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第九部:谁是内姦?

作者:中国科幻

我一时之间,也弄不懂他那一个“好”字,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已经相信了我的话。

同时,我心中对于那二十一块钢板失踪的事,也感到十分迷惑。

当时,室内灯一黑,情形混乱之极,我逃走尚且不及,怎会再顾及桌面上那二十一块钢板?但就算有人要觊觎那二十一块钢板,却也不是容易的事,因为就算情形混乱,二十一块钢板一齐取起,也不免“叮当”有声,室中全是奇材异能之士,也不可能不发觉。

如今的事实是,那二十一块钢板,已经不见,当然是落入一个人的手中,虽说当年于司库的设计,极其精密,少一块钢板,也难以发现出藏埋钱财的所在,但有了二十一块钢板在手,总已经掌握了极大的线索。也就是说,这一笔属于七帮十八会,千千万万弟兄的财富,可能落在一个姦人的手上!

我正在想着,宋坚已经伸手推开了门,我和他一齐走了进去。

白老大手托着头,也不抬起头来,道:“你见过她了!”我一挺胸。道:“见过了。”

白老大道:“你走之后,我们已经商议过,连我在内,共有七个人,愿意保你不生事,可以令你平安离开此处。”

宋坚大声道:“白老大,连我一共是八个人!”

白老大点了点头,道:“好,但是卫朋友,你将那二十一块钢板,交出来吧!”

我应声道:“白老大,我并没有取那二十一块钢板!”只听得一人叫道:“白老大,我说他是逃不出去,才装模作样的,我们对他仁至义尽,他却如此狡猾,如何能放过他?”

我向那人一看,道:“阁下如何称呼?”

那人“哼”地一声,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铁梁会大当家,刘阿根!”

那“铁梁会”乃是江南两省,铁匠兄弟的会社组织,势力颇是雄厚,而且打铁的工人,大都膂力惊人,所以铁梁会的人,每每向人寻是惹非,但是却还没有什么越轨的行动。他必慾将我置之死地,自然是受了白奇伟的收买了。我立即道:“原来是刘大哥,照刘大哥的说法,那二十一块钢板,一定是我取走的了?”刘阿根大声道:“当然!”

我一声冷笑,道:“我与白小姐,事先绝无约定,电灯一熄,白小姐仿我的声音,在屋角发话,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除非是刘大哥那样的人物,才能有心思再去取钢板,像我那样,已经只顾逃命了!”刘阿根一声冷笑,道:“扯蛋,说到我头上来作什么?不是你取去的,这里尽是七帮十八会的弟兄,还有谁会取?”

刘阿根的话一出口,立即有七八人附和,道:“不错,不是你是谁?”

我又道:“若是我志在财物,何不当时也将钢板取出,分了这一份,也足够我用了,为什么我还要不赞成分开这笔财富而致露了破绽?”

我这几句话一讲,那些人个个瞠目不知所对。

但也就在此时,只听得“嘿嘿嘿”三声冷笑,一个人站了起来。

我向那人一看,不禁一惊,只见那人,獐头鼠目,一脸姦猾之相。穿着一件晨衫,却扣了老粗的一条黑表,道:“卫斯理,你是想独吞!”

我真难想像,七帮十八会中,还会有这样的人,充任首脑,沉声道:“阁下何人?”

那人道:“不敢,金鸡帮的大龙头,石看天。”

我“哼”地一声,道:“胡说,谁不知金鸡帮的大龙头,乃是镇江蒋松泰,那里跑出你来?”石看天冷笑道:“难道我也是冒充的?蒋大龙头三年前身故,将大龙头之位,传了给在下!”

我叹了一口气,不再出声。

石看天道:“卫朋友,白老大对你,实是仁至义尽,只要你将二十一块钢板交出,便可离去,生死两路,由你自己选择,如果你定要选择死路,那么,是你自己决定,谁也不便再来勉强你了!”

石看天的话,讲得极其阴湿,轻轻巧巧,几句话之间,已经一口咬定,那二十一块钢板,是我取走了的!我瞪着他,冷冷地道:“那张二十万元的支票,你兑现了没有?嗯?”

石看天的面色,陡地一变。

尚有几人,面色也微微一变。

我立即道:“白老大,当令郎还当我是秦正器之际,曾给我一张二十万元面额的支票,嘱我听他的话,我相信这种支票,在场的人身上,定有不少,白老大不信,可以搜一搜!”

我一面说,一面留意各人的神色,只见约有十一二人,面色为之大变。

白老大面色,也难看之极,但是他却立即叱道:“这是七帮十八会之事,不要你多管!”

我一笑,道:“我自然不会多管,但我相信,在‘死神’唐天翔死后,令郎必有意代他而起,成为贩毒、走私集团之首脑,雄心确是不小!”

白老大冷笑道:“小犬虽然不才,但是却还不至于像阁下所说,那样不堪。”

我知道,要一个英雄盖世的父亲,相信他的儿子,是一个非常卑鄙的人,那是一件十分困难,近乎不可能的事,我只是道:“我未曾取饼这二十一块钢板,秦正器的那块,在我这里,白老大,我代秦兄弟交给你了!”我摸出那块钢板来,放在白老大的身旁。

白老大道:“卫兄弟,那二十一块钢板,若不是你取去的,那又是谁?”我立即道:“可能是令郎!”白老大“哼”地一声,道:“他已被我立即扣起,身上藏有二十一块钢板,我焉有不知之理?这里许多人,个个都已为了表明心迹,而相互搜检过了,除你一人而外,还有谁?你若是一定不肯交出,那实在是太可惜了!”大厅之中,显得十分寂静。我站在众人的当中,心中在拼命思索。

过了四五分钟,我才道:“白老大,既然是这样,那么照此看来,这二十一块钢板,只怕还在会议室中!”白老大冷笑一声,道:“你找吧!”我一个箭步,向会议室的门口走去,众人都跟在我的后面。

我虽然已经揭发了白奇伟的许多丑行,但是,即使是同意放我离开这里的人,也都以为那二十一块钢板,是被我取去的。

我若要脱身,非找到这二十一块钢板不可。我心中毫无疑问地肯定,钢板是白奇伟所做的手脚。但当时,我一进电梯,便听得有人追出来之声,可见会议室中的混乱,恢复得极快。

而白奇伟多半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那二十一块钢板,运到远处去,我更可以料定,在他的同党之中,绝没有敢于将二十一块钢板,藏在身边的人,那么,钢板实在可能还在会议室中。

我一马当先,走进了会议室,一个箭步,来到了那张圆桌旁边。

众人将我团团围住,我俯身细心去察看桌面,又俯下身来,仰头去看桌面的反面。

我记起有一套魔术,是可以将放在桌面上的东西变得不见的,那是桌面上有着机关的缘故。

白奇伟可能料到,众人会将钢板,摆向桌子中心,可以在桌面中心,做下机关,我相信如果不是白素为了救我,而突然熄了电灯的话,当二十五块钢板,一齐集中在桌面中心之际,电灯也可能神秘熄灭一分钟或半分钟,而当电灯复明之际,钢板也会不翼而飞。

但是,我细细检查桌面的结果,却是毫无发现。

众人都冷冷地望着我。石看天道:“卫朋友,咱们别做戏了!”

我立即道:“白老大,你若是不让我找下去的话,我就停手!”白老大道:“你继续找吧!”

我退开了两步,细细地打量那张桌子,约有五分钟的时间,才逐张椅子,仔细找了一遍,也没有什么异状。我心中暗暗发急。又呆了一会,突然想起,那二十一块钢板,失踪之际,谁也没有听到声响。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时间,和室内的混乱情形,又是在漆黑的境地之中,绝不可能使取钢板的人,小心地一块一块拾起来,而不发出一点声音。

就算是用一条极厚的毛毯,将那二十一块钢板,裹了起来,也不可能不发出声音。

我想了片刻,百思不得其解,便道:“白老大,你可曾想到,那二十一块钢板,突然失踪之际,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这一点?”

白老大道:“想到过了,我正想问你,你所取的是什么法子!”

我苦笑一下,道:“当我们找到那二十一块钢板之际,就可以知道了!”白老大道:“你不妨慢慢地找,我们一定奉陪。”

我在会议室中,上上下下,足足找了半个来小时,却是一无结果,我额上不禁冒出了汗,站定了下来,闭上了眼睛。钢板的失踪,不是白奇伟亲自下手,便是他的党羽下手的,但就算是他的党羽下手,也一定要得到白奇伟的号令。

白奇伟是怎样发出号令的呢?

我假设,白奇伟原来,便有一个计划,是准备攫取二十五块钢板的,那么,最适宜于发施号令的地方,当然是他所站立之处。

白奇伟是站在白老大的背后左方的。

我一想到此处,立即一跃而前,向白老大的座位跃去。白老大冷冷地道:“这是我的座位啊!”白老大的座椅,与其他二十四张,略有不同,那是其余的人特别尊敬他的缘故。

刚才,我逐张椅子检查的时候,也因为那是白老大的座椅,而没有十分注意。

我道:“知道,我有一个假想,需要在这张椅子上证实。”白老大道:“请便。”

我蹲了下来,来检查椅子的左边,那是一张圆靠手的红木椅子,靠背处,镶着一幅大理石的山水画,手工十分精细,所有的木枝,都不过寸许直径粗细。

我极其仔细地检查一遍,仍是一无所获。

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我心中暗忖,一不做,二不休。双子举起了那张椅子,向地上重重地一摔!在其余人尚未阻止我这一行动之际,那张椅子,已被我摔得七零八落!白老大沉声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尚未来得及回答,便已发出了一声欢呼!

因为我发现,在一段寸许来长的红木上,有着金属的亮光,我连忙将这一段东西,拾了起来,只是那一段东西,外面的颜色,和这张红木椅子。一模一样,绝对分别不出来。

但是,那段东西,却是空心的,里面有几粒半导体,还有几个线圈,和几片铜片。我将那东西递给了白老大,道:“白老大,我对无线电方面的知识不够,敢问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白老大面上,也现出了疑惑之色,将那东西,接了过去,看了一眼,道:“这是最简单的半导体装置,如果以金属的物品,在上面一碰,在某个地方,如果有着接收装置的话,便会有所反应。”

石看天道:“白老大,问他二十一块钢板,在什么地方!”

我冷笑道:“你心急什么?白老大,你是不是有办法,测出那个接收装置的所在?”

白老大点头道:“有。”

我心中更是高兴。道:“那就请你试一试,接收装置,是装在什么地方?”

白老大点了点头,道:“宋兄弟,你去请杜兄弟来,叫他带着无线电波近距离测问器来见我!”宋坚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不一会,便和一个高高瘦瘦的人,走了进来,那人,正是“召灵专家”杜仲。他手中捧着一只方形的盒子。

盒子的上面,有一个扇形的表,表上有一枝指针,那样子就像一般电工必备的“万能电表”差不多,表上还有着刻度,表明着数字,在扇形的表下面,还有一个圆形的表。有着一指针,像是指南针一样。

杜仲一进来,便走向白老大的身边,道:“白老大。有什么……”他才讲到此处,已一眼看到了白老大手中的那段东西!他面上陡地为之变色,竟连下面的一个“事”字,都讲不出来!

白老大乃是何等人物,立即觉出杜仲的神态有异,立即道:“你怎么了?”

杜仲道:“没有……什么,侧问器已带来了!”

白老大道:“灵敏度怎么样?”杜仲道:“很……很好!”他虽然力充镇定,但语音竟在微微发颤!

白老大道:“好,你去吧!”杜仲如获大赦,立即一个转身,向外走去,但他走不几步,白老大又道:“回来!”

杜仲站住,转过身来,面色已自惨白!

白老大缓缓地道:“你别走,在这间室中,竟有人装置了半导体的发讯机,你知不知情?”

杜仲忙道:“我……我不知道!”

白老大道:“那你也别走,和我们一起看看。收信号的地点,是在什么地方!”

杜仲宛若待决的死囚一样。只是唯唯以应,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白老大以我刚才交给他的那一片钢片,在那只圆筒形的半导体装置上,碰了几碰,只是侧向器上两只表的指针,全都颤动不已。白老大将钢片贴定在那半导体的装置上,测向器表上的指针,都定了下来。

众人一起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部:谁是内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底奇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