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德罗游戏》

第十四章

作者:外国科幻

过了一段时间后,杰西挣扎着暂时回到了清醒状态。她只意识到两件事:月亮已经移到了西富,她吓坏了……开始她不知道怕的是什么。

接着她便想起来了:爸爸曾在这里,也许还在这里。那东西看上去并不像他,确实不像,但那只是因为爸爸用的是日食那天的面孔。

杰西费劲地坐起来,她用脚使劲推着,床罩都蹬到她的身下了。

然而,她无法用胳膊做很多事了。在她昏迷之际,刺痛的针似已逃逸。现在胳膊毫无知觉,就像一对椅子腿。她睁大着映着月色的眼睛朝办公桌旁的屋角看去。

风已止息,树影也停止摇曳了,至少暂时如此。暗夜中的那位不速之客已经走了。

也许没走,杰西——也许它只是换了个地方。也许它就躲在床下。这个想法如何?如果是这样,它可以随时伸出一只手来放在你的臀部。

起风了——只是一阵轻风,不是狂风——后门发出了微弱的嘭嘭声。这些是仅有的声响了。

狗已闭口不叫了。正是这一点,而不是任何别的事,使她确信那个陌生客已经走了。她独享此屋了。

她的目光落到了地板上一大堆黑糊糊的东西上。

还有杰罗德。不能忘了他。

她把头靠回去,闭上了眼睛。

她意识到喉咙稳定而有节奏地跳动着,她不想清醒得足以将那种跳动转变成其真实含义:干渴。她不知道是否能从漆黑一片的无意识状态进入正常的睡眠,但是她知道那正是她所想做的事,比任何别的事更想——除非也许有人开车过来救她——她想睡觉。

这里没有人,杰西——你知道这一声、,是不是?

荒谬之极,这是露丝的声音。语言刻薄的露丝,她公开宣布的格言是从南希·辛娜特拉的一首歌上抄袭来的。“将来有一天这双靴子会踩遍你的全身。”这个露丝,现在成了月光下一堆抖动着的果冻。

接着说吧,宝贝。露丝说。想怎么戏弄我,就怎么样戏弄我吧——也许,我甚至活该——可是别蒙骗自己,这里没别的人。你的想象力放了点幻灯片,就这么回事。一切就是如此。

你错了,露丝。伯林格姆太太平静地回答。确实有人在这里。杰西和我都知道那是谁。他并不完全像爸爸,可这只是因为他用的是日食那天的面孔。然而,面孔并非重要的部分。他看上去有多高也不重要——他穿的也许是双带有特殊高跟的靴子。也许人穿的靴子带有插跟。说不定他是踩在高跷上呢。

高跷!露丝惊叫着。哎哟,我的天哪。我什么样的话都听到了!别管事实,这个人在里根总统就职之前就死了。小礼服从干洗店拿回来了。汤姆·梅赫特行动那么笨拙,他本来应该去买份下楼保险。高跷?噢,宝贝,你在愚弄我!

这无关紧要。伯林格姆太太带着一种安详的神态,固执地说。那是他,不管在哪里我都会闻出那种气味——那种厚重的热血气味。并不是牡蛎或硬币的气味。甚至也不是血的气味。那味道是……

这个念头打散了,飘流开去。

杰西睡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杰德罗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