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德罗游戏》

第一章

作者:外国科幻

十月的微风在屋子的周围吹拂着,杰西听到后门不时地嘭嘭作响。秋天里门框总会膨胀,必须猛地一拉才能关上。这次,他们把这给忘了。她想,在他们沉醉于爱河之前,得让杰罗德回去关上门,不然的话,嘭嘭的撞门声会让她发疯的。接着她又想,考虑到眼下的情景,那会多么荒唐,会整个儿破坏情绪的。

什么情绪呢?

这可是个好问题。杰罗德转动了插在第二把锁眼里的空心钥匙管,她听到她的左耳上方传来轻微的咔哒声,这时她意识到,至少对她来说,这种情绪不值得保持。当然,这就是为什么她门未闩上的原因。这种束缚游戏对她的性刺激并没有持续多久。

然而,杰罗德可不同。此刻他只穿着一条乔基三角裤,杰西用不着向上看他的脸便知道,他的兴趣依旧不减。

这真傻,她想。可是,傻也不完全说明问题。而且有点令人毛骨悚然。她不想承认,可恐惧确实存在。

“杰罗德,咱们为什么不忘掉这个呢?”他犹豫了片刻,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穿过屋子,走向立在浴室门左边的梳妆台。他走着,脸色同时也开朗起来。她在床上注视着他。她的双臂张开着向上举起,使得她有点像电影《猩猩王金刚》里那个被缚在那儿等待巨猩的费·雷。她的双腕被两副手铐铐在红木床柱上,手铐给她的双手六英寸活动余地,仅此而已。

他将钥匙放在梳妆台上——两声轻微的咔哒声。这个星期三的下午,她的听觉似乎特别灵敏——然后他转向她。在他的头顶上方,湖面反射过来的日影摇曳晃动在卧室高高的白色天花板上。

“你说什么?对我来说,你这样使这件事丧失了许多魅力。”可是从一开始这事就没有那么大的魅力,但她没说出口。

他咧开嘴笑了。他的头发黑得像乌鸦的翅膀,窄窄的额间发际下有着一张粉红色的宽脸。他那咧嘴笑的样子总让她不太喜欢。她不能确切说清那是什么感觉,但是——

哦,你一定能说清。那样子使他看上去傻乎乎的,实际上,你能看到,那张嘴每咧开一英寸,他的智商便下降十分。嘴咧到最宽处时,你那迷人的丈夫,法人律师看上去就像是本地精神病院的看门人。

这样说太残酷了,却并非完全不确切。可是,怎能告诉与你结婚近二十年的丈夫,每当他咧嘴笑时,他看上去仿佛显示出轻微的精神病症状呢?当然,答案很简单,你不必告诉他。他的微笑完全是两码事。他有着迷人的微笑——她想,一开始,正是那种温暖平和的微笑说服了她,答应和他一起出来。当他小口抿着餐前杜松子酒补葯时,这种微笑使她想起父亲给家人讲述趣事时脸上的笑容。

然而这不是微笑,这是咧嘴笑——他似乎把这种笑只留给这些场合。她有个想法,对于身御此事的杰罗德,这种色迷迷的笑,也许是海盗式的。然而从她的角度看,躺在那里,胳膊举过头,身上除了一条比基尼短裤外一丝不挂,看上去很傻,不……是弱智。他毕竟不像男人杂志上的那些无忧无虑的冒险家。他曾对着那些杂志疯狂地发泄掉他孤寂却旺盛的青春性慾。他是律师,他的粉红色大脸膛伸展在额间发际之下,发际向上无情地变窄直至光秃秃的头顶。他只是个律师,他那勃起的物件使短裤走了样,只稍稍走了样。

然而,他勃起的程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咧嘴笑。那一点儿也没变,这意味着杰罗德没有认真对待她。她得反抗,这毕竟是游戏。

“杰罗德?我是当真的。”

嘴咧得更大了,随和的律师又露出几颗小牙齿来,他的智商又降低了二三十分。他仍然没在听她的话。

你确信是那样吗?

确信。她无法像读书一样读懂他——她想,度过了比十七年婚姻长得多的时间她才了解到这一点。然而,她以为,她通常很清楚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要是她不清楚,事情就很不对头了。

如果这是实情,宝贝儿,那他怎么不能理解你呢?他怎么看不出,在这老一套的性闹剧里,这并不是一出新的场景呢?

现在轮到她微微皱眉了。她总是听到脑子里有一些声音——她想每个人都是这样,尽管人们通常并不谈起这些,就像人们不谈自己的肠胃活动一样——这些声音大多数是老朋友们的,听着像穿卧室拖鞋一样舒服。可是,这是个新的声音……一点不令人感到舒服。这是个强烈的声音,听起来年轻、有力,而且焦躁。现在它又说话了,它自问自答。

并不是他不能理解你,而是有时候他不想理解你,宝贝儿。

“杰罗德,真的——我不想这样。把钥匙拿回来给我打开锁,我们来做点别的。如果你愿意,我到上面来。要么你可以头枕着手躺在那儿,我来干你。你知道,另一种方式。”

你确信你想那么做吗?那个新的声音问道。你当真确信你想和这个人做爱吗?

杰西闭上眼睛,仿佛这样便能使那个声音闭嘴。当她再睁开眼睛时,杰罗德正站在床脚,他的短裤前部凸起了,就像是条船的船首,唔,也许,像某个孩子的玩具船。他的嘴咧得更开了,暴露出最后几颗牙——用金子补过的牙——两边都是。她意识到,她不仅仅是讨厌那种傻乎乎的咧嘴笑,她鄙视它。

“我会让你上来的……如果你非常、非常地乖。杰西,你能做到非常、非常乖吗?”

老一套,那个新的并非胡言乱语的声音评论道,完全是老一套。

他将拇指插入裤带,像是个滑稽可笑的持枪歹徒,乔基短裤一旦越过他那硕大的阳物便迅速下落,一切暴露无遗了。这不是她少年时期在色情小说《范妮·希尔》中首次瞧见的巨型爱之引擎,而是个粉红色的、切过包皮的驯顺玩意儿,勃起五英寸,并不惹眼。两三年前,在她为数不多的去波斯顿的旅途中,她看了一场电影,叫做《建筑师的腹部》。她想,对了,现在我正在看着一个律师的*茎。她得咬住脸颊内的肌肉来忍住笑,此刻笑是不适当的。

接着,她起了一念头,这个念头止住了她想笑的冲动。这就是:他不知道她是当真的,因为,对他来说,尚无子女的杰西·梅赫特·伯林格姆,杰罗德的妻子,梅迪的妹妹和威尔的姐姐,汤姆及莎莉的女儿,真的并不在这里。当钥匙在手铐里发出冷冰冰的轻微咔哒声时,她便不复存在了。杰罗德书桌底部的抽屉里,他少年时期看的男性冒险杂志已被一堆色情杂志所替代。这些杂志上,戴着珍珠项链的女人们全身赤躶,跪在熊皮毯上,而使用性器具的男人们从背后占有着她们。严格地说,看上去杰罗德的阳具和他们的比起来差些分寸。这些杂志的背面,在有九百个号码的色情电话广告之间登着充气女人的广告。这些女人身体构造从解剖学角度看应该是精确的——这是个怪诞的想法,假使杰西曾经碰上过这样一个女人的话。此刻她若有所悟,她惊诧地想着这些充气玩偶,想着她们粉红色的皮肤、漫画式的身体以及毫无特色的面孔。不是恐惧——不完全是,她的内心却闪现了一道强光。所展示出的情景与其说是这个愚蠢的游戏——或者说这一次他们在这夏日早已消失的湖边消夏别墅做的这个游戏,倒不如说情景本身令人恐怖。

然而,这些丝毫不影响她的听觉。现在她听到了链锯声,在很远的树林里不停地呜着,也许有五英里远。近处,卡什威克马克湖面上,一只潜鸟狠命地啼叫着。鸟儿们一年一度往南迁徙,这只鸟动身晚了,它的啼叫声直刺十月里湛蓝的晴空。再往近处,在湖北岸的某个地方,一只狗在吠着。狗吠声刺耳难听,可是杰西却感到莫名的安慰。这意味着此处还有别人,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十月里一个星期中的某一天。若非如此,这里就只有门撞在膨胀的门框上发出的声音,那扇门就像是烂牙床上松动的破牙齿。她觉得要是长时间倾听那种声音她便会发狂的。

现在,杰罗德除开眼镜,身上一丝不挂。他跪在床上,开始朝她爬过来,他的眼睛里依然闪着光。她想,正是这种光,使得她在起初的好奇心早已满足后仍然做着这个游戏。杰罗德凝视她时这种炽热的眼光她已多年不见了。她并不难看——她设法不增加体重,仍然保持着苗条的身材,然而杰罗德对她的兴趣还是减弱了。她认为酒精要负部分责任——现在,他比他们结婚时喝得厉害得多,但是她知道喝酒并不是事情的全部。那句老古话怎么说来着?亲不敬,熟生蔑。这句话对恋爱中的男女们并不真实,至少根据那些浪漫诗人之作是这样的。她是在《英国文学101》中读到他们的作品的。但是,上了大学后的这些年来,她已经发现了生活中的某些事实,而这些事实约翰·济慈和帕西·雪莱从未写过。当然暧,他们俩都在比她和杰罗德现在年轻得多时便死去了。

此时此地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也许,有关系的是,她不再真的想做这个游戏,却仍然做着,这是因为她喜欢杰罗德眼神里的那种热辣辣的闪光。那使她感到自己仍然年轻漂亮、富有舵力。可是……

可是如果你真的以为,当他眼里闪着这种光时,是在看着你,宝贝儿,那你就受蒙蔽了,或者说,你蒙蔽了自己。现在,也许你得做出决定——真真切切的决定——你是否打算继续忍受这种耻辱。因为,难道那不正是你的感受吗?耻辱?

她叹了口气。是的,确实如此。

“杰罗德,我确实是当真的。”现在她说话声大了一点,他眼里的亮光第一次有点闪烁不定了。好的,他似乎毕竟还能听到她的话,也许,情况仍然不错。不是很棒,已经有很长时间情况不能算是很棒,只能说不错。接着,那亮光又出现了,转瞬间又是那傻乎乎的咧嘴笑。

“我来教教你,高傲的美人儿。”他说。他竟然那样说话,他是以一出蹩脚的维多利亚情节剧中,那个房东的发音方式说出“美人儿”一词的。

那就让他干吧,就会完事的。

这个声音她熟悉得多,一她打算遵从它的建议了。她不知道现代女权主义运动领袖格洛里亚·斯坦宁是否赞同,她也在不乎。这个建议很有吸引力,完全切合实际。让他干,就会完事的。论证完毕。然后,他的手——软乎乎的手,手指短短的,手上的肉和他的*茎头一样是粉红色的——这只手伸出来抓住了她的rǔ房;她的体内有某种东西猛地一弹,就像拉得过紧的健。她使劲将胯部和脊背朝上一抬,甩掉了他的手。

“别干了,杰罗德,打开这些蠢笨的手铐吧,让我上来。大慨去年三月,地上还有积雪时,这游戏就不再有趣了。我没有性慾,我觉着可笑。”

这一次,他听完了她的话。她看出来了这一点,因为他眼里的光突然熄灭了,就像是遇上了一阵强风的烛火。她想,他终于听明白的两个字眼是蠢笨和可笑。他曾是个戴着厚镜片眼镜的胖孩子,一个在十八岁之前没有约会过的男孩。十八岁那年过后,他厉行节食,开始努力抑制遍布全身的多余脂肪,以免为它们所累。待到大学二年级,杰罗德的生活如他描绘那样,“多多少少控制住了”(好像生活——不管怎么说,他的生活——是受命驯化的一匹横冲乱闯的野马)。然而,她知道,他的高中时期一直是个可怕的洋相展,遗赠给他的是对自己深深的瞧不起与对他人的不信任。他作为法人律师的成功(以及和她的婚姻,她相信这也起了部分作用,也许是关键作用),大大恢复了他的自信与自尊,但是她推测某些噩梦从来就没有完全中止。在他的脑海深处,那些恃强凌弱者们仍然在自修室里向杰罗德问这问那,依然笑话他无能;上体育课,除了做做姑娘式的俯卧撑,什么也不能做。还有那些字眼——比如说,蠢笨、可笑——这拉回了一切,中学时期恍然如昨天……大概如此吧,她想。在许多事情上,心理学家们可能蠢笨得令人难以置信,几乎是存心犯傻,在她看来,事情常常是这样的。可是,她想,有些可怕的记忆始终存在着,一点没错。有些记忆压迫着人的神经,就像是歹毒的水蛙。某些字眼——比如蠢笨、可笑——能即刻将人们拉回到那些焦虑、局促不安的岁月。

她等待着自己产生一阵羞耻感,像这样不正大光明地想问题。但并没有产生这种感觉,她高兴起来——也许是感到宽慰。也许我已经厌倦了伪装。她想。这个想法又引起另一个想法:她满可以有自己的性日程,假使她这样,这种戴手铐的游戏决不会在日程上。手铐使她感到羞辱。这整个想法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杰德罗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