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脑的贼》

第三篇 地球未日记(灵龟劫)

作者:中国科幻

          七星会

7月上旬的天气已经非常炎热,但在璇宫大酒家2楼的一间雅室——七星厅内却是花香气清,幽爽宜人。转台上已摆上几碟精致的小菜和7套餐具。5位中年男女正躺在沙发上摆龙门阵。

“已经7点了, 怎么月芝和萧捷还不见光临?”一个肥头胖耳的男子捻熄了烟头,瞧了一下手表,“莫非他们忘记了我们的七星会了?”

“尹经理,这个你放心。昨天我还和他们通过电话,忘不了!”一位教师模样的女子接过话头,“我倒是担心萧博士会不会生病?在电话里他声音低沉,好像心事重重。月芝也不知在忙什么,经常不在家。她妈妈说她整天整夜在天体物理所值班,人影也不见。不过她提到过今天要来参加七星会,这事她不会忘记的。”

“小林,老萧就是那副德性,他才没有病呢。我也听到老萧弟弟讲过,他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我猜想他们要开什么天文年会吧,所以来迟了,我们再等一会吧。”戴金边眼镜的经渭明司长彬彬有礼地说。

“他们搞天文和天体物理的人,空洞得很,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再忙也忙不过你这位外交部大司长呀。”尹经理仍然不满意地用手指弹弹沙发扶手说:“老经,报纸上说我们在推行全方位外交, 形势怎么样,吹些风吧。我们7个人中算你官最大,哈哈哈。”

“在全国像我这样的干部多如牛毛,哪像你和钱行长腰缠亿万,得心应手。搞外交工作,无非是勾心斗角,根根神经紧张啦,真想改行发点小财,过点清闲生活。”

“啊哟老经,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金融界里风险大呀,随时都有跳楼、投海的可能。要说清闲,还是月芝他们搞基础研究的,才是一身轻松。要不然像小林当老师,唱唱歌、跳跳舞,神仙般的生活。”身为振华银行行长的钱师法提出异议。

“作小学老师就是心理上能得到安慰,我真爱那些孩子们,生活清苦点也就不计较了。 ” 林老师承认说,她的芳名叫晓莺,讲起话来也像黄莺唱歌般地悦耳,“上星期我带孩子们参观矿井公司的大蟒山工地,老窦是那边的总工。呵,气势真大,那钻塔比摩天楼都高。老窦,你们的井要打多深啊?”

窦启昱总工谦虚地摆摆手,“我们只是按图施工罢了。这口井确实是世界上最深的,要钻进地下20千米,快要钻透地壳了,有机会我请你们都到地底去参观参观。”

“三百六十行, 各有特色, 也各有难念的经。”经司长总结似地说了一句,“时间也过得真快! 想当初,我们7个人都从绪塘镇小学出来,同时考进县一中,结成了好朋友。中学毕业时,我们义结金兰,发誓永不相忘,这情景似乎还在眼前。一眨眼20年过去了,大家都大学毕业,各奔前程,但又汇集到北京来,真不容易。5年前我们在同乡会上见面后, 大家有多么高兴, 又有多么感慨, 就成立了这个‘七星会’,决定每年在我们结拜的日子里欢聚一堂,还蒙我们的尹大哥慷慨解囊,盛宴款待。老尹,今天请我们品尝点什么?”

“今天我准备了一席‘山海宴’,5种山珍、5种海味,都是我们璇宫的拿手菜。”尹瑞修说到这里忽然放低声音,“我本来还联系到好些珍稀品种,可是最近风声紧,不敢下手,以后有机会再请各位品尝吧,只要璇宫不关门,吃点喝点我全包了。”

“老萧和月芝的事怎么样了?”钱行长改变了话题,“他俩在小学里就耳鬓厮磨,要好得像‘扭股糖’,长大后又是同行,我们都认为是天生的一对,一定是最先结婚的。怎么到今天还是若即若离的?真是鱼儿挂臭,猫儿叫瘦。难道搞天文的就得独身吗?”

“大约是一个人学问多了脾气就古怪了,所以,大学问家独身的多。幸亏我学问不多,所以捞到一个黄脸婆。哈哈……”尹经理拍拍肚子开怀大笑。

“我听说月芝姐和萧哥在天体力学上有很大的分歧,常常在会上争执不休,各不相让呢。”晓莺不安地补充一句。

“我看老萧是有意思的。月芝这个人,表面很随和,但实际上脾气很倔。记得在中学里,她的成绩总比老萧低一分半分,只能考第二,她常常气得哭,也许就为此闹僵了。其实,老萧也太认真,让她几分有什么关系,好端端的眼看到手的娇妻给气跑了。”

“不论怎么说,我们应该关心老同学呀。窦工,你和老萧最熟,晓莺是月芝的贴心姐妹,你们做做红娘促成好事啦!”经司长布置任务了。

5个人正谈得起劲, 忽然响起敲门声,接着进来一男一女。人还未进室,道歉的声音先飞了进来,“啊哟,我们来迟了,有劳各位久等,对不起,对不起!”

大家兴高采烈地起身和他们握手或打招呼。胖经理一面递烟奉茶,一面问道:

“老萧、小李,你们在忙什么啦?差点把老同学都忘了,是不是准备开什么天文年会?”

“尹老板,年会已取消了。我们来迟了,实在是由于在工作中出现了一点意外。”月芝边揩汗边回答。

“什么意外呀?方才我们还提到你们搞天文研究的最玄又最轻松了,不担风险的。”窦总工程师饶有兴趣地问。

“这个嘛,”月芝向萧捷望了一眼,犹豫不答,“今晚不说这个,不要影响我们的‘七星会’。”

“对对对,今晚只谈风月。来吧,大家请按老位置入座,我的五脏庙已经提抗议了。”尹经理忙着招呼大家人席,又指挥上菜斟酒,“来,为我们的欢聚干杯!请品尝一下璇宫的山海宴!”

于是在碰杯声中,大家海阔天空地聊起天来,只有喜欢寻根究底的窦总工程师不肯放过疑点,悄悄地问坐在旁边的月芝:“月芝,你们究竟发现了什么意外?告诉我吧,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心里搁不下事。如果有个疑团不解,我会寝食不安的。”

可是,平素很坦率的月芝,这次却一反常态,任你怎么追问,她总是吞吞吐吐,避而不答。最后,一直坐在她身旁喝闷酒的萧捷开了口:

“月芝,纸是包不住火的,迟早大家会知道,让我捅破了吧。亲爱的老同学们,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已不能存在多久了,地球的末日即将到来。因为我们已探测到在亿万千米以外,有一颗巨大的彗星正向我们迎面飞来。它的轨道正巧和地球的轨道相交。这些日子我们天文台和月芝的研究所正忙着用一切手段进行观测、追踪和计算,想证明两个星球不会正巧相撞。遗憾的是,答案无情,地球的毁灭已经是不可回避的现实了。”

        天尽头的来客

萧捷的话使正在高谈阔论、品酒尝鲜的人们都惊呆了。几双伸向“芙蓉圆鱼羹”的筷子也像突然冻结了似的停在空中。半晌,还是尹经理干笑了一声,打破冷场地说:

“哈,妙极了,地球和彗星相撞,世界末日,这是个永恒的科幻题材,我们在小说和电影中看到过多次了,可我们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大家别理睬萧博士的惊人之语,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还是来品尝品尝这碗‘竹荪鲍脯’吧!”

萧捷用鄙视的眼光瞟了一下尹经理,喃喃自语:“是科幻小说就好了,可怜的人们,过几天就有你们的好戏看了。在遭灭顶之灾时,人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月芝,”窦总看萧捷的模样不像开玩笑,盯住厚道的女同学不放,“我们不太相信老萧的话,都信你,你说说,真有这样的事?”

“事出是有因的,但不像萧捷说的那样绝对,”月芝被迫开了口,“他现在变成了‘灾变论’的信徒,认为宇宙的一切演化都是由突然的灾变引起的,宇宙和星系从大爆炸中诞生、形成,也将在爆炸中毁灭,包括地球在内,这未免太悲观了。”

“丫头,要不是几十亿年前一颗星球撞上地球,激发了地球的自转,撞歪了地轴的方向,今天还没有昼夜和四季呢,还能有今天的文化?”萧捷尖刻地反驳。月芝没理他,继续说:

“在若干年前,有一颗名叫‘灵龟’的彗星也接近过地球的轨道,两颗星在相距几百万千米处擦身而过。这是颗短周期的彗星,再过几十年又会飞近地球的。但萧捷坚持认为它会提早到来, 长年累月地观测研究,让我也协助他分析。2个月前还真探测到有一颗大彗星向地球飞来。但我认为这不是灵龟星而是另外一颗脱出了‘柯依柏带’的彗星,因为它的彗核直径达1000千米,而灵龟星不过10千米,从光谱分析, 两者的组成物质也不一致。根据最近的观测推算,它将在离开地球5万千米处穿过地球轨道平面,这真是擦着鼻尖飞过了。”

“还差5万千米,那怕什么!”钱行长嘘了一口长气。

“月芝说得不对,”萧捷敲敲台子,“这就是那颗灵龟星,它在通过柯依柏带时吸收、凝聚了大量彗核,使自己像滚雪球似的膨胀起来,又在海王星和天王星的引力下脱开了柯依柏带, 提早飞回来了。它将和地球迎面相撞。月芝说的5万千米是她在计算时漏掉了一些因素。这丫头老是丢三落四的。再说,她的计算机精度也不够。”

“我漏掉什么因素了,你说嘛!你又说不出来!”月芝愠怒地说,还红着脸瞪着萧捷。经司长见状,慌忙引开话题,“什么叫柯依柏带呀?”

“噢,那是我们天文学上的一个名词,这是位于太阳系边缘处的一个环状带,其内缘离开太阳已达70亿千米!《红楼梦》里林妹妹在葬花时不是幻想过自己生了双翼飞到天尽头去吗,就太阳系来说,这就是真正的天尽头了。”

“可惜这天尽头是个灾祸的根源,”萧捷冷冷地接过话头,他今天句句话好像都和月芝唱反调,“这是一个遥远的、神秘的、奇寒酷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无数个大大小小冰冻的星球绕着太阳运行,所以人们称它为‘彗星大仓库’。其中有一些星体的运行轨道并不稳定。它们受到飞近的大行星的引力作用会突然脱离原有轨道,变成一颗短周期的彗星,横冲直撞地闯进太阳系内而发生和其他行星相撞的灾难。这一次,它就要和地球相撞了。”

“不是说彗星的体积虽大,物质却非常稀疏,所以,即使地球和它相遇,也不会造成太大的灾难吗?”林晓莺小心地问。

“晓莺,你说的是彗尾,但彗头中的彗核可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微尘,而是一颗由巨大的岩石和冰块冻结而成的天体。 我估计它的平均密度达到2。一块小冰雹就能打死人,这1000千米直径的冻星球以天文速度撞上地球将会是什么情况!唉,6500万年前发生的惨剧,今天将在亿万倍的规模上重演了。可怜的地球,不幸的人类!”萧捷说完后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长叹。

           恐龙王国的覆灭

“什么是65o0万年前的惨剧?”大家异口同声地问。

“在距今6500万年时,”萧捷见到他的“灾变论”有了市场,显得兴奋起来,“地球上正是所谓白垩纪时代。那时候,地面上还没有形成五大洲,而是一整块古大陆,到处是郁郁葱葱、无边无际的森林、草原和沼泽,连北极地区也被遮天的雨林覆盖着呢。万物都生长于斯、憩息于斯,其中占统治地位的是当时进化最快的恐龙——有体形庞大而生性温良的食草龙,有形状丑恶凶猛残暴的霸王龙和剑齿虎,有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的翼手龙……母龙在下蛋,幼龙在嬉戏,天空阳光普照,地面江河长流,好一派祥和舒适的景象。恐龙们统治世界已整整两亿年了,它们哪知道一场灭顶之灾正在一步步逼近呀。原来,有一颗直径几十千米的小星球正在悄悄地接近地球,而且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愈来愈快地撞向地球。

“灾难逼近了,恐龙们惶惑不安。致命的一天终于来临,天空突然由晴朗转成阵阵阴霾,从天际传来隆隆的响声,接着出现了一个小红点,而且不断发亮、扩大,变成一个刺目的大火球,恐龙们惊骇失措乱躲乱藏,但谁能逃脱这场浩劫?小星球进入大气层后,每秒数十千米的速度使它全身白炽化,比太阳还明亮百余倍。然后震天裂地一声巨响,星球撞在今天的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处,那撞击的力量相当于数百万亿吨tnt的爆炸能, 或者说相当于百亿颗扔在广岛的原子弹。地球剧烈地震颤了,它被撞离了原来的轨道,自转的速度也发生瞬时变化。在星球落下的地方,燃起一望无际的熊熊大火,数十万平方千米范围内的气温高达摄氏几百度,粗达数十千米的烟柱直冲云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篇 地球未日记(灵龟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偷脑的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