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第十五部:胡克党的大本营

作者:中国科幻

李根一声怪叫,踏前一步,便向我扑了过来,我看出他西洋拳的根底很好,不拟和他正面相敌,身子一闪,闪到了他的背后,一脚踢出,正踢在他的屁股上,李根被我这一脚,足足踢出了七八步远,重重摔在地上!

李根倒地之后,居然立即翻过身来,同时,手上已握着一柄手枪,可是,我也早已料到这一点了。不等李根扳动枪机,我左脚又已飞踢了起来。

那一脚,擦地而过,将地下的砂石,一起扬了起来,向李根飞了过去,李根的视线被避,盲目放了三枪,有两个胡克党徒中了流弹,我则早已一跃向前,伸足踏住了他的手腕,而在踏住他的手腕之后,足底向后一拖,李根大声怪叫起来,将他腕骨折断之声,都遮了过去!

而其时,因为另有两个胡克党徒中了流弹,所以秩序大乱,有的向天放枪,有的高声大叫,我和宋坚,唯恐胡克党徒,趁机向我们进攻,都向路边跑去,跃下了路旁的深沟之中。

我们伏在沟中,探头向上望去,却并不见有人,向我们追来,而且有人向我们指点,我们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只听得一阵汽车喇叭响,尘头起处,一辆十分残旧的吉普车,驶了过来,吉普车一出现,人声顿时静了下来,车子来到我们不远处停下。

我们两人,定睛看去,只见车上,共有五个人,除了司机之外,乃是四个菲律宾壮汉,每一个都像是水牛一样。而在这四个壮汉当中,则是一个穿着十分整齐的菲律宾人。

因为所有的胡克党徒,全都是衣服破烂,满身烟渍酒味,所以这个人衣服整洁,看来便十分惹眼。他约莫一七○公分上下,身量并不是太高,四十上下年纪,肤色十分黝黑,车子一停,便沉声喝道:“什么事?”

一个胡克党徒,向我们藏身之处指来。我们知道那人一定是里加度了,便自深沟之中一跃而起,我才一跃起,便道:“里加度先生?”

那人的面上,略现出了讶异之色,向躺在地上呻吟,已然濒死的美国流氓指了一指,道:“你们的杰作?”

我尚未回答,已有人叫道:“美国人先挑的!”

里加度皮笑肉不笑地牵了一下嘴角,道:“你们来做什么?”他一面说,一面旋头四顾,使了几个眼色,只见他车上的四个大汉,已一跃而下。同时,在场的胡克党徒也静静地移动着,片刻之间,已成了隐隐将我们围住之势。

同时,又已有人,将那三个美国人,扶的扶,抬的抬,弄了开去。我一见这等情形,便知里加度是大有才能的人。胡克党徒,乃是各地的不法份子所组织的,但里加度连声都未曾出,只是使了几个眼色,装了一下手势,便已能指挥这些无恶不作的歹徒,可知他在胡克党徒之中,享有极高的威信。

我略想了一想,道:“有一件事,只要你肯合作,对你们,对我们,都十分有利。”里加度的嘴角,又欠了一下,道:“有利到什么程度?”我将手一伸,向所有的人,指了一指,道:“有利到可以令得你们每一个人,都到巴黎去渡一次假期!”里加度凝视着我,道:“上车来。”

我和宋坚两人,离他的吉普车,本来有丈许远近,但我们两人,存心卖弄,身形一纵间,已经纵上了车子,里加度像是吃了一惊,那四个大汉,也已跃上了车子,吉普车向前飞驰而出。

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水泥的“房子”那其实不是房子,只不过是雕堡或是仓库,但如今都用来作房子了。

驶出了约莫十来里,公路便到了尽头,岛上山峦起伏,那条公路,当年一定也费了不少心血,才造成的,尽头处乃是一个小山谷,四面青峰围绕,十分幽静,在山谷正中,有着一座大建筑物,也是水泥的,可能是一所大仓库。在车上,里加度一句话也没有和我们讲过,车子一停,他才道:“到了。”

车上的四个大汉,先跃了下车,我们和里加度,也跟着下车,向那坐大仓库走了进去,水泥的建筑物,另有一股阴森森的气象,再加上灯光,昏黄不明,更令得人感到,十分不妙。

我不仅要耽心我们和里加度谈判的结果,而且,还要耽心躲在船舱中的红红。我们进了一间两丈见方的房间,房间中的陈设,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十分豪华,但是我却也注意到,精致的酒瓶,大多数是空的,而里加度开了银质的烟盒,雪茄烟也没有多少支了!

我们都坐定之后,那四个大汉,两个守在门口,另外两个,站在我们的背后,那当然不是保护我们,而是为了防止我们,有什么异动。

我们还未开口,里加度已经道:“可是合作,武装走私么?”

我笑了起来,道:“放心,什么风险也没有,绝不用和政府冲突,就可以坐享其成。”里加度向色一沉,道:“先生们,我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人。”我立即道:“先生,不需要你有幽默感,因为你有运气,这个岛上,有着臣量的财富,被埋藏在某一地点。”

里加度耸然动容,道:“财富的数字之大,值得使你们冒这样的奇险?”

我道:“财富的数字之大,会使你将我们当作最好的明友看待。”

里加度像是十分欣赏我和他针锋相对的对白,“哈哈”笑了起来。但笑了几下,却又突然停止,道:“藏在什么地方?”

我向宋坚点了点头,宋坚便将那二十五块钢板,取了出来,我则将七帮十八会当年集中这笔财富的经过,向里加度简略地说了一遍。

里加度像是听得十分有趣,宋坚已将二十五块钢板拼好,里加度仔细地看了一会,道:“准确的地点,是要靠后面的字句么?”

我已经将后面那几句不可解释的话,翻译给里加度听,当时我道:“我想是如此。”里加度在室中,翻来覆去,踱了好一会,面上忽然现出了欣喜之色。

我道:“里加度先生,可是你对我这几句不可解的话,有了什么概念?”里加度道:“没有,没有。但既然在这个岛上,一定可以找得到的,不论那笔财富是多少,由我来分配。”他一面说,一面将双手按在桌上,上身俯冲,像是要将我们,吃了下去一样!

我以十分冷静的语调道:“不,一人一半。”里加度再道:“由我分配。”我仍然道:“不,一人一半!”里加度冷笑道:“这里是谁说话?”我冷冷地道:“没有我们,你不可能找得到这笔财富,一人一半,才是公平的办法。”里加度道:“胡克党徒从来不讲公平。”

我立即道:“好,那就我们占七份。你占三份!”里加度呆了一呆,突然纵声大笑起来。宋坚向我望一眼,似乎怪我出言,太以过份。

我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我却是故意的。

因为,和里加度领导的胡克党徒开谈判,本来只是一种手段,一切全为达到我们可以在岛上寻找这笔财富的目的而来,如果谈判进行十分顺利的话,那倒反而违背了原来的意思了!

里加度笑了一片刻,道:“那么,我们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了!”我点了点头,道:“不错,如果这种情形不改变的话,谈判便难以进行下去了。”里加度道:“那么,你们准备加入我们么?”

我自然听得出他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不顺从他意思的话,就别想离开这儿。

当然,我更知道,如果我们真的和里加度谈判的话,其结果也一样的会死在他的手中,因为他绝不会让任何秘密,落在外人手中的!

我笑了笑,道:“在胡克党来说,一点也算不了什么,但在你来说,我们死了,你却损失了一个可以成为世界上第一流富翁的机会!”

里加度听了我的话之后,眼中闪耀着贪婪的光芒,简直像是一头南美洲黑豹一样!

沉静了好一会,他才道:“好,我们明天再谈,你们不可乱走。”

我猜不透里加度要拖延时间,是什么用意,但他既然这样说了,我们自然也只好照做。他话讲完之后,便走了出去。

我和宋坚两人,将那二十五块钢板,收了起来,各在一张十分柔软舒适的沙发上,躺了下来,宋坚道:“我们怎么办?”

我道:“到了晚上,我们偷出去,藏匿在山上,我想胡克党未必找到我们。”宋坚道:“这是一个仔办法,我们尽可以在山上多住几天,可是你忘了你的表妹吗?”我道:“当然不会,只不过我虽然不知道她是怎样和宋富含作将钢板盗走的,而她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来,那快艇上又有暗室,食物也很多,大约半个月的藏匿,总是没有问题的。”

宋坚摇了摇头,道:“但愿如此。”

我道:“除了希望这样之外,我们实是毫无办法,因为我们绝不能去通知她的。”宋坚叹了一口气,道:“早知这样,我们该将白老大特制的手枪,留下一柄给她!”宋坚的话,猛地提醒了我!

因为,我记得,在那快艇之上,有一具十分优良的无线电的收发机,而白老大的近距离对话器,显然也是根据无线电的收发机原理而制成,如果我们发出的波长,快艇上的无线电机,可以收得到,而又能引起红红的注意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和她通话了。

我一想到这点,连忙取出那柄“手枪”来,调整着收音机部份的装置。

当然,我也没有十分把握,我只是不断地掉换着不同的波长,同时,不断地叫着,和听听是否有红红的回音,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多,红红的声音,果然传了过来,道:“表哥,是你吗?”

我欢喜得几乎跳了起来,道:“红红,你听得到我的声音?”红红道:“自然,有什么事?”我道:“红红,你现在怎么样?”

红红道:“听你的话,关在暗室中,闷死了!”

我道:“好,红红,我们可能半个月,或则更长久不来看你,你千万要小心。”红红道:“我不干,那大不公平了,叫我在暗室中关半个月,那算什么?”我沉声道:“红红,你必须听我的话!”红红半晌不语,才勉强地道:“好!”

我从来不信任何宗教,但这时,如果有一个神,能够保佑红红是真心听我的话,那我立即会跪下来,向他膜拜!

我又吩咐了红红几句,才结束了与它的谈话。这时候,天色已渐渐地黑下来了,胡克党一直没来看我们,门已被锁上,我们饿得十分可以。

可是我们都忍着,等夜深些,再打主意。我上面已经说过,我们所在之处,乃是一个仓库。而那间房间,除了房门之外,并没有窗户,但是却有一个气窗,气窗上装着手指粗细的铁条。

里加度显然存心将我们囚禁在这里的,但是他却不知道,那十来条手指粗细的铁条,在我和宋坚的眼中,简直像是面粉条一样。

我们仔细看看那二十五块钢板来消磨时间,到了午夜,我又攀上了那个气窗,向外看去,只见有四条大汉,正在门外守着,在那四条大汉之外,两个仓库最大的部份,竟是胡克党徒的集体宿舍!

这时候,至少有一二百人,在外面席地而卧,我们要出去的话,必须在这些人的身旁走过。我将看到的情形,低声和宋坚说了。宋坚示意我下来,他立即攀上了气窗,只见他手向外,扬了几下,门外传来四千“哧”、“哧”的呼气之声。我知道,那四个人,都已被宋坚袭中了穴道。

中国武术之中,最玄妙的,便是以克制穴道来令得敌人血脉,有着短暂时间的不流通,而那一段短暂的刺激,却可以使敌人至少有一个小时以上的昏迷状态。我不会这门功夫,宋坚是武术大家。自然会这门功夫的。

只见他回过头来,向我一笑,双手连拉了几下,已将铁枝拉了开来,轻轻地跃了下去,我也连忙跃出,我们了无声息地经过了那一二百个胡克党徒,而且,还顺手拿走了两挺手提机枪。

那四个倒在地上的大汉,眼睁睁地望着我们,却既不能动,也不能出声。我们出了仓库,因为夜已深了,没有人注意我们的行动,很快的,我们便已经进入了荒山野岭之中。

也就在这时。我们发现,在一个极高的山头之上,有着许多强光灯,将那山头,照耀得如同白昼一样,灯光之下,有三四个人,正在山顶上走来走去。

我和宋坚两人,都未曾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我便找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作为存身之所,舒舒服服地睡一觉,第二天一早,忽然被一种隆然之声所惊醒。

我们一跃而起,出洞循声看出,只听得那隆隆之声,正自昨晚大放光明的山顶传来。我和宋坚两人,起先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可是,在以手遮额,仔细一看之后,我们两人,都不禁吃了一惊!

因为,在那个山头之上,正有两架旧式的掘土机在操作着!

我们立即想起了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部:胡克党的大本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底奇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