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第八部:绝处逢生情义深重

作者:中国科幻

白老大分明是要我交代遗言了!

我竭力令得自己镇定,道:“我有一个表妹,在美国读书,渡假回来,却为令郎派人绑去,尚祈令郎,将之放出!”

我此言一出,白老大面色,不禁微微一变,两道严厉无匹的目光,立时向白奇伟扫去,白奇伟想是心中发慌,道:“早已放了她了!”

我也知道红红早被他们,放了出来。而我之所以要对白老大提出这个要求,便是要由奇伟在仓惶之间,讲出这句话来!

我一听得他如此说法,心中暗暗高兴。道:“白老大,我表妹一点也不会武功,只是一个学生,尚希望令郎不曾难为了她!”

这时候,白老大的面色。铁也似青,众人之中,也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议之声。我知道,至少在这件事上,众人的同情,是在我这一边。好一会,只听得白老大道:“奇伟,这位小姐,若是有什么差池,我要你的命!”白奇伟的态度,狼狈之极!

他此际,心中一定对于刚才的失言,感到后悔之极!因为,如果他一口否认的话,我也绝无证据,可以说那是他们的事。

而我之所以说他还没有放人,而不指责他绑人,也是这个缘故,因为我如果指责他绑人的话,他下意识的反应,便是否认。如今,我指责他没有放人,他下意识的反应,仍是否认,但是他否认了没有放人,便等于是承认了曾经绑过人!

当下,白奇伟低着头,说了一个“是”字。

白老大回过头来,道:“卫兄弟,这件事,确是小犬之错,我一定会重重处罚他的。但是,你却仍然不能生离此处!”

我一声长笑,道:“白老大,我既然闯了进来,自然是冒着奇险,死而无冤,但是,我却要将话讲完才行!”白老大点头道:“你说。”

我道:“事情之起,乃是于司库曾经来找过我,而我没有答应他!”白老大道:“这个我们知道。”我又道:“于司库之死,自然是罪有应得,但是他死得极惨,死前,只怕受过极重的拷打!”白老大一怔,道:“没有这种事,他是中毒而死的。”我一笑,道:“中毒?警方有于司库死情的详细纪录,这并不是我能够凭空捏造的事,而我相信,一定有人,以极其残酷的方法,想在他口中,将藏这宗财富的地点,讲了出来!”

白老大默不作声,有人叫道:“白老大,还听他胡诌作什么?”我立即又道:“还有,我的一个朋友,是全然不会武的,也被打成了重伤!”

白老大转头,向白奇伟望了一眼,仍然不说话,我又将所有的事,约略地讲了一遍,只是隐起了我和秦正器的关系不说。白老大缓缓地点了点头,道:“卫兄弟,我知道了,你的确是好汉行径。”

我一听此言,心中不禁大喜。

但是白老大立即又道:“但是,七帮十八会的这个秘密,却绝对不能外,念在你是一条汉子……”他讲到此处,一抖手,晶光一闪,手中已经多了一柄七寸来长,寒光耀目的匕首。

我心中猛地一震,白老大已将匕首柄向我,递了过来,道:“接住了!”我茫然地伸手,接了过来。

白老大道:“我手下不杀好汉,你以这柄匕首,自尽了吧,这是上海小刀会大阿哥的遗物,用来自杀,也不辱没了你!”

我握住了匕首,手不禁微微地发抖来。

在我的一生之中,不知经历过了多少出死人生的事情,但是在每一次生死关头,都是决定于俄顷之间,事后想想,不免一身冷汗,在当时,却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全无感觉。

像如今这样,要以一柄匕首来自尽,而且还是出于为人所逼,却还是头一遭!

白老大叹了一口气,道:“卫兄弟,你不必犹豫了,就算我肯放过你,其他弟兄,也必然不答应,你可以问一问,只要有一位弟兄,说你可以走,我立即恭送你离开这里!”

我抬起头来,向众人望去,每一个人,都像是石头雕出的那样,都一动也不动的站着。

有几个人,面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有几个人,面上漠然毫无表情,有几个人,面色像是对我,十分同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动一动,也没有一个人出声!

我强笑了一下,道:“白老大,不论如何,我对你为人,仍然是十分佩服,令郎行事如此不堪,尚祈你莫徇私情,令我死后,也难以瞑目!”

白老大道:“这件事,你尽可放心!”

我低下头来,望着那柄锋利已极的匕首。我看了并没有多久,一横心,手腕一翻,一匕首便向自己的心窝剌出!那时候,我实是自知必死,因为我绝无法逃生的可能!可是,就在我手腕翻起的一瞬间,眼前突然一黑,伸手不见五指!

那变故虽是突如其来,可是我几乎连发怔都未曾,便向侧疾跃而开!

而在我疾跃而开之际,我觉出身旁,有一股强风掠过,那当然是白老大的一掌!

我跃开之后,立即站定不动。因为在漆也似黑的境地中,白老大也不可能知道我在那里,我必须利用这个机会逃出去,我甚至不知道可供我利用的机会是多少,是几秒钟,还是几分钟!

黑暗之中,只听得白老大的声音道:“谁也不要走动!”我刚想身形一矮,藏入桌子底下,但一听得白老大如此说法,我却不敢再动。

因为这时候,人人都听了白老大的吩咐,不敢动弹,我只要一动的话,虽然在黑暗之中,白老大一样看不到我,但是,以白老大在中国武术上的造诣而论,我就算再小心,他也必然听到一点声息,而他必然可以向我袭击的!

在那几秒钟寂静无比的时间之中,我经历了一生之中,从来也未曾经历过的焦急,我身上已经汗出如浆,只听得白老大又道:“卫兄弟,想不到你在我们这里,竟然还有内应!”白老大的声音,在黑暗中听来,更加庄严之极,我屏住了气息,不敢出声。

白老大说我在这里有内应,他却是料错了!

这里的电灯,如何会突然熄灭,我心中也是莫名其妙!

白老大的话,才一出口,突然在黑暗之中,离我足有两丈开外的地方,响起了“我的”声音!

那的的确确是我的声音,连我自己,也分辨不出那声音和我口中所发的,有什么不同,我当时心中的奇怪,实是难以言喻!因为我分明站在这里,如何,我的声音会在两丈之外响起呢?只听得“我的”声音道:“白老大,你猜错了,我并无内应……”

“我的”声音才讲到此处,突然听得白老大“哼”地一声,紧接着,“轰”地一声,和“乒乓”之声,不绝于耳!

在那刹那间,我明白了!

那一定是有一个极善模仿他人声音的人,模仿了我的声音,在另一隅发声,他的目的,是在转移白老大和众人的注意力,好给我以逃走的机会!在黑暗之中,我没有法子知道那是什么人,我怀着对这个不知名的恩人,极度感激的心情,根据记忆力,身形一闪,闪到了门旁,我一到门旁,室中因为白老大发掌循声击出,已经十分混乱,我的移动,也没有人发觉,我立即打开了门,闪身而出。

我刚一出门,便听得有人叫道:“卫斯理走了!”我倚住了门,喘了一口气,四面一看,身形一伏,已经来到了一张沙发的背后,伏了一伏。

也就在此际,我又听得室中,“我的”声音叫道:“姓卫的在此!”我连忙又闪身而起,到了电梯旁边,电梯门恰开着,我一闪而入,按动了电钮,电梯门自动关上。在电梯门将关未关之际,只听得白老大一声怒吼,叱道:“好畜牲!”

我不知道白老大的这一声怒叱,是什么意思。事实上,我也根本不可能去追究白老大的怒叱,是什么意思,因为电梯的门一关上,便已经向上,升了上去。

没有多久,电梯一停,门打了开来,我立即闪身而出,只见两个中年人守在电梯之旁,道:“咦,秦兄弟,会散了么?”

我道:“还没有,但是我有事,先走一步。”

那两个中年人道:“可有白老大的命令?”

我向前踏出了一步,道:“有!”那两个中年人一伸手,道:“拿来!”我又向前走出了一步,双臂一振,倏地出手,那两个中年人立即后退时,我已经拿住了他们的脉门!那两个中年人面色一变,道:“秦兄弟,这……是什么意思?”我向前看去,只见窗户外面,可以看到黑沉沉的海,我立即道:“对不起,暂时要委屈你们一下!”那两个中年人厉声道:“你绝逃不开这个岛的!”

我双手向怀中一带,将那两个中年人,一齐向我怀中,扯出了一步,他们两人,手腕被我拿住,实是没有挣扎的余地。

被我扯出一步之后,他们两人一跌,“砰”地一声,头和头相撞,立时昏了过去!

我不再耽搁,双手一松,向外掠去,迅即掠出了窗口就地一滚,滚出了两三丈。向海滩边上,一直奔了出去,来到了海边上,我不禁呆住了!

海边上,海水茫茫,映着星月微光,并没有船只,我若是不离开这个荒岛,可以说是必死无疑,既没有船只,我只有试一试游水了!

我呆了片刻,身形一耸,已从一块石之上,向海中跃了下去。

“扑通”一声,我没入了海水之中,又立即浮了起来。也就在这时候,我看到海边的一个洞中,突然有手电筒的光芒,闪了一闪,同时。听得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叫道:“是卫先生么?快过来,向外面游去,你是逃不出去的!”

我浮在水中,向上看去,只见岸上已有人影闪动。

如今,我必须面临抉择,是听那个中年妇女的话,向她游过去呢,还是向前游出?

向前游出,前面是茫茫大海,就算是能逃脱白老大等人的追踪,是否能够游到陆地,也还有疑问,那中年妇人的声音,可能是诱惑我前去的,但也有可能,是真正来救我出险的。

我只是考虑了极短的时间,我想到了会场的电灯,突然熄灭,又有人模仿了我的声音,转移了白老大的注意力,使我能逃到了海边,可知在这里,一定有着同情我的人在!因此,我立即向电筒闪耀之处游去。

等我游近了那个洞,已经听得有几个人,跳落水中的声音!我爬上了洞,只听得黑暗之中,那中年妇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快进来!快!”我向前走去,道:“你是什么人?”那中年妇女道:“禁声!”

她手中的电筒,不住地一闪一闪,引着我向前面走去,我竭力想辨清她的模样,但是却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只见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衫裤,身形佝偻,看来年纪,比我想像中还要大。约莫向前,走出了十来公尺,那中年妇女停了下来,道:“你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声,更不要出去,我会再来看你的。”

我低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且容我谢你救命之恩!”那中年妇女道:“救你的不是我,你何必谢我?我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她话一讲完,便立即向外面走了出去。

我略为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时间一久,我已经可以在黑暗中略略辨清自己所在,是一个小小的山洞。

山洞的一角,有一张床,却只有床板,我在床沿坐了下来,发现床旁边,还有许多洋娃娃之类的儿童玩具,那究竟是什么地方,我实在莫名其妙。

我等了一个来钟头,不见有什么动静,便脱下了身上的湿衣服拧干了,重又穿上,当然那令得我极其不舒服,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只要能平安离开,已经算是幸事了!

我以臂作枕,在那张床上,躺了下来。

我发现那张床很短,只能给儿童睡的,任何成人,都不会够长的。我忽然想起神鞭三矮子来,只有他们,才会要这样的小床。难道竟是他们救了我?我立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神鞭三矮,只不过是生得矮小,像是儿童而已,他们却已经是几十岁的人了。绝不会再有玩弄洋娃娃的童心的。

这个地方,看来曾像是作为一个孩子的秘密地方,我自己,在童年时候,也有一个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地方,那是一间祠堂的后屋,从来也没有人到之处,我每逢什么人也不想见的时候,便一个人在这个秘密地方,呆了半天。

那么,如今,救了我的,竟是一个孩子么?

这似乎更其不可思议了!我心中不断地思索着,虽然我已经十分疲倦,但是却没有睡意。

因为我虽然暂时逃脱了白老大等人的追踪,但究竟还身在荒岛之上,他们是不是永远不曾发现我的踪迹,而我又能不能安然离开此处呢?

我想了许久,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四时光景了,也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得一阵脚步声,传了进来,我整个人紧张起来。几乎成了仅在那张床上一样,一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部:绝处逢生情义深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底奇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