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火》

第九部: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作者:中国科幻

那印度人目瞪口呆,而我已离了开去,会了账之后,先和张海龙通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我向张海龙郑重保证,他的女儿,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

霍华德原来是国际警方的高级人员,刚才,我和他相会的那一幕,简直像是在做戏一样。看情形,他来这里,是准备来找我的,因为他一听得我的名字,就奇怪一下。而他不相信我自报的姓名,那也是情有可原之事,说不定他心中还在暗笑我冒他人之名,被他一识就穿哩。

我又打了一个电话到家中,问老蔡是不是有人来找过我。老蔡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我一离家,霍华德便找过我,约定下午四时再来。

我离开了山顶回家去。

在回家途中,我更感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因为,如果不是事情严重,怎会使国际警方,派出了曾经破获印度黄金大走私的干员,来到这里?

而霍华德扣留张小娟,当然是一个错误,他为什么会犯这个错误的,我不详细,但是他既然来找过我,当然是要我和他合作,我和他在另一个方式下面见面之后,我尽可以问他的。

我到了家,看看时间,是三点五十分。我在书房中坐了下来。吩咐有客人来,带他进来。三点五十九分,我听到门铃声,两分钟后,老蔡推开了书房的门,霍华德站在门口。

我转过身去,和他打了个照面,霍华德的面色,陡地一变,但是他立即恢复镇定,道:“卫斯理先生?”我道:“是的,你现在相信了么?”

他道:“相信了,请原谅我打扰,我要走了。”

我连忙站了起来,道:“你来这里,没有事么?”

他摊了摊手,道:“有事?”我哈哈一笑,道:“关于小龙失踪的事,你要来找我,和我合作,是不是?”霍华德对于我知道他来此的目的这一点,毫不掩饰地表示了他的讶异。他道:“本来是,但现在不了。”

我笑了一笑,道:“你且坐下,你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了。”

霍华德耸肩道:“那没有甚么秘密。”

我笑道:“但是你却不想被别人知道,因为你的任务,十分秘密。”霍华德扬了扬手,道:“再见了。”我立即道:“大可不必,这其间,有着误会。”

霍华德道:“并没有甚么误会,你在为张海龙办事,不是么?”

我道:“是,但是你可知道,我是在代张海龙寻找他已经失踪了三年的儿子?”

霍华德猛地一愣,面上露出了不信的神色。我立即伸手,在他肩头上,拍下两下,道:“你不必再隐瞒,我几乎甚么都知道了,你在国际警察部队中服务,奉派来此地,是为了调查张小龙失踪的事,在你出发之前,你一定曾得到上峰的指示,来到此地之后,前来找我协助,是也不是?”

霍华德的面色,十分难看,道:“你说得对,但是我却发现,我的上司错了,你和张海龙站在一起,因此不能予我们以任何协助!”

我立即道:“这就是误会了——为甚么国际警方,对张海龙这样厌恶?”

霍华德冷笑一声,道:“你想从我的口中,套出国际警察部队所掌握的最机密

的资料么?”

一听得霍华德如此说法,我不禁呆了一呆。

刹那之间,在我心头,又问起无数问题来:张海龙为甚么会引起国际警方对他的厌恶?国际警方掌握了他的甚么资料?会不会张海龙委托我寻找他的儿子,只是在利用我?张海龙在这件事中,究竟是在扮演着甚么样的角色?

种种问题,在我脑中盘旋着,令得我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

霍华德面对着我,向后退去,道:“卫先生,我会将我们相会的经过情形,详细报告我的上司的——我相信你知道他是谁的。”

我点头道:“不错,我认识他,我和他合作过。”

霍华德道:“这就是了,再见!”

我连忙站了起来,道:“慢!”霍华德站定在门口,一又手插在裤袋之中,道:“还有甚么事?”我手指轻轻地敲着书桌,在寻思着应该怎样地措词。霍华德是一个十分精明能干的人,我如果能和他合作,一定对事情的进行,大有帮助。

但是他却和所有精明能干的人一样,有一个通病:不相信别人,只相信自己。霍华德既然认定了我对他含有敌意,要使他改变这个观念,那绝不是容易的事!

我想了想,尽量将语气放得友好,道:“如果我们能携手合作,那么一定会早日使得事情水落石出的。”

霍华德斩钉截铁地道:“不能!”

他一面说,一面退出了门口,像是怕我追截他一样,手一出门,立即用力一带门,想将门关上,但就在门迅速地合着,尚未关上之际,我已一个箭步,跃了上去,将门把握住,站在他的面前,道:“那么,张小娟呢?”霍华德沉声道:“只要张海龙肯将儿子的下落说出来,张小娟便可自由,你要知道,国际警方有时不能公开地执行任务,因此逼得要施用特殊的手段!”

他大概为了怕我再骂他,所以将这件事自己解释了一番。

我既已知道张小娟是为霍华德所扣留,便知道她的安危,绝无问题,让这位倔强的小姐,失去了几天自由,只怕也未尝不是好事。

但是,我对于霍华德固执地认为张海龙知道他儿子的下落这一点,却觉得十分生气,因此便道:“那么,只怕张小娟要在国际警察总部结婚生子,以至于终生了!这是漫长的等待!”

霍华德不理会我的讽刺,向后退去,甚至在下楼梯的时候,他也是面对着我,他的身手也十分矫捷,倒退着走路,就像是背后生看眼睛一样,十分迅速,显然是曾经受过严格的训练之故,不一会他便出了大门。

我叹了一口气,回到了房中,坐了下来。

事情不但没有解决,而且越来越复杂。因为本来,至少张海龙本身,是绝对不用在被考虑之列的,但如今,却连张海龙也难以相信了。

这位银行家,实业家,在社会上如此有地位的人,他究竟有甚么秘密,为国际警方所掌握了呢?这件事,要从国际警方方面查知,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因为,要盗窃国际警方的秘密档案,那比盗窃美国的国家金库还要难得多!

当然最简捷的方法,是向张海龙本人直言询问,如果他当真有着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话,那我必须弄明白,我不能因为好奇,同情,而结果却被人利用!

我又将我和张海龙结识的全部经过,仔细地回想了一遍。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张海龙是知道他儿子的下落,而故意利用我的话,那么,他堪称是世界上最好的演员了!

因为,在每提及他儿子失踪的事情时,他的激动、伤悲,全是那么地自然和真挚!

我相信国际警方,一定对他有着甚么误会。所以,我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去,再次告诉他,张小娟一定可以平安归来。

张海龙的话,仍然显得他心中十分不安,对于这样一个已深受打击的老人,我实是不忍再去追问他有着甚么秘密!

这一天的其余时间,我并没有再出去,只是在沉思着,寻找着甚么可供追寻的线索,我想到了那两个特瓦族人,准备到张海龙的别墅的附近去寻找他们。

我一直想到晚上十一时,电话响了起来,我抓起了话筒,耳机中传来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声音之后,忽然传出了红红的声音,叫道:“表哥!表哥!”

我连忙道:“是,红红,你可是接到我的电报了么?”

我不得不惊叹这个世界的科学成就,我和红红两人,远隔重洋,她那边是白天,我这里是黑夜,但是我们,却可以通话!

红红道:“是啊,而且,我去调查过了!”

我十分兴奋,道:“调查的结果怎么样,快说!”

红红的声音模糊了片刻,我未曾听清楚其中的一两句,但在我的一再询问下,我明白了经过:张小龙在他的毕业论文中,提出了一个生物学上前所未有的理论,但被视为荒谬。最要紧的,自然是张小龙提出来的理论,究竟是甚么。

但在这一点上,我却失望了。

因为,红红告诉我,审阅毕业论文,只是几个教授的事,而且,毕业论文在未公开发表之前,是被保守秘密的。

而张小龙在撰写毕业论文之际,又绝不肯让任何人知道内容,所以,当毕业论文没有发表之前,只有七个教授,知道张小龙所提出的新理论。

更不幸的是:这七位生物学教授,在三年来,都陆续死于意外了!

七个人一起“死于意外”,这自然不免太巧。这使我相信,一定有一个极有力量的组织,在竭力地使张小龙的理论,不为世人所知。

这个组织之有力量,是可想而知的,因为它不但能使觉度土等人,在这里“意外死亡”,也可以使知道内容的教授。在美国“意外死亡”!

如今,我所面对着的,就是这样一个以恐怖手段为家常便饭的组织。

而更要命的是:这个组织之庞大,该是意料中的事,可是我直到如今,竟连这个庞大组织的边缘,都未曾碰到过!我在黑暗中摸索,但敌人的探照灯,却随时随地地照射着我,这实在是力量悬殊,太不公正的斗争了!

我听完了红红的电话,回到了卧室中,破天荒第一次,我小心地关了所有的窗户,又检点了房间中一切可以隐藏人的地方,直到我认为安全了,才怀着极大的警觉心而睡去。

一夜中,倒并没有发生甚么变故。早上,我一早就起了身。

我在晒台上,作例行的功夫练习之际,看到一辆汽车,在我家的门口,停了下来,而从车子上跨下来的人,却是霍华德。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进了我的家门,心中不禁十分奇怪,因为从霍华德昨天离去时候的神情来看,他似乎是不会再来的。

我连忙披上晨褛,走下了晒台,只见霍华德已经站在客厅中了。

他的神情十分憔悴,显见他昨天晚上,并没有好睡。我一直下了楼梯,道:“欢迎你再来。”

霍华德仍然站着,道:“我接到了一个命令,但是我却考虑,是不是应该接受。”

我笑了笑,道:“考虑了一夜?你其实早该来找我了!”

霍华德直视着我,虽然他的眼中有着红丝,但仍然十分有神,他望了我片刻,才道:“我的上司,给了我一个指示,叫我要不顾一切,抛弃一切成见相信你,邀得你的合作。”

我也直视着他道:“我不敢为自己吹嘘,但是我相信,这是一个十分英明的指令。”

他耸了耸肩,伸出了手来,道:“好吧。”

我也伸出了手,但是却不去握他的手,而是摊开了手掌,道:“拿来!”霍华德大是愕然,道:“拿甚么来?”

我笑道:“你的证件,直到如今,我还只是从他人的口中,知道你的身份的,我相信事情十分重大,因此不得不小心些!”

他也笑了出来,将他的证件递了给我。国际警方人员的证件,从表面上看来,和普通证件没有甚么不同,但是其中有几处地方,却是一个秘密,而且是绝对没有法子仿制的。我看了看,证明他的确是国际警方的要员之后,才将证件,还了给他。我将证件还了给他之后,便和他握手,第一句话便道:“你既然为张小龙的事情而来,那你就要时刻小心你的性命!”霍华德似乎不信,我一面吩咐老蔡煮咖啡,一面邀他到楼上我的书房中,将我从年三十晚,遇到张海龙起,直到今日为止,这四五天中的情形,向霍华德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因为我看出,霍华德对于和我合作一事,多少还有点勉强,因此,我在说着我自己的经历之际,毫无保留,不但将事实的经过说出,而且,还提出了我自己的种种看法来。

霍华德在我叙述的整个过程中,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两个多小时的谈话,他只讲了两句话。一句是当我说到我进了张小龙的实验室,看到有一头美洲黑狗,正在津津有味地嚼着香草时,霍华德用力一拍大腿,道:“他竟成功了!”

第二次,是当我说到,我曾亲眼看到“妖火”之际,他:“你会不会眼花?”

在我肯定了我绝不是眼花之后,他也没有再向下问下去。

我讲完之后,他再一次和我握手。上一次,他握手握得不大起劲,但这一次,他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道:“真不错,的确应该和你合作,我先叫他们恢复张小娟的自由。”

我道:“对的,但是切莫让张小娟知道你们的身份。”霍华德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坐了下来,道:“你分析得不错,不但知道张小龙新理论的秘密的人,会神秘的丧生,便是想知道秘密的人,也往往得不到好结果!”

我道:“那么,国际警方是不是掌握了这个秘密了呢?”

霍华德站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部: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