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脑的贼》

第十篇 天道

作者:中国科幻

          局长是位美食家

快下班了,办公室又接到个急件,要我立刻送局长批阅。我推门进去时,他刚放下电话。

“梅局长,这里有份急件,要请您批呢。”我恭敬地递上文件夹。他翻开夹子,测览一遍,拿起铅笔画了个大圈:“老生常谈,官样文章!”

我收回文件夹,正想退出,局长忽然发话道:“小白,明天去财务处借点钱,收拾一下,我们下星期去广州几天。”

“出差广州?去几天?乘飞机还是火车?——我没有收到请您出差的报告或邀请信呀?”

局长笑了一笑:“这不是正儿八经的出差。我方才接到一位老战友的电话,邀请我去参加一个特别的会,机票膳宿他们全包了,小白,这可是个好机会,我带你出去见见世面,好好享受一下。”

“究竟是什么会议啊?要带些什么文件和资料?做点什么准备?”照例,局长出差前都要由我准备好有用的资料,拟几篇应景的开幕词和总结报告什么的。

“哈哈,这次你只要带上嘴巴和一瓶黄连素就可以了。告诉你吧,我这个老战友退役后,放着现成的官儿不做,去搞什么中华饮食文化研究协会了。这次他们举办一个‘中华特种美食评赛大会’,不忘故人,邀我去当一名评委,这不是天上掉下个美差使吗,哈哈哈。”局长心情好的时候,非常平易近人。

“局长,您本来就是位出色的美食家嘛,这会缺了您还真不行,我嘛,也可沾上您的光开开眼界、饱饱口福了。”我不失时机又得体地奉承上几句,局长更加得意了。

其实,我这话也不完全是恭维,梅局长对饮食确有讲究和心得。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我当他秘书后不久,他在杭州宴请外宾品尝杭州名菜——西湖醋鱼。菜一端上来,不待敬客,他先拿起筷子往鱼身上一碰,脸马上沉了下来,叫我马上把服务员唤来:“这鱼不是活杀的,通知下去,重换一条。”

服务员顿时面羞通红——这影响他们菜馆的盛名。他指天誓日,说本馆的鱼绝对活杀,言外大有怪我们吹毛求疵之意。他大概认为鱼死无对证,只要一口咬定抵赖就是了。不想梅局长冷冷地对他说:

“我不和你多说,我吃了50年鱼了。你只要下去问问大师傅就知道了。你告诉他, 做这条鱼时,鱼已经不活了,不过时间还不长,5分钟左右吧。放宽点,也可算勉强合格,不换也可以。但是你要说是活杀的,那我绝对不依,非倒了你的牌子不可!”

服务员嘟哝着下楼去了。但几分钟后他回来时态度大变。他毕恭毕敬地走到局长身边细声说:“您老说的对,这鱼做时刚昏过去了。您真是神仙了。大师傅等会儿亲自免费制作一道八珍羹上来,向您赂罪,请包涵,包涵。”

“这不就行了,分菜吧!”局长点点头让服务员端去分菜,桌上的人——包括那位作为主宾的美籍华人都惊呆了。那鱼的滋味非常鲜嫩,我们这些外行人根本辨不出有什么异常,那么梅局长是怎么洞察细微的呢?在席上敬酒时,大家不约而同地提出这个问题,盼得秘诀。局长高兴了,呵呵大笑说:

“这没有什么秘诀,全凭经验。道理一说就明,但你们是学不来的。”局长拿起一只筷子,“要知道鱼死后肉要慢慢变硬,对筷子的阻力就会变大。我用这筷子头与鱼一接触,就像电子探头一样,马上可以判断出摩擦系数有多大,从而判定鱼是死是活, 死了多长时间,误差不会超过2分钟。判断时要考虑筷子的品种,筷子的形状面积和鱼的大小品种各种因素,这只能心领神会,功到自然成啊。”

大家一致叹服,我更是五体投地。这样一位局长,难道不是位名副其实的美食大师吗!

              岭南逢故知

到了广州机场,梅局长那位老战友孟兖生会长已在贵宾室中恭候了。他将我们安排在星级宾馆中住下,招待得十分殷勤。看来,梅局长在评赛活动中影响很大。

“人杰,这次评赛活动很隆重,各流派的烹饪大师都来了,准备了他们精心挑选的拿手名菜。多数都是从传统菜中发掘、精炼、提高而成,这将使我国的餐饮文化登上新的台阶,你作为主要评委,责任重大呀!”

“好说,好说,我当然尽力。兖生兄,你研究饮食文化有年,是大行家又是大老板,也将露一手吧?”

“我们称不上流派,但也准备了一席‘生猛跳会串’,放在最后,为大家助助兴,主要是尝点鲜活味。”

“放在最后,一定是压轴戏了,一鸣惊人,哈哈哈。”

说实话,跟上梅局长几年来,各式各样的会可没有少开:什么工作会、总结会、开工会、竣工会、宣讲会、交流会、鉴定会、讨论会……但是这样的“美食评赛会”还真是破天荒第一次。在这次会上,各流派的大师们都会施出浑身解数,精制出一道道名点佳肴,而且还要在会上作详细介绍,从理论讲到实践,从实践讲到发展。还有大量的化学分析数据和各种古怪名词,我做记录都忙不过来。开宴后,还要随时补充讲解。那些肥头胖耳的评委们对每道菜点都细细品味,评头品足,议论风生。最后照例进行无记名评分投票,选票送入计算机,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给出总评分和各单项评分。

我们这些随从人员上不了评委席,另设一席款待。这倒好,我们可以更自由些,开怀畅饮,大吃大嚼。有的人还猜拳行令,闹个痛快。我们尝遍了京式、淮扬、鲁式、川式、苏沪、粤式……各派名肴,我过去做梦也没想到大师们会做出这么多千奇百怪的菜肴来争奇斗胜。我发现,大师们不但在色香味三方面下工夫,而且进而讲究“形”了。有的还配合高科技使你目迷心跳。譬如说,一道称为“金陵十二钗”的点心,那点心做成12位娇滴滴的女孩儿模样,还会向你弯腰启chún,请你品尝她的滋味呢。我简直舍不得把这些林姑娘、宝姑娘们夹入嘴中大嚼啊;又比如说,上烤鸭时,是在席中央放上一盘烤得红油四溢的肥鸭。那服务员一按遥控板,整只烤鸭会自动解体,一片片飞向酱碟,再会同葱杆飞到薄饼上,薄饼又自动卷叠成形,供你享用。烤鸭的滋味姑且不说,这套自动化设计就令人心服口服的了。几天下来,我的体重猛增了3公斤。

我还注意到宴会厅的设备和服务质量也堪称一流。服务员一律是美丽的姑娘,穿着鲜艳的古装或时装,显然都经过严格培训,袅袅婷婷,彬彬有礼,一丝不苟。在门口还站着一位头戴高冠穿着礼服的领班,也许是位监视员。他面容严肃端正,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姑娘们的分菜、上菜、换餐具和客人们的表情。这样的规格,恐怕只有外国君主举行的国宴才比得上。

我在吃过几顿后,慢慢感到这位领班的面孔有些熟,但一时回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后来,他也发现了我,似乎也很注意,常常有意无意地瞟我一眼,我好生困惑。有一夭散席过后,我故意走到他身边停了一下,他果然伸出手向我打起招呼来:

“啊,小白,果然是你。你怎么当了官后,连老同学都忘记了。”

我这才猛然触醒,原来他是我在高中时的同学裘铮。裘铮比我高两班,我们曾经在一届学生膳食管理委员会中共事过半年,所以相当熟悉,但以后就失去联系了。我兴奋地伸出手去,和他紧紧相握,“老裘,原来是你呀!你穿上这套礼服,戴上高帽子,我真认不出来了。哟,老裘,你这些年在干什么,怎么会做起……怎么会到这里来帮忙的,为了赚大钱吧?”

他笑了一笑,俯耳对我说:“我不是大师傅,也不是宾馆的人,我是到评赛会上来帮忙的。赚大钱?哪有这种事。老实说,我为了谋到这个站岗差使,走了不少门路,还花了一万多块钱送礼呢。”

“那你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我不由得万分惊奇。

他低声说:“为了搞科学研究,特别是后天要举行的‘生猛跳’,那是我要研究的重点。 我住在2楼2309号那个小房间里,有空你来坐坐,咱们好好谈谈。”他摸出一张名片给我。

          平生奇遇“生猛跳”

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转眼就到了品尝“生猛跳”的日子。

孟会长是今天晚上的总导演。他很早就去宴会厅布置,餐桌布都换了新的。每张桌子边还立着一根不知何用的木柱。 6点整,孟会长满面春风地招待嘉宾就座,然后兴致勃勃地发表议论:

“诸位,今晚的‘生猛跳’是献给各位嘉宾的一份小小礼品。我们这一席并无其他特点,就是讲究‘鲜活’两字。大家知道,用餐最怕吃进不鲜活的食物。根据科学的调查统计,由于饮食不洁得病而损害人们健康的占有很大比例。所以本人不仅从来不食死鱼死鸡,对于咸腊冻肉一类也深恶痛绝。这一席‘生猛跳’的滋味我不敢说,但可保证一切原料都绝对新鲜卫生。多数菜都是当场加工,诸位可以亲眼目睹。我们席上,从饮料、点心到每一道菜,都是根据传统手艺,有的还是参考古籍和宫廷秘本制作的。所以各位可以放心食用,这会大大有益健康。”他提高喉咙,叫道:“上龙胆龙血!”

几位服务员应声列队而入, 一律西装领带,每人手中提了一条1米多长的斑斓大蛇。只见他们走到席边的木柱旁,提起蛇头,另一只手迅速用一枚钢钉将蛇头钉在柱上。那些平时令人望而生畏的长蛇在他们手中似乎丧失了任何抵抗力,扭了几扭就不动了。服务员又取出极锋利的刀片,于脆利索地剖开蛇腹,摘取蛇胆,放入准备好的白酒中,立刻变成一杯青绿色的液体,又用另一只杯接住蛇血——那是殷红的,一绿一红两杯“龙汁”放在宴席上,再分别倒入客人面前的小杯中,服务员才推着木柱离场,去继续炮制“龙衣”、“龙丝”和“龙段”。

“龙胆明目,龙血补身,这是从活蛇身上取出的,功效无比,请大家干了吧!”客人们乃哄然起立,碰杯祝酒之声不绝,把那绿色和红色的龙汁咽下喉去。孟会长又叫,“上给蚧保龄酒。”

这次服务员们推出一辆辆小车,上面放着大玻璃瓶。瓶内用白酒浸泡着两只捆在一起像四脚蛇一样的爬虫——后来我才知道这叫原配蛤蚧,其旁还盘着一金一银两条小蛇,被玻璃瓶放大后,看上去真有些怕人。

“各位,用蛤蚧泡酒的神奇补效和疗效,是大家知道的。必须用活的蛤蚧洗净投入高浓度白酒中,蛤蚧受到烈酒的刺激,便会排泄出一种极其珍贵的元液,健身治病的作用就来自于这种奇汁。更神秘的是,如果能找到一对雌雄蛤蚧,请注意必须是原配夫妻同时投入,雌雄相配、阴阳互补,才可使酒的作用达到顶峰。为了配制这些鸳鸯蛤蚧酒,我是出了巨资的,再配上两条金银环幼蛇,更可达到完美境界,来,上酒!”

我们就着精美的冷盘菜,品着保龄酒,畅谈着蛤蚧的奇效。我身边一位青年尖刻地问道:“蛤蚧结婚又没有登记领结婚证,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原配的呢?”立刻受到一位年长客人的训斥,“你懂个屁。蛤蚧不像你们小青年,三天两天结婚离婚,它们是忠贞不二的。雌雄一辈子守在一起。你如果取不相识的雌雄蛤蚧放在一起,它们立刻会背靠背。你看那瓶中的两只不是抱在一起的吗?原配无疑,原配无疑。”这话引起哄堂笑声,纷纷举杯。

接着服务员端上一只盖着尖顶子的银盆来,掀开顶盖,许多鲜虾活蹦乱跳起来,最高的可蹦到四五十厘米高,这就是活浸醉虾了。这是选择大小相似最有活力的虾,活活浸在调制好的酒液中制成的。人们纷纷用筷子夹住它们,生剥了壳,蘸着调料吃,咬在嘴里还会勃勃跳动,确实是又鲜又香。我一连吃了10多只,一些体力较差的虾已经醉死在盆底,对这种生猛程度不够的二档货,客人们一般就不予垂青了。

然后是一只只精巧的菱角形的银盒子送到我们面前,同时还端上一小碟蜜糖。旋开盒盖,令我耳目一新,原来其中整齐地排列着5只rǔ白色中透着粉红色的小鼠。孟会长又发表演说了:“现在请大家品尝的是‘三叫玉鼠’。这是专门喂养的母鼠刚产下的胎鼠,无毛无垢。因为尚未吃过人间烟火食,所以内脏也十分干净。诸位,享用这种胎鼠要有些技巧,请大家注意我的示范。”他像魔术师一样,抓住一只小鼠的尾巴提了起来,只听到小鼠吱地叫了一声。他又把小鼠的头往蜜糖中一沾,我们又听到一次叫声,最后放入口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篇 天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偷脑的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