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德罗游戏》

第六章

作者:外国科幻

她并没有把狗吓跑。它的确怕人、怕屋子,这一点杰西是对的,但是她低估了它绝望的境地。它以前的名字——王子——现在听起来具有很大的讽刺意味。今年秋天,它饥肠辘辘地绕着卡什威克马克湖久久搜寻,已经碰上大量的类似杰罗德家的垃圾箱了。它迅即对这个垃圾箱发出的萨拉米香肠、奶酪及橄榄油的气味产生排斥。这味儿很是诱人,但是痛苦的经历教会这位前王子,这味儿的源头超出了它力所能及的范围。

然而,还有别的气味。每当风儿懒懒地将后门刮开,狗就闻到一股味儿。这气味比来自垃圾箱的气味淡一些,它的源头在屋内,但是这味太棒了,不可置之不顾。狗知道,那个大叫着的主人踢蹬着她那奇怪而有力的腿,会把它赶走。然而那气味强过它的恐惧。有一件东西也可能制服它难忍的饥饿,可它对枪尚一无所知。如果它能活到猎鹿季节,情况会改变的。可是还有两星期才到那个季节。此刻,它能想象到的最糟糕事情是那个有力的。狂呼乱叫的主人了。

风儿刮开门时,它溜了进来,然后小跑进过道……可是并不很远,一旦发生危险,它随时可以迅速撤离。

它的耳朵告诉它,住在这个房子里的人是个凶悍的女主人。她清楚地知道狗在屋内,因为她向它大叫。但是野狗从她提高的声音里听出是恐惧,而不是愤怒。最初被吓得猝然一动之后,狗便守住阵地了。它等待着某个别的主人和着这凶悍主人一起大叫,或者跑出来赶它。这些都没发生,这狗便颈子前伸着,唤起屋子里略带陈腐的空气来。

首先,它转向右边,朝厨房的方向嗅去。由拍打着的门散发出来的阵阵香味正是来自这个方向。气味并不新鲜,却很诱人:花生酱、里亚薄脆饼干、葡萄干、麦片(后者的味道是从壁橱里的一个盒子里飘出来的——一只饥饿的田鼠将盒底咬了个洞)。

狗朝那个方向迈了一步,然后朝另一个方向扭回头,看看是否有主人在悄悄向它袭来——主人们往往会大叫,但是他们也可能诡诈。通向左边的过道里没有人,可是狗从那个方向闻到了一种强烈得多的气味,那种气味使它的胃由于万般渴望而*挛起来。

狗顺着过道看去,它的两眼放光,眼神里混杂着一种疯狂的恐惧与渴望。它的嘴和鼻子朝后皱起,就像是一块弄皱了的小地毯,它长长的上chún起伏着,发出一阵阵紧张的呼呼声,露出的牙齿闪着白色的微光。紧张中它射出了尿流,尿嗒嗒地打在地板上,在前厅做了记号——由此,整个屋子——便成了它的领土。这个声音很小、很短促,杰西伸长的耳朵也没能听见。

发出来的是血腥味。这种气味强烈却不大对头。狗极度的饥饿最终使天平倾斜了。它必须吃东西,不然就要死了。前王子开始沿着过道朝卧室缓缓走去,越往前走气味越浓。那的确是血腥味,但这是种不对头的血腥味,这是主人的血味。然而,这种气味太浓烈、太诱人,无法抗拒。这气味钻进了它绝望的小脑袋里。狗继续前行,当它接近卧室门口时,它开始狂吠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杰德罗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