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公墓》

第四十五章

作者:外国科幻

3点过10分,美国联航的419航班降落在欧海尔机场时,乘客们下了飞机。艾丽处于一种轻度歇斯底里的状态,瑞琪儿吓坏了。

要是无意中有人碰了艾丽的肩膀一下,她就会跳起身来,瞪着眼睛盯着人家,浑身抖个不停,就好像被电击了似的。飞机上的噩梦已经够糟的了,但这——瑞琪儿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种情形。

向终点站走的时候,艾丽自己绊了一跤,摔在地上。她没自己站起来,只是躺在地毯上一动不动,周围的乘客从她的身边走过,她也不管不顾,直到瑞琪儿把她抱了起来。瑞琪儿问:“艾丽,你怎么了?”

但艾丽没有回答。她们穿过大厅走向行李处。瑞琪儿看到父母正在那儿等着她们,瑞琪儿向他们挥了一下手,戈尔德曼夫妇走了过来。

戈尔德曼太太说:“他们告诉我们不要去大门那儿等你们,所以我们想——瑞琪儿?艾丽怎么样了?”

“不太好。”

“妈妈,有厕所吗?我要吐了。”

“噢,上帝。”瑞琪儿绝望地说,接着拉起了女儿的手向大厅对面的女厕所匆匆走去。

戈尔德曼太太叫道:“瑞琪儿,需要我吗?”

“不用,你们帮我取行李吧,你们知道是什么样的行李。我们没事。”

幸好女厕所里没人。瑞琪儿领着艾丽走到一个门前,迅速打开厕所门,艾丽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呻吟着,她冲着蹲坑干呕了两次,但没有吐出什么来。看来是由于过度疲劳和紧张造成的。

艾丽后来告诉妈妈她觉得好些了,瑞琪儿就领着她到洗水池那儿,给女儿洗了洗脸,艾丽的脸色惨白,眼圈发黑。

“艾丽,怎么了?你不能告诉我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但爸爸告诉我们要乘飞机离开家时,我就知道有什么事情不对头,因为爸爸有点不对劲儿。”

瑞琪儿想,路易斯,你在隐瞒什么呢?你在隐瞒着什么,我能看出来,甚至女儿也能看出来。她突然想到自己一整天也很紧张,仿佛在等着炸弹爆炸似的,她在来月经前两三天总有这种感觉,紧张易怒,突然会大笑或大哭或头痛什么的,然后过段时间就会又好了。

“什么?”瑞琪儿问镜子里的女儿,“宝贝,爸爸可能有什么不对劲的呢?”

艾丽说:“我不知道,是那个梦,有关盖基的,或者也许是丘吉。我记不起来了,我不知道。”

“艾丽,你做的梦是什么样的?”

“我梦见我在宠物公墓那儿,帕克斯科带我去的,他说爸爸要去那儿,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了。”

“帕克斯科?”瑞琪儿觉得一阵恐惧袭来。那是个什么名字,为什么听起来很熟悉的样子?好像她以前听说过这个名字……或者一个极相似的名字……但她记不起来是在哪儿听过的了。瑞琪儿说:“你梦见一个叫帕克斯科的人带你到宠物公墓了?”

“是的,他说那是他的姓,而且……”艾丽突然瞪大了眼睛。

“你还记得什么?”

“他说他是被派来警告的,但他不能干涉。他说他是——我不知道——他离爸爸很近,因为他们是在一起的,当他的灵魂脱——脱——我记不起来了。”艾丽呜咽着说。

“宝贝,”瑞琪儿说,“我想因为你还在想着盖基,所以你梦见了宠物公墓,我肯定爸爸好好的呢,你现在觉得好点了吗?”

“不。”艾丽小声说,“妈妈,我害怕。你害怕吗?”

“不。”瑞琪儿说。她微微迅速地摇了一下头,笑了一下,但她实际上是害怕的。那个名字,帕克斯科,是有些熟悉,她觉得好像是在几个月前甚至几年前在一个可怕的情况下听说过这个名字,她觉得紧张,她还觉得有什么意义深长的事要爆发,有种可怕的事需要阻止。但它是什么呢?是什么?

瑞琪儿对艾丽说:“我肯定一切都很好。你想回到外公外婆那儿去吗?”

“我想是的。”艾丽无精打采地说。

一个波多黎哥妇女领着她的小儿子进了女厕所。这小男孩弄得一身污渍,他妈妈正在责备他。这使瑞琪儿又想起了益基。她赶快对女儿说:“走吧,我们到外公家后就给爸爸打电话。”

“他穿着运动短裤。”艾丽突然说,边回头看那个小男孩。

“宝贝,谁穿着运动短裤?”

“帕克斯科。”艾丽说,“在我的梦里他穿着红色的运动短裤。”

瑞琪儿脑子里又响起这个名字,她觉得害怕得双膝发软,但这种念头很快就消失了。

她们没办法走近运送行李的履带,但瑞琪儿能看到父亲戴着的帽子,那上面有只羽毛。戈尔德曼太太在靠墙的地方为她们占了两个座位,正向她们招手呢。瑞琪儿带着女儿走了过去。

戈尔德曼太太问:“宝贝,你觉得好些了吗?”

“好点了,”艾丽说,“妈妈……”

艾丽转身朝向瑞琪儿,停下了话头。她看到瑞琪儿僵直地坐着,一只手捂住嘴巴,脸色苍白。瑞琪儿想起来了,那个名字像个炸雷一样突然进入到她的脑海。当然她应该立刻就知道是谁的,但她一直试图把这个名字忘掉,当然。

“妈妈?”

瑞琪儿慢慢地转头看着女儿,艾丽能听到瑞琪儿脖子上的筋在轻微作响。瑞琪儿把手从嘴上移开,问:“艾丽,你梦里的那个人告诉你他的名字了吗?”

“妈妈,你没事……”

“你梦里的那个人告诉你他的名字了吗?”

戈尔德曼太太看着女儿和外孙女,好像她们两个人都疯了似的。

“是的,但是我记不起来了……妈妈,你弄疼我了……”

瑞琪儿低下头,看到自己正用手紧紧地攥着女儿的胳膊。

“是维克多吗?”

艾丽猛地吸了口气,说:“是的,是维克多!他说他叫维克多!妈妈,你也梦到他了吗?”

“不是帕克斯科,”瑞琪儿说,“是帕斯科。”

“那是我说的,帕克斯科。”

“瑞琪儿,怎么啦?”戈尔德曼太太抓住女儿的手,发现那只手冰凉,她接着问:“艾丽怎么啦?”

“不是艾丽。”瑞琪儿说,“我想是路易斯。路易斯有些不对头,或者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事要发生。妈妈,你跟艾丽在这儿坐着,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瑞琪儿站起身,走到电话亭里,从钱包里找了一枚硬币投了进去,她要了个对方付款电话,但没有人接。接线员问:“您过一会儿要好吗?”“好吧。”瑞琪儿说完挂上了电话,她站在那儿,盯着电话想,他说他是被派来警告的,但他不能干涉,他说他是……他离爸爸很近,因为他们是在一起的,当他的灵魂脱……脱……我记不起来了!

“脱窍。”瑞琪儿小声说,她的手指插进了手袋的织物里,“噢,我的上帝,是那个词吗?”

瑞琪儿试图理清思绪,这儿发生的这些事和某种超自然的东西以及盖基的死和他们的旅行有什么联系呢?艾丽对路易斯第一天上班时遇到的死掉的那个年轻人知道多少呢?

什么也不知道,瑞琪儿脑子里坚决地回答道。你一直瞒着她,就像你一直不让她了解关于死亡的任何事一样,即使对她的小猫可能死的议论你都不想让她知道。还记得那天我们在餐具室里的那场愚蠢的争吵吗?你一直不让她了解这些。因为你那时害怕,你现在也害怕。他的名字叫帕斯科,维克多·帕斯科。瑞琪儿,现在的情况有多么令人绝望?有多么糟糕?到底要发生什么事呢?

瑞琪儿双手抖得很厉害。她塞了两次才把硬币投进电话机。这次她是给学校的医务室打的电话,是查尔顿接的电话。她有点迷惑不解,她说她没看见路易斯,他要是今天来学校的话查尔顿会很吃惊的,她又向瑞琪儿表达了她的同情。瑞琪儿请她见到路易斯时让他给自己的父母家里打电话。是的,他知道电话号码。

瑞琪儿挂了电话,觉得浑身发热,抖个不停。

突然一个冰冷的念头闯入她的脑海,她抓起话筒,找出一枚硬币,脑子里想着路易斯是不是想自杀?是不是因为这个他才把她们都赶走。几乎像是把她们扫地出门一样?艾丽是不是有种预感?

她给乍得打了个对方付款电话,电话铃响了五次……六次……七次。她刚要挂机时,电话里传来了乍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喂?”

“乍得!乍得,我是……”

“请等一下,太太。”接线员说,然后她又接着问乍得,“您想接克利德太太的对方付款电话吗?”

乍得说:“好的。”

“对不起,先生,愿意还是不愿意?”

乍得说:“我想我愿意。”

接线员迟疑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乍得那带着浓厚的北方口音的英语讲的是什么。接着接线员才说:“谢谢,大太,您请讲吧。”,

“乍得,你今天看见路易斯了吗?”

“今天,我想没有,瑞琪儿。不过我今天上午去布鲁尔买东西去了,今天下午在房后的花园里,为什么问这个呢?”

“噢,可能没事,但是艾丽在飞机上做了个噩梦,我只想让她能心里平静下来。”

“飞机?”乍得的声音好像一下子把事情看得很严重,他接着问:“瑞琪儿,你们在哪儿?”

“在芝加哥,我和艾丽来这儿和我父母住段时间。”

“路易斯没跟你们一起去?”

“他周末时再来。”瑞琪儿说。她现在正尽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和,因为乍得的声音里有种她不喜欢的东西。

“是他的主意让你们去那儿的吗?”

“啊……是的,乍得,怎么了?有什么事不对头,是吗?你知道这事。”

“也许你应该给我说说孩子做的梦。”乍得停了好长一段时间后说,“我希望你能讲一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宠物公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