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脑的贼》

第七篇 高科技杀手

作者:中国科幻

             离奇的命案

侦缉队队长厉如剑一动不动地坐在圈椅中沉思着,两道剑眉几乎绞成一个结。几天前发生的翠湖公寓命案耗尽了他的脑汁。他后来承认说这是他工作30年来所遇到的最不可思议的谋杀案。

被害人是名震全球的权威科学家陆传仁院士。在生命化学的领域中,他和夫人吴格菲博士以及他领导的研究小组曾多次做出突破性贡献,获得过许多国际大奖,是“国宝” 级专家。最近几年,他正在负责国家203号专题“人造生命”的攻关研究,面临最后突破阶段。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突然暴毙,不仅是中国的巨大损失,也是全世界生命化学界的无可弥补的损失。

厉队长干咳了一声,闭上眼睛,把这些天来发生的事重新归纳,在脑子中“过电影”,想从中理出点头绪来。

事件发生在12月27日,这一天是“人造生命”专题第75次试验成果揭晓的日子,陆院士、 吴博士和4位助手信心十足地围坐在试验台旁。但结果令人遗憾,这次试验又彻底失败了。下午,大家开会研究失败的原因。细心的吴博士发现丈夫的面色发红,伸手一摸,正在发烧呢,就对丈夫说:

“传仁,你有热度,还是回家休息一下。试验又失败了,你别焦急,多一次失败正说明我们离成功又近了一步。我会组织大家分析讨论的。小王,请你送他回家去吧。”

院士向妻子投去感激的一瞥。他确实感到身体有些支撑不住,顺从地在小王陪同下坐车回家。临走前还向大家打招呼:“你们也放松一下吧,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轻松轻松,也许问题会解决得更快。”据大家回忆,这时是2点整。

2点20分, 院士回到家里——翠湖别墅5幢201号。家中的小保姆灵芝和炊事员大李见到院士带病回来吃了一惊,忙扶他到房里卧床休息。小王等院士睡下就回研究所了,发现吴博士和助手正在“轻松”——打牌呢。

2点35分, 灵芝热了一杯水果奶送进房去。院士却已从床上下来,又坐在小写字台前奋笔疾书。灵芝焦急地对院士说:“先生,您生着病呢,不能这么拼命干。夫人知道了还会怪我服侍不周的。”灵芝放下奶杯,扶院士上床,院士和蔼地拍拍她的肩膀说:

“小灵芝,多谢你,我不要紧的。今天的试验又失败了,我一直想不出其中原因,所以头痛脑胀。方才在床上突然想出了问题的症结——灵感来了嘛。我必需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灵感,赶紧把它写了下来,这太重要了。我现在头一点也不痛,更没有什么热度,你摸摸!”院士拉着灵芝的小手往额上贴,“怎么样,我没事吧,小灵芝,对不起,我要赶你走了。你不必再进来看我。我写完或者有事时会按铃呼你的。”院士说完就把灵芝推了开去。

院士是位极其可亲的人,毫无“国宝”的架子。他待保姆和炊事员也像亲人一样。但他的命令又是不容违背的,灵芝只好退出房间。院士立刻碰上门,把自己锁在房内, 还亮出不让打扰的红灯。这时是2点40分,也是人们最后一次看到活着的院士。

红灯一直亮着,灵芝和大李都不敢惊动他。灵芝为他熨着西装,大李在厨房准备晚餐, 直到时钟敲4点时,呼叫盘上响起铃声,灵芝一看,是院士要一杯咖啡——这是院士传给她的最后一个信息。 灵芝急忙热了一杯咖啡——约需3分钟,送进房去,但房门在里面上了锁链,灵芝只好叫:

“先生,你要的咖啡来了,请开门。”

但是寂无回音。灵芝放大喉咙喊了几次后,感到情况有异,慌忙回厨房去叫大李,两人又推又敲,仍无反应。最后大李取来一柄大锤,敲断了锁链才进入房内,院士仰躺在转椅上,眼睁得很大,十分可怕,全身皮肤发黑,早已死亡。这是下午4点10分的事。 两个人吓得面无血色,赶快报警并通知还在研究所的吴博士。人们在4点25分左右前后赶到。

“在下午4点到4点3分之间,院士突然暴毙。在这3分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厉队长用拳头敲打着太阳穴,他开始追想他赶到翠湖公寓后的情况。

              密封的房间

翠湖公寓是国家为有重大贡献的科学家专门修建的高级公寓。 院士占了2层楼的一半。这里有一间特大的会客室,两间大工作室兼卧室,还有不少辅助房间。

厉队长和助手小毛是在接到报案后首先赶到现场的。 5分钟后,吴博士和几位助手也匆忙赶到。厉队长在全身颤抖着的灵芝带领下,进入院士的房间。他曾经到院士家访问过几次,因此对这里的情况相当熟悉。这间住室在会客室的西侧,只有一扇门与会客室相通。这间南北向的房间,与其说是卧室,不如说是院士的第二办公室。房间南端是封闭阳台,养些花草,靠北墙放张床,床前顺放着一张小写字台和一把转椅。西边套有个卫生间,此外就是沿墙壁放着的书柜书架了。院士是个工作迷,他从办公室回来后往往仍然坐在转椅上伏案工作。转椅后面的书柜中放着最常用的一些工具书和国际学术组织送给他的纪念品与奖牌,只要一转身就可伸手取得。工作倦了,他可以就近躺在床上休息——有时就沉沉睡去。反之,在床上的他如灵感来了或“偶有所得”,他就会一跃而起,伏案工作。院士的这种生活习惯已经为人熟知了。

厉队长走进房间后,先闻到一股类似松香点燃后的香味,接着就看到仰躺在转椅上的院士。转椅的方向并不面对写字台而是转了90°,面对阳台。院士的头微向后仰,脸上充满惊讶、恐惧和痛苦的表情,非常可怕。写字台上还铺着翻开的笔记本和一支圆珠笔。他全身已僵硬,皮肤呈青黑色,显然是中了剧毒后迅速死亡的。厉队长仔细地检查了房间内的一切。这间房除通向会客室的门外,所有的窗都是密闭的。由于时值严冬,灵芝还买了最新生产的“空调带”把窗户严密封了起来。这种“空调带”既能防止冷风和灰尘进入室内又能将室内的空气缓缓排出,保持室内清新。凶手要越富而入又不弄破空调带是不可思议的。无怪小毛搔搔头皮说:“一个人除非化成空气才能从通风孔中进入房间!”

房内没有发现陌生人留下的指纹、脚印、烟蒂等任何痕迹和线索。厉队长和小毛将每个角落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检查毫无所获。唯一的例外是在转椅后的地板上留着一小滴硬化的像塑料漆一般的东西。厉队长小心翼翼地用小刀刮取少许送去化验,结论是一种强力粘结剂,好像是院士在粘补什么东西时滴落在地板上的。

另外一个收获是在写字桌的抽屉中发现一些用过的针筒,里面还有葯水残滴,经化验是胰岛素。据灵芝说,院土夫妇都患有糖尿病,不时需注射胰岛素。细心的厉队长在检查针筒时还发现针筒的底部似乎比普通针筒要厚一些,中间还有个小凸起点,像子弹底部的底火。

院士的遗体被抬放在担架上,将送请法医检验。厉队长作了简单的观察,皮肤呈青黑色,后颈处有一小块圆形处的颜色稍深一些,似乎被一个圆形的钝器击了一下,但没有发现凶器,皮肤上也未见针眼。厉队长凭经验估计院士是服下或被注射了一种毒剂致死的。他的判断没有错。一天后送来的检验报告证实院士是被一种含有氰化钾的毒剂毒死的。

检查结束了,厉队长和小毛都深感失望,毫无线索!他们请灵芝和老李重述一遍发案经过。吴博士承受意外打击、目睹丈夫惨死形象,几乎已半昏迷了,一直呆立在写字桌旁,直到她听到灵芝说院士曾伏案写下他对试验失败的看法时,两目忽然放射出炯炯光芒。她走近一步,伸手取过院士留下的笔记本,仔细阅读起来。半晌,她抬起头来坚定地说:

“厉队长,我丈夫遭到谋杀身亡,我相信你们一定能迅速破案,抓住凶手,以申国法。他在临死前发现了人造生命工程几次试验失败的关键问题,而且把它记述下来。这对攻克长期以来困扰科学界的难题有重大意义。请允许我现在立刻回试验室,进行第76次试验,完成院士的最后心愿。在破案上,你们需要我提供什么情况,办什么事,请电话通知,我一定全力配合。”在征得厉队长同意后,吴博士手执笔记本,走到院士遗体前跪了下来,喃喃地说:“传仁,你安息吧,我们会马上按照你的指点再进行试验,一定会攻克这个难关。你的被害沉冤,也一定会得到昭雪。”然后就带着几位助手匆匆地走了。

厉队长把这一切“过了电影”后,又作了分析:“第一,院士不可能被外面闯入的人谋杀,因为任何人不能躲开灵芝和大李的眼睛闯门而入,而其他窗户也都密封完整,无路可进。第二,院士不可能被事先躲在房内的人所害,因为房间内一览无遗,没有可藏身之处,再说凶犯得手后又如何不为人知地飞出这间密封室呢。第三,院士也不像自杀,不仅他正处于攻关的关键时刻,而且从死后的面容看也可否定这一设想。那么院士又是怎么被害的呢?……除非是灵芝和大李串通说谎,共同下手谋害院士。但厉队长马上又放弃了这种可能。因为不但他无法相信那天真可爱的小灵芝和忠诚朴实的大李会是共谋的凶犯,而且同样也无法解释他们杀人后又怎么跑出房间而使房门上的链条自动挂上。厉队长百思不得其解。接着,他脑中又浮出几个难解之谜:走进房间时闻到的松香味是哪里来的?难道是毒气杀人?但他吸入后并无不良反应,倒是感到精神清新哩。地板上的一些粘胶状物质是什么?与凶案有无关系?院士后颈中一块圆形的痕迹意味着什么?最后,抽屉中的针筒与凶案有无联系? ……厉队长越想越糊涂, 最后,这位精明的侦破能手不禁以手捶头:“太离奇了,谁能给我解开这把锁的钥匙?谁能给我以启示,哪怕一点点也好!”

              教授参战

郑局长带了一位高个子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老厉,案情有什么进展吗?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协和化工学院的金心杰教授。他和陆院士、吴博士都是同学,而且是院士的好朋友,都是我国的著名化学专家。他在报上看到陆院士遇害的消息,十分惊骇和悲痛,很关注我们的侦破工作,几次打电话来要求参与侦查。今天又专程从郊区进城,到局里来请战。对他的热情我们很感动。破案本来就要依靠群众和专家嘛,所以我带他来和你见见面,看看这位专家对你们的工作能有什么帮助。金教授,这是厉如剑队长,他负责院士一案的侦破工作。”

两人热情地握了手。“金教授,我听到过陆院士曾提起过你,可以说是久闻盛名。你能主动来协助我们,真不胜感谢。不知你对这件案子有什么想法?”

“厉队长,我也经常从报道中知道你的先进事迹,心仪已久。我和传仁从小学起就是同学,就是最知心的朋友,可以说是亲如手足。在大学里又读同一专业,成为志同道合的学友。虽然后来我转搞材料化学,到协和教书了,他结婚后转到研究所工作,不能像过去那样朝夕相处,但仍是亲密无间的。有一些研究项目,实际上是合作进行的。对他的暴死,一开始我无法相信,后来是无比的悲痛,最后细读了报纸上的报道又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我敢断言,传仁决不是得病暴卒或是厌世自杀,这是一件利用高科技实现的谋杀案。要侦破此案,除要依靠你们的努力外,还须以高科技对高科技。我愿意把我知道的情况和所掌握的一切知识无条件地贡献给你们,务必查明真相,缉拿凶手,以慰老友亡灵于地下。我希望能先去凶杀现场看一看。”

郑局长和厉队长商议了一下,决定聘请金教授为技术顾问,而且带了几位助手陪金教授再次去院士家进行侦查。金教授带来一台摄像机、放大镜和一些不知名的仪表进入院士卧室。他跪在地板上,东看西察,就像当年的福尔摩斯。他查得很细,与厉队长不同的是,他并不全面搜索房间,而是依靠仪表,胸有成竹地只对一些他感兴趣的地方搜查。

此刻,他蹲在地下,正在研究溅落在地板上的塑料漆,并用小刀刮取一些放在手掌中辨认,喃喃自语:“这是gn型高分子强力胶呀,你们检查时注意到吗?”

“教授,我们也注意到这点漆痕。后来,我们发现是院士用来修补那只瓷熊猫的嘴的。”小王让金教授注意放在玻璃柜顶格上的一只礼品熊猫。金教授拉开柜门,取下熊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篇 高科技杀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偷脑的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