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公墓》

第五十五章

作者:外国科幻

路易斯仿佛又回到了梦中,他不时地向下看,确信自己手中抱着的是包着儿子尸体的防水布包而不是装着丘吉的绿色垃圾袋子。他记得跟乍得埋了丘吉后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几乎记不起他们做了些什么,但现在他仍能记得起那些感觉,那么栩栩如生,好像那些感觉正在林子中,和他有某种心电感应似的。

路易斯沿着小路一会向上一会向下地走着,不时地又发现有的地方宽得像15号公路,而另一些地方窄得他得侧身而过,还有的地方要穿过树林。他能闻到松树树脂强烈的味道,能听到脚踩在松针上刷刷刷奇怪的声响。

终于走到了小路比较陡峭延绵的地方了。一会,他的一只脚踩进了一个浅水坑,有点陷进去的感觉,按乍得的话,这是流沙区了。路易斯低头看了一下,只见到脚下乱草丛生,夹杂着参差不齐的灌木丛,草丛和树丛间是水。他记得那天夜里的夜光仿佛也比今夜的亮些,今夜会更惊心动魄了。

乍得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下边这段路走起来像翻枯木堆,走的时候要脚步稳心情松。只要跟着我走,别往下看。

对,好……就这样一步步走,你以前在缅因州见过这些植物吗?在缅因州或别的什么地方?它们到底叫什么名字呢?

甭管它,路易斯。只要……让我们走吧。

路易斯看了一下前面湿乎乎的长满乱草和灌木的地方,又开始前进了。他望着前方,目不斜视,脚从一个长满草的土堆迈向另一个土堆。脑子里想起了中学物理老师有一次在下课前说的一句话:信仰就是接受重力是先决条件。路易斯在大学里学神学和哲学时,老师没给他说过什么,但中学物理老师的这句话他却从没忘记。

他接受的是米克迈克坟场能起死回生的能力,因此他抱着儿子的尸体,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小神沼泽地。灌木丛下比他们上次来时的怪声音多多了。芦苇中有什么不断地在叫着,声音尖利。一个东西从他身边俯冲着飞过,也许是只蝙蝠。

沼泽地里的雾气开始升了上来,先是没过了他的鞋,接着漫到了他的小腿,最后像个白色的膜一样把他全包了起来。他觉得沼泽地里的白光更亮了些,一闪一闪有节律得像个奇怪的心脏在跳动。路易斯以前从没这么强烈地感觉到大自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东西,有一种神奇的愈合力……也许有先知先觉的能力,这沼泽地是活的,但当然不是具有优美的音乐之声。要是让路易斯来说一下那种沼泽是活着的感觉或其本质的话,他也无法说出,他只知道这里充满了各种可能性,交织着各种力量。在这之中,路易斯觉得自己非常渺小,非常平凡。

就在这时有种声音响了起来,他记得上次也听过的,先是一声高声大笑,然后变成了抽泣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后,大笑声又响起,这次变成了疯子似的哭叫,吓得路易斯的血液都快凝住不动了,周围的雾气像梦幻一样围绕着他。大笑声消失了,只剩下了风的呼啸,风声能听到却感觉不到。当然感觉不到,这块地方在地理上是个洼地,要是风能吹进来的话,就会把白雾吹散了……路易斯不清楚要是吹散了雾气的话,他是否想知道会露出什么来。

乍得的声音又响起来:你可能会听到些声音,像人的声音,但这只是向南迁移的阿比鸟的叫声。那声音传得很远,很好笑。

“阿比鸟。”路易斯说。他的声音沙哑,自己都差点没听出来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听起来好像他感到很好笑似的。上帝保佑,他确实听起来很好笑。

他犹豫了一下,又接着向前走去。好像是对他犹豫的惩罚似的,他的脚踩在草丛中时,陷了进去,差点没能拔出鞋来。

那种声音又响起来了,这次是在左侧,一会后又在他身后响起了……好像就在他身后,要是他一转身的话就会看到一个血淋淋的、龇牙咧嘴、瞪着发光的眼睛的东西……但这次路易斯没有迟疑,他直视着前方继续走着。

突然沼泽里的雾气失去了白光,路易斯意识到前面不远处有张胜在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脸上的眼睛深陷,闪着灰蓝色的光,像中国古画中的人物的眼睛那样向上斜挑着;嘴巴向下咧着,下嘴chún外翻,露出黑棕色的牙齿,已经快烂到牙床了。但使路易斯最吃惊的是它的耳朵,根本就不是耳朵,而是弯弯曲曲的角……不像魔鬼的角,而是公羊的角。

这张吓人的不断浮动着的脸似乎在说话,在大笑。它的嘴巴蠕动着,虽然下嘴chún从没恢复到正常的位置上去,但那儿的血管却在跳动着,鼻孔里的鼻毛在扇动着,好像在呼吸,呼出白气。

随着路易斯走近,那悬浮着的头上的舌头伸了出来,灰黄色,长长的,尖尖的,上面覆盖着一层鳞片,路易斯看到有一片鳞片卷起来,渗出一条白虫子;舌尖懒洋洋地舔着空气……这个东西正在大声地笑着。

路易斯搂紧了盖基的尸体,好像要保护儿子似的,他脚下一绊,在草丛中打了个滑。

你可能会看到圣·艾尔默火,水手们叫它符光。这种东西能做出各种怪样子来,但它没什么可怕的。要是你看见了这些怪东西,感到心烦的话,你就向别处看……

路易斯脑中响起乍得的这些话,使他解脱了出来。他又开始向前走去,刚开始有些蹒跚,后来就保持了平衡,稳稳地走起来了。他没向别处看,不过注意到那张脸好像总是跟他保持着同样的距离。路易斯想,也许这真是张脸,也许只是他的头脑在雾气中臆想的形象。几秒钟或是几分钟后,那张脸消失在飘动着的雾里了。

这不是圣·艾尔默火。

不,当然,这不是。这个地方充满了幽灵,这个黑暗的地方全是这些东西。要是你环顾一下四周,很可能会看到什么令人发疯的东西。他不该想这些,不必想这些,他不必。

又有什么东西走过来了。

路易斯一下子站住了,听着那声音……那种无情的渐近的声音,路易斯张大了嘴巴。

这种声音路易斯一生中从没听见过,这是一种活着的东西的声音,一种极大的声音,就在附近,越来越近的地方。路易斯听到了树枝被咬断的声音,接着是巨大的脚踩在灌木丛中的声音。路易斯脚下的泥土也跟着一起颤动起来。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在低声呻吟,又一次紧紧地把盖基抱在了胸前。他意识到沼泽地里的一切生物都沉寂了下来,他还意识到潮湿的空气中充满了一种怪异的像臭猪肉一样令人发呕的味道。

不管这东西是什么,它是个巨大的东西。

路易斯充满疑惑和恐惧的脸越抬越高,像在观察发射的火箭一样看着。那个东西迈着沉重的脚步向他走来,路易斯能听到树——不是树枝,而是整棵树被弄断——在附近倒下的声音。

路易斯看到了什么东西。

白色的雾气被这东西的身体弄成了石块的灰色,只有片刻时间;这种东西有60多英尺高,是个无形的幽灵,但路易斯能感觉到它经过时带起的气流,能听到它落在地上沉重的脚步声和那东西走过沼泽地后泥水合拢的声音。

有一刻,路易斯相信他看到了两只橘黄色的火光高高地在他头上闪烁,那火光像眼睛。

后来那种声音开始消失了,随着它的离开,沼泽地里的其他生命也开始慢慢发出声音来。那个东西向北方走去,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听不见了。

终于路易斯又开始走了起来。他的肩膀和背部疼得要命,就像从头到脚穿了一件连体内衣似地行动不便,在这个季节里刚孵化出来的饥饿的蚊子在他身上咬着,吸食着他的血。

是温达哥幽灵,上帝啊,那是温迪哥幽灵,那种在北部乡村到处游荡的怪物,那种它摸了谁,谁就会变成吃人的人的怪物。就是它,温迪哥幽灵就在离我60码远的地方走过。

路易斯边想边告诉自己别太荒唐了,应该像乍得那样,走过宠物公墓后就尽量不想会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那些东西是阿比鸟,是圣·艾尔默火,纽约北部的美国佬的牛栏中的牛,随便它们是世界上什么跳的、爬的、滑行的还是蹒跚而行的生物。让世界上有上帝,有星期日早上,有穿着白袍的圣公会教士——但别让世界上存在这些黑暗的肮脏的恐怖的东西,尤其是在宇宙中的夜里。

路易斯抱着儿子走着,脚下的路又变得坚硬起来,一会后他走到了一棵倒下的树前,树冠在雾气的白光下隐约可见,像一个巨大的管家手中友绿色的鸡毛掸子。

树断开了,或是被咬断了,断口是新的,上边还有黄白色的树液流出来。路易斯在攀越时摸到了粘液。在大树的另一端有个大凹坑,地上的草和灌木都被踩进了泥土中,路易斯简直不敢想信这是个脚印。他可以等爬上山后再回头来看是否有这么一个印痕,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向前走着,皮肤发冷,嘴巴发干,心跳加速地走着。

鞋踩在湿泥上的声音很快消失了。有一会路易斯听到的又是踩在松针上的脚步声,接着是踩在石头上了,他几乎已经到了山脚下。

地势又变高变陡了。他的小腿碰在了一块石头上,很疼,但这不只是块石头。他笨拙地伸手摸了一下,这是石阶,在石头上凿出来的。乍得的声音又响起来:只要跟着我,我们爬到顶上就到了。

于是路易斯开始向上爬去,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又出现了,又一次战胜了疲劳——至少他不觉得那么累了。他心里数着台阶数,夜风越来越大,吹着他的衣服,吹在他包着盖基的尸体的防水布上,像一个充满风的船帆发出的声音一样响动着。

有一次路易斯仰头看了一下天空,见到满天的繁星,但他一个也不认识,他又移开了视线,心里有些不快。在他身旁是石壁,一点都不平滑,而是参差不齐,有的地方像船,有的像獾,有的像皱着眉头的人脸。只有那些石阶是平滑的。

路易斯爬到了顶上,他低着头,摇晃着,呼吸着空气。肺里觉得像有针扎着似的。

风吹抚着他的头发,像在跳舞;风在耳边呼啸着,像条龙在怒吼。

今晚的夜光比较亮,是因为那次是阴天呢,还是他没看那次是天晴还是天阴?这无所谓。但他能看得见,这就足以使他胆战心惊的了。

这里就像宠物公墓一样。

当然你知道这个,路易斯的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小声说。他一边环顾着那一堆堆作为墓地标志的乱石堆,一边想,你知道的,或者应该知道,这里没有向心圆的形状,而是螺旋状。

是的,在这块巨石上,路易斯看出有一个巨大的螺旋的形状,由古时的人们修建出来的。但没有什么真正的墓地标志,每个堆起的石堆都摊平在地上了,因为墓地里的东西复活时从里面爬出来了。但是石块落下来时仍然保持着一种明显的螺旋状。

有人从空中看见这些吗?路易斯漫不经心地想。他又想起了在南美或印第安人做的沙漠画。有人从空中看过这些东西吗,要是有人见过,他们会怎么想呢?

路易斯跪在地上,把儿子的尸体放下,放松地哼了一声。

终于他的意识又回到了现实中。他用刀把缠着镐和铲的胶带割开,工具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响,路易斯也滚动了一下身体,躺在地上,四肢摊开,茫然地望着星空躺了一会。

树林中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路易斯,路易斯,你真的认为这场剧的gāo cháo到来的时候会给大家带来什么好处吗?

但是现在想撒手不干已经太晚了,路易斯知道这一点。

另外,路易斯对自己咕哝说,也许结局会是个好结局呢。没有冒险就没有收获,也许没有冒险也就得不到爱呢。我的医用包还在,不是楼下的,而是浴室里高架子上的那个。诺尔玛心脏病发作那晚我让乍得去取的那个包。包里有注射器,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什么糟糕的事……没人会知道,只有我。

他的思绪化成了一声模糊不清的祈祷,他跪在地上找到了镐开始挖起来。每次举起镐再落下的时候,路易斯都俯身支一下镐把,就像一个古代罗马人跌落在自己的剑上一样。慢慢地坑开始有了形状,逐渐加深了。路易斯把里面的石头拿出来,大多数他放在一边了。但他也留了几块石头。

要用它们堆一个墓地标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宠物公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