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德罗游戏》

第十八章

作者:外国科幻

杰西透过太阳镜和自制的滤镜看到的东西如此奇妙、如此令人惊惧,开始时她的脑子怎么也理解不了。午后的天空上,似乎挂着一颗巨大的圆形美人痣,就像安妮·弗朗西丝嘴角下的那颗一样。

“如果我在梦中说话……因为我整整一星期没见到我的宝贝……”

正是在这一刻,她第一次感到爸爸的手放在她的右rǔ*上,在那儿轻轻地挤了一会儿,移到左rǔ*,又回到右边这一个,仿佛在比较大小尺寸。现在他气喘得很快,她耳边的呼吸声像是蒸汽机引擎,她再一次意识到顶住她屁股的那个硬东西了。

“有人愿作证吗?”玛文·盖伊,那个灵魂的拍卖员继续唱着,“证人,证人?”

爸?你没事吧?

她又感到rǔ房上一阵微妙的刺疼——快活夹着疼痛。浇着糖浆的烤火鸡和巧克力肉汁——然而,这一次她还感到了恐慌与一种惊愕的迷惑。

没事,他说。可是,他的声音听起来几乎像个陌生人。是的,没事儿,可是别回头看。他扭动着,放在她rǔ房上的手移到了别处。那只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更往上移,已摸到了太阳裙的褶边。

爸,你在干什么?

她的问题并不完全是害怕,主要是好奇。不过还是有点害怕的意味,像是一截细细的红线似的东西。她的头顶上,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个黑色圆球,球的周边有个奇怪的火炉般亮圈发着炽烈的光芒。

你爱我吗,宝贝儿?

是的,当然——

那么,什么也不要担心。我决不会伤害你的。我想让你快活。你只管看日食。我来让你快活。

我不太肯定想不想看,爸爸。迷惑感加强了,红线正在变宽。我担心灼伤眼睛。烧伤那个你叫什么的来着?

“可是我相信,”玛文唱道,“女人是男人的挚友……我要忠诚于她……直至生命尽头。”

别担心。他现在喘着粗气了。你还有二十秒钟。还有不少时间。所以别担心,别回头看。

她听到松紧带发出啪嗒一声响,可那是他的,不是她的。她的短裤还在恰当的地方,尽管她意识到,如果她往下看能够看到短裤的——他已把她的裙子持到了那里。

你爱我吗?

他又问道。她被一种可怕的预感攫住了,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变味了。可是,她只有十岁,这仍然是她能给予的惟一答案。她告诉他,她爱他。

“证人,证人……”玛文恳求着,现在声音弱下去了。

她父亲扭动着,将那个硬东西更紧地抵着她的屁股了。杰西突然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不是螺丝刀之类的把柄,也不是储藏室工具箱里的钉锤。这是肯定的一与她的恐慌相一致的是,她一瞬间产生了一种带有恶意的快感,与其说这和她爸有关,倒不如说和她妈更有关系。

你不为我说话,这就是你所得到的。她透过几层烟熏玻璃片看着天空中的那个黑圆球想道。然后又想:我想,这就是我俩所得到的。她的视线突然模糊了,快感消失了,只剩下越来越强的恐慌。哎哟,是我的视网膜……一定是我的视网膜开始被灼伤了。

现在,放在她大腿上的那只手移到了她的双腿间,一直向上滑去,停在了她的两腿分叉处,牢牢地捂住那儿。她想,他不该这样做。他的手放错了地方。除非——

他在猥亵你。

她脑子里一个声音突然说了出来。

以后的那些年里,她最终将这个声音看做是伯林格姆太太的声音,这声音常使她恼火。有时是劝诫,更多的时候是责怪,而几乎总是表示否决的声音。令人不快的东西,卑鄙的东西,令人痛苦的东西……只要你拼命不去理睬它们,它们最终都会走开的。这就是伯林格姆太太的观点。这个声音顽固地坚持认为,即便最明显的谬误实际上也是正确的。一个宽容的想法的全部内涵由于过于高远和艰深,俗骨凡胎理解不了。后来有些时候(主要是在她十一岁到十二岁之间,她把那个声音叫做佩特丽小姐,以她二年级老师命名的),她竟然会将手举到耳边,试图挡住那个唠唠叨叨而又通情达理的声音——当然,毫无用处。因为它来自她耳朵够不着的那一部分。可是在她恍然大悟产生沮丧的那一刻,日食使缅因州西部的天空黯然失色,达克斯考湖深处星星的倒影闪闪烁烁。在那一刻,她意识到(有那么点儿意识到)她两腿间那只手的企图。她只听到了那声音里友好而真实的部分。她既惊恐又宽慰地抓住了那声音所说的话。

那只是猥亵。就这么回事,杰西。

你肯定吗?她叫着问。

是的。那声音坚定地回答——随着时间的流逝,杰西会发现这个声音几乎总是肯定的,也不管正确与否。他是打算开个玩笑的,就这么回事。他不知道他吓坏了你。所以别开口,别破坏这么一个美妙的下午。这没什么了不起。

你别相信它,宝贝!另一个声音——一个粗暴的声音作出反应了。有时候,他的行为仿佛你是他该死的女友,而不是他的女儿。那正是他此刻在干的事!他不是猥亵你,杰西!他在干你!

她几乎肯定那是谎话,几乎肯定,那个奇怪的、学校禁忌语指的是光凭一只手完成不了的行为。可是她仍有疑虑。她突然感到一阵沮丧,记得凯伦·沃考因曾告诉她,决不要让男孩把舌头放进自己的嘴里,因为那样会在她的喉咙里孕育宝宝。凯伦说,有时就会发生那样的事。不过,通过呕吐将宝宝弄出来的女人几乎总会死的,通常宝宝也要死。我决不会让一个男孩和我来法式接吻。凯伦说。我可以让一个男孩摸我的头,如果我真的爱他的话。可是我决不想喉咙里长小孩。那样的话怎么吃饭呢?

当时,杰西发现这个怀孕的概念太离谱,也很好笑——只有凯伦·沃考国会担心冰箱关上了时,里面的灯是否还亮着。除了她,还会有谁提出这样的问题呢?然而,现在这个有着古怪逻辑的想法闪出微光了。假设——只是假设——那是真的呢?假如你能从男孩的舌头那儿得到一个宝宝,假如那件事真的能够发生,那么——

还有那个顶着她屁股的硬东西。那个不是螺丝刀,也不是妈妈的钉锤的东西。

杰西试图夹紧双腿,这个动作对她来说目的性含混不清,可对他来说显然不是这样。他喘着气——一种痛苦的、令人可怕的声音——将手指更紧地压在了她短裤分叉处里面那个敏感的小丘上。有点疼,她僵直身体靠在他身上呻吟起来。

很久以后她想起来,她爸爸很可能将她的呻吟声误解为激情所致。也许他正是那样想的,不管他怎样解释她的呻吟,它标志着这个怪异插曲的gāo cháo。他在她身底下突然拱起身,将她平平地往上一举。这个动作既令人恐惧,又让人产生奇怪的舒服感……他竟然那么有力,她竟被这样反复运动着。有一会儿,她差不多理解了在这里起作用的化学物质的特性了,危险却有强烈的吸引力。对它们的控制也可能就在她的手中掌握着——也就是说,如果她想控制它们的话。

我不,她想道。我不想和它有什么关系。不管这是什么,这件事令人恶心,可怖,叫人心惊肉跳。

接着,那个硬东西抵着她的屁股了,那个既不是螺丝刀柄,也不是妈妈的钉锤的东西在抽搐了。一种热乎乎的液体喷射而出,将她的短裤濡湿了一块。

这是汗水。有一天将属于伯林格姆太太的那个声音即刻说道。就这么回事。他意识到你怕他,怕坐在他的膝上,这使他感到了紧张,你应该感到抱歉。

汗水,我的天!另一个声音,将来有一天属于露丝的声音反驳道。它轻轻地、有力地,却不无恐惧地说道。你知道那是什么,杰西——有天夜里的睡衣晚会上,梅迪和其他女孩们以为你终于睡着了后,你听到她们谈论起那个东西。这正是那东西。辛迪·莱萨德把它叫做精液。她说它是白色的,它从一个男人的家伙里像牙膏似地射出来。那就是产生宝宝的东西。不是法式接吻。

有一会儿,在他gāo cháo的被动中,她被僵僵地平举在那儿,心中迷惑、害怕,不知怎的还有点激动。她听着他一口接一口地喘着粗气,呼出潮湿的气息。接着,他的臀部和屁股慢慢松弛下来,他把她往下放回来。

别再看了,宝贝儿。他说。虽然他还在喘气,他的声音差不多恢复正常了。可怕的激动从中消失了,她现在的感觉里没有模糊不清的东西了。那纯粹是一种深深的宽慰。不管发生过了什么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那已经结束了。

爸——

不,别说了。你的时间已到。

他轻轻从她手里拿开那堆烟熏玻璃片,同时更轻柔地吻了吻她的脖颈。他吻她时,杰西凝视着那古怪的被黑暗笼罩的湖面。她隐约意识到那只猎头鹰还在叫。蟋蟀受了骗,提早两三个小时开始唱它们的夜歌了。

她眼前飘浮着一个残存的形象,像一个圆形的黑色纹身图案,被一圈不规则的绿色火焰围绕着。她想:如果我看它的时间太长,如果我灼伤了视网膜,也许我的余生都得看着那个形象了。就像某个人在你眼前击灭了闪光灯泡后你看到的情形一样。

你为什么不进去换上牛仔裤呢,宝贝儿?我想,也许穿太阳裙毕竟不是个好主意。

他以一种干巴巴的、毫无感情的语调说道,这种语调似乎暗示穿太阳裙都是她的主意(即便不是你的主意,你本来就很清楚的知道。那个佩特丽小姐的声音立即说道)。她突然有了个新的念头:要是他决定把发生的事告诉妈妈该怎么办呢?这种可能性那么令人恐惧,杰西放声哭了起来。

我很抱歉,爸。她哭着用胳膊搂住了他,她将脸贴在他脖颈的凹处,闻着他身上隐约散发出的香水味,或者是古龙香水,不管它那是什么香水。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真的,真的,真的感到抱歉。

天哪,不。他说。他仍然用那种干巴巴的、满腹心事的语调说话,仿佛在试图决定是该把杰西所做的事告诉莎莉呢,还是将之扫到地毯下面隐瞒起来。你没做任何错事,宝贝儿。

你还爱我吗?她坚持问道。她想到她这么问、这么冒险求得回答准是疯了,这会毁掉她。可是她必须问必须。

当然。他立即回答了她。他说话时声音里多了点活力,足以使她明白他说的是真话(噢,多么令人宽心)。可是她仍然怀疑事情起了变化,一切都是由于她所不理解的某件事情。

猥亵是——猥亵只是一种亵。

她知道那和性有点关系,但是她不知道有多大关系,有怎样严重。也许,这并不是女孩们在睡衣晚会上说的那种“直插进去”(除了知识丰富得令人奇怪的辛迪·莱萨德,她将之称做“白色长竿的深海潜水”,这个术语使杰西感到既可怕又滑稽可笑)。事实是他没把他那东西放进她的屁股里,可这也许并不意味着她能免于一些女孩说的,甚至她学校里的女孩们所称做的“有宝宝”。她又想起去年她和凯伦·沃考因放学一同回家的路上,凯伦告诉她的话。杰西试图排斥那些话。那可以肯定不是真的,即便是真的,他并没有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她脑子里响起了妈妈的声音,高门大嗓,怒气冲冲:难道人们不是这样说吗:吱嘎作响的轮子总会得到润滑油的!

她感觉到了粘在屁股上的那热乎乎的湿块,它仍在扩展。是的,她想。我看这个说法有道理。我想,吱嘎作响的轮子确实得到了润滑油。

爸——

他举起手来,在餐桌上,当妈妈和梅迪(通常是妈妈)开始为某件事动怒时,他常做这个手势,杰西不记得爸爸可曾对她做过这个手势。这反倒强化了她现在的感觉,即这里的事情不大对劲,让人骇怕。而且,她犯了个可怕的错误(也许是她同意穿太阳裙),其结果是事情起了根本的、无法申述的变化。这个想法让她十分难受,像是一些看不见的手指在她体内无情地翻搅着内脏。

她用眼角余光注意到,父亲的运动短裤歪到一边。有个东西从那里伸了出来——一个粉红色的肉东西。确实无疑,那不是螺丝刀的把柄。

她还没来得及向别处看去,汤姆·梅赫特就截住了她的目光所向,迅速调正了短裤,让那粉红色的肉东西消失不见了。他蹙额苦脸起来,转眼间露出一副厌恶的怪相。杰西心头又是一紧。他逮着了她的目光,误把她的随意一瞥当做不太礼貌的好奇。

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开口了,随即清了清喉咙。我们得谈谈刚才发生的事儿,宝贝儿。当然不是现在。现在你得赶紧进去换掉你的衣服,最好也冲个澡。快去,不然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杰德罗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