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公墓》

第四十四章

作者:外国科幻

路易斯离开班格国际机场大楼时,脑子中闪过一丝寒意,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想要完成的事。他的大脑已经考虑过了,他想要把这事当成最大的一次考试,而且要以满分的成绩通过。

他开车经过布鲁尔,一个去班格市要经过的小城市时,把车停在了一个五金店的街对面,然后下车走进店里。店员问他:“您想要些什么?”

路易斯说:“要一个大手电筒,再要个能遮住手电筒光的罩子。”

店员是个瘦小的男子,但却长着个大脑门和一双犀利的眼睛,他笑着说:“打猎用?”

“什么?”

“您想要一个猎鹿用的手电筒?今晚用?”

路易斯一丝笑意也没有地说:“根本不是,我还没有打猎用的许可证呢。”

店员眨了一下眼睛,接着大笑着说:“噢,换言之,就是做好我自己的事,别乱管闲事啦?啊,你看……这种大手电筒没有罩子,不过你可以用块毡布中间挖个小洞,这样就可以发出一只钢笔式的小手电筒的光亮了。”

路易斯说:“听起来不错,谢谢。”

“当然了,您今天还要什么?”

路易斯说:“啊,的确,我还需要一把镐,一个锹,一个铲子。铲子要短把的,锹要长把的。一种结实点的8英尺长的绳子,一双工作用手套,还有一块防水帆布,8英尺长8英尺宽的。”

店员说:“这些我们都有。”

路易斯说:“我要挖一个化粪池,好像我这么做没准会违犯城市规划管理条例,而且我的邻居们很喜欢打探别人的事,不知道把手电筒罩上是否有点帮助,但我想值得一试。我可能得交一大笔罚金呢。”

店员说:“噢……噢,你最好鼻子上夹个晒衣用的衣夹,要不可够有味的。”

路易斯顺势大笑起来。这些东西一共要花58.60美元,路易斯付了现金。

由于油价上涨,路易斯他们越来越少用旅行轿车了,不过那车的一个轮子磨破了,路易斯一直没修。现在他要用这辆车,但他不敢带着锹、铲回路德楼镇换那辆车。乍得的眼睛很尖,他的大脑也没出差错,他会知道路易斯要做什么的。突然路易斯想起他没必要回路德楼镇。他开车过了张伯林桥,开到班格市,住进了一家离机场和悦目墓地都很近的汽车旅馆,他用拉蒙这个名字登记住了进去,付的是现金。

他试图先睡一觉,想着明天天亮前这段时间将会很兴奋的,因为他今晚有许多工作要做,这些工作对他一生都会有影响。

但路易斯的脑子无法平静下来。

他躺在床上,手枕在头下,觉得自己和家人离得很远,他的脑子里不断闪现出儿子的影子。他反复考虑着自己的计划。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似的。他的计划是今晚大约11点钟,他去墓地把儿子从棺材里挖出来,然后用防水帆布包好,放在他的小汽车后备箱里,然后放好棺材,把坟墓填上。接着他将开车回路德楼镇,把盖基的尸体从后备箱里取出来——他要走走,对,他将走一走。

要是盖基回来了,也许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盖基仍是盖基,也许有些反应迟钝,甚至是痴呆,但他仍是路易斯的儿子,是瑞琪儿的儿子,是艾丽的弟弟。

另一种可能是他变成了个怪物,甚至是恶魔,是个附在盖基身上的幽灵。

不管哪种可能的情况下,他都将单独一人和儿子在一起。他可以——

他可以给儿子诊断一下,是的,他正是要这么做。他要看看他的身体,而且要检查一下他的大脑。他可以看儿子是否有痴呆的症状。他可以检查一下是否可能再让盖基走入自己的家庭。他有24小时到72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可以观察儿子。要是盖基变化太大,像迪姆一样,变成了个魔鬼似的人,也可以再杀了他。

作为医生,他觉得自己可以杀了盖基,轻而易举地杀了他,要是盖基只是某种邪恶的东西附着他躯体的话。他不会听从那怪物的哀求和嚎叫的,他将像杀死一只带着瘟疫的老鼠一样杀掉他。不太费事,一片葯或是两三片葯就解决了,必要的话,可以打针,他的医用包里有吗啡,第二天晚上他可以把那个死尸送回墓地里的棺材里,第二次回去时但愿也有好运气。他也想过把他埋在宠物公墓里,但他不愿那么做。孩子们埋过他们的宠物5年后或10年后去那儿时可能会碰巧发现,而且那儿离家——太近了。

把盖基再埋回墓地后,他就乘飞机去芝加哥,去和家人们在一起,瑞琪儿和艾丽都不必知道他的这次实验。

要是盖基好好地复活了,过了检查他的阶段后,他就会连夜带着盖基离开路德楼,他会带上些论文,但他计划再也不回来了。他和盖基将先住到一个汽车旅馆里,也许就是他现在住的这个。

第二天,他将把所有的存款都取成现金或换成旅行支票,然后他和儿子将乘飞机去别的什么地方,很可能是佛罗里达。从那儿他再给瑞琪儿打电话,让她带上艾丽乘飞机来,先不告诉她父母她要去哪儿。路易斯相信自己能说服妻子这么做,他会对她说,瑞琪儿,什么也别问,只管来,现在就来吧。

他将告诉妻子他在哪儿住,某个汽车旅馆。瑞琪儿和艾丽会坐出租车来找他,等她们敲门时,他会带着盖基一起去开门,也许盖基穿着一件浴衣。

接着……

啊,但再往下他不敢想了,他的脑子里又把自己的计划回忆了一遍。想象着自己是在拯救一个新的生命,这是戈尔德曼用支票买不回来的。他仿佛看见自己穿着白大褂,在抢救一个怀孕的妇女,他好像在说,往后站,往后站,让她呼吸些空气。他听到了自己在说这些话。他仿佛看到那个妇女睁开眼睛,感激地向他笑了。

路易斯脑子里带着这些奇思怪想睡着了。

路易斯睡着的时候,他的女儿却在飞行在尼亚加拉大瀑布上空的飞机上从噩梦中尖叫着醒来。她双手紧握,瞪着恐怖的眼睛,空中小姐沿着飞机上的过道跑来看发生了什么事;瑞琪儿正着急地安慰着女儿。但艾丽却一遍遍地喊叫着:是盖基!妈妈!是盖基!盖基又活了!盖基从爸爸的医用包里拿了一把刀!别让他抓住我!别让他抓住爸爸!

路易斯睡着的时候,艾丽终于安静下来了,颤抖着靠在妈妈的怀里,她的眼睛瞪得很大,但没有泪水。戈尔德曼太太边想着这一切对艾丽是多么可怕,边想起赛尔达死后瑞琪儿的样子。

路易斯一直睡到5点一刻,下午的太阳开始落山,夜晚即将降临了。

疯狂的工作,路易斯愚蠢地想着,他起床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宠物公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