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第二十部:秘密揭开龙争虎斗

作者:中国科幻

我在指出白奇伟这一套错误之际,心中也以为第一和第二句的次序颠倒,无关宏旨。

可是给白奇伟那么一说,我心中大不服气,立即道:“你怎么知道没有关系?”我一面说,一面心中才想是啊,这四块石碑,在二十五块钢板之后的文字中,有着次序的,那次序是否有关系呢?

白奇伟却冷冷地望了我一眼,不再睬我。

我又将他写在地上的那几句话,看了几遍,在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心中,陡地一变!

阳光!对了,只有阳光,才配得上“光芒”,那么,共透金芒,一定是那四个孔眼,共同为阳光射过了,那一定是在阳光升起的十几小时之中,有那么一刹那,阳光是共同射过那四个孔眼,而聚在一个地点的,所以了叫“共透金芒”!

我心头大喜,搓了搓手,可是,我只高兴了几分钟,心中却又冷笑了下来。

原来,我立即发现,那四块石碑所竖立的方向,绝不可能向时透过阳光。除非天上有四个太阳,从四个不同的方向来照射!

我颓然地在地上坐了下来。

然而,我心中却知道,我已向事实迈进了一步,因为我已经想到了,“金芒”乃是指阳光而言。

我一面思索着,一面看着白奇伟。

只见白奇伟忽然一跃而起,抬头看了看天上,面上现出欢喜的神情,又向那四块石碑望去,但没有多久,他面上欢喜的神情,也化为乌有了!

我一见了这等情形,心中不禁好笑!

从白奇伟的神情来看,他分明也和我一样,想到了阳光,但是也随即发现,要阳光同时射过石碑上的孔眼,是没有可能的事。

我笑了一下,道:“最好有四个太阳,是不是?”

白奇伟面露惊讶之色,似乎颇奇怪我能够看穿他的心事,顿了一顿,恶狠狠地道:“你见过四个太阳么?”

我心平气和地道:“没有,但是我见过几个月亮。”我本来是和白奇伟开玩笑的,见他怒视不言,我立即道:“杭州西湖的三潭印月,那三个空心的铜柱,不是可以将月亮的影子,在湖面之上,化为九个……”我才讲到此处,我自己的心中,便猛地一动!

而看白奇伟时,他的身子,也是猛地震动了一下!

我们两人,在旋地一呆之后,几乎又在同时,“啊”地一声,叫了起来,我自地上,一跃而起,道:“你也已经想到了?”

白奇伟望了我半晌,道:“我想到是我的事,你问我作什么?”

我道:“好,我也并没有说你想到了,是因为我的话的提示,但我们至少是同时想到这一点的。”白奇伟道:“究竟是不是,如今也不知道,又有什么可以多争的?”

我又想了一想,道:“除非这笔财富,不在泰肖尔岛上,要不然,除了这次想到的办法之外,绝不会再有第二个办法了。”

白奇伟道:“你倒说说,是什么办法?”

我一笑道:“你何不先说说?”我们两人僵持了片刻,当然谁也不肯先说。

过了五分钟,我道:“好,我想到的这个办法,在寻找宝藏的地点之际,要动用一件小小的道具。”白奇伟道:“我想到的也是这个办法。”

我道:“好,那么我们不妨翻过身,背对背,然后,将这件道具,取在手中,再拿出来比一比,看看大家所想到的可相同。”

白奇伟忙道:“好!”我们两个人,一齐转过了身去。

我伸手在衣袋中,取出了一件东西,握在手中,然后道:“你准备好了没有?”白奇伟沉声道:“我早已准备好了!”

我道:“好,那我叫一二三,一齐翻过身,伸出手来。一二三”

我那个“三”宇,才一出口,身子一转,转了过来,看到白奇伟也已转过身来。然而,就在我们要互一伸手之际,只听得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同时,眼前突然呈现了血也似的红色,只见白奇伟的整个人,像是一个火人一样,而也就在那同时,我们的身子,都晃动了一下,仆倒在地上!

直到跌倒在地上,我才定了定神,只见那种充满了死气的红光,笼罩着整个泰肖尔岛,我自己全身,也变成了这种暗红色。我伏在地上,定眼看去。

只见那种光芒,是从那个火山口所发出来的,那火山口附近,有着蠕蠕而动,暗红色岩浆,向下流去,而大大小小,如同烧红了的煤块也似的石块,却如同正月里的花炮一样,向半空之中射出,落下之处,树木都起火烧了起来。轰轰隆隆的声音,震得人脸门也发涨。我站了起来,才听得无线电对话机,“滴滴滴”不断地在发着响声。

我连忙走了过去,才一开掣,便听得白老大的声音,在叫道:“撤退,快撤退,撤退,快撤退!奇伟,卫兄弟,你们听得到我的声音么?撤退,快撤退,快撤退!”

同时,只听得白素焦急地道:“爹,怎么没有他们的回音啊?”

我连忙道:“我们全没有事。”我一面说,一面望了望白奇伟,只见白奇伟面色苍白,茫然地站着。白老大道:“快退!”

我摇了摇头当然白老大是看不见的道:“不,只要天一亮,我们便可以找到准确的藏宝地点,在找到了准确的藏宝地点之后,我们两人合力,如果顺利的话,有两个小时,便可以发现宝藏了!”

白老大不等讲完,便道:“放弃了这笔宝藏吧,你们两人,再在这岛上,太危险了!”我道:“这要看奇伟兄的意思如何。”

白奇伟大踏步地向而走来,道:“不!”

我立即道:“我也同意,现在已经是凌晨三时了,再过五六个小时,如果没有过剧的变化的话,我们就可以发现宝藏了!”

白老大道:“不行,我命你们,立即撤退。”

只听得宋富道:“白老大,他们两人,既然不愿,你又何必相逼?我看,我们这环形岛,也未必是安全的地方哩!”

白老大厉声道:“奇伟,你听到我的话?”白奇伟突然一俯身,捧起了一块大石,在我还来不及阻止他之前,他已经将那块大石,向着通话机砸了下去,将通话机砸成了粉碎,白老大的话,当然也听不见了!

我呆了一呆,自然知道他这样做法的意思,是不愿意撤退。我站了起来,道:“好,我们要大家拿出来看一看的东西是什么,该揭晓了!”

他点了点头,我们一齐伸出手来。

在我们伸出手来的时候,我们是还握着拳头的。然后,我们将手一松,各自向对方的手心之中看去。只见两人的手心中,全是一面小小的镜子!

白奇伟面上的神色,微微一变,道:“如果我们的想法不错的话,那么,这一次比试,又是不分胜负了?”我哈哈一笑,道:“以后还怕没有比么?”

白奇伟道:“既然我们两人的想法一样,那我们应该合作才是。”

我道:“我也正这样想,岛上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甚至整个岛上也可能陆沉,我们的动作,越快越好,但首先要等太阳升起。”

白奇伟点了点头。

我续道:“我的看法是,那白凤之碑上的孔眼,是向着东方的,在太阳升起之后不久,阳光一定会从孔眼中透过,从白凤之眼中透过的阳光,以镜子折射,引到朱雀之眼中去,令之在朱雀之眼中透过,再以镜子,引到白虎之眼,然后,到最后,从青龙之眼中射出的光芒,所照射的地点,便是正确的地点了。”

白奇伟点头道:“我想的也正是这样。”

我四面望了一望,忽然发现,就在附近的一个山头之上,几排树木,正在摇着。

我不禁陡地一呆,然而,就在我一呆之际,那几株又粗又大的树木,却像是被一只无形无质的手掌,当作小草一样地连根拔了起来,抛向一旁!

而紧接着,如同火车头一样,山头上的深坑之中,冒出了白烟,立即,巨响便传了出来,红光迸射,暗红色的岩浆,已像开锅一样地涌了出来!

这一切,可以说前后还不到一分钟!

我和白奇伟两人,都不禁看得呆了。

由于那个新爆发山头,就在附近,因此,我们所占的这个小山,也摇得特别厉害。而不断涌出的岩浆,向山下缓缓地泻来,眼看要将我们存身的这个山头,尽皆包围了起来!我立即向白奇伟望去。

只见白奇伟面色变了白,昂头望着天,道:“咱们如今,来此比勇气。”

我心中倒也的确十分佩服白奇伟的这股子劲,这股子硬干的劲,白奇伟总算也有可取之处。

我自然不甘示弱,道:“好得很。”

我看了看手表,离天亮还有些时,便向山下奔去,这时候,邻近山头的那个大洞,已越来越大,岩浆已不是涌出,而是喷了出来,我在向山下奔去之际,好几次,险些为岩浆或是激射而出的石块射中,我好不容易,来到了山脚下,只见岩浆已经涌了过来!

原来是一条小溪的地方,已经满是冒着火,流着死意的岩浆了!

我一见到这等情形,便知道极其可能,在两个小时,甚至不用两个小时,我们所在的这个山头,便会全为岩浆所围,而没有了出路!

而且,附近的山头,既然已经冒出了岩浆,我们所在的那个山头。也是随时随地,可以冒出熔岩来的!我一面想,一面仍在接近着熔岩。

熔岩的温度,高达摄氏数百度,我未来到近前,已经是满面油光,身子热到了极点。我心中在急速地转念,思忖着是不是要立即召唤白奇伟,趁有退路之际离开。

当然,我知道白奇伟既是一味蛮干,我招他撤退,也非向他认输不可,这却是我所不愿的,然而,比起退路为熔岩所封来,是不是值得呢?

我正在想着,只听得白奇伟叫道:“快上来快上来……”我昂起头来,白奇伟的声音,更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道:“不必等天亮了……”

我一个转身,向山头奔了过去,但是只奔了两步,便听得身后,传来了白素的声音,叫道:“理……”我一听得白素的声音,突然传入了我的耳中,不禁大大吃了一惊。

我连忙回过头来,只见白素披头散发,衣衫破烂,样子十分狼狈,正在如飞向山脚之下掠来,我连忙向前迎了过去,一面奔,一面叫道:“你怎么也……”

可是,我下面“来了”两个字,尚未出口,只听得泰肖尔岛的四面八方,都传来了轰隆隆、轰隆隆的震动之声,而脚下的地面,更如同风浪中的小舟一样,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我因为正在向前飞奔,所以身子一个站不稳,便仆倒在地上。

我立即以肘支地一跃跃了起来,只见眼前,一片浓烟迷漫。在浓烟之中,隐隐可见远处冒起了两堆红色的、蠕蠕而动的物事,可知熔岩已不止从一个火山口处,冒出来了。

我一跃起来之后,立即大叫道:“白素!”

只听得就在我的身旁,也在同时,响起了白素的声音道:“斯理!”

原来我们两个人,相隔不到两尺,但因为天动地摇,浓烟密布,灼热的空气,涌挤而来,更形成了一股力量奇大的强风,令得树拔草偃。如果真有所谓世界末日的话,那么我们所处的这个环境,便是真正的世界末日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令得我和白素两人,相隔虽然只有两尺,却在相互大声呼叫。

我一听得白素的声音就在近侧,便立即转过身来,刚好,白素也转过了身来,我们两人,立即紧紧地拥在一起,白素喘着气,樱chún煞白,道:“……快走……快走!”

我忙道:“你来的时候,路上情形是怎么样?”

白素顿足道:“别再多问吧,总之,再要不走的话,就没有出路了!”

她一面说,一面便要拉着我向外走去。

我忙道:“不行,你哥哥还在山上哩!”白素立即扬头叫道:“哥哥,哥哥!”但这时候,岛上充满了不正常的旋风,白素的声音一发出来,立即便被旋风卷走了,根本就不可能传到山头上。

我忙道:“不必多耽搁时间了,我上去叫他,你在附近,勘察退路。”

白素点了点头,紧紧地捏了捏我的手,道:“你小心!”我一个转身,便向山头上冲去,速度之快,连我自己,也有点出乎意料之感。

我一到了山头上,便看到白奇伟正将马达灯,固定在“白凤”之眼上,电光由“眼”中射出,到达他挖出大铁箱的地方,他人已蹲在那地方,以一面小镜子,承接着光芒,将光芒反射到“朱雀之眼”中去,光芒已从“朱雀之眼”中透过,落在另一处地方。

他见我来,便立即道:“来得好,你快将那道光芒,以镜子折射到‘青龙之眼’,我已经算出,日光只有在如今灯光所照的这个角度,才能由‘白凤之眼’中射过。”

我连忙来到了他的身边,道:“你妹妹也来了!”

白奇伟道:“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部:秘密揭开龙争虎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