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脑的贼》

第一篇 人才天平

作者:中国科幻

           接受挑战

下班铃响过很久了,风雷研究所的人事部主任吴邦法仍然坐在他的大转椅上,望着写字台上的一堆“红头文件”出神。他感到大脑隐隐作痛,多年来折磨他的偏头痛病又将发作了,他赶紧从抽屉中取出一瓶“麦角胺”葯,吞下了两片。

窗外传来了嘻嘻哈哈的笑声,吴主任抬头望去,七八个穿着运动服的女孩子正从球场有说有笑地走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颀长、美丽活泼的姑娘。吴主任心中忽然一动,他沉吟了片刻,向窗外喊道:“小刘,刘丽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5分钟后, 丽明就站在主任面前了。她一面揩汗一面望着吴主任说:“舅舅,呵,主任大人,是您叫我?啊,这几天您好像瘦了,得多保重啊!”丽明和吴主任有点转弯抹角的亲戚关系,在没有旁人在场时,喜欢偷偷叫他声舅舅,以示亲密。

吴主任让丽明坐下,拿起一份文件递给她后说:“上头又下文件了,要我所发动全体员工,开展深入评比,科学地、精确地选出不同层次的先进人物。最拔尖的10人还要专门上报,并限定时间,11月底前必须完成。”

丽明嫣然一笑,说道:“这还难得倒您?再说我们所里有优良传统呢,把所领导、正副老总加上办公室主任和人事部主任正好10名上报,不就万事大吉。”

“那不行,那又是论资排辈和官僚主义。”吴主任一本正经,“这不符合选拔人才的原则,我一直反对这么做。既然上面有了文件,就不能老一套!”主任由于激动,面孔通红,除了偏头痛,他的高血压病也时时为患。

“那找其他所领导和人事部其他人商量吧,找我有什么用?”

“找他们商量?那还不是老葯方一帖!所以才找你呀。”主任口气十分亲切,“丽明,你知道这些年来我经手过多少次评审工作:提级、晋升、评职称、评先进、评优秀、选劳模、评突出贡献、评特别津贴、评卓越成就,还有分房、分机动指标……哪一次不是耗尽人们的精力和时间,而且人都变成了乌眼鸡一样,恨不得你啄了我,我啄了你。后遗症严重啊!一定得改变这种情况。”

“那怎么办?你总不能按人的身高、体重来排名次吧?”丽明调皮地说,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向舅舅眨眨。

“我一直在想,能不能把评选工作搞得科学一点,比如说,搞一台‘人才天平’,来测定人的知识、能力、品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还有什么好争的!”

“想不到您还是位伟大的幻想家啦,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丽明打趣地说。

“完全不是幻想。我想起你去年的研究成果——儿童智商速测仪,不是很成功么?虽然后来被列为钱副总的成就了。所以,我把你找来,想给你下达个任务,研制一台人才天平,可以精确地客观地测定任何人的智能品德。这次由你牵头负责怎么样?”

“人才天平?这个我从未想过——这和智商测定仪有本质区别,这任务我怕承担不了。”丽明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

吴主任站起身来走到丽明身边,亲切地拍拍她的肩膀说:“好孩子,我知道你的才华,你能完成这个任务的。为了发现和培育人才,为了有利于国家的高速发展,勇敢地接受挑战吧。 给你3个月的试制时间,搞成了我负责推荐你为国际级发明大师,晋升你为……”

“我不要什么好处,”小姑娘有些心慌意乱,“我还得仔细想一想,要和流芳商量商量,现在还不能答应你。”

主任哈哈地笑了:“没关系,你仔细想一想,过一星期我听你回音。”他很了解这位好胜的姑娘的性格,知道她实际上已经接受了这一挑战。

别出心裁

丽明胡乱地扒下几口饭,就去找“铁姐们”夏流芳计议。

这夏流芳,也是个女孩子,年龄比丽明还小一岁,但经历曲折复杂。她原是某技校的学生,就住在研究所附近,后因父母双亡,无人照顾,一度失足陷身于流氓集团, 沾上好些恶习,在工读学校里教养了3年。解除劳教后,街道居委会要求研究所帮助安排工作,吴主任慨然把她领了回来。可是没有一个部门要这个满嘴脏话的女孩, 这使吴主任好生为难。那时,丽明的015攻关组刚成立,就把她吸收了进来。为了帮助她,丽明真下了工夫。同桌吃,同屋睡,手把手地教她文化和技术。流芳经过刻苦的改造和学习,成为而明最贴心和得力的助手,真正是脱胎换骨变新人。流芳感恩知报,把丽明视为最亲的姐姐,整天依偎不离。有人挖苦说,她们两人间的距离永远不会大于50米,所以流芳又得了一个“跟屁虫”的雅号。

不出吴主任所料,一星期后他来到丽明的研究室时,丽明和流芳都陷入精神亢奋状态。丽明拿出一厚本立项计划书放在主任面前:“主任,我和流芳研究了7天6夜, 结论是您的伟大计划可以实施,人才天平可以在3个月内制成,我和流芳接受挑战。您赶快立项下任务吧,这是计划书,技术路线和具体实施方案都写在里面,请过目。”

“好样的!”主任赞许地点点头,他把报告书翻了一下,“对技术细节我是外行,就请你简单说说思路吧。”

“好的。”丽明今天特别高兴,女孩子的声音本来就轻盈娇柔,现在更像小鸟唱歌般悦耳,“人才天平要测定人的能力和品德,那首先应查清他的真才实学。但采取考试这类落后的办法,既费时耗力,又有很大的偶然性,还容易发生作弊情况。常常并不反映真实水平,有失公平。我们就想,不论什么知识:数理化、天地生、政经法、文史哲……都寄存在大脑成百亿个神经记忆元中,好比人脑中有上百亿个小盒子,每个盒子中存储着一些信息,我们可以直接检测每个记忆单元中储存的内容,然后分门统计,就可以完全查清被测者拥有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衡量其水平。这好比打开盒子进行检查,岂不是又直接又精确吗?”

“打开盒子检查?妙,妙极了。‘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吴主任这些天正在读《论语》,一高兴将孔圣人的知人之法脱口搬出。

丽明接着说下去,“但是这只完成一半任务。人才天平要查明一个人运用知识去处理问题的能力,即根据理论和经验对事物作出综合分析、区别轻重、分辨真伪、作出决策的能力以及他们的道德品质等等。 这件事难住了我们。 后来我们想到用‘虚拟环境’和‘蒙特卡罗’法,才取得突破。您知道,一个人在一生中要经受很多考验:技术上的、金钱上的、政治上的,还有……”

“还有男女关系上的!”口没遮拦的流芳接过话题,“吴主任,你不知道所里有好些人看见女人口水就流三尺长,实在下流!”

丽明瞪了流芳一眼,“总之,一个人的真实本领和品德要在各种环境考验中才会彻底亮相。我们就在人才天平中设置了各式各样的‘环境’,被测者戴上测试罩,会进入准催眠状态,但一切反应仍由大脑控制。然后,仪器会从‘环境库’中随机取出各种情况,构成一个虚拟环境,被测者会认为自己真的处在这个环境里,其反应就完全表示出自身能力和品德了,吴主任,你说这样做行不行呀?”

“虚拟环境、 蒙特卡罗, 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吴主任眯着眼击节赞赏,“丽明、流芳,我看能成!你们写个具体申请课题的报告,我明天就提到‘所务会议’去讨论。”

关键时刻

所务会上在讨论人才天平的立项时,却大费周折。技术权威何总认为:这个计划于中国未有,外国文献上也从无报道,纯属荒诞想像。陶所长从理论原则上分析,认为研制人才天平是走上了迷信技术、否定人的思想因素的歧途。人事部贾副主任更愤愤地说,如果能研制出这样的天平,还要我干什么?钱副总则赞成试制,但要由他领导。可平素很随和的吴主任,这次一反常态,坚持要搞,并交给丽明主持。最后,勉强通过了试制的决议。

试制任务下达后,丽明和流芳就好像从大气中消失了。运动场上见不到她们矫捷的身影,舞厅里见不到她们婀娜的舞姿,卡拉ok厅中也听不见她们婉转的歌声。两个人把自己锁在研究室内,门上还挂出“闲人免入”的牌子。只有吴主任是例外,他风雨无阻,每周两次来到研究室,了解进展情况,解决存在问题。还大包小包给姑娘们送来食品、饮料和滋补品,谆谆告诫她们要劳逸结合。试制经费本来就少,陶所长借口流动资金短缺,经常不到位。吴主任咬咬牙,一次次地把他几十年来的积蓄悄悄投了进去。当他向老伴索取最后一张存单时,老伴流下了泪:“老吴头,我知道你一心扑在工作上,也相信你不会乱花钱,可是我们无儿无女无靠山,你身体又不好,求你给我留点棺材本儿吧。”

吴主任听了心里也惨然,但仍装出笑容,“啊呀,老伴,你说哪里去了!人才天平很快就要试制成功,这里有你一份功劳。奖金发下来,借你的钱本利奉还。你说什么子女?这个你放心,我看准了,丽明和流芳比什么子女都亲,她们会孝顺你的。”说完,还是拿着存单走了。这件事传到姑娘们耳中,两人哭了一场,更是没日没夜地拼搏着。

转眼两个半月过去了,人才天平进入最关键的组装测试阶段。吴主任去外地开了几天会,回来后家门没迈就赶往研究室。他看到两个女孩子蓬头垢面、目赤脸肿、喉咙喑哑,又看见墙角里丢满了“康师傅”空盒,心中又痛又怜,冲着丽明发火道:“丽明,我说过多少次了,要劳逸结合,不能硬拼体力。身体搞垮了还有什么人才天平?不行,今天停工,跟我看电影去!”

“唉呀,吴主任,现在正是攻关的关键时刻,在这个节骨眼上停摆一天意味着什么?好主任,好舅舅,让我们再干几天,调试好后,我保证去睡上七七四十九小时,好吗?”

吴主任见丽明不肯听话,又改向流芳进攻,“流芳,我的好孩子,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鹅蛋脸变成了瓜子脸,再下去要变成猢狲脸了。你们太辛苦了,来,拉上你丽明姐一起跟我唱卡拉ok去。”

谁知流芳也一样的顽固不化:“吴主任,我一点不累。你和丽明姐把我从‘垃圾堆’里救出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能和丽明姐一同攀登科技高峰,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身上有用不完的劲儿。 来来来,吴伯伯,还是和我们去看一下‘天平’吧。”

吴主任奈何不了两个丫头,反倒被她们架到正在组装的仪器面前。天平已初具雏形,像一个精致的小岗亭。顶部装着显示器,背部是一大堆处理器和硬盘,岗亭里装着两把小皮椅,四壁是密密麻麻的仪表和电缆。“主任,你看,这是环境库,这是主机,这是控制盘,这是结果显示设备。测试时,人坐在椅子上,戴上测试面罩,启动后人就进入准催眠状态。仪器就自动检测大脑中的记忆元,并显示各种虚拟环境记录他的反应,最后的结果经分析综合后就显示在这屏幕上。”

“为什么要放两张椅子呢?”

“这是流芳的主意。她说当前流行对抗赛,人事部门也常常要从两个对象中选一个,所以我们把天平设计成同时可以检测两个人而且作及时对比,效率可以提高一倍。”

“还要搞多久?”

“不要几天了,”丽明俯身在吴主任耳边悄悄地说,“昨天我已找了几个不明真相的人进来试过,结果是惊人的满意。您就等待我们的好消息吧。”

权威真相

人才天平试制成功并且要在所里公开鉴定的消息,不仅震动全所,也惊动了市里另一家大公司的巴副总裁,他的大公司与风雷研究所有广泛的业务联系,所里常常看他的眼色行事。他决定亲自参加鉴定会。

鉴定会在小礼堂举行。天平已被抬到主席台旁边,流芳正在作最后调试。丽明则忙着准备汇报提纲。 上午8点30分,陶所长等人簇拥着巴副总裁上了主席台。巴副总裁、吴主任、陶所长、潘总、钱副总、贾副主任等领导依次就坐。陶所长宣布鉴定会开始,并作了长篇发言。他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伟大意义讲起,转入到科技在四化大业中的作用,其中着重于热情赞扬巴副总裁对研究所的出色支援。然后又转到以他为首的所干部如何团结一致,抓住重点,调动一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篇 人才天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偷脑的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