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第十一部:不可想像的敌人

作者:中国科幻

我想起宋坚不肯交出钢板的情形,忆起有关宋坚义薄云天,仗义疏财的事迹,更记起了宋坚对我,倾胆相交的情形。

要我相信宋坚,竟会是如此卑鄙的小人,实在是没有可能的事。

可是,铁一般的证据,却又证明了屡次害我的,正是他,绝不是别人!

白素见我发呆,她也一声不出,等我呆了半晌,转头望向她的时候,她才道:“我想到了,你、我爹、我哥哥,我们这几人,自始至终,都不是宋坚的敌手,直到摄得了他的相片,以后的情形,只怕会不同了!”

我道:“这简直不可想像,宋坚家产钜万,全化在穷兄弟的身上……”

白素立即道:“这事情,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事隔多年,宋坚变了,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眼前的宋坚,根本不是宋坚!”

我怔了一怔,道:“有假冒的秦正器,难道还会有假冒的宋坚?”

白素道:“还有什么不可能?飞虎帮在皖南山林区之中活动,宋坚本就很少露面,只有当年大家相会过一次。如果不是你太过能干,我爹也绝认不出你是假冒的秦正器来!”

我想了一想,道:“仍是说不通,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当然目的在那一笔财富,何以当时,他竟会反对将财富瓜分?”

白素冷笑一声,道:“他反对将财富瓜分,目的便是想独吞!”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思绪,十分混乱,而且,也绝比不上白素的敏捷,我只得呆呆地望着她。

白素又道:“所以我说,我们自始至终,一直败在他的手中,败得最惨的,是我的哥哥。他一定早已知悉了我哥哥的计划……”

她说到这里,我不禁失声道:“你说二十一块钢片,在他手中?”

白素道:“正是,他之所以不肯将自己的一片交出,乃是因为,万一他夺不到其余的钢片时,我哥哥也非和他合作不可之故!”

我呆了半晌,越觉得白素的分析有理!白素又道:“在他的小腿上,一定有着抓伤的伤痕,而你的腿上伤痕,却是他抓出来的!”我一跃而起,道:“我去找白老大!”

白素道:“小心,若是见了他,千万不可暴露我们已知道了他的秘密!”

我点了点头,又将白素扶出了黑房,放在床上,拉起了被子盖上,正待转身之际,突然听得房门上,响起了剥啄之声。

白素一呆,连忙一握手,令我躲入黑房之中,一面则扬声道:“什么人?”

门外传来的,却正是宋坚的声音!

我和白素两人,互望了一眼,白素又挥了挥手,我身影一晃,立即隐入了黑房之中,将门掩上,但是却留下一道缝,以察看室外的情形。

只听得白素道:“原来是宋大叔,请进来吧,门并没有锁。”

白素的话才一说完,门便被推了开来,宋坚走了进来。

宋坚进来之后,四面一看,道:“咦,卫兄弟不在这里么?”

白素道:“他来过,但是又走了。”

宋坚突然一笑,道:“老大因为你哥哥的事,十分难过,但是他却另有一件事,十分高兴。”白素道:“什么事啊?”

宋坚道:“你也一定早已知道了,你看卫兄弟这人怎样?”

白素低下头去,面颊微红,一言不发。

宋坚又“呵呵”大笑起来,我对他的伪装功夫,不由得十分佩服,因为他的笑声,如此爽朗,实是难以相信,他竟会是卑鄙小人!

宋坚笑了几声,道:“媒人,你宋大叔是做定的了。”白素道:“宋大叔,你别取笑了!”

宋坚更是“哈哈”大笑起来,突然间,一扬头,道:“卫兄弟,你出来吧,躲躲闪闪作什么?”

我一听得宋坚如此叫法,一颗心几乎从口腔之中,跳了出来!

一时之间,我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我相信白素的心中。一定也是一样的焦急,因为我们并未将放映机关掉,黑房的墙上,仍留着宋坚的像,如果他冲了进来,那非但打草惊蛇,而且,宋坚见事已败露,他又怎肯干休?而我和他几次接触,已深知他在中国武术上的造诣,远在我之上。

白素又受伤不能动,他一发起狠来,我们两个人,实在不是他的敌手!

大约也因为这个缘故,白素唯恐我不出来,宋坚便会闯进来之故,因比叫道:“你出来吧!”我硬着头皮,顺手将黑房的门关上。

宋坚见了我,又是哈哈一阵大笑。

我竭力地装作若无其事,道:“宋大哥别取笑。”宋坚伸手,在我肩头上拍了两下,道:“卫兄弟,你休息不够,来日方长,还是快去睡吧!”

我忙道:“不,我还有一点事,要去见白老大。”宋坚道:“好,咱们一起去!”

我回头向白素望了一眼,白素向我,使了一个眼色,令我小心。宋坚和我,一齐向门外走去,刚到门口,宋坚突然“噢”地一声,转过身来,道:“几乎忘了,老大命我来取一件东西。”

白素道:“什么东西?”

宋坚道:“老大说,有一具小巧的自动摄影机,在你这里,他要用,叫我来取了去。”

我绝对相信,白素的智力和镇定力,都在我之上,那时候,我整个人都已经呆了,只能僵硬地转了一下头,向白素看去。

只见白素的面色,也微微一变,接着,她便“啊”地一声,道:“不错,爹是有着那样的一具摄影机,在我这里,但是已给我一个朋友借去了,如今不在。”

我的心中,怦怦乱跳,因为万一宋坚如果不相信白素的饰词,岂不是糟糕?而宋坚迟不问,早不问,偏偏在这个时候,问起了那具摄影机,如果说是偶合,事情也未免太巧了,当下,只听得宋坚“噢”地一声,道:“那我就回去覆老大好了!”

白素道:“不知爹有什么用处,我早知爹要用,也不会借给人家了。”

宋坚淡淡地道:“我也不知道。卫兄弟,我们走吧。”我松了一口气,跟着宋坚,走了出去。我特地走在后面,轻轻地关上了门,在关门的时候,又和白素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

我们在走廊中,向前走出了七八步,宋坚突然用力,伸手在我的肩头,猛地一拍!那一拍,力道极其沉重,不禁吓了我一跳,我立即闪开,抬头向他看去,却又见他,满面笑容,我心中实在猜不透宋坚是在闹什么鬼,宋坚见了我惊骇的神色,面上也露出了愕然之色,道:“卫兄弟,怎么啦?”

我镇定心神,道:“没有什么。”

宋坚突然又神秘地一笑,道:“我知道了,卫兄弟,你失神落魄,可是为了……”

他讲到此处,却又故意顿了一顿,我忙道:“宋大哥,我没有什么事!”宋坚伸出一只手指来,直指向我的面上,我唯恐他趁机对我下毒手,点向我面部的要穴,连忙向后退出。宋坚却笑着:“你可是怕白老大不肯答应?”

宋坚讲到此处,拍了拍他自己的胸脯,道:“你放心,有我!”

我听得他如此说法,才松了一口气。同时,我的心中却也生出了极大的疑惑。因为,看宋坚的言行,如果说他是假装出来的话,那实在装得太逼真了。可是,如果说他不是假装,那却又令人难以相信,因为电影机所摄到的,正是他的相片!

我抱定宗旨,在白老大未看到那一卷软片之前,绝不和他翻脸,因此便笑道:“宋大哥,一切仍要你多多帮助。”宋坚“呵呵”笑着,又向前走去。

不一会,我和他便已经来到了白老大的书房门前,推门进去,宋坚第一句话便道:“老大,素儿说,那一具相机,给人借去了。”

白老大两道浓眉,倏地向上一竖,道:“什么?给人借去了?”我连忙道:“她说,借给了一个朋友去玩几天。”白老大手指在桌上轻轻地敲了几下,人便霍地站了起来。

白老大站了起来之后,问道:“伤势怎么样了?”宋坚笑道:“再有两天,只怕就可以起床了,我到的时候,她正在和卫兄弟卿卿我我哩!”

白老大的面上,却没有笑容,紧蹙着双眉,像是在沉思着什么,并没有多久,便道:“你们两人,在这里等我,不要离开。”

宋坚道:“老大,你上哪儿去?”白老大道:“我到素儿那里,去去就来。”

我起先不明白白老大何以要到白素那里去,可是随即我便明白了,白素虽然是在临机应变之中,她所说的饰词,仍是有特殊意义的。那具小巧的活动电影机,一定是绝不可能外借之物,所以白老大一听,便觉得事有蹊跷,要去问个究竟。

而白老大一到了白素那里,事情一定也可以弄明白了!我心中不禁暗暗高兴,因为白老大一定不会离开很久,只要在那段时间中,我看住宋坚,不让他有任何异动,白老大一回来,事情便可以水落石出了!

因此,白老大一出门,我便有意地来到门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以防宋坚要夺门而出之际,我可以拚命抵挡一阵。

我坐定之后,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宋坚,注意着他的行动。我的心中,实是十分紧张,因为宋坚的武术造诣,在我之上,如果他觉出不妙,要对我硬来的话,只怕我也难以对付。

看宋坚时,他却若无其事地背负双手,在室中踱来踱去,后来,又站在书桌之前,翻来覆去地看那四块钢板,自言自语地道:“于司库这人,虽然临老变志,但的确是鬼才,这四块钢板上,竟然一点线索也找不出来!”我不能不出声,还得一直答应着他的话。

前后只不过七八分钟的时候,但是我却像等了不知多久一样,手心也在微微出汗,好不容易,才听到了白老大沉重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接着,他便推门走进了书房,他一进书房,首先向我望了一眼,略为点了点头,我知道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提了半天心,这时才算放了下来。因为宋坚的武术造诣虽高,但是却也难以和白老大相比的。白老大一声不出坐了下来,一摆手,道:“宋兄弟,你也坐下,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宋坚显然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全部拆穿,还是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

白老大望了他半晌,道:“宋兄弟,中国帮会之中,虽然人才辈出,但有的利慾薰心,有的官瘾大发,晚节不保的居多,宋兄弟,希望你我两人,不要步人后尘才好!”

宋坚双眉轩动,道:“老大,我自信我们两人,绝不至于如此!”

白老大叹了一口气,道:“宋兄弟,你在七帮十八会中的威望,仅次于我,我也对你十分尊重,总希望你不要自暴自弃!”

我已经听出了白老大的用意,是还不想令宋坚太以难堪,因此用言语点醒他,想叫他幡然悔悟,不要继续作恶,白老大也可谓用心良苦。

但宋坚一听得白老大如此说法,面色陡地一变,呆了一呆,道:“老大,我和你乃是肝胆之交,光棍眼里不揉沙子,你刚才的话,定是有为而发,尚祈你直言,不要闪烁!”

宋坚在讲那几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显得十分气愤。我在一旁,忍不住要骂了出来,叫他不要装模作样,但是,我只欠了一欠身子,白老大向我挥了挥手,不令我多口,道:“宋兄弟,你说得不错,凭咱们两人的交情,讲话确是不应该闪闪缩缩,那么……”

他讲到此处,略停了一停,一字一顿,道:“请你将那二十一块钢板,交了出来!”

宋坚一听,突地站了起来,面色发紫,眼中威棱四射,大声道:“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白老大道:“那二十一块钢板,在你身上,三次害卫兄弟的,也就是你!”宋坚呆了一呆,陡地哈哈大笑起来,道:“白老大,想不到我们两人,一场相知,竟落得如此下场,你去发疯吧,我走了!”

他话一说完,一个转身,便大踏步向门口走来。我连忙站了起来,厉声道:“姓宋的,想溜么?”宋坚像是料不到我也会对他陡地发难一样,怔了一怔,面上神色,更是大怒,暴雷也似地喝道:“让开!”

他一面暴喝,一面右手,“呼”地一声,挥了过来。我见他这一挥,用的力道甚大,立即身子一闪,右臂一圈,以小擒拿手中的一式“逆拿法”,反刁他的手腕,我的出手,不可谓不快,这一式逆拿法,能够避得开的人,实是屈指可数!

但宋坚的行动更快,我一抓甫出,他刚一挥出的右臂,陡地向下一沉,反沉到了我的手腕之下,依样葫芦,也是一式小擒拿手中的逆拿法,来抓我的手腕,我大吃一惊,连忙后退。

宋坚闷哼一声,一脚向我腰际踢来,我仗着身形灵活,旋一拧身,避了开去,宋坚的一脚,在我腰际擦过,我身形未稳,翻手一掌,向他小腿砍出,但宋坚出腿收缩,快疾无比,我一掌砍下,他右腿已收去,左腿却抬了起来,膝盖向我手肘撞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部:不可想像的敌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底奇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