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脑的贼》

第二篇 南柯之战

作者:中国科幻

       一张秘密天图

瑶芳蹑手蹑脚走到童仪教授的书房门口,轻轻叩了一下门,听到里面没有反应,她暗自庆幸教授不在家,可以免挨一顿臭骂,便放心地开门进去。

“你这个小鬼头死到哪里去了?”突然传来一声怒叱,瑶芳这才发现童教授蜷缩在书房角落里的小沙发中,正用一双鹰似的眼睛盯住了她。她心中一阵紧张,结结巴巴地回答:

“教授, 您没有出去?我真抱歉,本来说定我应该在早晨6点回来的。可是真不巧,我侄儿一大早发烧,得抱去医院急诊。我跑回来时路又不通。为了迎接百花公主来访,江南大道上正在彩排欢迎仪式,不让人通过,所以……”

“闭上你的嘴,不要再编谎话了。你最大的特点就是舌头又尖又长!”教授愤怒地敲着台子,接着就破口大骂起来。别看教授是个高级知识分子,骂起人来却像市井泼妇一样,有板有眼,一套接一套。他列举出瑶芳的种种罪状:粗心大意、说谎骗人、见异思迁、言而无信……总之是十恶不赦。最后照例对她提出严重警告:

“你不要昏了头,我可以找到比你好十倍的保姆,你要在我这里做下去,就必须收敛一下,听清没有?——瞧你这死样子!我现在要出去了,到江南大道去散散步。中午回来吃饭,你好好替我收拾房间,桌子上的文件仪表不许动,否则,我回来抽你的筋!”教授发完脾气后戴上帽子,挟上手杖,悠悠闲闲地出去了。

“死老头子,神气什么!要不是看你给我的钱多,我半天也不蹲在你这狗窝里呢!”瑶芳目送教授出了门,才狠狠地回敬了几句,还向地下吐了一口口水以发泄气愤。她只有16岁,但已有2年“保姆工龄”。半年前她被介绍到童教授家当帮佣,教授一眼就看中了她,给的工资出奇的高,工作也轻松。惟一的不足之处是教授行止古怪,脾气暴躁,动不动就训人。瑶芳已不知挨过多少次臭骂了。不是由于没有擦净灰尘,就是由于触动了仪表翻看了文件。有时瑶芳真忍无可忍,忿然跑到劳动介绍所去另找人家。可是介绍所说:近来保姆市场供大于求,无合适去处。好在教授是尊空心大炮,发泄过后也就天下太平了,遇到心情好时还买点巧克力给瑶芳吃,瑶芳就这样委屈地留了下来。

瑶芳嘴里骂着,手脚可不敢怠慢。她提来一桶水,仔细擦洗整理书房中的东西。这房间相当大,堆满了书籍和古古怪怪的仪器。瑶芳是个好奇心很强的姑娘,免不了摸弄摸弄仪器和偷偷翻阅一下文件,但这些是教授严禁的。每次瑶芳犯了规,教授似乎都一清二楚,从而必挨一顿痛骂和解职的威胁,所以今天她没敢再触动它们。她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以后,提了字纸篓去倒在后园的垃圾袋里。

“不许我看文件,看看废纸总可以吧。这怪老头整天不知在搞什么鬼?”瑶芳把废纸倒了出来,就蹲在地上,一面自言自语,一面翻动那些撕碎或团皱了的纸张,“听说斯大林字纸篓里的废纸可以卖一万美元一张!……”

但是废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鬼画符”似的曲线,这些都使瑶芳茫然不解。她正要失望地立起身时,一张团皱的纸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把它摊平在地上仔细端详起来,纸上好像画的是张简单的地图:上下各画一条横马路,分别注有“临”和“南”两个字,似乎是路名的简写。偏右侧画上一条竖马路,注着“安”字。三条路组成一个不对称的工字形。在工字形上交点的左下方画了一个圆圈,旁注“后”字。工字形下交点的左上方又画了个八角形,旁注“公主”两字,其前还有两字已经被涂去。工字形下交点的右上方,也是个圆圈,旁注“檀”宇。从这个圆圈出发,引出两条矢线,从上下两边各指向八角形。上矢线上注着“佯攻”两字。下矢线上注着“袭杀”两字。另外,在上横马路(临字路)的上方,还画了一个矩形。这矩形和下面两个圆圈之间有电波线联结着。瑶芳拿着这张“天图”琢磨半天,不得其解,就对着阳光辨认那涂去的两个字。最后使她猛吃一惊,原来涂去的两个字正是她的大名——“瑶芳。”

“死老头子动我什么脑筋?”瑶芳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把“天图”翻来覆去地研究。这一来正好又发现在纸的反面还写着断断续续的句子:

13:30,收到讯息,

分兵两路,一支佯攻南,

一支奇袭,捕杀公主,

得手,北诛后,

下步:观察地形(偷袭之路)

加密监测,准备毒枪,

加强收听……

瑶芳看后毛骨悚然。她隐约感到有一个重大的阴谋正在进行之中,这牵涉到暗杀、动乱和特务行动,还把她也扯了进去。但究竟是个什么阴谋呢?瑶芳托着腮苦苦地思索。图中的“公主”二字突然触发了她。这几天,倾城上下正在准备热诚欢迎来自友好国家的皇后和她的女儿百花公主,莫非是暗杀她吗?瑶芳不禁出了神。

自从她把这张“天图”和百花公主来访的事联系在一起后,许多疑团似乎都迎刃而解了。 她猛然省悟,这3条马路就是临沧大道、江南大道和长安路。画在临沧大道北面的矩形正是指教授的住宅。那个圆圈显然是电视塔,而长安路西的那个八角形肯定是公主下榻的江南大饭店了。但她弄不清楚长安路东那个圆圈指什么,那两条矢线和两条电波线又是什么——反正不是好东西,特别是纸背后写的那些话,已经把阴谋和盘托出了。瑶芳感到浑身颤抖,她万没想到教授竟是个接受密令、谋刺国宾的恐怖分子!怪不得他整天在房中摆弄那些神秘仪表,而且不许她触弄一下,还经常传出嘀嘀嗒嗒的声音。瑶芳想到这里,心血一阵阵上涌。她必须揭发这个特大阴谋,把特务教授绳之以法。这完全是为了国家利益,倒不是因为老头子经常臭骂她“小鬼头”、“长舌头”和“懒死尸”的缘故。

瑶芳心中算计停当后,便把罪证收好,毅然走向公安局。

突击搜查

公安局的李局长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遍又一遍地打量着坐在她对面的小姑娘。“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刺杀国宾,这可不是一般犯罪,你到底还有什么真凭实据?”

“李局长,我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报案的呀!你们还不相信?”瑶芳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她再一次指着放在桌子上的“天图”,“难道这还不算真凭实据?他现在已经去江南大道察看下手的路线了,很快要回家的,求你们快快采取行动。百花公主要是出了事,那就不得了啦!”

李局长按了一下铃,把局里几位骨干召来,开了个紧急会议,让瑶芳把她发现的情况又说了一次,听的人都万分惊愕。陈处长翻阅着档案:“童仪是明华大学的退休教授,专业是微电子生物学。我去过他家几次,这个人性格有些古怪,但没有前科。与外国往来是密切的,但都是学术活动,未发现有政治联系,更不要说特务活动,怎么会……”他不安地搔搔头皮。

另一位黄处长一直在琢磨那张“天图”,还取出一根小尺在图上比量,这时开了口: “我认为这3条路显然是临沧大道、江南大道和长安路,而右下角这个圆圈应该是指‘云山檀香皂厂’,你们看,旁边不是还注着一个‘檀’字吗。这家皂厂倒闭已久,改为一座废旧品仓库,去年也关闭了,坏人要搞阴谋活动,这的确是个可利用的据点,离江南饭店不远,又很隐蔽。”

“黄处长的分析很对!”急性子的小王插上话,“我认为阴谋集团以仓库为基地,趁百花公主住进江南大饭店时下手。我估计他们的手法是:先派些人从北面闯入江南大饭店的北门制造混乱,吸引我保卫人员的注意和力量,同时则派暗杀队从南门突击杀害公主,也可能会架设迫击炮轰击。”

“这一条电波线表示姓童的和檀香皂厂仓库中的坏人有秘密联络手段,但似乎是一种特殊通讯手段,不是通常的无线电,否则我们怎么会不发觉?另外,他怎么会和电视塔也有联系?难道电视台中也混进坏人?再说,这里还写着个‘后’字,又是指什么?”

“啊,我想起来了,皇后预定要参观电视塔的,这一定是阴谋集团在杀害百花公主后还要谋杀皇后!”

会议开得很短,最后李局长作出决定:由于事关重大,必须采取最慎重的态度和最可靠的保安手段, 确保国宾安全。他命令黄处长带4位干警对檀香皂厂仓库进行突击搜查;派陈处长和小王立刻去江南大道我童教授,以任何事由把他带进公安局拖到中午。随后,李局长开了一张搜查证,亲自带了一位电子专家谢博士跟瑶芳赶到教授家中去检查。

李局长进入教授的书房后,就熟练而迅速地检查、拍照。他从大立柜底的长抽屉中查出一支奇形怪状的枪。局长仔细地观察摸弄着。他不小心触动了一个按钮,枪中就喷出令人恶心的毒雾。李局长慌忙松开按钮,把枪放回原处。谢博士则全神贯注地研究着几台仪器。他时而接通电源,时而按按键钮,瑶芳不安地注视着他:“谢博士,你快查。那老头平时绝不允许我动这些仪器的,特别是那一台带打印机的,他快要回来了。”

谢博士端详着瑶芳指给他看的那台仪器,“这显然是台接收机,”他自言自语,并循着仪器中拖出的电缆查到窗外。“这是天线,啊呀,天线怎么又埋进地下去了?”谢博士万分惊讶。他沉思良久,又回到仪器前调动着几颗旋钮。突然打印机“嘀嘀嗒嗒”地工作起来,在纸条上打印下谁都不识的“鬼画符”似的曲线。

这时李局长已打开写字台的大抽屉找到一本教授的笔记本,紧张地翻阅着。那本子分门别类地记上许多略语或暗号。李局长用相机摄下几页。最后他兴致勃勃地看着最后一页,并招呼瑶芳说:“瑶芳,教授这本子上还记着你的名字呢!有意思。”

瑶芳慌忙伸过头去, 果然,在标有y的一页上,教授记下简短的几个字:“瑶芳:可取,严待,置死。”

“啊,他要杀死我呢!”瑶芳的声音发抖了。李局长把这一页也拍了下来,仍关上抽屉,又打开了一只公文柜。里面是一排上锁的小抽屉,抽屉上贴着小签条。李局长一条条地辨认,最下一只的签条上注明着y.f.两字,显然里面都是与瑶芳有关的资料了,可见这个“老特务”确实已把可怜的小保姆列为他要利用和控制的猎物了。

李局长正想打开这只抽屉,腰间的bp机突然叫了起来,是陈处长发来的信息,说明童教授很快要回来了。李局长略一沉吟,取出一只“消痕器”在房间内扫了一遍,消除了他们曾经闯入的一切痕迹,就带着谢博士撤离。瑶芳心慌意乱,死活不肯留下。李局长取出一只小发射机给她,嘱咐道:

“瑶芳,你必须留下,配合我们。教授不会知道你带我们进来过的。他暂时也不会对你下手,看来他在你身上有长远打算。你留在这里密切注意他的一切活动,报告我们。你只要按一按这个钮,我们马上知道,5分钟内就能赶到。”

         好戏将在3点钟开场

百花公主将在今天下午到达机场, 预定在3点钟驱车经过江南大道前往宾馆。李局长已对国宾的安全保卫作了最严密的部署。檀香皂厂仓库已被彻底搜查,在地下室内果然捕获到一批罪大恶极的贩毒和杀人集团潜逃犯,但他们坚决不承认有谋刺国宾的行动,也矢口否认与童教授有任何联系。李局长决定暂时将他们扣押,并在童教授住宅周围布满暗哨,对他进行严密监视。加上瑶芳的内应,李局长满意地哼了一句:“天罗地网,看你这只老狐狸还能耍什么花招!”

但是下午2点过后, 李局长突然接到瑶芳从公用电话亭打来的紧急电话。她汇报说,童教授刚挂出一个电话,是打给一个叫做老彭的人。她听得很清楚,童教授对对方说:“一切都按预定计划顺利进行,好戏将在3点钟开场,公主就要完蛋了。老彭,机会莫失,你赶快来观战……”

李局长接到报告后,又惊又怒,他怎么也想像不出已处在绝对监控下的教授仍能得心应手地开展阴谋活动。百花公主已在途中,事态紧急,也容不得他考虑。在瑶芳的接应下,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进教授的书房。这时,那位“老彭”也已应约来到,正和教授在促膝密谈,并研究着一些“鬼画符”,因此被一并擒获。

教授见到一批不速之客突然闯入,不禁暴跳如雷。但是不管他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篇 南柯之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偷脑的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