那白种人的尸身之旁,在他的衣袋中摸索着,不到五分钟,我便得到了以下的几件东西:一个鳄鱼皮包,一本记事本,一串钥匙,一把摇钻和一把老虎钳。后两样,显然是那人用来破坏实验室的门锁之用的,所以我顺手将之弃去。而将皮包,记事本、钥匙放入了衣袋。

出乎我意料之外,这白种人身上,居然没有武器。而更令我惊讶的,是我根本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任何足以致命的伤痕!

那白种人,体重至少在九十公斤上下,要令得他那样的壮汉毙命,实在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他如今,却毫无伤痕地倒毙在地了!

我提起了他的尸体,向外走去,一直走出了老远,才将他抛在路旁,然后,在回路上,我小心消灭着我的足印,回到了别墅之后,我又将实验室的门虚掩了,又回到了张海龙的书房中。

我打开了皮包,里面有几十元美金,还有一片白纸,那片白纸,一看便知道,是从一张报纸的边上撕下来的,上面用中英文写着一个地址,和一个人名,乃是:“顿士泼道六十九号五楼,杨天复”。英文名字则是罗勃杨。

我并不知道杨天复或罗勃杨是怎么人。但是我却非常高兴,因为,这个地址和这个姓名,在眼前来说,可能不能给我什么,但或则在我的努力之下,可以凭此而揭开事实的真相!

我小心地收起了这张草草写就的字条,又打开了记事本,记事本的绝大部份,都是空白,只有两页上面有着文字,一页上写的是两个电话号码——那两个电话号码,后来我一出市区,便曾经去打听过,原来是两个色情场所的电话。

而在另一页上,则密密麻麻地写着许多西班牙文,我要用放大镜,才能看得清楚,只见上面写的是:“罗勃,听说他们已经得到了一切,那不可能,我决定放弃了,你一切要小心,如果有意外,你绝不可以出声,绝不可以!绝不可以!”

这是一封在十分草率的情形之下所写成的信,而这一页,也被撕下了一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封信竟没有被送出去。

而我也可以猜得到,应该接受那封信的“罗勃”,一定是顿士泼道六十九号五楼的那位罗勃杨先生!

我不但是高兴,而且十分满意了!

我准备明天,便出市区去,顿士泼道六十九楼五楼,我要到那个地方去找那个罗勃杨。

我决定先找那个罗勃杨,然后逐渐剥开这件神秘事情的真相。我又拟了一个电报,给我远在美国的表妹红红,电文是:“请至密西西比州立大学,查问一个叫张小龙的中国学生,在毕业论文中,曾提出什么大胆的新理论,速覆。”

我知道红红一定喜欢这个差事的。

将电文和记事本、钥匙等全部放好之后,我便在那张可以斜卧的椅子上,躺了下来,我对于今晚的收获,已感到十分满意,因此我竟没有想到追寻那两个特瓦族人的下落。

我在椅上躺上了没有多久,已经是阳光满室了,我不知是谁在打门,先从窗口,向下望去,只见是两个警察,和两条警犬!

我心中吃了一惊,因为我昨晚,虽然曾小心地消灭了足迹,但是我却没有法子消灭气味,不令警犬追踪到这里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部:科学上的重大发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