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第十七部:惊天动地大爆炸

作者:中国科幻

宋坚又叹了一口气,我到船尾,转舵改航,将快艇向弃去宋富的小岛上驶去,没有多久,那小岛已然在望,月色之下,那小岛看来,像是浮在海面的一只大海龟一样,快艇很快地靠了岸,宋坚首先一跃而上,红红道:“在船上闷了那么多天,我也到岸上去走走!”一面说,一面便要涉水而去。

我一伸手,托住了她的腰际,一声断喝,一运劲,将她向岸上送去!

红红给我送在半空,吓得哇呀大叫,我叫道:“宋大哥,接住她!”

宋坚早已有了准备,在红红将要坠地之际,一伸手,将她托住,放在地上。

红红吓得面都青了,但是她却一昂头,道:“我一点不怕!”

我随之一跃而上,道:“谁说你害怕来?”红红一转身,向前跑了开去,叫道:“教授!教授!”黑夜荒岛,我唯恐红红有失,连忙跟了上去。

宋坚也跟在我们的后面,我们三人,奔离了岸边,约有十来丈远近,尚未发现宋富,我心中正在诧异,突然听得泊在海边的快艇,马达震天也似地响了起来!

我心中这一吃惊,实是非同小可,连忙转过身来,只见快艇,已经箭也似向前面,驰了开去,船尾上站着一个人,正是宋富!

不消说,那是宋富早已发现我们向这个荒岛驶来,所以他便隐伏在海边,等到我们,都上了荒岛,他便静悄悄地上了快艇,要将我们留在荒岛之上!

在这一刹那间,我们三个人,全部呆了!

快艇前进之势,极其迅速,转眼之间,深蓝色的海面,便只见一条白线而已,而一眨眼间,那条白线也不见了,马达声也早已听不见,四周围重又恢复了寂静!一会,宋坚才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宋坚必然会感到内疚,忙道:“宋大哥,在这个岛上,是不会死人的,白奇伟尚且能设法到泰肖尔岛,我们怕什么?”

宋坚不说什么,只是一个转身,向外走了开去。

红红低声问我,道:“他作什么?”

我也低声答道:“他因为兄弟不肖,心中十分不快乐,我们且别去打扰他,先去观察一下,这岛可有能供藏身之所?”

红红道:“其实,也不能怪人家,这叫做现眼报。”我听了不禁失笑,道:“红红,现在,你开口比我还粗,什么都会说了!”

红红也笑了起来,我们两人,向岛中心走去。

那荒岛大约还不到一英亩大小,但岛上却怪石嶙峋,颇有荒山野岭的气概。我们在一个石洞面前,发现了尚未熄灭的篝火,那当然是宋富留下来的。

我和红红两人,在篝火旁边,坐了下来,红红拨大了火头,又加了两块木柴上去,道:“表哥,你听到白素会来,一定很高兴,是不是?”

我想了一想,道:“是的。”

红红一笑,道:“那个白奇伟,居然也对我大献殷勤,但即使是美国人,也不会喜欢像他那一类型的人,轻薄的很!”

我心中不禁一动,道:“那么,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呢?”

红红怔怔地望着火舌,忽然叹了一口气。

红红居然也会叹气,这当真可以说是天下奇闻,我不去打断她的沉思。

红红呆了五分钟左右,才道:“如果我的希望不落空,那么我想,我们在天明之前,一定可以离开这个荒岛。”

我不禁愕然道:“天亮之前?怎么离开?长距离游泳么?”

红红神秘地笑了一笑,道:“不是。”我并不去追问她,因为我知道红红的脾气,即使你不追问她,她也决计忍不过十分钟的!

果然,不到两分钟,红红又道:“表哥,你说阪田教授,会不会回来?”

我一听得红红如此说法,更是莫名其妙,道:“他既然将我们抛弃在这个岛上。如何还会回来?”红红笑道:“他会的。”

我不想与之再多争执,站了起来,也就在此际,只听得宋坚叫道:“你们快来看!”

我和红红两人一齐循声看去,只见宋坚正在一块大石后面,向我们不断招手,我忙问道:“什么事情?”宋坚一扬手,映着日光,我只见到他的手中,泛起了火也似的一团东西。

我对于珠宝玉石,有着很深辟的研究,我祖父是这方面的专家,他曾经是江南一带珠宝业的权威。我还记得在我小的时候,祖父早已退休了,那时时常有人,郑而重之地捧着名贵的宝石,来请他鉴定质量,因此他便将有关珠宝方面的知识,都传授了给我!

而当时,我一看到宋坚手上,那火红色的一团,我心中便吃了一惊!

那种光辉,那种色泽,正是最佳的红宝石所独有的!我连忙连奔带跳,赶到了宋坚的身边。宋坚一伸手,将一件东西,放在我的手心上。

我摊开了手掌,那是一块核桃大小的红宝石。

这时候,红红也已经走了过来,她一看到那么大,那么美丽的一颗红宝石,竟神经质地叫了起来!令得我和宋坚两人,都以为她会因此发狂!

我五指收拢又再放开,红红道:“表哥,给我抓一抓!”宝石的确具有吸引力的,那吸引力,并不全部在于它的价值。好的红宝石,固然价值不菲,但是我、宋坚和红红,都绝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但是那块红宝石,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我将这颗红宝石放在红红雪白的手掌上。

我们三个人,望着那艳红的、但又毫不妖冶的宝石,好一会不眨眼睛。

过了好久,我才道:“宋大哥,你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宋坚向地上一指,道:“在这个草丛中,我想找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来到这里,踢动了一块石头,便发现这颗宝石了。”

红红道:“我叫红红,既然发现的是红宝石,便应该给我。”我笑了一下,道:“红红,你什么都讲究洋化,为什么没发现红宝石时,你就不讲了?如果你的名字是露比的话,宝石才应归你!”

红红道:“我不管,这颗宝石值多少钱,我可以照付。”宋坚道:“别吵了。”我一扬手道:“不行,拿回来!”

红红不肯将宝石给我,猛地向后退去,在她后退之间,她的后跟,又踢在一块石头上,痛得她“哇”地一声,叫了起来。

然而,红红只叫了一半,我们三个人,都一齐惊呼了起来!原来,红红的脚跟,将那块石头,踢得翻转了身,而在那块石头之下,却有着一块蓝宝石!

那块蓝宝石的颜色,简直比秋夜还要深邃,红红一俯身,将它拾了起来,宋坚忙道:“只怕还有……”他一面说,一面走向前去,一连翻过几块石头,果然,在第四块石头之下,又找到了一粒钻石。

他还想向前去找时,我心中一动,陡地想起一件事来,叫道:“宋大哥,住手!”宋坚回过头来,道:“为什么?”

我道:“宋大哥,宋富在这岛上,有五天之久,何以这些东西,他未曾发现?”

宋坚道:“压在石下,他未必能够找到的,我们找到,也是运气而已。”我道:“宋大哥,咱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红红“哼”地一声,道:“小心什么?我看不出其中有什么危险的地方。”

宋坚也道:“是啊!”他一面说,一面又向前找去,走出了六七步,又找到了一块宝石,红红也跳跳蹦蹦,向前走去,我心中总感到十分疑惑,觉得那些珠宝,这样容易发现,其中一定有着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但是,我在急切之间,却又实在想不起,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头!

我看着宋坚和红红两人,越走越远,听红红不断的发出叫声,可知道他们,一直有着收获,我眼看着他们,走出了三十码开外,已来到另一块大石的附近,只听得红红道:“宋先生,我们推开这块大石看看!”宋坚道:“好!”

他们两人,四只手已经按在那块大石之上,我一见到这等情形,心中陡地一变,想起了一个可能来,立即大喝道:“住手,后退!”红红十分不满意地转过头来,道:“表哥,你怎么啦?”

我一面向前赶去,一面道:“快退后。我再向你们解释,快!快!”

宋坚犹豫了一阵,向后退开了几步,红红虽不愿意,但也跟着,向后退了开来,我道:“你们看到了没有,你们所走过的路,曾找过宝石的地方,成一条直线!”红红扬头一看,道:“是又怎么样?”

我道:“红红,亏你常说有侦探的常识,这还不明白?那些东西,是故意留下来,引你们走向那块大石的!”红红摊了摊双手,道:“我又有什么损失?”

宋坚的态度却和红红不同。

他究竟一生在江湖上走动,老江湖的经验,使他觉得我所说的话,大是有理。他向红红一点头,道:“王小姐,我们再退开些。”

我们三个人,一齐站在离那块大石,千来码之处,宋坚和我互望了一眼,我们两人,都在地上,搬起了一块十来斤重的石头。

我又命红红退开了些,和宋坚两人,一齐将手中的石块,向着那块大石,疾抛了出去!两块石头,带着劲风,向那半人来高的大石飞去。

只听得“叭叭”两声,石块击在那大石之上,令得大石,摇动了一下。也就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只见火光陡地一现,浓烟冒起。

紧接着,便是震天也似,“轰”地一声巨响,大地震动,群石乱飞,简直是世界末日一样,我隐隐约约,听到红红一声惊呼。

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和宋坚两人,实在都绝无办法去照顾她!

因为,这种变故,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变故却来得太快,实在令人措手不及,任何人在这样的时候,都会突然呆上一呆的。

一个变故既然来得那么快,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在人们呆上一呆之际,早就发生,要抢救照顾,是绝对来不及的!

地动石摇,只不过是一刹那间的事。

我和宋坚,一定过神来,只见红红正在振臂高呼,实是她的心情太激动,所以才会出现这样反常的神态。

我赶了过去,着实不客气地给了她一个耳光,她才静了下来,定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才伏在我的肩上,哭道:“表哥,你救了我的性命,你救了我的性命!”我点了点头,道:“是。”

这时候,宋坚也来到了我们的身旁,我们三个人,一齐向刚才宋坚和红红两人想要推动的那块大石看去,只见浓烟散处,那块大石,早已四分五裂,而且被烟熏得十分黑,而地上,出现了一个足有三尺来深的大土坑!

我们三人,相顾骇然之余。我道:“这是一个土制的地雷。”红红道:“是胡克党埋的?”

我想了一下道:“小姐,你对于这类的经验,太贫乏了,土制的地雷,若是两日之内,没有人触发,火葯便会因为地面的潮气而失效的。”

红红睁大了眼睛,道:“那你说,这是教授……”

我不等地说完,便道:“对了,就是你尊敬的那位生物学权威的杰作,想不到他还是一个游击专家,土制地雷灵敏度如此之高,的确不易!”

宋坚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想是他心中惊到了极点,道:“这畜生,这畜生!”我正劝慰宋坚几句,但红红却已双手插腰,气势汹汹地站到了我们面前,道:“表哥,刚才那样的爆炸,要多少火葯?”

刚才的爆炸,并不是烈性炸葯的爆炸,也不是硝化甘油的爆炸。如果两者的话,我们虽然事前有了警惕,已经来得甚远,但是爆炸所造成的气浪,还是会将我们震死的。

而这次爆炸,冒出来的烟又如是之浓,当然是士制火葯,或者是从枪弹、炮弹之中挖出来的火葯了,我想了一想,道:“大约一磅上下。”

红红道:“这就不可能是教授了,我们将他弃在岛上时,他身上有火葯么?”

我想不到红红会反问我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倒的确令我难以回答!

因为,宋富即使再深谋远虑,也必然不会料到我们会将他放在这样一个荒岛上,而在身上,预先带上一磅火葯的。

我沉吟了一下,红红又逼近了一步,道:“表哥,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只得道:“红红,我暂时解释不来,但是我坚信,这件事一定是宋富做的。”

我又说道:“宋富料到我们会来接他,他便有反将我们留在岛上的机会,便想将我们一齐炸死!”

红红一挺胸,道:“不,你完全料错了!”

我不禁有些恼怒,道:“红红,你为何坚持这样说法?”红红急促地呼吸了几下,道:“因为他爱我,所以他不会害我!”

我和宋坚两人,做梦也未曾料到红红竟会讲出这样的一句话!我们两人,徒然一呆,我心中恍然大悟,道:“所以,刚才你说宋富一定会回到这个岛上来的,那是因为他爱你的关系?”

红红坚定地点了点头。

宋坚苦笑一下,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部:惊天动地大爆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底奇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